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清源古月 > 《》Z下
    《清源古月》z下

    且说内洞石室这边,那对丫环小姐被拖走之后,碧翠立即与黑全交媾,从她师兄那

    里吸取阳精,藉此来加深她的内功。

    然而,这个女魔并不满足於此,她完事后离开师兄的肉体,旋则去到狼妖的石洞,

    狼妖的人形是一个魁梧英俊的汉子,他的石室里已经有两位女子被带进来。

    她们身上的衣物已被剥光,一个是二十岁左右的村妇,一个是十五六岁的民女。

    这是一对姑嫂,那个做嫂嫂的一见到碧翠进门,就跪地哀求,她要求碧翠放过她的

    小姑,自己则愿意顺从。

    碧翠没有出声,她示意狼妖可以开始。

    狼妖点了点头,他阴湿地对村妇说道︰“嘿嘿!我们先来,让她在旁边看看你这个

    做嫂嫂的淫态吧!假如你真的顺我,本大爷开心的话,我就放过你小姑。”

    村妇无奈地躺到石床上,狼妖走上前,抽起她的双腿,很快就把狼鞭塞进女穴。

    村妇哼了一声,接着就默默地让狼妖弄干。

    狼妖似乎不太满意村妇的表现,他放开她的腿,狼爪抓向村妇两只特别饱满的大奶

    子,他抓捏得很重,而且用力地搓柔着,村妇的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

    突然,村妇大声地叫痛,双手死命地推着狼妖的肚子。

    原来,狼鞭已经开始在村妇的体内发涨发热,令她感觉上如同塞入一根火棒,她心

    里非常恐惧,却不敢不接受,终於无力地放弃,任那粗硬火热的大ròu棒,在自己娇嫩的

    肉体内蹂躏着。

    她祇是个新婚的妻子,她丈夫对她是温柔体贴,并不曾受过这般粗鲁的对待。

    可是,这时狼妖又开始抽送了,村妇在恐惧中也感觉到有一种快感在她的非常不情

    愿中产生,也使得她正在被奸淫的地方潮湿起来。

    渐渐的,村妇不仅开始接受入侵她肉体之物的,而且主动地扭腰摆臀地向她的

    入侵者迎凑,嘴里也含糊地呻叫起来。

    就在这时,碧翠突然出声了,於是狼妖迅速离开村妇身上,而碧翠则躺在村妇的肉

    体上面,让自己的sāo穴替代替她刚才被弄干之处。

    这下子可真利害,仿佛地动山摇,当碧翠的làang穴插入狼鞭时,她浑身抽搐,淫声浪

    叫不迭,同时剧烈扭摆身体,送迎抽拔。

    两人这种狂热的交媾,祇把旁边观战的两姑嫂也看呆了,不用说未经人道的小姑,

    就算那已为人妇的嫂嫂,又何曾听说过这样的场面。

    可是,正当狼妖仍然干得兴致勃勃时,碧翠却突然把他推开,因为她自己觉得已经

    够了,她在狼妖身上无法像在师兄黑全身上那样的采补,她祇是泄欲而已。

    碧翠离开狼妖,走到树妖那边的石室,在这里,她为树妖准备了四个少女,因为这

    个树妖是“多根”的怪物,他可以同时和好几个女人交媾。

    话说回头,就在碧翠离开之后,狼妖的石室开始了血淋淋的奸杀噬食。

    狼妖被碧翠推开后,他即把浑身的欲火及兽行在一对无辜的姑嫂身上发泄。

    望着狼妖两眼的凶光,两姑嫂惊惧地把的娇躯紧紧搂抱在一起颤抖,她们用哀

    求和慌张的眼神望着凶恶的狼妖一步步逼近,却毫无抵抗能力。

    狼妖捉住了小姑,要她吮吸狼鞭,那少女无奈,祇好照做了,她毫无经验,当然也

    全无技巧可言,於是又换上那个嫩嫂嫂,那村妇并非娼妓,那里晓得许多,兼且又是新

    婚不久,那里懂得取悦狼妖?

    但那狼妖祇顾自己趣味,把那粗硬的大ròu棒直往少妇的口里插入,直插得少妇双眼

    反白,透不过气来。

    这狼妖又偏偏不喜欢玩死人,他见少妇脸色有变,便松开她,把她拉到床上,少妇

    因为是又要弄干,随即张开双腿,那里知道狼妖却是把整只手伸进她yīn道里,捉住她的

    子宫,活生生把她的子宫扯了出来,把头一低,就在yīn道口噬吃生吞。

    那少妇初时不知,及至痛醒过来,发现狼妖在吞吃自己的子宫,不禁又昏死过去。

    狼妖舔着嘴角的血迹,回头对小姑娘邪恶地一笑,继而把狼鞭插入那血洞,然后又

    去噬咬少妇一对饱满的双乳,他一块块地把少妇的肌肉咬下,一口口地吞食着。

    少妇痛得死去活来,狼妖却在享用她那因为痛苦而抽搐的肉体,得意地狂笑着。

    小姑娘目睹如此惨状,人也吓傻了,她双眼发直地凝视她嫂嫂嫩白酥胸上那一片血

    肉模糊,张大着嘴,说不出一句话。

    然而,厄运很快就降临在她身上,狼妖吃罢少妇的子宫,便把目标移向一脸惊惧的

    小姑娘,血淋淋的双手,抓在她的身上,在那洁白的肉体染上朵朵红花。

    小姑娘被抱到石床上,两条雪白的嫩腿被拍开,一条沾满鲜血的粗壮ròu棒,藉着那

    血液的润滑,生硬的插入她那看来根本不能容纳的狭缝。

    由於过度的惊吓,少女宛如痴人了,但是她的肌肉却本能地抽搐着。

    由於过度的兴奋,狼妖现出了原来的嘴脸。

    他从脖子以上,变成狼的头,原本英俊的容貌,化为狰狞的面目。

    少女清楚地见到,这个衣冠禽兽,人面兽心的家伙,原来是这么可怕,但是,她的

    灵魂,也好像就要脱离躯壳,越飘越远…

    突然,一阵剧痛把她的灵魂拉回,连她被狼鞭撑涨着的yīn道也剧烈抽搐,原来狼爪

    撕破她的左胸,握住了她的心脏。

    顿时,她的阴肌腔肉随着狼妖的捏弄而律动,不过,没多久,她也得到解脱了。

    少女已经断气,狼妖还在撕食她的肉体…

    再说树妖的石室里,碧翠正在欣赏一幕不寻常的活春宫,通常,她也将加入这套不

    寻常的活春宫的游戏中。

    树妖的人形像个筋肉强壮的大汉,但他耻部肉茎可以千变万化,他平时也祇是一根

    比一般人稍大些的ròu棒,但是她随时可变化成多条像蛇一样的肉肠,用来奸淫落入他手

    头的女人。

    这个石室里没有床铺,地上则铺上了厚厚的草褥。

    四个少女坐在树腰的对面,而树妖变出四条肉蛇,贯入她们的口中,少女也如有汁

    可吮,卖力地吸着肉蛇。

    一会儿,树妖又伸出另外四条肉蛇,贯入少女们的私处。

    接着,这四条肉蛇慢慢的向上钻,迫使四位少女不得不站立起来。

    正当四个少女被肉蛇搞得坐立难安时,树妖又伸出四条肉蛇钻进少女的屁眼臀缝,

    四个少女既被这些顽皮的肉蛇搞得不胜其烦,又似乎被钻洞钻得很舒服。

    树妖悄悄伸出一条肉蛇,贯到碧翠的嘴边,但碧翠一把捉住,拿到她的làang穴,塞将

    进去,树妖又伸出一条肉蛇去探碧翠的屁眼,却被她捉住,打了个结,再扔过去。

    四个少女渐渐被那些肉蛇搞得兴奋起来,尤其是嘴里那条,不知吐了些什么出来,

    令少女们春情勃发,脸红耳赤。

    这时,树妖钻入少女下体里的肉蛇开始吸取她们的阴精,而碧翠也开始运用妖术异

    功吸取树妖的阳精。

    过了一会儿,四个少女纷纷变得如痴如醉,到此,这里的春宫游戏也算结束了,表

    面很平静,但少女们一被抬到伙房的石室,立刻又开始了一场残酷的杀戮。

    在伙房的石室里,千姐小姐已经被蒸熟,丫环也被烤好了,她们将被送去给内洞的

    妖魔们享用,吃剩的则被扔下深谷。

    刚才从狼妖的抬过来的两姑嫂已经死去了,她们遍体鳞伤,妖族厨师们正在把她们

    的刻骨剖肉,把手脚的肌肉一条一条的取出来,或即餐食用,或腌成咸肉。

    当四名活色生香的少女送到时,伙食房又热闹和忙碌起来,四个妖族厨师,每人分

    到一个少女,这些少女的命运同样是先被奸淫,然后被宰杀。

    因为她们之前吸了树妖肉蛇上的催情液汁,所以仍然个个脸红耳热,春情洋溢,不

    知死亡就在眼前。

    鸡精分到一个特别大屁股的少女,他用“龙舟挂鼓”的方式玩她,玩着玩着,渐渐

    移动脚步,走到一个烧热的煎碟上,把少女的大白屁股往上面一按,那少女大声惨叫,

    鸡精却在体会着她yīn道的剧烈收缩,夹紧的ròu棒时所带来的快感。

    鸭精把他分到的少女弄干了一轮之后,则把她一头栽进水桶,一边让她窒息,一边

    继续奸淫她,却又不时放她透一透气。

    猪精把他怀里的少女放在柴堆上弄干,从每一次抽送时少女的哀鸣,不难听出那卧

    薪尝棍的滋味并不好受。

    羊精那里也是一片惨状,从他那边传来一阵阵人肉的焦味,他奸淫着的少女,正被

    他不时用烧红了的拨火棍,烙刑着和奶头。

    四个少女都被折腾得半死不活,然后再被放血宰杀,作为肉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