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双世宠妃,误惹妖孽邪王 > 第897章感动到哭
    双世宠妃,误惹妖孽邪王

    第897章 感动到哭

    房门吱呀一声打开,玉绝尘瞬间回过神,深邃猩红的凤眸看着面前的人。

    “恭喜王爷,是个小公主。”

    玉绝尘不理会那丫鬟,越过她要往屋里去。

    结果被另一个丫鬟拦住,那丫鬟按照北黎交代她的,怯怯的对玉绝尘道:

    “王爷止步!王妃身体现在太过虚弱,奴婢们要给她擦洗身子,一会等她醒了~”

    话还未说完,就被玉绝尘嗜血冷漠的声音打断:“滚!”

    丫鬟吓得浑身一个激灵,脑袋往后缩了缩,却没有要退下的意思。

    她如此,玉绝尘的心便越担心,一记掌风将那个丫鬟推开,大步进了产房。

    那丫鬟急声喊到:“王爷,您不能进去!”

    只是任由他再喊也无济于事。

    北黎正在给白洛处理伤口,身旁打下手的几个丫鬟也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吓得拿着工具盘的手都在颤抖。

    再看到北黎手上那鲜红刺眼的血,忍着胃里翻滚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玉绝尘进了产房,看了一眼床上凌乱的被褥,又瞥了一眼守在外间的那些下人,低沉的声音带着几分恼怒:

    “洛儿人呢!”

    有个接生婆吓得扑通跪地,“王,王爷饶命!王妃她,她难产,奴婢实在没辙。东方夫人她,她将王妃带去内室,也不准奴婢进去。王妃是死是活,奴婢也不清楚。”

    玉绝尘拳头紧握,恨不得将这些人全都杀了。什么叫是死是活?

    冷俊的脸上尽是杀气,他怕自己忍不住动手。

    手背青筋暴起,厉声斥道:“滚出去!”

    接生婆吓得仓皇逃离。

    玉绝尘来到内室门外,正欲掀门,北黎的声音传来,

    “师兄请留步,我保证师嫂不会有事,还望师兄暂时离开。”

    玉绝尘喉结滚动,片刻后缓缓开口,“我信你,北黎!一定要保住洛儿,用尽一切办法。”

    北黎应声,玉绝尘缓缓转身,艰难举步,出了产房。

    北黎听到脚步声渐远。转眼看向其他人,冷冷的道:“继续!”

    东方皓月几人看了一眼孩子,孩子就被丫鬟抱走,见玉绝尘失魂落魄的出来,玉凌寒上前急声询问:“爹,我娘她怎么样了?”

    玉绝尘看了一眼玉凌寒,没有说话。

    玉凌寒见状,瞥了一眼产房的方向就要过去。结果被玉绝尘叫住,“站住!”

    玉凌寒停下,背对着玉绝尘,玉绝尘冷冷的道:“在这里守着,不要去打搅你娘。”

    一个时辰后,北黎从产房出来,她看向玉绝尘,对他道:“师嫂她没事了!”

    话音刚落,一抹人影转眼从身侧经过,房门突然闭上,北黎被关在门外。

    玉绝尘冲进内室,其他人见状全都退下,他看着床上白洛惨白的脸蛋,铁青的唇,心里难受的厉害。

    一步一步走到床前坐下,抓起她的手。

    白洛的手很凉,气息也很弱。玉绝尘觉得此刻的她就像个随时会碎掉的瓷娃娃。

    心疼的捂着她的手,试图将自己手里的温度传给她。

    白洛迷糊中缓缓睁开双眼,身上的药劲还没过,没有力气。手在玉绝尘手心,微微动了动,玉绝尘察觉,急忙看向白洛,温柔的声音叫了一声:“洛儿。”

    白洛微眯着的双眼缓缓睁开,看着面前那张熟悉又好看的脸,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缓缓开口,声音有些哑,“尘。”

    玉绝尘:“嗯,我在,洛儿,告诉我哪里不舒服。我叫北黎过来。”

    白洛摇头,“我没事,我们的女儿呢?”

    北黎将孩子取出来时,她看了一眼,孩子很健康,她听到她稚嫩的哭声了。

    玉绝尘回头看了一眼守在外室的丫鬟,冷冷的道:“将小公主抱进来!”

    很快,孩子被抱来,玉绝尘将孩子接住,小心翼翼的放在白洛旁边,白洛转头看着小丫头闭着眼睡觉的模样,温柔一笑,从玉绝尘手里出来,缓缓靠近孩子的脸蛋。

    片刻后,开口对玉绝尘道:“我们家妍儿真乖。”

    像极了姐姐,那个温柔善良又疼她的姐姐,白如烟。

    玉绝尘抓住白洛的手,无声安慰她。

    片刻后,白洛伤口的疼痛感缓缓传来,越发的明显。她眉头微拧着,怕玉绝尘看出端倪,隐忍着不让自己出声。

    玉绝尘见她额头上密密麻麻的冷汗,突然问道:“洛儿你怎么了?”

    白洛摇头,“没事,可能刚生完孩子,身体虚弱,觉得热。”

    玉绝尘见她嘴唇颜色越来越差,眼神似乎有隐瞒,他表情变得不悦,“洛儿,你有事瞒着我!”话音落,便动手查看白洛的身子,怕她受伤怕她疼。

    白洛一脸惊讶急忙阻止,“尘!我真的没事。你别~”

    话还未说完,玉绝尘掀开被子,看到白洛腹部缠绕着的绷带,整个人瞬间懵了。

    深邃的凤眸紧盯着那还渗血血地方,他喉咙一哽,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白洛知道他生气了,并且很愤怒。她跟他解释:“尘,抱歉,当时情况紧急,羊水破了一整夜,孩子缺氧,只能剖腹!我怕你为了我放弃我们的孩子,所以才让北黎瞒着你。”说着,又一笑:“不过你看,我和孩子不都好好的吗?我们妍儿很心疼我呢,也不哭不闹。多好?”

    玉绝尘眼皮子掀了掀,鼻尖泛红,深不见底的凤眸裹着一层薄薄的水雾,盯着白洛,声音有些哽咽,带着鼻音:

    “为何不告诉我?洛儿,你这个小傻瓜,为何要一个人一并承担?我是你的丈夫,是你的男人,我有权知道,有权陪着你,有权承担你的痛!”

    白洛眼泪从眼角划过,嘴角扬起,“我怕你心疼。尘,都过去了。从现在开始,我要你每时每刻都陪我,可以吗?”

    玉绝尘微微俯身,将白洛眼角滑落的泪珠吻去。温柔沙哑的声音问:“伤口很疼对么?”

    白洛抿唇微微点头:“嗯,有点。不过有你在,陪我说说话,便忍过去了。”生孩子是每个女人都要经历的,虽然疼,但孕育一个小生命是一件很幸福的事。能给尘生孩子,她愿意受这份疼。

    玉绝尘的鼻尖扫过白洛的鼻梁,薄凉的唇碰到她柔软的干裂的唇上,将她的唇湿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