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2485章出殡1
    家有悍妻怎么破

    顾娴的丧礼,不仅平洲知府衙门的人来吊唁,就连旁边的两个州府以及县衙都有派了代表过来。

    宾客非常多,从早晨一直就没停过。

    一直到天黑才没人再来,清舒与青鸾两人跪得腿都不是自己的了。由人扶着坐下,歇了好一会腿才恢复了直觉。

    青鸾纳闷地问道:“姐姐,怎么连隔壁两个洲的知府都派人来吊唁了?难道他们与姐夫认识?”

    主要是隔壁两个知府衙门离这儿也挺远的,就是快马加鞭也要大半天才能到呢!

    清舒并不意外,看了她一眼眼说道:“穷在闹事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皇后娘娘现在掌权,而我与皇后关系亲近,他们就是想结个善缘。”

    若是能被她记住自然好,记不住也没什么损失。

    青鸾抿抿嘴说道:“姐,要按照你这么说,那江南总督与布政使都会派人来吊唁了。”

    清舒嗯了一声说道:“若是我们家离金陵近的话,他们会派人来吊唁的。只是咱们这儿与金陵太远了,等他们得了消息娘都已经下葬了,再送礼来就显得太刻意了。”

    青鸾咋舌,说道:“还真会送啊?”

    清舒很想扶额,说道:“皇后娘娘掌权,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们的仕途都掌握在皇后手中。若是我看谁不顺眼,在皇后娘娘面前说两句不中听的话,他们的仕途可能就要断了。”

    这么多年竟对政治还是如此迟钝,也是没谁了。

    青鸾蹙着眉头说道:“可我听经业说朝政大事都是由几位内阁大臣在处置啊,那官员任免之权难道不是在内阁大臣手中吗?”

    清舒哭了一天,哪怕一直喝菊花茶都压不住火,所以这会实在是没力气跟精力再为她答疑解惑了。

    “这事我以后在与你慢慢说。”

    休息了下两人就回了顾府,出门的时候是由沈涛与官哥儿送出去的。

    将人送走以后,沈涛说道:“你姑姑怎么这么厉害,竟连虔州与袁州知府都派人来参加丧事。”

    他觉得平洲知府派了管事的过来吊唁已经顶天,却没想到隔壁两个州府的知府大人竟也派人来吊唁。

    官哥儿说道:“爹,现在掌权的是大姑的义姐,有这层关系这些官员都想与她处好关系的。”

    沈涛想着之前的表现,惴惴不安地说道:“我之前说了许多不中听的话,你大姑会不会记恨我?”

    这要记恨,以后他们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官哥儿摇头说道:“不会。不过若是祖父不在,她也不会再与我们往来了,以后咱们家再借不到大姑的势了。”

    沈涛说道:“那不会,咱家生意还有她的三成股呢!”

    官哥儿心里叹气,面上却不好显露出来:“爹,祖父与我说姑姑当时是不要这三成股,是祖父执意给她才同意的。不过这钱她没花用,都以她的名义存在了钱庄。”

    等于说,这三成的分红是给顾娴的。

    沈涛愣了下,说道:“你祖父都没告诉我。”

    见他反应这般迟钝,官哥儿不得得将话说得再直白一些:“现在祖母没有了,这三成股大姑是肯定会退回来的。”

    祖母不在了,他们沈家与符家与顾家唯一的枢纽没有。不过两位姑姑对祖父挺尊敬的,有他在关系不会疏远,但祖父若走了他们与几家肯定是要断了往来的。

    回到家里,清舒将裤角撩起来就见膝盖一片青紫。她还是绑了护膝,没绑的话会更严重。

    上药的时候,清舒疼得忍不住呲牙。

    红姑动作放得很轻:“夫人,你忍着点,很快就好了。”

    擦完药清舒躺在床上动都不想动,饭菜端上来她也不想吃,闭着眼睛说道:“放着吧,我晚些再吃。”

    窈窈说道:“娘,我喂给你吃吧!”

    清舒睁开眼睛,笑着摸了下她的头说道:“怎么你一个人过来?”

    “舅舅叫了哥哥过去,不知道什么事。娘,我给你喂吧!”

    清舒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说道:“不用,娘休息下就吃,你今日练字了吗?”

    窈窈摇头说道:“还没有,等会回去就练。娘,我刚从小姨院子门口经过,听到小姨惨叫声。”

    “你可能听岔了。”

    窈窈一脸嫌弃地说道:“娘,我耳朵很灵敏好不好?小姨就是在惨叫。”

    为了给青鸾挽回面子,清舒说道:“刚才你红姨给我擦药时我也疼得眼泪都来了,只是我忍着没叫出声来。”

    窈窈快速撩起裤脚,看到膝盖上那一片的青紫眼泪忍不住啪啪地往下掉:“娘,明天我替你跪吧!”

    清舒轻轻地拍了下她的头,说道:“傻丫头,这事哪能替。不过也就到今天,明天不需要再跪这么长时间了。”

    明日上午就出殡了,等棺木入土以后请高僧做法事就好。

    见窈窈死活要给她喂饭清舒无奈爬起来自己吃,刚放下碗筷就听到下头的人回禀说谭经业来了。

    “小姨父来了?”

    清舒嗯了一声说道:“我还以为他赶不上呢?”

    “娘,小姨夫都来了,那爹呢?爹是不是也会来。”

    清舒摇头说道:“不会,你爹走不开的。好了,等你外祖母的丧事办完你们就可以回京了,到时候能见到你爹。”

    “娘,那你呢?”

    “我要留下来陪你们太外婆,可能要到年底才能回去。”

    窈窈搂着清舒说道:“不要,我要跟娘一起回去。娘,你若是担心我的功课就自己教我好了。”

    清舒想想也觉得这主意不错,现在她在孝期又不要当差有时间教窈窈,心里是松动但嘴上却说道:“容我考虑下。”

    正说着话福哥儿过来了,说了会话兄妹两人就回去练字了。红姑问道:“夫人,你真要将姑娘留下吗?”

    “嗯,让她留下正好教她如何打理中馈。她的功课大半我都能教,不会的到时候写信问瞿先生。”

    “姑娘耐得下性子学习中馈吗?”

    清舒很笃定地说道:“这个你放心吧,她会学而且会认真地学。学好了,下头的管事掌柜才不会糊弄走她的银子。”

    红姑听了脸上闪现过一抹笑意,说道:“都说姑娘聪慧过人,可姑娘再聪慧也逃不过夫人你的手掌心。”

    捏住姑娘爱财的这个心理,不愁她不好好学习庶务。

    清舒笑了下,自个的女儿还能不知道怎么教。说起来这次丁忧也不算是坏事,一是趁此机会好好休息,从入仕到现在一直绷紧着神经;二可以好好陪伴外婆;三可以教导窈窈中馈,一举三得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