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万古第一神 > 第1128章下跪的独狼
    万古第一神

    一旦小幽身亡,李天命再无手段,能阻止菩提。

    “只能希望,你的身上,除了怨恨之外,还能保留最后一丝人性……”

    小幽是他的至亲,是菩提在这世界上,唯一的温度。

    是选择疯狂,还是选择女儿?

    李天命没有这种恨,所以他铁定会选择至亲。

    但是,菩提就不一定了。

    最起码,在‘弱点之战’中,曦皇毫不犹豫,选择了恨!

    这是很巧妙的一件事。

    他、曦皇、菩提,都面临过相同的选择,他和曦皇走了相反的道路。

    现在,剩下菩提了。

    ……

    月之神境,月核!

    一个彩光闪耀的结界,包裹着聚变结界和星辰守护结界的双重结界核,出现在月核的角落位置。

    那光芒闪耀的世界中,菩提双手变换,正操作着月之神境陨落。

    光芒越盛,他的双眼越是发亮,眼神越是扭曲。

    如今月之神境已经沉降到什么位置,这两个世界的人,惊慌到什么程度,他都心里有数。

    他开启了月之神境最快的速度,完全放弃了抵抗天一界面的吸引力,导致月亮陨落的速度越来越快。

    他忍不住大笑、狂笑。

    小幽就站在他的旁边,随着父亲一起笑着,眼睛眯了起来,像是一个瓷娃娃。

    就在这时候,她忽然惨叫了一声,滚倒趴在地上,口吐白沫,浑身抽搐,手指剧烈颤抖,捂着胸口,发出呜呜的哭声。

    棂心咒发作,迅速从心脏涌向全身!

    她的五脏六腑、筋骨血肉,全部中招。

    就这一瞬间,她看起来当时的辉夜诗,要凄惨多了。

    那惨叫的声音,简直撕心裂肺。

    菩提还在为接下来的绚烂烟花而大笑,他甚至一开始,都没听见小幽的哭声。

    等他愕然回头,看到女儿满地打滚,凄惨痉挛的时候,他整张脸都抽动了一下,双手静止在半空中,一时间像个傻子一样,眼神直接呆滞。

    “爹爹,救我……呜呜……”

    小幽用尽了一切力气,朝着他的方向爬行。

    这个过程内,一条条雪白如发丝一样的草藤,从她的皮肤中穿刺出来。

    包括眼耳口鼻,都满是血迹。

    这让她的模样,看起来凄惨而恐怖。

    那着实乃是世界上,最凄惨的画面。

    不管是蔷薇血咒还是棂心咒,都证明永生世界城主,不是一个好惹的角色。

    “呃。”

    菩提感觉,他浑身都被撕裂了。

    “小幽!”

    他嘶吼了一声,放下了手里的一切,跪在地上,将小幽给抱了起来。

    看到她的面容里,写满了深深的恐惧,看到她如此惨状,菩提在心疼得几乎窒息。

    他又怎么会不知道,这是李天命和姜妃棂的手段。

    还是那种诅咒!

    菩提亲眼看着姜妃棂解除诅咒。

    只可惜,谁让他们有两个心脏呢?

    分明已经解除的诅咒,如今却剧烈发作,让小幽直接生不如死。

    “卑鄙!卑鄙!!”

    他狂暴怒吼一声,那白玉一样的脑袋上,浮现了出了一条条粗壮的青筋,让他的样子,变得万分狰狞。

    “李天命——!!”

    菩提喊出这个名字,几乎将心肺都给烧炸了。

    小幽此刻的惨状,让他目眦尽裂。

    更让他愤怒的是,棂心咒持续发作,小幽不会死,她的身上,长满了无数发丝一样的青草。

    这些草在她的身体里纵横交错,每时每刻,都是痛不欲生。

    “爹爹,我好怕,我好疼……”

    小幽没法晕过去,她用尽了一切的力气,抱着菩提的脖子。

    “不怕,有我在,不怕……”

    菩提心如火烧,在这惨烈的时刻,他抱起了小幽。

    没他掌控结界核,月之神境的下沉暂时停止。

    “我已经停了,他还不停!”

    眼看着小幽撕心裂肺,菩提眼中血泪,都已经流出来了。

    他惊慌失措,却只能抱着女儿,根本撕不掉她身上的棂心咒。

    “他会进来,会阻止我!”

    想到这里,菩提心情混乱而炸裂。

    他上次那么配合,就是为了让小幽安全。

    可没想到,这炎黄人族的李天命,还是给自己留了一招。

    这一招,足以毁掉菩提精心计划的一切。

    “下方有人进攻星辰守护结界,应该是他了。”

    菩提闭上眼睛,这一刻,他的狰狞和魔障,如退潮一样消失。

    只有怀里小幽的凄惨,占据了所有的内心。

    这让他忘记了血液的沸腾,狠狠甩了自己两个巴掌。

    “快,快!”

    他连忙给李天命,开启了一个通道,让他得以进来,寻找自己。

    “爹,你要做什么?”

    小幽一边哭泣,一边问。

    “乖,再忍一忍就好了。”

    菩提抱着她,不断安慰道。

    现在的他,和刚才的他,完全是两个极端。

    刚才的是他,如同魔鬼,丧心病狂,现在的他,满脸都是悔恨、痛恨和愤怒,还有……屈服。

    小幽在遭受折磨,他的心也是。

    这一时间,举族的怨恨,就像是被现实的寒冰冻住。

    他紧紧的抱着小幽,甚至急得哭出了声音。

    那凄惨的样子,完全和方才判若两人。

    他只能等李天命到来。

    他知道,李天命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他眼前。

    果然——

    不出所料,通道之上,一个白发少年猛然冲了进来。

    那一双金黑色的双眼,陡然锁定了痛哭流涕的菩提。

    “你——!!”

    李天命刚喊出这一个字,菩提擦去眼泪,当场冲着李天命跪下,直接磕头道:“别说了,我错了,只要你解除诅咒,我马上让月之神境回到原来的位置,求求你,先别让她这么疼吧!”

    这让李天命愣了一下。

    他来的时候,最担心的是,菩提做了和曦皇一样的选择。

    直接拿掉至爱!

    去实现他的宿命,去报这二十万年的仇。

    但,菩提和他所想的相反,他完全怕了。

    “我已经失去太多,我不能再失去小幽,如果没有她,家也没有意义,请求你放过她吧。”

    菩提继续磕头。

    他双眼含泪,情真意切。

    前些时候,曦皇给李天命上了一课,这让李天命,今天很难相信这种结果。

    幸好这时候,月之神境不动了,他倒是能冷静思考。

    “只能暂停发作,你今天给我来了这么一招,这诅咒,你一辈子都别想解开了,别的不说,先让月之神境回去。”李天命沉声道。

    “是!是!”

    菩提卑微点头。

    姜妃棂应该能听到,他们的对话。

    直到这时候,小幽身上的棂心咒,方才停止肆虐。

    这时候她浑身都是血迹,惨叫和痉挛刚刚停止,那幼小的身体,躺在菩提的怀里,脸色惨白,完全经历了一场可怕的噩梦。

    “呜呜……”

    菩提彻底怕了,他紧紧抱着小幽,止不住痛哭起来。

    “爹爹,不哭。”

    小幽声音衰弱,她用尽全力,举起手,帮菩提擦去眼泪。

    菩提肯定明白,李天命从此开始,不可能帮小幽去掉棂心咒。

    这是菩提的‘弱点’,为了不让此人作孽,他必须死死按住这把柄。

    这等于就是说——

    只要菩提爱着他的女儿,那他这辈子,都休想脱离李天命的掌控。

    他此刻的表现,就已经说明,他绝对输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