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帝医狂妻 > 第二百四十五章人没救了
    帝医狂妻

    九天赤月的人为什么绑架宇文静儿,凤无心不知道。

    但是如今,九天赤月的人将宇文静儿交了出来,但又一个问题摆在了眼前。

    篝火燃烧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回荡在凤无心的耳边,一把刀插在地面上,被麻袋困住的宇文静儿还在昏迷之中,面对着敌人在暗我在明,且不知道多少敌人的情况下,她必须要小心小心再小心的应对着。

    所谓开局一把刀一个人……可还是个昏迷的人,有毛用啊!还不如狗有用呢。

    一双凤眸警觉的看着四周,但凡有任何风吹草动都不放过。

    咻的一声,又是一支弩箭飞射而出,凤无心身形一闪躲开了第二只弩箭的袭击。

    那弩箭之上在月色中泛着诡异的绿光,一看便知道是淬了剧毒。

    “凤无心,上一次让你侥幸活了下来,这一次绝对不会再让你活着离开凤鸣山。”

    阴暗中传来一道阴森的话语,听着那有些熟悉的声音,凤无心笑了起来,目光准确的落在十点钟的位置上。

    “凤晴儿,我原本以为你死了,没想到你竟然还苟延残喘的活着呢。”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许久未见的凤家二小姐凤晴儿。

    没想到在凤家没落了这么久,会以这种场面再一次见到凤晴儿。

    “呵呵,凤无心,先让你嘴上快意,一会本小姐倒要看看你是怎么跪地求饶的。”

    咻咻咻!!

    凤晴儿话音落下,又是十几支弩箭飞射而出,淬了剧毒的弩箭一支接着一支的朝着凤无心刺入,不过仍旧被凤无心躲闪开来。

    噌的一声,凤无心抽出手中的长刀,玉手一挥,将篝火击飞,那四散开来的篝火朝着阴暗中飞去,被篝火溅落了一身的凤家人纷纷惨叫一声。

    篝火消失,只有月色照耀着大地,偶尔残余的火星时明时灭的漂浮在空中。

    凤无心将宇文静儿推到了一旁的凹地,利用这个简短的空隙时间将宇文静儿隐藏起来。

    此时,耳边刷刷的声音响起,一道银光闪过,凤无心手中长刀一刀将凤家一人致命。

    血腥的味道弥漫着,凤无心利用夜色的掩护,身形不断地穿梭于黑暗之中。

    双眼已经适应了黑暗,即便凤家杀手不知多少,但现在的凤无心已经成为了这场厮杀的主导者!

    不对,准确来说不应该是厮杀,而是单方面的屠杀。

    这种丛林绞杀敌人是凤无心再熟悉不过的战场,手中长刀落下,又是一人毙命,凤无心又是将身影完美的隐藏在夜色中。

    一来二去,十几名凤家人成为了尸体,可他们连凤无心的身形都没有抓住,就已经损失了一半的兵力。

    “所有的人都要小心的应对,不可慌张。”

    “啊!!有埋伏,有埋伏!!”

    就在凤家人刚刚说完话的那一刻,一声声惨叫声音响起。

    蹲在大树上准备伺机而动的凤无心一愣,不过在看到那道黑衣身影之时,尤其是月色下那双半眯着的笑眼之际,一抹冷笑浮现在唇角。

    还真是心狠手辣,说不准这群凤家人之中,也有齐国凤家之人,凤寒意一点也不留情面。

    凤寒意是怎么出现的凤无心并不关系,既然有人出来帮忙了,她只需要看戏就好。

    尽管知道凤寒意的武功很高,甚至不低于自己,不过如今一战,凤寒意所表现出来的功力倒是让人惊愕不已。

    果然,眯眯眼的都是怪物。

    剩下的一半凤家人被凤寒意杀得七七八八,为了避免全军覆没的结局,凤晴儿放下狠话撤离了凤鸣山。

    “凤无心你等着,我一定要你死无葬身之地的。”

    “呵呵,就你,可拉倒吧!你还不够我塞牙缝的。”

    凤无心还不留情的鄙视了回去,看着那一道渐渐消失在视线中的身影,从树上跳了下来。

    “身手不错啊,师承何处啊。”

    从大树上跳下来的凤无心将埋在树叶中的宇文静儿挖了出来,可当看到宇文静儿之时,手却僵直了一下。

    “该死的九天赤月,这群王八犊子!!!!”

    风无心咒骂着九天赤月张老等人,紧握着双拳眼中尽是怒意。

    此时,凤寒意也走到了凤无心身侧,瞄了一眼宇文静儿脸色,撇了撇嘴,一脸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说风凉话的嘴脸。

    “哎呦,中毒了,而且这种毒看上去很是猛烈。”

    “不说话能死是不是。“

    白了凤寒意一眼,凤无心示意凤寒意背上宇文静儿离开凤鸣山。

    正巧,当二人离开凤鸣山的时候,遇到了前来寻找宇文静儿和凤无心的队伍,在马车的护送下,凤无心回到了千岁府,凤寒意则在中途悄悄离去。

    千岁府。

    “怎么回事,静儿是怎么了?”

    宇文瀚碧蓝色的双眸中尽是担忧的表情,看最原本活力四射的妹妹如今脸色铁青嘴唇发紫的躺在床上,全身迸发出来的阴森气息别提有多么的浓烈了。

    “被九天赤月的人喂了毒药。”

    凤无心拿着银针将宇文静儿全身的气血暂时性质的封住,以免毒素不断的扩张,从而进入五脏六腑之中。

    “相公公,拿我包里面白色的瓷瓶递给我。”

    凤无心一边说着凤鸣山发生的事情,一边调配着草药。

    可是不论凤无心怎么调配草药,都无法让宇文静儿身体里面的毒素消退。

    怎么回事!

    皱着眉头,凤无心没时间理会一旁问责的宇文瀚,示意严明将济世堂的齐老拉过来。

    而原本准备睡觉的齐老被严明叫醒,直接拉来了千岁府。

    大半个时辰之后,站在凤无心身边的齐老满脸怨气,可还是走到宇文静儿身边诊着她的脉象,而后摇了摇头。

    “可以说是没救了。”

    齐老一句话判定了宇文静儿的生死,一旁的宇文瀚大巴上前揪着齐老的衣服,眼眸中杀意腾腾的浮现着。

    “你瞪老人家也没有用,不信你问无心丫头。”

    齐老将锅甩给了凤无心,他相信凤无心早就知道这个结局。

    虽然不知道躺在床上的少女中了什么毒,可从脉象上来说就可以判定一件事情,这人没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