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办公室的沙发 > 淑女也疯狂
    岳梦和我分手了,与相亲无关。

    本来就没有人看好我俩的将来,觉得总有一天我会甩了她,想不到是她甩了我。

    跟石榴郊游回来后几天,岳梦一直没来我的办公室,约她也是借故推辞。过了两三天,终于答应晚上要来我的办公室了。

    人是来了,还是坐在沙发上,但不准我碰她。看得出她是故作镇定地:小莫,咱俩分手吧。

    我说谁招惹你了?

    岳梦很平静地跟我说了原因,原因其实按说我能想到,但自己太心高气傲,从来没考虑过自己其实也没什么好条件。

    岳梦只比我小两岁,也该到了结婚的年龄。老是在外打工,家里也开始催她快点回去找对象嫁人。她以前跟家里提到过我,说我工作不错,收入也不错。但她家里只问一件事:这个小莫在墨都有房子吗?有房子就行。你回老家,在县城怎么还找不到个有房子的?干嘛非得在大城市?

    岳梦也无奈,但我的确是没有能力在墨都买房,这个原因,只能拆散我俩。岳梦说为了不伤害我,她明天就回老家,再也不回来,她的工资让我帮她代领后打给她就是。

    事情都发展到这个地步了,我也没必要劝什么了,我说那就算了吧,好聚好散。

    岳梦说完了,却没有走,而是开始脱衣服。

    我说你要干嘛?

    岳梦说都干了大半年了,今天我主动点,算是对你的补偿吧。明天之后,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干呢。

    我说今天咱俩谁还有心情干这事儿啊。

    岳梦说我就不信你能忍得住我的诱惑——当裙子褪去,我发现她今天没穿连裤袜,而是穿着我最喜欢的长筒丝袜。

    我不喜欢连裤袜,跟秋裤差不多,没有感觉,而长筒丝袜能露出小半截大腿,而且在办正事时可以不用脱。这点爱好,我和李敖一样。

    岳梦已经凑到我的身边,把我放到沙发上。

    算了,不去想了,慢慢享受吧。

    平时,岳梦是个彻底的淑女,虽然不是白领,却非常有气质,连那事儿时的声音都是低低哼几声,极少叫喊。可今天的她却异常疯狂,声音穿透力强,要不是在办公室,估计门口收听的人能排队。

    就让这最后一次,来得更疯狂一点,为了避免对她的思念,我把她幻想成石榴,因为从明天开始,我必须全心全力去拿下石榴了。

    当我俩气喘吁吁的分开,岳梦开始大哭,我无法安慰,就等她哭完,帮她穿上衣服:你的第一次,是我给脱掉的衣服,今天我来帮你穿上衣服,这大半年,是我俩一生的美好回忆。

    第二天我故意把我手头的活儿安排得满满的,不去送她。

    失之桑榆,收之东隅。这几天跟跟石榴每天电话和网络联系,两人倒是很有话说。看来还是很有发展前途。尤其是,已经确定由我担任这次选美活动的初赛复赛决赛的主持,反正公司最近处在旺季。

    想想石榴,再想想我将要主持的选美大赛能见到的美女,我暂且把岳梦忘却。

    又是周末,星期六一大上午,石榴便来到了我的办公室。前文说过,我的办公室是里间,外间还有四个女的。石榴进门,问道:莫鲁方是在这个办公室吧?

    我听到她的声音,赶忙出来,我说你怎么来也不打个招呼啊,然后把石榴让进了我的房间,让她坐在沙发上。

    外面,已经在窃窃私语了,我跟岳梦分手才三四天,跟这位怎么这么熟悉?

    石榴今天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外加一个蓝色披肩,没穿袜子,雪白的大腿交叉着坐在那里。我盯着她的大腿,竟然想不出要说什么。

    反倒是石榴先说话了:我的腿白吧?

    我说在我们老家这叫气死日头。

    一次郊游,再加上一个星期电话和网上的交流,我俩已经是老朋友,也没必要客套什么了。我说你来访也不打个招呼,我好准备点好吃的。

    石榴说我就想吃你煮的面条,你中午给我下面条吃。

    这句话声音挺大,估计外面都能听到,我听到了有人憋不住的笑声。

    我说好吧,您来此是为了大赛的事情吧。

    石榴说没大赛我不来是吧?没你大赛就不转了?不过,还真有点事情。你认识不认识外国的模特?

    我说我哪有那么厉害,还认识外国的。

    石榴说你学日语的同学有没有跟外国人打交道的,来几个外国模特参赛会更有吸引力。你给我找了,我给你提成。

    我说帮忙就不用提成了,我也多见几个域外风情的美女。

    石榴说这次大赛报名的很少,你要是认识模特学校比较好的,也可以给介绍来参赛,也有提成。

    我给几个舍友打了一通电话,果然有收获,收获是在大黄那里。

    大黄在墨都一家日文广告杂志当设计,他说他的一个同事叫刘小肥的,平时做设计,业余做模特经纪,可以介绍给我认识,国内国外的都有,随便挑。可巧的是,他的同事家正好也住在墨都郊区,离我们厂子不远,打电话确认周末在家里。石榴开着她妈妈的车,跟我一起去找那位刘小肥。

    我不太喜欢这个刘小肥,挺牛气,眼睛盯着石榴满是色迷迷的。不过我的大脑也没闲着,刘小肥提供了一些模特的照片,我回来后狠狠地开始幻想……

    中午去了石榴家,给石榴煮面条,只有她们娘俩在家,她妈妈对我的手艺赞不绝口。如果想拿下一个女人,先拿下她的胃,我连她妈妈的胃都拿下了。

    小欣再次打来电话,今晚借办公室用。但这一借,却成了他最后一次借用。

    纸包不住火,哪怕你想得再周全。我们低估了小欣老婆的智商,本以为出现万一情况,可以借她不熟悉我们公司地形,让小欣找地方藏起来也来得及。可是我们错了,天知道小欣老婆是如何出现在我办公室门口的。

    有人敲门,小欣并没有在意,人逢喜事脑子晕,他问了一声谁,她老婆低声回答“我”,小欣竟然忘了岳梦早已不在这边,竟然以为是岳梦,穿着大短裤打开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