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第1661章订婚
    夜少的二婚新妻

    唐圆圆还在等,可尉迟亦殊不说话也不动作,她也觉得自己提的这个要求有些过分了。

    于是,唐圆圆抓着尉迟亦殊衣袖的手缓缓下滑,像是失去了力气一般,她眼帘也跟着垂了下来,卷长的睫毛上还沾着几滴晶莹的泪珠。

    算了吧,果然还是她奢求得太多了,唐圆圆想。

    她,还是再等等好了。

    然而,就在唐圆圆的手垂落到最低处时,陡然被尉迟亦殊摊开的掌心给接住了,大大的掌心温暖无比,瞬间就包裹住了小姑娘的小手。

    唐圆圆一愣,下意识地抬起头。

    眼前的尉迟亦殊俊脸瞬间在她面前放大再放大,到最后唐圆圆只能看到他的下巴。

    额头上传来一股温/软的触感。

    有什么东西在脑海里炸开了,炸得唐圆圆大脑一片空白,整个人失去了反应,傻傻地站在原地,好像被施了定身术一般。

    尉迟亦殊的薄唇没有停留太久,轻轻一触,如蜻蜓点水般干净,又带了一点青涩,很快就移开了。

    而后他捏了捏唐圆圆的小手,声音暗哑:“现在满意了?”

    唐圆圆没反应,依旧愕然地站在原地。

    等了片刻,尉迟亦殊见她眼眸依旧瞪得大大地看着自己,伸手点了点她的鼻尖,“傻了?不是你要求我亲的?”

    亲昵的举动让唐圆圆的神智慢慢复苏回来,她下意识地咬住自己的下唇,平复了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是她要求他亲的没错,可是他之前一直不答应啊,谁知道他后来会突然……

    总之,唐圆圆现在心跳得好快。

    反应过来之后,淡淡的樱粉色逐渐弥漫在小姑娘的脸颊,耳根,脖子,最后唐圆圆甩开了尉迟亦殊的手,害羞得直接跳掉了。

    尉迟亦殊一顿,低眸看着自己被甩开的手掌心,片刻后伸手碰了碰自己的两片唇瓣,上面似乎还残留着她的温度和气味。

    片刻后,尉迟亦殊失笑出声。

    早知道小姑娘一个额头吻这么好打发,他还有什么可犹豫的?

    片刻后,尉迟亦殊才想到什么,起身走到小姑娘房门敲门。

    “早饭还没吃完。”他说。

    里面静静的没有回应,尉迟亦殊又道:“圆圆?”

    “我吃饱了!”唐圆圆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沉闷。

    尉迟亦殊猜想了一下,这会儿她应该是害羞得闷进被子里了,想来她早上吃的也挺多的了,便没再催她,只道:“你收拾一下,呆会我们回家。”

    一晚上没回去,这会儿得把她送回家,给家里人一个交代。

    这会儿尉迟亦殊也没有什么胃口了,但是东西买了那么多不吃又浪费,于是他又重新坐下来将剩下的食物给解决了后,才将包装盒什么的都收进垃圾桶里。

    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唐圆圆还没出来,尉迟亦殊只好走过去重新敲她的房门。

    “圆圆,收拾好了么?”

    “好了,等一下。”

    房间里的唐圆圆应完,过了会儿才打开房门从房间里出来,然后进了浴室打开水龙头,捧了凉水拍拍自己的脸。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就因为一个额头的,蜻蜓点水的亲亲,她居然脸红到了现在。

    她连续拍了好几回,深呼吸,过了会儿,唐圆圆才发现自己脸上的热度消下去了。

    这才用水擦干,然后走出去。

    正好尉迟亦珠站在门外,见她出来的时候额头的碎发有些湿,墨色的眸中闪过一抹笑意,“好了?”

    唐圆圆不说话,进了卧室去收拾了一下东西,然后才走出来。

    “收拾好了哥哥,我们走吧。”

    “嗯。”

    之后尉迟亦殊带着唐圆圆离开酒店

    因为昨夜一晚上没回去的关系,所以尉迟亦殊自然是先把唐圆圆送回唐家,但在回去的路上,尉迟亦殊接到了他妈咪打来的电话。

    “臭小子,你现在在哪?准备回家了没有?”

    “嗯。”尉迟亦殊看了一眼路况,而后点头:“在回去的路上了。”

    “准备去哪儿?”

    尉迟亦殊看向副驾驶座上的唐圆圆,轻声道:“送她回唐家,怎么了?”

    “去什么唐家?妈咪把唐先生和唐夫人都邀请到咱们家里来了。”

    尉迟亦殊:“?”

    “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尉迟亦殊的妈咪在电话那头冷笑,“你昨天晚上把人带到外头夜不归宿,妈咪不得帮你们把事情办好么?”

    听言,尉迟亦殊的眉缓缓蹙了起来,但因为圆圆在这里,所以有些话他不好直接问。

    正好路边有一家便利店,尉迟亦殊便将车子停了过去,然后对唐圆圆道;“去买瓶水,你在车上等哥哥一会儿。”

    “嗯好。”

    唐圆圆其实还陷在那个额头吻里,所以对周遭发生的事情,并不是特别在意,所以尉迟亦珠说要去买水,她也没有任何怀疑,就乖乖地在原地等了。

    砰!

    下车以后,尉迟亦殊进了便利店才拿出手机重新将电话拨了回去。

    “嗤,敢做不敢当呀你,不敢当着人小姑娘的面前把话跟妈咪说清楚?”

    尉迟亦殊虽然现在长大了,但对韩沐紫还是跟小时候一样,不过他现在已经不好意思再跟小时候一样管韩沐紫叫妈咪了,现在的他在情感表面方面比较含蓄内敛一些。

    “什么敢做不敢当,我做什么了?”

    “你做什么了?你做什么了你自己不知道?还要妈咪来告诉你吗?人小姑娘昨天才刚成年,你就带着她夜不归宿。”

    尉迟亦殊气息重了几分,“那是因为昨天晚上下暴雨了,很多地方都被淹了。”

    “那又怎么样?谁管你们是什么原因,大家只知道你带着她夜不归宿了。你一个男人当然可以无所谓,圆圆呢?难道你也要让她跟你一样无所谓吗?你舍得吗?”

    尉迟亦殊:“我……”

    “好了,别再说了,赶紧带着她回来吧。”

    “回去以后呢?”尉迟亦殊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给你们商量订婚的事情啊,订了婚,你们以后想出去多久就多久,有什么问题?”

    听言,尉迟亦殊狠狠地蹙起眉:“她才刚成年,还没升大学,就订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