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农家小福女 > 第1616章外诊给书友“爱啃书的艳薇”的打赏加更
    农家小福女

    易子阳等人陆陆续续的从远处而来,还没近前便看到宫墙前排排站着的五人,下马或下车后就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你们这是被罚了?”

    白善直接丢给他一瓶润白霜,道:“不是,等你们呢,打算一块儿进去。诺,这是你们上次问的润白霜,二两银子,不谢。”

    易子阳也不以为意,一边摸银子一边来回的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怎么来这么早?”

    包括封宗平在内,四人齐齐的叹了一口气,站在一旁的立君什么都没说,沉默的接过易子阳的钱后就放进了荷包里。

    她觉得小姑父卖东西好快呀,比她想象的可快太多了。

    好吧,这一叹含义万分,易子阳一下就领会了,他也叹了一口气,然后默默地将行李拿去给侍卫们检查,也不急着进宫,和满宝他们站在了一起。

    侍卫们:……

    突然有点儿生气怎么办,你们到底进不进去?

    侍卫们愤愤的检查完,然后就把篮子放到里面去,跟另外四件行李摆在了一起。

    来的人渐渐多了,这一次,大家显然都比往常提前了一点儿来,白善也不是碰见谁都丢一瓶药膏的,他只选认为对方会要的人丢。

    果然,每一个接到药膏的都没多问一句就掏钱,一个和他们不是很熟的同窗看见还多问了一句,“怎么不给我一瓶?”

    白善看了他一眼后问,“你不是已经娶妻生子了吗?”

    拿着润白霜的封宗平等人感受到了被冒犯。

    那同窗闻言笑道:“娶妻生子就不用在意仪容了吗?来给我一瓶。”

    周立君机灵的送上一瓶,于是都不等人都来齐,她带来的一盒润白霜共计十二瓶都卖出去了。

    从头到尾她说过的话不超过五句,这实在是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她将沉甸甸的钱袋拿出来放在了盒子里,然后抬头看向小姑和白善,一脸严肃的道:“小姑,你们快进宫去吧,我去前头等着爷爷和五叔他们。”

    一会儿还得去领禄米呢。

    那算是自己的丢脸时刻,满宝叹气道:“去吧。”

    于是他们不再等剩下的人,直接转身进宫去。

    他们领了自己的行李往东宫去,才走到一半,赵六郎就提着自己的篮子飞快的赶来,叫道:“等一等……”

    几人停下脚步回头看他,赵六郎追上来问,“润白霜呢,没我的吗?”

    白善眨眨眼,道:“卖完了,我下次给你带。”

    赵六郎就忍不住念叨:“明明是我问的,你竟然不给我留。”

    白二郎嫌他吵,道:“这有什么,回头我的分你一半。”

    赵六郎惊奇,“你之前不是不愿意分吗?”

    白二郎道:“我这会儿没那么黑了,我就愿意了。”

    赵六郎心口一噎,看了眼白二郎的脸道:“其实也没有白多少。”

    “比你们白我就满足了。”

    几人都不理他们二人,倒是走出了一段的满宝想起来问,“赵国公的伤怎么样了?”

    赵六郎就挥手道:“没事,头上的包已经消了,这两天正在看王家的笑话呢。”

    众人嘻嘻哈哈的往崇文馆去,都不觉得这事和他们有太大的关系了,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是他们大人的利益之争,他们只要听大人的乖乖的在崇文馆读书就可以了。

    他们这群太子的伴读尚且如此,更不要说满宝了,她都已经被罚过了,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谁知道才一天,太子就找了她道:“有个外诊,你去不去?”

    满宝一脸惊讶,“我还能出外诊?”

    惊完了才想起来问,“什么外诊?”

    太子笑了笑后道:“王家的,王绩有个侄子你知道吧?”

    满宝几乎是下意识的便想起来,“那个纵马踏青苗的王家侄子?”

    太子点头,“王绩把他打坏了,人现在有些不太好,你要不要出去看看?”

    作为大夫,救死扶伤是她的本职的,满宝当然可以去,但她觉得奇怪的是,太子怎么会让她去?

    见周满一脸的疑惑,太子便笑道:“想去就去吧,佛家不是说了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毕竟是一条人命。”

    满宝便起身道:“好吧,那我去了。”

    太子点头,让吴公公送她出宫,还给她从库房里拿了上好的药。

    满宝一头雾水的跟着吴公公往宫外去,问道:“吴公公,您跟我一块儿去吗?”

    吴公公笑道:“咱家只能把小大人送到东宫门外,荣四会给您驾车的,王家的庶子正在宫外候着呢,您跟着他去就行。”

    满宝还是觉着奇怪,“殿下怎么想起叫我去?宫中其他太医出入不是更方便吗?”

    吴公公就笑道:“这是殿下的私情,不好叫其他太医,而且王家母子也更相信小大人的医术。”

    满宝就小声问,“太子跟王大人和解了?”

    吴公公压低了声音笑道:“您开玩笑了,太子是君,王大人是臣,君臣之间哪儿有什么矛盾?不过是政见不和罢了。”

    那就是没和解了。

    满宝觉着更奇怪了,她拎着药箱道:“我是大夫,只救人的。”

    饶是吴公公身经百战,这会儿都忍不住愣了一下,他看了眼周满,又好气又好笑道:“哎哟我的小大人,您都想到哪儿去了,殿下让您去,自然是去救人的。”

    他顿了顿,还是给周满透了一下底儿,“王家的庶子求上门来,殿下不好拒绝,毕竟是一条人命,殿下就应下了。”

    满宝就松了一口气,和吴公公保证道:“我会尽力而为的。”

    不就是打屁股吗,多半是青紫淤血了,或是伤到了筋骨?不过屁股上的肉多,应该不打紧的。

    满宝这么想着,到了东宫门外,荣四已经等着了,接了她的药箱便驾车出宫,在宫门口那里又检查了一下。

    因为有太子的手令,满宝是可以出宫的,到了宫外,躲在墙角的一个人立即飞奔上来。

    满宝撩起帘子看他不过比他们大几岁的模样,便道:“你要和我们坐车吗?”

    王家庶子看了一眼周满后微微松了一口气,立即道:“多谢周小大人,我家里有车的,我们这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