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说吧 > 修真小说 > 都市超级医圣 > 第2073章锤打
    都市超级医圣

    “当!当!当!”金铁交鸣声不断响起。

    “再来!”葛东旭状若疯狂地怒吼道,一剑再化为六剑,呼啸而去,带着说不出坚定和壮烈的气势。

    一次又一次,葛东旭仿若不知道这样打下去会彻底伤了根基,再也没有希望什么修仙大道。

    看得焦年等人虽然明知道这事情很反常,但还是都忍不住双目发红,双拳紧握,青筋根根暴起,但又只能苦苦忍着。

    观战中的人,有正义感的人都有些不忍目睹,脸上不由自主流露出一抹同情和悲愤。

    太易宗欺压凌辱在前,如今长虚子明显占了上风,还这般一次比一次凶猛,委实可恶!

    但实际上,长虚子自己却是有苦说不出。

    每一次猛烈攻击,长虚子都以为葛东旭肯定再无力一战,肯定要低头认输,却没想到他跟疯了一般,竟然要跟他搏命!

    长虚子如今虽然稳占上风,但葛东旭如此打法,除非长虚子肯拼着伤了元气,否则他想要镇杀他,那也不可能。

    毕竟葛东旭如今可是相当于七位金丹修士战他一人,长虚子再厉害,不付出些代价,也绝不可能想杀就能镇杀的。

    “当!当!当!”接连几道惊天响之后,葛东旭再次鲜血直喷,那星瀚飞剑也再次化为孤零零一柄飞剑,然后倏地化虹往回飞退。

    “当!当!”又是两声巨响,金龙印接连受了两环猛烈撞击,光芒顿时黯淡了下来,也化为一道金虹,急速往回飞退。

    “哈哈!你终于还是撑不住了!”长虚子狂笑道,三缕长髯随风狂舞。

    阴阳双环光芒大盛,一前一后呼啸着尾随而去。

    焦年等人见状脸色再变,一颗心一下子都提到了嗓子眼,心里有声音在呐喊。

    “快放僵尸啊!快放僵尸啊!”

    但结果,他们并没有察觉到任何一丝僵尸的死亡气息,只看到葛东旭目透疯狂之色,将星瀚飞剑收回体内,然后抓了一把六阳归元宝丹,还有七品血灵芝、龙凤朱果等无比珍贵的七品灵药,尽数塞入嘴中。

    顿时他的身体仿若吹了气一般膨胀起来,手臂,双腿,脊背上根根肌肉、青筋纠结,仿若无数条蛇在纠缠蠕动一样。

    转眼间,葛东旭达到了十米高。

    一瞬间,葛东旭仿若化为了洪荒巨人,一股无比霸道强横的力量从他粗犷巨大的身子里散发出来,带给人一种无比强烈狂野的力量冲击。

    急速飞退回来的金龙印化为了一柄金光巨剑落在了他的手中。

    葛东旭双臂握着金光巨剑,高高举起,怒吼道:“撑不住?还早着!”

    怒吼中,葛东旭人剑合一,一剑接一剑地劈向阴阳双环。

    “当!当!当!”紧密的金铁交鸣声再次在龙腾大河的上空响起。

    “炼体者!他还是一位炼体者!”除了金飞扬四人并没有感到丝毫意外,两岸观战之人包括花曼吟等人在内全都面露震惊之色。

    因为到现在,花曼吟等人方才知道,原来他们的宗主,他们的主公还是一位炼体者。

    两力合一,再配上在体内如同洪流一样到处冲泄的药力,金龙印本身的力道,葛东旭这一次爆发出了恐怖的力道。

    这一次,葛东旭竟然抵挡住了长虚子的数十下攻击。

    “很好!这应该就是你全部的底牌了吧!”长虚子接连数十环击退葛东旭,也有些力疲的感觉,一边暗中调息,一边遥望葛东旭,面色森冷道,眼眸中除了惊讶更多的是喜色。

    都已经被逼到了近身而战,显然不可能再有其他底牌!

    不仅如此,近身而战比起御使法宝而战要凶险许多。

    可以说,现在除了花曼吟等人之外,所有观战之人,还有长虚子自己都已经认为长虚子已经立于不败之地,而葛东旭只要一个不慎,就要落个身首异处,再也没有任何回旋余地。

    “再来!”回答长虚子的是一道怒吼和猛劈而下的巨剑。

    “当!当!当!”长虚子操控着双环如同日出月落,不慌不忙地去抵挡葛东旭疯狂的劈杀。

    事到如今,长虚子自然不会耗费珍贵的精血或者丹元之力与葛东旭厮杀。

    他现在是好整以暇,慢慢跟葛东旭耗着。

    反正他遥遥操纵法宝,如独坐钓鱼台,不会有性命之危,甚至受伤的几率也很少,而葛东旭却只要稍微不慎或者支撑不住,那他就接连两环打下,瞬间就能将他镇杀。

    既然如此,长虚子自然不急。

    不管是炼体还是炼气,葛东旭毕竟都还差金丹一个境界,只是他修炼的功法厉害,又诸多奇遇,方才能越级而战,但如今面对的是大洞天的一代宗师,已经窥到一丝仙婴大道的长虚子,哪怕他两力合一,招招搏命,依旧是被压着打。

    体内的药力在激荡,体外冰火两力不断交替打下来。

    葛东旭就像一块铁在不断经历着内外锤打。

    驳杂的真元法力被锤打而出,药力被锤打渗入经脉血肉筋骨之中,补充着因为被锤打而损失掉的真元法力。

    在这一点上,倒是很像葛东旭淬炼僵尸的法门。

    无非如今葛东旭成了僵尸,而长虚子成了锤打煅烧的苦力者。

    因为内外力量的不断冲突,锤打,葛东旭那如钢铁一般的肌肉崩了开来,如蛇在缠绕爬动的血管爆了开来。

    没过多长时间,葛东旭那庞大的身子就像一只长满了脓包的巨大癞蛤蟆,鲜血、汗水带着驳杂的后天物质流出来,挂满了全身。

    他的骨头也因为一次次力道的撞击,不时在身体里发出闷雷般的爆破声音。

    每一次,观战的人都以为葛东旭再也支撑不住,但他却又再一次挺直了腰杆,双手紧握巨剑再一次冲向长虚子。

    “宗主!”

    “师父!”

    “老大!”

    “主公!”

    焦年、花曼吟等人看着如此悲壮的一幕,虽然知道葛东旭还有手段没有使唤出来,但还是忍不住悲从心来,纷纷单膝跪地,两眼赤红,眼眶噙泪,恨不得冲上去代他受这击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