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都市风云 > 第1284章安哲深鞠一躬
    都市风云

    办公楼前的路两边站乌压压满了人,都是委办和大院其他部门的工作人员,大家得知安哲下午要离开,都自发出来送别安哲。

    看着绵绵细雨中默默站立的这些工作人员,安哲的眼睛湿.润了。

    骆飞出来一看,也愣住了,卧.槽,这是什么阵势?这阵势是要干嘛?谁让他们来的?谁发动的?

    骆飞心里感到恼火,但又不能表现出来。

    安哲轻轻呼了口气,接着缓缓下台阶,乔梁忙打开伞,刚要给安哲撑,突然旁边有人伸手,一把把伞拿了过去。

    乔梁转头一看,是耿直。

    任泉出事后,耿直以阳山县.长的身份主持全县的工作。

    “乔主任,我来给安书.记打伞!”耿直说着举起伞,跟着安哲走下去。

    耿直这个举动让乔梁大为感动,他这么做,分明是在表明自己的某种心理和态度。

    看到耿直这举动,骆飞的眼神微微有些发冷,尼玛,你耿直是安哲提起来的,现在安哲要走了,你如此做,摆明是借此表达对安哲的感情,和对安哲被调走的不满。

    “耿县.长,好样的。”这时尤程东冒出一句。

    骆飞又斜眼看了一下尤程东,这家伙此时如此说,显然也是在表明自己的某种态度。

    尼玛,尤程东和耿直这么做,似乎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啊。

    骆飞暗暗发狠,行啊,这两个主动冒头的安哲残余,你们给老子等着,早晚找机会收拾了。

    安哲没有回头,走下台阶,缓缓往前走着。

    耿直撑着伞紧紧跟着,乔梁跟在后面。

    在迷蒙的细雨中,安哲缓步前行,路两边的工作人员都沉默地看着他。

    安哲继续缓步前行,在通往大院门口的路两边,都站着大院里的工作人员,大家都自发出来给他送行。

    安哲表情肃然,边走边看着这些带着不舍目光的工作人员,心中感慨万千,心潮起伏澎湃,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当初自己带着廖谷锋的重托和殷切期望,踌躇满志来到江州,本想大干一番事业,为自己的仕途生涯创造新的辉煌,为江州的发展奉献自己全部的光和热,可是,没有想到,事与愿违,自己却中途折戟,却要如此这般离开江州。

    壮志未酬啊!

    在蒙蒙细雨中,安哲缓步走着,他知道,自己此次离开,将再也不会回到江州,回到这无限热爱的江州。

    安哲心里涌起一股悲壮和悲凉。

    跟在安哲身后的乔梁,看着眼前这震撼而感人的场景,心里有一股想哭的冲动,不知不觉,他的视线有些模糊,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湿了他的眼睛。

    终于走完这漫长而难忘的送行历程,到了大院门口,安哲转过身,面色沉肃,深深凝望着大家,深深凝视着这熟悉的大院和办公楼……

    片刻,安哲深深鞠了一躬。

    然后,安哲直起身,抬起手,缓缓而有力地冲大家挥了两下。

    安哲这挥手,既是在挥别江州挥别大家,也是在挥别自己仕途中的一个重要阶段。

    然后安哲深深看了耿直和乔梁一眼,接着转身走向车子,上车,离去。

    看着车子消失在雨雾中,乔梁怔怔站在原地,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脸上挂满了水珠。

    安哲就这样离开了江州。

    安哲走了,等待乔梁的会是什么命运?

    对于这个,此时乔梁不知道,也不愿去想,此时他的思维有些麻木,麻木中充满了迷茫和惆怅,还有巨大的失落。

    安哲离开江州后的第二天,骆飞正式开始了他的主持生涯。

    同一天,乔梁也正式结束了自己为期不长的秘书生涯。

    早上,乔梁刚上班,张海涛把乔梁叫到办公室,告诉他,根据工作需要和委办副职分工的安排,乔梁不再只分管秘书一科,把秘书二科和稽查科也调整为他分管。

    这是张海涛职权范围内可以做的事,调整委办副职的分管范围,这种事不需要给骆飞汇报。

    如此,在委办各位副主任里,乔梁成为分管内容最重要的一位。

    虽然乔梁在委办各副主任里排名最后,但因为分管的这些内容,无形中凸显了他的重要性。

    此时,张海涛做出这安排,似乎别有深意。

    乔梁隐约感觉,张海涛这么做,似乎跟昨天安哲和张海涛的单独谈话有关,似乎,安哲在离开之前,委托给张海涛一些和自己有关的事。

    安排完分工,张海涛对乔梁道:“老弟,自古以来,官场都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官,老大离开江州是早晚的事,只是提前了而已,而你,作为老大的秘书,也不可能永远跟在他身边,早晚你是要独自闯荡独自面对未来的,凡事有利有弊,任何事情都有矛盾的两方面,你现在需要做的,是尽快调整心态转变思维,尽快适应并进入新角色。”

    乔梁点点头:“秘书长,我会的。”

    张海涛接着道:“虽然老大走了,但他在江州留下了无法抹去的重彩,你,我,江州老百姓,都会深深记住他,凡是过去的,都可以称之为历史,我相信历史是公正的,历史终将会对老大做出实事求是的客观评价,江州人民心里也都有一杆秤……”

    张海涛这话让乔梁心潮起伏。

    张海涛继续道:“其实你心里也应该清楚,有些事,老大是无奈的,在官场的洪.流中,在强大的上级面前,作为下属的能力和能量都是有限的,很多时候,你既然不愿趋炎附势,那就只能随波逐流,或者说接受虽然不情愿但又不得不服从的现实,这就是体制真相,这就是每个人都无法逃避的或残酷或冷冰的现实。

    这种真相和现实,对老大是如此,对你我也是如此,对体制内的所有人都是如此。老大从政界转道商界,这对他是一个新的开始,我换了一个顶头上司,或许也要面临一些新东西,而你,以你之前的身份和现在面对的情况,下一步会怎么样,目前无法做出明晰的判断,我现在能做的,只能是尽最大可能……”

    张海涛没有说出后面的话,但乔梁心里明白,点点头:“秘书长,你说的这些我懂,我很感谢你对我的好。”

    “不要感谢我,其实你最应该感谢的是老大。”张海涛话里有话道。

    张海涛这话验证了乔梁刚才的猜想。

    张海涛接着道:“老弟,虽然江州高层的巨变暂告一段落,但江州内部的热闹却不会停止,甚至,刚刚要拉开序幕,值此风雨飘摇之际,我只能做自己可以做到的,你同样也是,有些事不是你我可以掌控的,我们能做的只是按部就班干好自己手头的事情。

    所以,我们必须要对现实保持着清醒的头脑,对之后可能发生的任何事情,都要有足够的心理准备,不管前面遇到多大的风雨和惊涛,都要保持冷静,保持淡定而强大的心态,老弟,记住,天是塌不下来的……”

    张海涛这话似乎是在暗示乔梁,虽然他尽力努力想保护乔梁,但他的能力也是有限的,下一步,在骆飞主持工作的情况下,很有可能会发生针对乔梁的什么不测事情,换句话说,乔梁今后极有可能面临着一场无法避免的风暴。

    此时,经历了仕途生涯中这场大变局,乔梁的心情突然格外平静,头脑格外清醒。

    虽然在这平静和清醒中,乔梁的心里还会有不安和忐忑,甚至紧张,但想起昨天安哲和自己说的那些话,听着张海涛此时说的这些,他的心中不再迷茫和困顿,既然仕途无悔,既然决意要在这条路上走下去,那又何必要畏惧风暴和磨难,安哲曾经和自己说过,希望自己能做高尔基笔下勇敢的海燕,那么,此时,或许到了这种时候了。

    如果真的有灾难,那么,这也应该是对自己的考验和磨练,只有不断在考验和磨练中摔打,自己才能获得真正的成长。

    当灾难来临的时候,或许当时会沮丧懊丧,会被沉重打击,但一旦挺过来,事后想想,或许这又是一种宝贵的财富。

    而能获得这种财富,或许应该感谢带给自己灾难的人,虽然对手并非好意。

    如此想着,乔梁深深呼了口气,尼玛,既然风暴极有可能不可避免,那就来吧,让暴风雨来地更猛烈些吧。

    更多精彩搜索并关注威/信/工/重/号:天下/亦客。

    此时,随着安哲的调离,委办内外很多人都在关注着乔梁,关注他不可未知的前途和命运。

    这些关注,有的是出于关心和爱护,而有的则反之。

    得知乔梁分管的部门又增加了秘书二科和稽查科,有些人暗暗松了口气,有些人则感到困惑和愤懑。

    这松气的人有钟惠子和孙永,这困惑和愤懑的人有薛源。

    其实不管是钟惠子、孙永还是薛源,他们的松气和愤懑都是暂时的,毕竟他们的资历太浅,很多事都还想不通看不透。

    薛源此时还感到恼火和沮丧,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安哲会一夜之间突然调离,本来他盘算地很圆满,要通过和小桃的关系博得安哲的好感,扭转之前的被动和颓势,但现在,随着安哲的突然调离,如意算盘彻底落空,之前的努力都白搭了。

    既然算盘落空,那自己自然无须再和小桃继续这种关系了,本来自己就是在和小桃演戏,现在这戏刚刚开始就要落幕了。

    薛源毫不犹豫做出了对小桃来说如雷轰顶的残酷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