青春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办公室的沙发 > 形体训练
    跟石榴在一起的时间总是感觉太短暂,不知不觉一个上午也就过去了。当然,除了必要的亲昵动作,我始终没有突破那些防线,因为我知道自己确实还有没准备好的东西。

    我骑着摩托把石榴带回了我的办公室,然后从我的抽屉里拿出我早给她买的礼物,我二十多年第一次花这么多钱买一件东西,而且是礼物,比我的摩托车贵多了:一根黄金项链,下面是一个财源滚滚的坠子。

    石榴看着金项链:你不是开玩笑吧?我记得你一直说自己很抠门的!

    我拿出项链给她戴上:给老婆买东西,不抠门!不知道老婆喜欢不喜欢。

    石榴戴着项链然后用我的镜子照了照:很好看,就是太贵了,能不能退掉啊?

    我抱着她的两个肩膀看着:怎么?夫人这么美,难道还不配这么一条项链?买了十几天了,一直没来得及送给你。我对玉和白金一窍不通,我一直觉得最好的东西还是黄金。

    石榴满脸幸福:你真舍得花钱啊。然后我带着石榴,去外间办公室展览了一下,让那三位少妇品鉴了一番。

    石榴临走提醒我,这个周模特大赛就要复赛了,让我提前把时间给安排一下。想到模特大赛,我又开始憧憬刘小肥手下那群外籍模特了,不过再想到刘枫,我的兴趣又开始冷了。

    下午便又是疯狂的忙碌,日本醋已经到货,冷藏车间开始卸货,明天凌晨进口的鲐鱼也会送到我们这边来。车间是忙碌的,我算了算账,光进口的这批鲐鱼,我的百分之十提成,也令我这个打工族感到如同做梦。我的事业,只不过是刚刚开始呢。

    我的事业,要感谢胡媚,感谢这个被我在床上征服的胡媚。这段时间忙事业忙得,我俩也好久没有做过了,我也得抽时间好好伺候伺候她了。周一胡媚便来了,胡媚来不是为了订单,而是我这边接待处新招聘的几个姑娘的形体魅力训练,胡媚带来了一个跟我差不多年龄的姑娘,一个学舞蹈的,名叫小婉。小婉穿着一身训练服,带着我新招聘的这三位姑娘便开始了形体礼仪培训。

    太行的工作效率非常高,下午就把这三位的工装送来了,是那种日本电影里那些艺术家们经常穿着的ol服装。不同的是,太行故意做了三种不同颜色的衬衣,让这三位姑娘每人穿不同颜色的衬衣,以便让客户好区分。不统一,却更显得这几位姑娘各自不同的美。

    小婉在给她们培训,我作为招待处的领导,不时也过来看一下,顺便暗暗记住这三个姑娘的名字。那位在工装里面穿蓝色衬衣的,叫冰冰,蓝色给人感觉有些冷,但冰冰却长得很有亲和力,尤其是她的眼睛很水灵,感觉用眼神就能说话,身材有些小巧玲珑,顶多有一米六,矮点怕什么啊,我们敬爱的苍老师不也才一米五几的身高吗?

    那位穿黄色衬衣的,叫莎莎,莎莎的个头也不高,一米六出头,我这次招聘的三位个头都不高,又不是选模特,要那么高的个头干嘛?我这点爱好就和于老妖不一样,于老妖喜欢高个长腿的,说个头矮了小腿扛不到肩膀头子上。莎莎最大的特点便是皮肤特别好,洋娃娃一般好,又白有嫩,稍微有点肉肉的感觉,但更出她的可爱。

    穿红色衬衣的叫彤彤,跟其他二位身高也差不多,她的特点是五官非常精致,眉目清秀,声音也特别甜美,真想和她一起去主持模特大赛。彤彤虽然身高不算高,但腿特别修长,尽管这三位都穿着肉色丝袜,她穿得最有型。

    这三位身高差不多,站在一起也就显得整齐。她们还有一个共同点是我用第三只眼看到的,耳垂都是红的有些黑,历史都不太单纯,比较适合这个工作。我也看过她们的教练小婉,她的耳垂要比这三位更黑一些,今天胡媚过来我也看了胡媚的,胡媚的又比小婉再黑一点,但比起刘枫来,可是颜色浅多了。

    我也希望这三位以后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能到我办公室的沙发上来跟我“深入”交流一下,我也让她们知道世界上还有这么多奇妙的东西。不过,我办公室的沙发今晚就不会闲着,胡媚偷偷打来电话:小莫,今晚你又有福气了。

    我立刻明白了胡媚的意思,但还是装糊涂:胡姐要过来?

    胡媚叹了口气:我忙成这个样子,哪有时间过去陪你啊,你这件宝贝,我只能让朋友去享受了。那位小婉,练舞蹈出身,她要是跟你练练,能做出很多高难度动作,正好适合在沙发上做。

    果然不出我所料,我也只好说谢谢:胡姐一直关心我,我也感激不尽啊,您得跟人家小婉老师说好啊,被人拒绝总不是好事情的。

    胡媚那边笑了:我正跟她打赌呢,她看见你这五大三粗的模样,还怕你没有我说的这么神奇呢。

    车间里按部就班地在忙,小婉在培训那几个姑娘礼仪,我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先把今天入职的文员尤桃叫到我办公室,跟她谈了谈这边的工作安排,并给了她最近的工作任务。尤桃穿着最正统的套裙,我用第三只眼再次确认了一下,尤桃的耳垂是最纯粹的粉色,跟我聊天时,她印堂之间也是最平静的绿色,绝对是个未经世事的小姑娘。唉,你叫尤桃,黒驴那个女朋友叫桃子,都是桃类,这做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通过跟尤桃谈心,知道了尤桃的大体情况。尤桃家庭条件不错,本来不想让她毕业后留在墨都,她想在外地锻炼几年,不想回老家就那么安安稳稳地过平静的生活。后来的事实证明,尤桃的这段工作经历为她以后的发展奠定了极为坚实的基础。

    尤桃的工作很勤快,我办公室里也好久没有收拾了,她把我办公室打扫得干干净净,甚至连我的鼠标下面都清洁了一遍。而办公室的沙发上,几个靠枕也摆得整整齐齐。我办公室的沙发,不像商务沙发那般简洁,倒更像是宾馆里的沙发,松软、宽敞、舒适,平时我经常躺在这里过夜,当然,前有岳梦、后有胡媚陪我在沙发上度过了美好的时光。今晚,可能会增加一个人物——舞蹈教练小婉,以后,这三位跟着小婉学习的姑娘我都会争取到这张沙发上。只有尤桃不行,尤桃太纯了,我不能污染她。至于我的女朋友石榴,我俩第一次,一定不要在沙发上,沙发上虽然花样繁多,但没有归属感。沙发,谁都可以坐,只适合偷情。一定要在自己的房子、自己的家、自己的床上,那才叫正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