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战气凌霄 > 第2781章自爆
    战气凌霄

    紫雷三头蛇知道自己的实力不敌苍雀,于是转身离开。

    望着它的背影,陆天羽冲苍雀使了个眼色,苍雀会意,巨翅张开,瞬间飞到紫雷三头蛇的头顶,没等紫雷三头蛇反应过来,一对利爪便狠狠的抓了下去。

    “噗嗤!”沉闷的声音响起,伴随着紫雷三头蛇痛苦的嘶鸣声,它的身子竟被苍雀的利爪抓出数道血窟窿,腥红的鲜血如利剑般喷出出来。

    霎时,整个虚空被血雾迷漫,空气中飘散着阵阵让人作呕的血腥之气。

    紫雷三头蛇痛苦的不断发出嘶鸣的哀号声,巨大的身子在地上滚来滚去,巨大的力道把方圆百里的树木、山石夷为平地。它的那些“徒子徒孙”千足蜈蚣,也被它扫死了大片。

    “卑鄙的人族小子,你言而无信!”紫雷三头蛇的怒吼响起,眼中射出的光芒如要把陆天羽撕碎。它万万没想到,陆天羽竟然会叫苍雀突然出手。

    因等阶压制的关系,它本就不是苍雀的对手,苍雀又突然出手,且,又快又准的抓在它的七寸之上,这无疑是它的死穴,一击之下,就让它再无反抗之力。体内的死气也在快速的散去,即便不死,一身修为也已损失殆尽。

    陆天羽没有丝毫愧疚之色,淡淡道:“恶人自有恶人磨。你是妖兽,我是人修,有何信誉可言?况且,你以为我会允许你修炼有成后,再来找我吗?我等本就是敌!”

    陆天羽虽然心善,却并非迂腐之辈。

    若今日面对的是人修,他或许还会考虑下,要不要真的放其离开,但既然是紫雷三头蛇,那他决然不会让其轻易离开的。

    不说即将到来的神道大战,单单他和紫雷三头蛇之间的恩怨,就有理由让陆天羽斩杀它了。陆天羽才不会为了“守信”,而给自己树立一个潜在的敌人。

    “好……好……人族的小子,算你狠。不过,你以为这样就完了吗?”紫雷三头蛇的声音一变,竟快速的朝陆天羽窜了过来,速度之快,连苍雀都没反应过来。

    陆天羽见状,暗道一声不好,下意识的喊道:“你们快闪开!”

    他的话刚说完,紫雷三头蛇便窜到它面前,随后,陆天羽只听到一声“轰”的巨大的爆炸声响起。一股巨大的力道打了过来,将他震飞出去。尽管他在虚空之中调动全身死气护住身体,但身子还是不由自主倒飞出去,重重的撞在一道山壁之上。

    一阵气血翻滚,陆天羽差点晕过去。

    “陆兄!”

    “天羽!”

    “主人!”

    三道震惊的声音响起,风清扬、龙无痕、苍雀瞬间飞至陆天羽的身边,把他搀扶起来。

    “你怎么样了?”龙无痕一脸焦急之色,边问边延伸出灵识,检查陆天羽的伤势。然而,他的灵石竟然进不到陆天羽的体内,而陆天羽虽然没晕过去,但两眼直直的,一言不发。

    “龙宫主,我家主人怎么样了?”苍雀焦急的问道,心里自责不已。

    刚才若非它下手太轻,没有当即捏碎紫雷三头蛇的妖兽玄丹,紫雷三头蛇也没有力量窜到陆天羽面前自爆。若是陆天羽因此有什么意外,它就算自裁,也难以赎罪。

    风清扬的脸色也阴沉下来,“说吧,龙宫主,陆兄的情况怎么样了。”

    “我的灵识进不到他的身体。”灵识进不到陆天羽的身体,就无法查看他的伤势,龙无痕第一次有些手足无措起来。一双白皙玉手紧紧抓着陆天羽,脸上也渗出白皙的汗珠。

    “陆兄这样子不像晕过去,也不像没事……这……”风清扬虽非气炼师,但也能看出陆天羽伤势的怪异。

    私晕非晕,似醒非醒,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修士受伤后是这种状态。

    “它就是陆天羽陆前辈吗?”就在这时,被苍雀救下的那三人也走了过来,那名女修柔声问道。他们三人虽然被千足蜈蚣困了很长时间,但除了受了些惊吓外,并没有其他伤势。

    此时都是围在陆天羽面前,只是除了那名女修外,其他两名男修,则都是一脸漠不关心的样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吓的尚未清醒。

    风清扬、龙无痕和苍雀的心都在陆天羽身上,自然无人应声。

    女修也不介意,犹豫了下,道:“陆前辈是气炼师,我也是气炼师,可否让我看看,或许能看出端倪也说不定。”

    “你是气炼师?叫什么名字?什么等阶?”龙无痕闻言抬头看向女修,若她是气炼师的话,或许真的能查看出陆天羽现在的状况。

    只是,陆天羽乃是灵阶气炼师,这女修最低也有九阶气炼师才能以气炼师特有的灵识查看陆天羽的身体。

    “前辈叫我魏银平就好,我是西陆广府古城魏家之人,九阶气炼师。”魏银平柔声道。

    “广府古城的修士?你和陆天羽同出一陆?”龙无痕虽为去过西陆,却也知道陆天羽在广府古城做是事情。他身边的红颜知己玉岚圣女就是广府古城玉岚宗的宗主。

    魏银平点了点头,“我曾在广府古城的气炼师工会修习过,如今已经是九阶气炼师,可试着查看陆前辈的伤势。”

    龙无痕闻言点了点头,看向苍雀和风清扬,显然再问他们该怎么办。

    “既然魏道友是陆兄的同乡,又是气炼师,我觉得可以一试……苍雀,你乃陆兄的仆役,你觉得呢?”风清扬、龙无痕和陆天羽虽然也是朋友关系,但论亲近,却远不及苍雀。

    “广府古城气炼师工会会长乃是独孤云,现在正在骄阳城负责修炼青莲竹……既然她和我家主人是老乡,就让她一试吧。不过,我事先警告你,千万别对我家主人做什么手脚,否则,我会让你神魂皆灭!”

    苍雀是陆天羽的仆役妖兽,自然不会魏银平是男修还是女修。若它看出魏银平有任何伤害陆天羽的意思,定然会出手,当场将其斩杀。

    陆天羽是苍雀的主人,它这番话倒也合情合理,纵然语气充满威胁,但不论是风清扬和龙无痕,或者魏银平都不觉得有什么。反倒是那两个和魏银平一起的男修不满了。

    “银屏,你帮陆天羽查看伤势,它竟如此说你,真是不知好歹。起来,我们走,不用理会他们。”那名叫康水的男修道,此人来自南域,也是某门派的天才弟子。

    另一名修士虽没有这么直白,但也是道:“诸位皆是前辈大能,不会不知道用灵识探入其他人的身体会有多大的消耗。况且,陆前辈的实力众人皆知,你等让银屏帮陆天羽查看伤势,是不是应该付些酬劳?”

    此人名叫豫北王,同样来自西域,和康水是极好的朋友。

    看这两人皆是剑眉星目,仪表堂堂,却任谁都没想到他们说出这样的话。

    风清扬怒极反笑,语气冰冷道:“你二人似乎忘了,你们的命还是我等救的。到现在,我等都还没听到一句你们的道谢和酬劳!”

    “前辈此话差矣。你三人皆是圣墟赫赫有名的天才人物,它乃准神兽,实力抢过那头三头巨蟒百倍,瞬间即可将其斩杀。然而,你们却故意拖到现在,分明是戏耍我等。况且,若非你等故意拖时间,他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伤吧!”

    豫北王语气平淡,“有理有据”的说道。

    只是他这一番强词夺理的话,别说风清扬、龙无痕听的怒气攀升,就连魏银平也是带着几分不满道:“豫北哥哥,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如果不是陆前辈,我们此时早就被那些千足蜈蚣撕成碎片了。况且,陆前辈还是我的同乡,我理应救他。”

    魏银平和豫北往其实算不得太熟,不过,她和康水倒是攀亲带故。

    魏银平的母亲是康水母亲的妹妹,她和康水是表兄妹的关系。

    此次从西陆来南域,一是参加商盟大会,而是陪母亲访亲,第三件事虽然没说,但康水和魏银平心里都清楚,双方家人有意撮合他们为道侣。

    康水自然没意见,魏银平性格温婉,又是气炼师,确实很适合做道侣。

    豫北王和康水是好友,初见魏银平也是惊为天人,一心想接近。这次来参加天人随记的争夺,就是他提议的。没想到,三人实力不济,刚进妖兽林便被三头巨蟒发现。

    也幸好豫北王和康水皆是出自大家族门派,有的是保命的法器,这才能让他们撑到被陆天羽救起。

    这两人都对魏银平有占据之心,眼下见魏银平竟然要帮陆天羽疗伤,心中莫名觉得嫉妒,自然阻止。

    只是魏银平对这两人却没丝毫感觉,眼下见到这两人的嘴脸,心中更是有莫名的厌恶。

    或许是察觉到了魏银平的态度,豫北王柔声道:“银屏,你忘了我们来此的目的了吗?我等是为了争夺天人随记二来的……”

    豫北王的话没说完,但言语中的意思很明确,他想让风清扬他们以妖兽玄丹当做魏银平帮陆天羽查看伤势的酬劳。

    他刚才可看得清清楚楚,陆天羽、风清扬他们斩杀了数千万千足蜈蚣,拿到了数千枚妖兽玄丹。加上紫雷三头蛇临死之时,辗杀的那些妖兽,风清扬他们拿到的妖兽玄丹,怕有近万枚了。

    近万枚的妖兽玄丹是个什么概念。

    豫北王他们所在的城池,便有专门猎杀妖兽,夺去妖兽玄丹的佣兵工会在。

    在帝江出世前,这个佣兵工会获得的妖兽玄丹数量不过千余枚。

    帝江出世后,这个数量直线下降。

    近万枚妖兽,抵得上那佣兵工会十年猎杀的妖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