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双世宠妃,误惹妖孽邪王 > 第1000章心不甘情不愿
    双世宠妃,误惹妖孽邪王

    白慕琛话音刚落,白洛急忙转身往床前走去。她将床头的暗格打开,从里面拿出献祭盘,来不及多想,急忙往门外走去。

    白慕琛见状,叫住白洛:“洛儿,等等。”

    白洛止步,回头看向白慕琛,“阿琛,尘哥哥有危险,我要去救他。”

    “你穿成这样怎么去?先把衣服穿上。”

    白洛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一时着急只穿了身里衣。

    疾步回到床前,将衣裳穿好,转过身正欲对白慕琛说话,脖子突然一疼,白洛还未开口,整个人便朝白慕琛怀里倒去。

    白慕琛小声道:“姐,对不住了,我不能让你去冒险,大哥我一定会救回来的。”

    话音落,将白洛抱起放在床上,看了一眼她腰间别着的献祭盘,白慕琛将它拿下来,犹豫了片刻,转身大步离开。

    白洛虽然被白慕琛用毒针刺昏过去,但她意识清醒。

    听到房门关闭的声音,白洛心中焦急万分,眼角有泪水划过。

    她已经失去了一次尘哥哥,她绝不能再失去他第二次。绝不能!

    白慕琛一路没有停歇,出了公主府便快马加鞭往巫师府赶去。

    到了地方,他跳下马背横冲直撞的进了府中,一路直奔混元的院子。

    此时,混元坐在院里的石桌前等着。

    听到下人说白慕琛来了,混元眼里一抹阴冷的笑容闪过。

    白慕琛疾步来到混元面前,他对混元道:“师叔,献祭盘我带来了。你将我大哥放了,献祭盘我还给你。”

    混元转眼看向白慕琛,白慕琛接收到他那诡异的眼神,心中发毛,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

    一脸警惕的盯着他。

    混元缓缓起身,开口道:“你告诉老夫,你们是怎么知道献祭盘里的秘密的?”

    白慕琛愣住,他们恢复记忆是因为齐苍的帮助,他不能出卖齐苍。

    混元见白慕琛愣神,冷声问道:“想好了么?”

    白慕琛摇头,“师叔,我不知道你说的秘密是什么。这献祭盘是我和洛儿无意发现,当时只是觉得好玩,所以便拿了。后来也不知为何,就莫名奇妙的记起了一些东西。”

    混元狐疑的目光盯着白慕琛,他怎么会相信白慕琛的话,但他清楚,白慕琛是不会跟他说真话的,当务之急是先拿回献祭盘。

    转眼来到白慕琛面前,“献祭盘给老夫。”

    白慕琛仰头看着混元:“师叔先放人!”

    “你威胁老夫?”

    白慕琛:“我不敢,大哥对我有救命之恩,若是大哥出现任何意外,我愿意带着献祭盘去阴曹地府陪大哥。”

    混元冷哼一声,长袖一挥,玉绝尘的便出现在两人面前。

    他墨发零乱,浑身是伤,高大的身子狼狈的趴在地上。

    白皙修长的手此刻也沾满了鲜血和污渍。

    白慕琛见状,急声叫了玉绝尘一声:“大哥!”

    说着,便往玉绝尘这边扑过来。

    只是被一道屏障弹了回去。

    “献祭盘!”

    白慕琛喉咙一紧,见玉绝尘伤的如此,他咬着牙从身上缓缓拿出一样东西,突然用尽全力往身后的方向扔去。

    “师叔要献祭盘,自己去找吧!”

    话音落,东西已经飞了出去。

    混元没想到白慕琛会出这一招,眼里一抹狠戾之色闪过,转眼身影消失在白慕琛面前。

    白慕琛见状,来到玉绝尘面前,将他搀扶起,“大哥,我们快走!”

    玉绝尘双眸微眯着,神志有些模糊,他眼前,是白洛焦急的面孔。

    “洛儿,别管我,离开这里。”

    白慕琛愣住,“大哥,是我,阿琛!”

    玉绝尘似是幻听一般,一直说着,“洛儿不要管我。”

    白慕琛暗道一声:“该死,混元到底对大哥做了什么!”

    话音落急忙搀扶着玉绝尘往外面走。

    只是没走多远,就被混元拦住了去路,混元纤瘦的身影落在两人面前,他背对着两人,一动不动。

    白慕琛转眼看了一眼玉绝尘,喉咙紧了紧,眼里一抹慌乱之色闪过,他没想到混元的速度会这么快,转眼就找到了那东西。

    警惕的扫了一眼四周,寻找逃离的出路。

    混元冷眸看着白慕琛,那眼神阴狠森冷:“阿琛,你敢玩老夫!”

    白慕琛:“师叔说什么我听不懂。”

    话音刚落,白慕琛双腿突然一阵剧痛,忍不住跪倒在地,玉绝尘也因此摔倒在地上。

    白慕琛本能的去扶玉绝尘,却发现自己的腿没有一点知觉。他猛地抬头看向混元:“师叔,你对我做了什么?”

    混元浑厚的声音冷冷的道:“老夫平生最恨被人背叛!阿琛,老夫待你和洛儿不薄,你们竟然敢如此欺骗老夫!背叛老夫!”就连他最疼的儿子,也背叛他离他而去!

    白慕琛:“我们从未欺骗过你,是你和我爹娘先抢了我们的记忆!”

    混元冷笑:“老夫抢你们的记忆?你可知它为何叫献祭盘?献祭盘,便是你们心甘情愿将自己美好的记忆先给它!”

    “我心不甘,情不愿,我从未想过要将自己的记忆献出去!”

    混元见白慕琛如此倔强,他表情变得阴冷,眼里带着杀气,步步紧逼,“只要你将献祭盘给老夫,老夫可以放你和他离开这里!”

    白慕琛不信,“你先将我大哥放了,只要我确保他出了巫师府,我便告诉你献祭盘的下落。否则,你今日若是杀了我和我大哥,献祭盘你永远都别想得到。”

    “白慕琛!”

    白慕琛冷眼看着混元:“师叔,我不知道献祭盘是什么东西,藏着什么秘密,但你如此在乎它,想必它里面一定藏着惊天的秘密吧?献祭盘换我和我大哥的命。”

    混元拳头微微攥紧,寒眸微凛,冷冷的道:“来人,将人送出巫师府!”

    说着,对白慕琛道:“你最好不要跟老夫耍花样,否则,老夫便是舍了献祭盘,也要将你碎尸万段!”

    白慕琛脊背一僵,没有理会混元,任由巫师府里的人将他和玉绝尘抬出去了巫师府。

    他知道,只要出了巫师府,混元在巫师府里设下的所有结界对他和玉绝尘便没有任何作用,逃跑的几率也大一些。此时,巫师府外不远处的巷子里,白洛清澈的双眼紧盯着巫师府门口的方向,看到玉绝尘的那一瞬间,白洛的心像被针扎一般,刺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