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嫁给了残疾暴君 > 122|番外一大婚完
    穿书后我嫁给了残疾暴君

    龙先生拉着她的手,推开了大门。

    里面比外面看起来还要漂亮, 每一处都好像很陌生, 又好像停留着他们曾经生活过的痕迹。

    “这片是灵田。”

    ——夫人可以在这里种一些灵植, 不用每次都那样辛苦的重新培育。

    “这是阳光很好的院子。”

    ——里面还放着一个很大的躺椅, 之前的轮椅也没扔, 到时候如果夫人想, 就可以和龙一起在院子里晒太阳了。

    “这边是比之前大很多的房间。”

    ——暖玉床也比之前那一张大很多, 帷幔换成新的了,大红色的,很喜庆。

    “这是我的书房,往前走一些就是炼丹室。”

    某龙小幅度的看了眼牧弯弯,见她神色自然,悄悄勾了勾唇, 龙才不会承认是想以后和夫人一起修炼才这样设计的。

    他移开视线, 步履愉悦, 像一个羞涩又得意的和深爱的姑娘展现自己宝物的大男孩。

    牧弯弯任由他拉着自己, 从门口铺着的, 石头缝都被清理干净的台阶上,一路脚步轻快的逛完了整个“新家。”

    每一处都很用心, 就连视线偶尔扫过的角落, 也不会很枯燥, 点缀着一些不知名的花朵和植物,甚至在一些设计精巧的转角,还点缀着金灿灿、亮晶晶的宝石。

    是龙先生的品味了。

    看久了, 竟然也还挺好看的。

    这是他给她的,一座四不像的童话城堡。

    “这间是萌羽的房间。”龙先生拉着她,从缀满了大红色锦绸和零散的宝石的婚房往里走了两步,推开了一扇小门。

    牧弯弯对着满屋子的粉色装饰陷入了沉默,看着龙先生把还是一颗蛋的萌萌放在了床中间,“我设置了阵法,这房间灵力很充裕,而且温度也很合适。”

    他有些害羞的眨了眨眼,轻轻喊了她一声,略促狭的看着她,“夫人……边上还有一间。”

    这对龙来说,已经是非常直白的暗示了。

    牧弯弯也听懂了,她脸有点红,含糊道,“嗯……”

    “以后能用上么?”龙先生咬了下唇,拉着她的手,认真的问。

    牧弯弯:“……应、应该吧。”

    他向前倾了倾身,在她侧脸亲了亲,唇擦过她的耳际,带起酥麻的触感,“龙……等着夫人。”

    牧弯弯耳根有点热,有点意外他今天难得的主动,“嗯……”

    龙先生轻笑一声,把人圈在了怀里。

    牧弯弯也没抗拒,环抱住了他的腰。

    他们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好惧怕好担忧的了。

    ……

    和心爱的人在一起,时间就会过的很快,转眼,便已经到了大婚的前两日。

    牧弯弯本来以为他们会在岛屿上举行成亲仪式,还在奇怪怎么九倾他们说好了要来还没来,她还想让九倾帮她看看,龙先生买的那几套喜服哪一套更好看。

    牧弯弯对着某龙专门腾出来放喜服和首饰的房间犯了难,问龙呢,他就说都很好看,牧弯弯纠结了很久,最后不敌困意的睡着了。

    等她第二天醒来,却惊讶的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岛屿上的家了。

    “醒了?”龙先生半躺在床上,衣衫凌乱,偏着头看她。

    牧弯弯一愣,从他臂弯里爬起来,有点意外的看着布置略熟悉的房间,“这里是都城?”

    “嗯。”龙先生坐了起来,薄薄的衣衫遮不住好看的肌肉线条,“明日便是大婚了。”

    他满眼的笑意,不知是不是紧张,贴着她说了很多话。

    听他解释,牧弯弯才反应过来,原来龙先生还是一条有些想要炫耀的龙。

    地方选在了新建好的都城,流程一个赛一个复杂,牧弯弯听的都有点晕。

    其实大战结束后,龙先生就和她商量过,说要暂且接管龙族的势力,等一切稳定,便不再继续当首领,带着她在大陆转转。

    牧弯弯对此并没有什么异议,她想要的一直都很简单,想要不会有时刻死亡压力的生活,想要努力变得强大一些,想要活的长久一些,想要和他一起。

    至于那些权势和地位,有没有她都觉得无所谓。

    “明天就是大婚之日了。”龙先生难得说了很多话,其实已经和她同床共枕了这么久,在外面的人眼里,这两早就什么都做过了→_→

    但实际上还没,而他也在期待着,“今日要□□。”

    牧弯弯点了点头,她还好,心里略略有些忐忑,却没有龙那样反常。

    牧弯弯简单的穿好衣服洗漱好,就被龙先生拉着换上了繁重的礼服——

    一套看起来还不错的大红的喜服。

    她本来想问为什么不找个侍女帮忙,但一想便知道八成是龙先生不愿意和旁人接近,哪怕是侍女。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学会的画眉,站在她身侧,一点一点为她上妆。

    牧弯弯被他弄得痒痒的,但也任由他弄了,他的手很稳,最终的成效竟然还不错。

    她看了看镜子里长睫红.唇的自己,对夫君的手艺十分满意。

    不过……

    牧弯弯视线扫过桌子上的胭脂,站起身,把某龙按在了椅子上,在他疑惑的视线中,指腹点了一抹红,擦在他面颊上。

    龙先生没想到她会突然这样,稍微有点呆,又弯又翘的睫毛卷着,粉润的唇抿着,面颊上一抹鲜艳的红,愈发衬的他俊美无双。

    往下,是他好看的脖颈和一身红艳艳的新郎服。

    竟然快要比她这个即将拜堂的新娘还要好看了。

    牧弯弯有点哭笑不得。

    龙先生手指亮了点光,在面颊上抹了下,那道殷红的痕迹便不见了。

    他拉着笑的开心的牧弯弯,把她抱了起来,“九倾他们在外面等着。”

    牧弯弯下意识搂紧他的脖子,有些惊讶,“她们什么时候来的?”

    龙先生蹭了蹭她的脸颊,“前天。”

    牧弯弯:“…………”

    前天就来了,这龙怎么好意思让人家等那么久的。

    “不碍事,我说你累到了在休息。”龙先生一本正经的解释。

    牧弯弯:“…………”

    对,前天她修炼有点猛,确实累到了在休息来着,可是,龙先生这么说就很容易让人误会啊!!

    果不其然,当牧弯弯被龙先生抱着出来的时候,对上了站在门前的九倾揶揄的目光。

    九倾今日穿着淡紫色的衣裙,看见她被抱着出来,当下便朝她抛了一个“你懂的”的眼神,小公主盛世美颜,把牧弯弯电到了。

    电到过后,便是十分的窘迫了。

    她有点埋怨的看了眼龙先生,却发现那龙用更委屈的目光看她。

    他似乎不在意周围有多少人看着她们,只是贴着她说,“我比九倾好看。”

    他声音不大,但大家都能听的清楚。

    九倾:“……”

    站在九倾旁边样貌妖孽,好不容易才代替陈叔过来的无瑾:“……”

    他之前听说龙族君上把小公主当情敌,还不信,现在倒是相信了,不过他看见九倾和牧弯弯一直黏在一起,也有点不太开心来着。

    当初九倾执意要去救牧弯弯,他就有点不高兴了。

    虽然他没表现出来。

    九倾无奈的叹了口气,没有争辩,拍了拍手,两匹灵马便出现在了二人面前。

    先是绕城一周,接着便取深海明珠,最后还要摘下云海里的一丝雷霆作为戒指,这些费体力又耗时间的有毒的仪式全是龙先生精心设计的。

    这真的是一头仪式感很重的龙了。

    等到牧弯弯被龙先生背着采了一缕据说最精纯的月光,又回到府邸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但她还没怎么休息,就被精神很足的九倾拉着去见了芸婶和宗叔。

    牧弯弯看见恢复了气色的芸婶,精神好了些,只还没和芸婶聊上几句,就被他们拉着又进行了繁复的洗礼和装扮,这次的喜服,比刚刚游街的那一套还要厚重很多。

    牧弯弯被折腾了整整四五个小时,才完成仪式。

    在她添妆的时候,九倾从外面进来,带回来一个让牧弯弯心里平衡了不少的消息——

    也许是因为这次是正式的大婚,她的师尊也来了,还带了几个好友来,虽说都打不过龙先生吧,但好在那龙很恭敬,老老实实的任由他们敲打了一个晚上,到现在还没结束。

    牧弯弯想象着龙先生乖巧挨训的样子,眉眼之间含满了笑意。

    九倾心口微酸,但很快便被喜悦冲散,今天是大喜的日子,她应当为弯弯高兴。

    “好了。”芸婶替她扣上最后一颗六阶海珠做的衣扣,“吉时差不多了。”

    花婶推开房间的门,神识扫到那龙已经在院里等了许久。

    “快去吧。”九倾朝她笑笑,把长长的红色灵缎塞到她手里。

    牧弯弯捏着那灵绸,第一次有了一种自己真的要成亲了的感觉,她之前虽然一直把龙先生当夫君,但好像有什么,从这一刻起变得不一样了。

    她朝屋子里的人笑笑,转过身,视线对上不远处龙先生的视线,好笑的看着他不自然握紧的双拳,凤眼里时不时闪过亮光,身侧小幅度抖动飘荡着的红绸,好像他克制的心情。

    牧弯弯没在犹豫,捏着灵绸一端,莹润的灵力浮在周围,绸缎托着她向前,大红的裙摆翻起波浪,在他微怔的片刻,飞扑进他怀里,省去了花婶叮嘱了半天的仪式。

    龙先生也忘了了被教导的要“先握着她的手,然后许下承诺。”

    他只是牢牢的接住了她,把人抱得紧紧的。

    “这小子。”摩藤身边难得用幻术伪装了一下自己肤色的首领气的吹起了胡子,“怎么不不许下承诺?”

    他话音才落下,便看见原本抱在一起的两个小年轻周身突然亮起有些刺目的金光。

    几乎瞬间,天地变色。

    九倾略有些愣怔的望着天下落下的光、花婶抿唇笑了笑、无瑾望着九倾的方向、默默放下贺礼释然准备离开的迟烟、幸存的还在都城的龙族……

    众人心间,皆传来悠悠亘古的旋律,似万物之音。

    没有具体的话语,但却让所有人心中明朗——

    这对新人,是被大道祝福的。

    短暂的沉寂过后,众人回过神来,有些茫然:本来按照计划是在他们见证下对彼此承诺就好,这一人一龙倒好,直接和大道起誓,够狠。

    “罢了。”首领摆摆手,面上带着笑意,“这龙应当也不会对不起我徒儿了。”

    一边陈叔略略无语的看着他,这可不是不用担心,要是以后那龙敢有什么地方对不起弯弯,大道第一个饶不了他。

    不过……

    他们不知道的是,牧弯弯也同样对那头心思细腻又敏感的龙,许下了相同的誓言。

    不离不弃不悔,直到灵魂的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