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万万不可 > 140|番外9
    万万不可

    冯蓁吸了口气, 她这还是第一次跟着萧谡出席这种场合,她以前不太喜欢进入萧谡的社交圈。

    以前总觉得不结婚也无所谓,那就让两人的关系纯粹一点儿, 扯上家庭之后,尤其是萧谡那种家庭总是烦恼无限多。所以冯蓁虽然在其他场合见过萧谡的父亲和后妈, 但并没去过萧家的老宅。

    至于现在么,小崽子就跟她头上的紧箍咒似的, 冯蓁可再潇洒不起来了, 萧谡反而成了会念紧箍咒的唐僧了,她不服管都不行, 所以冯蓁一直都不喜欢生孩子, 上一世后面之所以那样选择,也未尝不是因为这种心理。

    萧谡是第一次见冯蓁穿旗袍。旗袍是最能体现女性婀娜体态的衣服之一,典雅里带着妩媚,可甜可盐, 可庄可妖。

    而冯蓁的皮肤又实在太白, 光泽太好,衬托得那黑色仿佛也带上了流星的光泽, 那夹杂的红色则更添一丝暗夜的魅惑。

    她穿这一身不仅没有显得年纪大,反而别添了一种介于少女和少妇之间的天真妩媚, 让人会忽略她的年纪, 只会沉醉在那种风情里。

    萧谡走上去,一手搂住冯蓁的腰, 一手便摸上了她的侧开叉。

    冯蓁赶紧屈膝顶住萧谡, “别,弄花我的妆和头发,就要迟到了。”

    萧谡低头在冯蓁的脖子上嗅了嗅, 不甘心地道,“那你把盘扣解开让我解解馋。”

    冯蓁身上的这是复古旗袍,并没有拉链,用的就是以前人常用的盘扣,这种扣子装饰性极强,但解起来是真麻烦,很伤指甲。

    冯蓁看了看自己做得美美的指甲,当然不肯动手。

    萧谡威胁道:“我自己动手的话,你这些扣子就别想留下了。”

    冯蓁气呼呼地瞪着萧谡,“野蛮人。”可气归气,她还是抬起手肘开始解领口的盘扣了,因为萧谡已经近一年没吃过肉了,最近脾气很大,说话更是说一不二。

    出门的时候,冯蓁真是恨不能学西子捧心,西子据说是胃疼,而她真是心口痛。

    旗袍是很娇气的衣裳,坐下之后再起身,腰部就有些小小的褶子了,冯蓁叹了口气,用手掌摸了摸不存在的小肚子,那里的小褶子便又光滑如新了。

    今晚的慈善晚宴是在华夏博物馆的大厅举行,冯蓁重新踏上此地还是很有感触的。她和萧谡身后跟着四个威武强壮的保镖,这全是来保护她身上的珠宝的。

    冯蓁感觉有些心累,不明白这些有钱人为什么要穿戴如此麻烦的东西。

    “我其实可以在这些珠宝上留下独特的气息的,若真是丢了、被抢了,我肯定能找到,这样还能帮警方破案呢。”冯蓁不愿意带保镖的。

    “那你就是钓鱼执法了。”萧谡安抚了一下冯蓁,“诱人犯罪是不对的。”

    冯蓁翻了个白眼,我真是谢谢您了!

    萧谡搂着冯蓁走进大厅时,几乎所有人都转过了头来。冯蓁吸了口气,在脸上撑出了一个标准的笑容。

    “萧谡,这么漂亮的女朋友怎么一直藏着掖着,现在才带出来我们看?”一个四、五十岁的略微发福穿着宝蓝色绣花旗袍的女人端着酒杯迎了上来。只不过她口里的“女朋友”放在冯蓁身上可不是什么好词儿,孩子都生了,却还只是女朋友。

    “这是丽姝阿姨。”萧谡给冯蓁介绍道。

    “丽姝阿姨好。”冯蓁礼貌地道。

    萧谡又指了指丽姝身后的女子道:“丽姝阿姨的女儿,苏雨。”

    冯蓁当然记得苏雨。

    苏雨扬了扬下巴,眼中对冯蓁的轻视不言而喻。以前或者还会高看她一眼,不过现在么,生了孩子都进不了萧家门的女人,还不值得她搭理。

    丽姝有些尴尬地朝萧谡和冯蓁笑了笑。

    冯蓁跟着萧谡离开丽姝母女时,才伸手掐了掐他的腰,“你刚才没看到啊?”

    萧谡侧头贴着冯蓁的耳朵道:“那怪谁?是你死活不肯接受我的求婚。”

    冯蓁又气得胸口疼了。

    “萧谡。”一个年纪跟萧谡差不多的桃花眼男子走了过来,视线直接落在了冯蓁的身上。“你的厌女症好啦?”

    眼前这个小腰精显然不像是刚生完孩子的人,而且年纪也对不上。不是宋辰吹嘘,他生就了一双“摸骨”眼,一看女人的样子就知道她多大年纪,眼前这个顶多二十二。

    “还以为今天这种场合你要带孩子妈来的。”宋辰道,“不过想想也是,你以前也从来不带她露面的,怕丢脸是吧?”

    “宋辰,我表弟。”萧谡给冯蓁介绍道,然后给了她一个“你懂的”的表情。

    冯蓁扬扬眉,原来是表弟,难怪说话可以这么不过脑子,不过他可不知道萧谡已经在小黑本上把他今天的话记下来了。

    萧谡这个人一直觉得自己是“君子”,所以将就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位小表弟有难了,要知道萧谡前辈子连亲兄弟都杀过,何况还是个表弟。

    冯蓁想起来当年严十七作为萧谡的表弟还不是一样被流放。

    不过虽然萧谡表态后面会收拾小表弟,可冯蓁听见宋辰这么说,还是不舒服。“什么孩子妈?”冯蓁突然捏起了嗓子抱住萧谡的手臂娇嗔道,“谡,你有孩子啦?人家可不要当后妈。”

    “别闹。”萧谡摸摸冯蓁的头,然后朝宋辰道:“你嫂子。”

    冯蓁嘟嘟嘴,感觉自己又被萧谡套路了,这婚都没求,她怎么就成嫂子了?生过孩子的女人果然不值钱,直接就被打上了已婚标签。

    “哥,你开玩笑呢,不是说那位刚生完孩子吗?”宋辰的视线再次落在了冯蓁的A4腰上,“这位反手都能摸到肚脐了吧?”

    不得不说,冯蓁被取悦了,她瞥了宋辰和萧谡一眼,“看来你们哥俩的求生欲都挺强的呀。”而且宋辰的转换如意自如,一点儿痕迹都看不出来,一看就是泡妹的高手。

    “噗嗤。”宋辰没忍住地笑出了声,“嫂子,我哥平时都怎么求生的呀?”

    萧谡闻言直接把冯蓁给带走了,怕她说些不该说的。

    “伯父、伯母。”冯蓁给萧谡的父母打了招呼,然后不由得又感叹了一次萧谡的投胎技巧。

    上一世他父皇因为苏贵妃而把皇位传给了他,这一世他虽然也是丧母,但是萧父在他妻子去世的时候就结扎了自己,所以虽然后母既漂亮又年轻,却没办法生出跟萧谡争家业的儿子。

    所以萧家所有人都在以萧谡为中心而团结,家和万事兴,所以萧氏财阀大名鼎鼎。

    “幺幺,你看你现在恢复得跟以前也一样了,是不是找个时间跟萧谡把婚礼办了呀,也省得外面的人嚼舌头,说得太难听了,我都不好转告你。”萧谡的后母齐致道。

    萧父也点了点头。

    “你们别劝了,这人还在青春叛逆期,你们越说她越反感。”萧谡道。

    “谁青春叛逆期了?”冯蓁瞪向萧谡。

    “你不是一直十八岁么?”萧谡笑道。

    冯蓁被噎住了。

    “好啦。”齐致出来打圆场道,“酒喝完了,萧谡你能不能替我去取一杯。”

    出于礼貌,萧谡接过了齐致手中的酒杯,谁知齐致的手动了动,便碰到了他的手指。

    “咦,萧谡,你手上怎么不起疹子了?”齐致颇为夸张地道。

    冯蓁闻言也瞧了过去,“真的诶。”

    “啊,看来你以后不会那么厌恶女性了。”齐致朝萧谡笑了笑。

    这下可就轮到冯蓁心里不舒服了,晚上腻在萧谡的肩膀上道:“不容易啊,萧先生,你现在没有厌女症了,看来又可以妻妾成群了嘛。”

    “胡说,现在是一夫一妻制,我可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萧谡抱着刚刚喝了奶的小小萧,替他轻轻拍着背。

    这话表面看着一点儿毛病没有,冯蓁却听出其中内涵了,萧谡这不是还没结婚么?

    不过即便这样,冯蓁也还是依旧矫情着,直到……

    周末冯蓁和萧谡带着小小萧去周边爬山,入住的酒店居然遇到半夜警察临检。

    冯蓁眼睛都瞪大了,“萧谡你订的这什么酒店啊?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有警察临检的。”被检查的不应该是什么情趣酒店么?

    萧谡替冯蓁整理了一下衣领,然后开了门。

    警察同志礼貌地请两人出示了身份证,现场查了一下,然后抬头以一种看嫌疑犯地眼神看向冯蓁,“你们不是夫妻。”

    冯蓁立即就瞪了回去,她难道像是特殊行业从业人员?

    其实这种事儿,现在改革开放都那么多年了,男女朋友出来开个房也是很正常,大家都理解。不过眼前的同志却道:“抱歉,请两位跟我们回去接受一下调查。我们接到线报,有人在这里从事……”

    冯蓁当时脸都绿了,“咚咚咚”地跑去把熟睡的小小萧抱了过来,“警察同志,你见到过带婴儿来从事……的人吗?”

    另一个小同志冷哼了一声,“呵,你们这些人现在还挺有想法的哈?哪儿拐带来的孩子?”

    冯蓁被气了个倒仰。

    好在最后萧谡打了个电话,然后跟同志有理有据地讨论了一会儿,他们才免去了去派出所的尴尬。

    萧谡关上门,无奈地刮了刮额头,“你看这事儿闹的。”

    次日回城,萧谡特地拐了个弯,路过了民政局门口,侧头看了看冯蓁,“幺幺,我可不想以后再半夜鸡叫。昨晚的事儿幸亏处理得当,不然现在的媒体一准儿得报道说我招ji。”

    冯蓁捧住萧谡的脸亲了亲,“你顶着这样的脸,还用招么?谁信啊?”她还在拼死抵抗呢。

    萧谡把冯蓁的手扒拉下来,“少给我灌迷魂汤,你就说从不从吧?否则我现在就给警察同志打电话,说昨晚我是在帮你打掩护。”

    冯蓁差点儿没把萧谡给掐死。

    不过最终她还是半推半就地被萧谡拐进了民政局,连求婚都没落着,很是掉价。

    冯蓁签完字递给萧谡,萧谡把申请书递会给工作人员时,那名女同志不小心碰到了萧谡的手,结果冯蓁眼瞧着萧谡的手背上立即起了一大片疹子。

    她一把抓过萧谡的手道:“你不是好了吗?”

    “我什么时候说好了?”萧谡特别无辜地看着冯蓁。

    别说,他还真没说过,那晚都是齐致在自说自话。

    冯蓁咬了咬片嘴唇,“萧谡,昨晚的事儿,是不是你找人演的?”她就说嘛那种档次的酒店怎么可能弄什么半夜临检。

    萧谡不吭声。

    冯蓁转过头去看向工作人员,“同志,刚才那申请书我能申请撤回来么?”

    那女同志看了看萧谡,又看了看冯蓁,“喏,对面办理离婚的,你们可以过去,没准儿还能破吉尼斯世界纪录。”

    萧谡瞪了工作人员一眼,“你可真幽默,你们这里是有离婚的业务指标么?”哪有上赶着劝人离婚的。

    婚当然是没离成的,冯蓁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不过不管怎样,小小萧总算成了合法婚姻里的孩子了。

    回到家中,冯蓁将小小萧交给了保姆,让她带着躲远点儿。这才开始开启女高音道:“萧谡,你太过分了,怎么能用这么不择手段地骗我去民政局?”

    “自然是因为我爱你。”萧谡特别真诚地道。

    冯蓁又被噎住了,主要是面对这句话,好像就不太合适发火了。但是就这么偃旗息鼓,冯蓁又咽不下那口气,她可是报复心极强的人。

    “今晚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不如我们玩点儿特别的?”冯蓁朝萧谡别有深意地笑了笑。

    “那我只好舍命陪皇后了。”萧谡很爽快地抬手开始脱自己的T恤。

    冯蓁大概是忘记了,上一世萧谡的爱好还是蛮特别的。她所谓的报复,指不定正中萧谡下怀。

    而且萧谡还很喜欢“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句话。

    次日中午,冯蓁揉着腰抱怨道:“我上辈子究竟是造了什么孽啊,才会落到你手上?”

    “你说呢?”萧谡怼了冯蓁一句,然后又欺到了冯蓁身上。

    冯蓁赶紧投降道:“我觉得冤冤相报何时了,咱们还是说和吧,可不可以?”

    萧谡摇摇头,“自然是万万不可以。”

    冯蓁想发火了,觉得萧谡这人自从当了爸爸之后就开始嚣张起来了。

    “我要生生世世缠着你,当冤家。”萧谡低头吻住冯蓁的嘴唇道。

    若不是上一世执念太深,又如何会让孟婆汤都失效呢?

    然而萧谡心里其实一直有个疑问,“幺幺,既然你现在能接受我,为何在华朝,你却一丝努力也不肯付,直接就走了呢?”在华朝时,冯蓁的态度的确是十分消极的。

    冯蓁叹了口气道:“因为在那里,我没有退路。”

    她心里虽然有萧谡,而且分量一点儿也不轻,但她始终是缺乏安全感的。在华朝的皇宫里,她没有来去自如的退路,所有的一切都只能寄托在萧谡的宠爱之上,所以会忍不住就想去讨好萧谡,渐渐地让自己心态失衡。让她觉得每一口呼吸都被压迫得极其难受。

    但是现在不同,即便与萧谡不谐,她可以走,她的人生也不会毁掉,她还有自己的事业,自己的朋友,以及最重要的自由。

    “没有退路就会患得患失。”冯蓁盯着萧谡的眼睛道。

    萧谡点点头,至此才真的理解,为何当初冯蓁要说不愿意了。爱要真正的走下去,什么身份、财富都不是最主要的,重要的是两个人之间是平等的,有退路才会投入得更放心、更彻底。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