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说吧 > 修真小说 > 太上执符 > 第八百六十章梧桐花开,你没回来
    太上执符

    杨三阳的归来,以一种至高无上的姿态俯视整个大荒,毫无疑问的使得整个大荒卷起了浩荡风波。尤其是伴随圣人出世,大荒世界更是乱的不成样子,诸位圣人划地而治,刮分天下。

    玉京山中

    众人散去,杨三阳没有理会众人的背影,而是看向了娲与伏羲,缓缓将手中的白泽放下:“耶,活了吗?”

    一句话,场中气氛霎时间凝固,娲与伏羲默不作声。

    “我知道了!”杨三阳手掌一伸,下一刻莽荒大地某处荒山地覆天翻,一座石雕飞起,跨越时空落入了八景宫内。

    耶的石雕!

    八景宫灯出现在手中,感受着灯火里那熟悉的波动,杨三阳心头念动,手掌对着那灯火一抓,只见灯火中一道朦胧的人影飘出。

    “逆转!”杨三阳看向石雕,声音里透露着不容置疑的命令。

    下一刻,能量转化,那石雕重新化作了柔软的毛发,其上岁月痕迹逐渐退去,化作了一道蛮族的躯体。

    晶莹如玉,仿佛造化天成的手掌轻轻一推,然后下一刻只见那灵魂落入了躯体内,可是却依旧没有醒来。

    瞧着毛耸耸的耶,那满是悲伤的眸子,逐渐散开的泪珠,杨三阳心头一颤,对着一边的珠儿道:“取我九转金丹来。”

    “她不过肉体凡胎,怕承受不得九转金丹的力量!”娲连忙开口阻止。

    杨三阳动作一顿。

    “不如泡入八宝莲花池中助其脱胎换骨,十个会元后,必然可以洗毛伐髓。然后将九转金丹喂其吞下,耶必定可以顺利复活!当然,大兄若等不及,我直接替耶在塑造出一个躯体,也是可以!”娲静静的看着他。

    “不必!”杨三阳慢慢将九转金丹收起,看向了珠儿:“你持九转金丹,将耶的身躯置于八宝莲花池中,待其洗毛伐髓,在做计较。”

    “道缘呢?”杨三阳道。

    玉京山中气氛一片沉默,杨三阳默然许久,然后释然一笑:“缘起缘灭,花落花开。”

    珠儿闻言离去,留下杨三阳等人坐在八景宫内,听着杨三阳谈论开天辟地,再塑乾坤的事情。

    “太一也回来了,就在太阳星中孕育!”白泽道了句。

    “这是一个轮回,每隔亿万年,散去的物质有机会在重新聚合,死去的众生也有机会在重新出现在世间!”杨三阳慢慢的站起身:“洪荒世界终究是不比以前,你们虽然成圣,但却还需好生体悟。这洪荒乃为兄心血塑造,我还要去大荒内游走一番。见识一下大荒中的景色!这毕竟是我亲手开辟的世界。”

    杨三阳走了,留下娲、伏羲、后土、太阴仙子站在玉京山中,看着他的背影许久不语。

    “等等我啊!”白泽一个欢呼,骑到了杨三阳脑袋上。

    “道缘始终都是他的一个心结!”许久后才听后土道了句。

    “那是一个约定!”娲慢慢坐下,眸子里露出一抹感慨:“可惜了,源是不能出现的!众生现,源灭。众生灭,源现。源乃众生的起始,就像是那曼陀罗花,一千年长出叶子,一千年开花。然后叶落花开,花落叶长,花开花落,永不相见。”

    杨三阳与白泽慢慢的走在大荒中,白泽趴在其肩头,大呼小叫的看着那一个个物种。

    杨三阳面无表情,缓缓的在大荒中行走,然后一路径直来到了不周山之巅。

    “你怎么知道我将那株梧桐树栽种在了不周山之巅?”白泽好奇的看着他。

    “整个大荒都是我的,有什么能瞒过我?不周山巅汇聚着整个大荒的气数,老祖有心了!”杨三阳笑了笑。

    “可惜,我站在那梧桐树下,等了数千万年,自开天辟地等到今朝,也不见那梧桐树开花!”白泽扯着杨三阳耳边一缕发丝:“盘,你莫要痴心妄想了,梧桐树是不会开花的,就算天荒地老,梧桐树也绝不会开花,道缘他是骗你的。”

    “道缘师姐怎么会骗我!她说过梧桐树开花,那就一定会开花!她说过,梧桐树只要开花了,她就会回来!”杨三阳一步迈出,向不周山巅走去。

    “你醒醒!你是众生之主,你是天道的执掌者,大荒世界的运转法则根本就骗不过你,梧桐树会不会开花,你心中最清楚!”白泽声音里满是无奈。

    “会开花的!”杨三阳没有反驳,只是道了一句。

    “除非,是有奇迹诞生!”白泽看着沉默的杨三阳,摸了摸其脑袋:“可是,你就是天道,你就是奇迹!”

    杨三阳闻言沉默,一路来到山巅,却见一株插入星河的梧桐树,就像是一团点燃的火焰,静静的生长在不周山巅。

    天空,渲染的一片火红,片片火红色的梧桐叶洒落,落在了杨三阳头顶、肩膀。

    他就那般静静的站在梧桐树下,不言不语,看着那梧桐树,似乎是痴了一般。

    一刻钟

    两刻钟

    一年

    两年

    十年

    百年

    千年

    万年

    梧桐树下,杨三阳似乎是化作了一道雕塑。

    “小猴,我走了!只要这株梧桐树花开,我就一定会回来!”那熟悉的音容笑貌,不断在耳边响起。

    “我执掌整个世界的伟力,我修成了无穷神通,念动间沧海桑田岁月变迁,我可以创建秩序,可以更改天规,有无上伟力汇聚一身,我可以复活大荒任何一个人,我可以让大荒一只蝼蚁刹那间成圣!可是,为何偏偏却对你无用!”杨三阳缓缓闭上眼睛,眼角处一滴泪水滑落,随风飘荡,落在了梧桐树的树干。刹那间,一道莫名波动划过,梧桐树发生了一种莫名异变。

    “我修成这神通有何用?要这执掌天道的法力又如何?我连你都复活不了!”杨三阳双拳紧握,手背青筋暴起。

    “卧槽!狗蛮子,你快睁眼!你快睁眼!卧了个槽!”白泽瞪大眼睛,面露不敢置信的看着梧桐树,恍然间梧桐树竟然长出了无数的花骨朵,然后瞬间绽放出无数火红的花朵,就像是一团燃烧的火焰。

    “老祖我果然是少见多怪!梧桐树竟然真的开花了!”白泽大呼小叫。

    “砰~”

    “砰~”

    “砰~”

    杨三阳听了白泽呼喝,不由得呼吸一滞,心脏狂跳,猛然睁开双目,看着那火红色梧桐花,眸子里满是不敢置信。

    “你回来了吗?你真的回来了吗?”杨三阳环顾四周,然后放眼打量梧桐树周边,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满含渴盼的眸子死死盯着四面八方。

    梧桐花开,可惜不见那熟悉的人影。

    站在那满天的梧桐花下,杨三阳目光缭乱,打量整个不周山,不肯放过周边的每一寸虚空。

    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间虚空中一片枯黄飘过,落在了杨三阳的脚下。

    那是……

    枯黄的梧桐花。

    满天梧桐花凋落如雨

    “梧桐花凋零了!”白泽忽然一声惊呼,拿住了一朵掉下来的花瓣,眸子里满是心惊。

    “亿万年生长,开花却只有短短的三个月!”白泽放眼打量整个不周山,然后叹息一声:“可惜了,梧桐树是真的开了花,但那小皮娘却没回来!”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杨三阳身躯一软,失魂落魄的坐在梧桐树下,呆呆的看着那满天枯黄的梧桐花朵:“不可能的!你说过的:梧桐花开,你就会回来!”

    烈烈山风下,杨三阳背影寂寥,犹若是一只受伤的孤狼,失魂落魄的站在梧桐树下。

    一点点泪水在眸子里溢满,杨三阳身躯在哆嗦:“为什么?”

    “梧桐花开,你没回来!梧桐花开,你没回来!”杨三阳声音凄厉,满是绝望:“为什么?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骗我?”

    “为什么你要打破我最后的一点幻想!你为什么这么残忍!”杨三阳声音凄厉的看着星河,这般撕心裂肺的话语,也不知是对谁说的。

    “梧桐花开,你没回来!梧桐花开,那你没回来!”杨三阳失魂落魄的站起身,口中疯魔般喃呢着那话语,漫无目的的向大荒走去,身形很快就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世间万物,皆是物质组成!我不信!我不信你不能回来!他们都能复活,为什么唯独你不行!”

    自此之后,莽荒大地,多了一道萧瑟的人影,整日里不停歇的走着。天南海北,踏过大荒的每一个角落,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

    灵台方寸山

    浩荡圣威卷起,祖师周身气机席卷天地,无数山间精灵俯首叩拜。

    “今我鸿成道,有缘者可入我门下,听候讲道!”鸿的声音里满是威严。

    “嗡~”

    此言落下,下一刻山间铺天盖地的人影,争先向山门中奔去。

    鸿见此摇了摇头,下一刻心灵之力辐射而下,虚空扭曲震动,将那所有人都笼罩住,拖入了幻境之中,一个个站在原地,动也不动,面色扭曲挣扎,接受着各种考验。

    “咦,那是?”

    鸿忽然心头一动,却见那山门下,一个古灵精怪的女童,手中持着笔墨,竟然在那众陷入幻境中人的脸上不断涂抹,然后贼头贼脑美滋滋的掏出其怀中宝贝塞入自己袖子里。

    那女童竟然对幻境视若不见,犹若进入无人之境。

    “不可能,我是圣人,除非与我有宿命牵引,否则谁能无视我的神通!”鸿看着那女童,眸子里满是不敢置信。

    “不可能!”道传更是惊的眼球差点掉落在地。

    “将她请上来!”祖师很快回过神来,吩咐了一句。

    女童跪倒在祖师身前,祖师静静的看着女童,不由得摇了摇头:“不可想象,这世上竟然有两片相同的叶子。是又不是,不是又是!以我的道行,却看不清这般命格怪异之人。”

    十年后

    灵台方寸山

    “道源,你是不是又闯祸了!你大师兄那株三千万年已经修成金仙道行的七彩仙琶,是不是被你给糟蹋了!被你给当瓜子嗑了!”祖师面色严肃的盯着那女童,嘴角不断抽搐。

    “你二师兄的八转金丹,被你喂了那个小白!”

    “你三师兄大罗境界的的七彩锦鲤,被你给炖了肉身!”

    “师傅,不是我!真的不是我!”道源跪倒在地,面色委屈。

    “走,莫要狡辩,跟师傅来!再待下去,山门都要被你拆了,我这山中是不能留你了!”祖师气的额头青筋震颤,提起了道源脖子,向大殿外走去。

    “师傅,徒儿知道错了!徒儿再也不敢了!求您放过我吧!你要带我去哪里呀!”道源不断挣扎哀嚎。

    “带你去见一个人!”

    祖师话语落下,伴随着女童的惊呼,消失在了群山之间。

    (全书完)

    ps:新书《千秋不死人》欢迎大家来撩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