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好人平安 > 第二百七十八章苏菲姨妈
    好人平安

    摩纳哥是个依附于法国的微型国家,议会君主制,面积不过2平方公里,人口不过三万出头,但却是欧洲人均收入最高的国家,蒙特卡洛更是文明世界的赌城,港内游艇过于密集,泊位难求,八十英尺以下的游艇都不好意思进港,因为这里富豪太多,简直是游艇博览会。

    蒙特卡洛纸醉金迷,夜夜笙歌,赌场内分不清白天黑夜,上到王族富豪,下到黎民百姓,都想在这里寻找刺激和财富。

    牌桌上,一位穿戴华贵的贵妇人优雅的拿出一支烟,顿时七八个打火机凑到面前,这位四十多岁的法国女人以王妃自称,虽然年龄大了些,但身材依旧火辣,一米八的身高宛若超模,再加上王妃头衔加持,依然有大把人追捧跪舔。

    罗兰王妃是赌场的常客了,虽然这年头不乏拿贵族头衔忽悠人的大骗子,但她这个王妃可是货真价实的,九十年代中期王妃经常出没于蒙特卡洛赌场,身边跟着西装革履的亚洲国王和一群黄面孔的侍从,只是后来王妃头衔被褫夺,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当过王妃,就永远是王妃,很多人就好这一口,愿意花钱和一位风韵犹存的前王妃共进早餐。

    王妃最近傍上的一位中东石油大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石油部副部长,赛义德殿下。一个六十岁的矮胖子,喜欢穿白色长袍带红白格头巾,挥金如土,高兴

    起来欧元美金乱洒,罗兰王妃和他出双入对,不亦乐乎。

    赛义德殿下常驻OPEC总部,天知道为什么石油输出国组织的总部会设在一个不产石油的欧洲国家,维也纳不好玩,所以殿下会在周末乘坐私人飞机从维也纳飞到尼斯的蓝色海岸国际机场,在那里有每隔二十分钟往返于尼斯与摩纳哥之间的直升机,今天就是周末,殿下来到赌场,依然坐在他的老位子上豪赌。

    侍者端着香槟酒走来,恰好王妃拿到一张好牌,兴奋的手舞足蹈,香槟酒洒在王妃身上,贵族是不会为难一个服务员的,王妃接受了侍者的道歉,优雅起身,说声抱歉亲爱的,我要回去换身衣服。

    苏菲.罗兰走的风姿绰约,一路上不停和熟人打着招呼,回到酒店房间,豪华套间里时刻有保镖驻守,赛义德有四个随身保镖,三个跟在身边,一个留守房间,看护保险柜里放着的重要文件。

    王妃进屋,迅速摸出手术用橡胶手套戴上,在保险柜密码盘上输入数字,这是她上次偷窥到的密码,保险箱应声而开,她取出里面的欧佩克文件,用手机拍摄着内容,正拍的投入,忽然保镖开门进来,见状大吼:“你在做什么!”

    苏菲甩掉高跟鞋落荒而逃,她熟悉套房的地形,来自阿联酋的保镖忠诚度满格,灵敏性欠佳,竟然被她甩掉了。

    这是苏菲接的一单业务,盗窃赛义德部长的欧佩克文件,差不多就成功了,却功亏一篑,招惹了赌场的大金主,以后蒙特卡洛怕是待不下去了,赤着脚的苏菲一边将手机里的照片发给客户,一边咒骂着那个不开眼的保镖。

    发了半天没动静,手机显示发送失败,大概是格式不对或者网路堵塞,总之发送失败,她气急败坏,暗骂一声,将礼服裙下摆撕开一个口子,顺着撕下一圈,长裙变成了只到膝盖上面的短裙,布条成了时尚的披肩,再把束起来的头发披散开,大墨镜戴上,俨然变了另一个人。

    藏起一粒沙子最好的办法是把沙子放在海滩上,苏菲深谙这个道理,她心理素质极佳,在蒙特卡洛混了这么久,每条街巷,每家店铺都熟悉无比,现在赛义德人肯定在到处找自己,他们肯定猜不到自己杀一个回马枪又回到赌场里,只不过是去老虎机那边坐着,把自己淹没在人海中。

    赌场中遍布摄像头,每个角落都在监控之中,苏菲骗的了中东王子的保镖,骗不了赌场的安保,但这些安保是不会多管闲事的,进了赌场就是客人,他们绝不会出卖客人。

    苏菲坐在老虎机前,点起一支烟,优哉游哉的玩起来。

    忽然有个电话进来,这个手机号码只有最亲近的人才知道,苏菲接了电话:“宝贝,最近过的怎么样?”

    “不太妙,妈咪,你欠了狼帮的高利贷,他们来抓我,一个人突然出现,杀了狼帮的人,他说是王室派来的保镖,你在哪儿?”

    “宝贝,你说的太快了,妈咪得捋捋,你说王室,是星马台王室么,这个人带钱了么?”苏菲兴奋起来。

    “我们是从巴黎逃出来的,我们被人追杀,妈咪,你还在蒙特卡洛么,我们现在去找你。”

    “宝贝,妈咪也被人追杀……”苏菲瞅了瞅远方,几个中东面孔的壮汉正在来回寻索,毫无疑问是找自己的。

    “我们在马赛会和吧。”苏菲说。

    ……

    刘亚男和靳洛冰坐在TGV高铁二等车厢里,东南亚人坐在她俩对面,是个朴实沉默的男子,只会说很少的英语,穿的也很土气,不知道这样的一个人为何要孤身一人前往马赛,那可是法国最浪漫的地区,薰衣草盛开的地方,马赛是普罗旺斯的重要城市,而普罗旺斯花园这个名字在中国比比皆是。

    奥斯瓦尔多上尉久久地望着窗外,海岛上长大的他不知道陆地竟然可以这么大,他经常出国,但只限于乘着小船北上菲律宾南下印尼追杀叛乱分子,他没来过欧洲,没见过巴黎那样的大都会,没坐过高铁,这些奇景都将他深深震撼。

    如果没有陛下,奥斯瓦尔多就不会有今天,上尉生长于一个贫困的种植园雇农家庭,父母生了八个孩子,他是老五,从小没受过教育,为了吃饭,十六岁那年他加入了军队,从中尉的勤务兵做起,忍辱负重,终于在一场剿匪战斗中,靠着一把克力士剑浴血奋战,在全队覆灭的情况下孤身灭掉对方全军,一战成名,被先王破格从中士提拔为少尉,从此进入军官序列,陛下还赐个他一个星马台上流人士必须配备的拉丁名字,奥斯瓦尔多。

    英语是星马台的官方语言之一,但奥斯瓦尔多的英语水平仅限于军队口令,稍息立正。Yes sir NO sir之类,他不能写文件,不能制定书面作战计划,这也是他一直升迁受阻的原因。

    另一个原因是陛下不在了,奥斯瓦尔多是一名优秀的军人,以命令为天职,忠诚可靠,冷酷无情,先王特别赏识他,去年陛下驾崩前还签署了命令晋升他为上尉,噩耗传来时,硬汉如他也不禁泪落滂沱,世界上唯一懂自己的人死了,奥斯瓦尔多再没有机会报答陛下知遇之恩了,唯有一条命可以用来保护陛下留在世间的儿女。

    最让他揪心的是,陛下的儿子要杀他同父异母的妹妹,也就是奥黛丽公主,王室内部矛盾他不管不了,他只能尽力保护公主,他也不能去反杀现任国王,但是他会杀掉那个胆敢抓走公主的外国人,那个叫傅平安的家伙。

    欧洲那么大,法国那么大,如何寻找前王妃,如何营救公主,奥斯瓦尔多没有预案,他孤军奋战,没人帮他,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这两个亚洲女孩看起来很面善,可以问问她们,奥斯瓦尔多从法国一望无垠的田野上收回目光,请教新结识的朋友,怎么去蒙特卡洛。

    刘亚男明白了,这个东南亚人要去蒙特卡洛见识赌场,她尝试着告诉对方,你走错了,应该从巴黎坐飞机去尼斯,然后尼斯转车去蒙特卡洛,奥斯瓦尔多听不懂法语英语和中文,刘亚男只好拿起一张餐巾纸,用口红画示意图给他看,她讲解的非常耐心,非常细致。

    “谢谢。”奥斯瓦尔多终于看懂了示意图,将餐巾纸认真叠起来放在口袋里。

    “世界真大。”靳洛冰说,“什么样奇怪的人都有,这个人看起来很穷,却要去赌场玩,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我们要适应世界的多元化。”刘亚男说,服务员推车过来售卖食物,她买了两个汉堡,想了想又多买了一个,放在奥斯瓦尔多面前。

    上尉活到三十五岁,生活中充满血腥杀戮,他从没被一个女人如此温柔相待。

    ……

    法国高铁是欧洲的骄傲,速度快的惊人,虽然傅平安等人提前出发,但开车的速度太慢,所以他们几乎同时抵达马赛。

    与此同时,苏菲也乔装改扮从蒙特卡洛潜逃出来,大家相约在马赛车站前会和。

    刘亚男和靳洛冰拉着行李箱在前面走着,奥斯瓦尔多在后面亦步亦趋。

    “亚男姐,他跟着呢。”靳洛冰说。

    “人家也出站,当然跟着。”刘亚男说,转眼出了站,两人在路边等车,奥斯瓦尔多向她们告别。

    “See you.”刘亚男微笑挥手。

    奥斯瓦尔多也挥手,转身离去,向汽车站方向走去,迎面一辆圆滚滚色彩鲜艳的大众T1面包车驶来,坐在驾驶位上的正是傅平安,奥斯瓦尔多驻足,目光随着汽车移动,他看到了另一个欧洲白人男子,还有一个金发白人女孩,并没有奥黛丽公主。

    终于会和了,面包车座位多,五个人没压力,傅平安下车将靳洛冰的大号行李箱放在车尾,正要关门,忽然从车身油漆的倒影中看到一个人在快速向自己逼近,他反应极快,回身拔枪,火车站前人来人往,不远处就有警察巡逻,他出枪的动作很小,胳膊贴紧身体,尽量避免引起路人关注。

    逼上来的是个东南亚人,不到一米七的身高,黝黑精瘦,他手中也有一把枪,是遮挡在大衣下面的。

    所有人都呆住了,刘亚男和靳洛冰万万没想到,她俩引狼入室,竟然把杀手从巴黎一路带到马赛,还引到了傅平安身边。

    两人枪口互相指着,都不敢轻易开枪。

    他们互相认识,玛窦陛下玩所罗门宝藏游戏遇险之后,前来勤王救驾的军队中就有他,一个沉默寡言的上尉,两人打过照面,没说过话。

    毫无疑问,这个人是星马台政府派来的,可是局势还没恶化到派杀手暗杀的地步啊,打狗还要看主人,难道马尔克斯真的不在乎陛下的想法么。

    奥斯瓦尔多也搞不清状况,一方面他从感情上也不相信王子会派人暗杀公主,但发生的一切又无法自圆其说,他需要一个解释。

    “公主在哪里?”奥斯瓦尔多问道,他用的是马来语,傅平安在星马台混了一段时间,能掌握基本的马来语,他瞬间明白这个人是来暗杀公主的,当然不可能出卖奥黛丽。

    “不说我就打死你。”奥斯瓦尔多不像是在吓唬人,猛兽能嗅出同类的味道,哪怕是打扮的像个大学生,他能看出面前这个人绝非等闲之辈。

    两人都不动,并没有电视剧里搬动击锤继续吓唬对方的傻逼行为,他们的枪是随时开保险子弹上膛的,一扣就响,世上没有走火的枪,只有走火的人,猛人携枪,从来都是这样。

    如此近的距离,傅平安没穿防弹衣,驳火的结果就是两败俱伤,同归于尽。

    没人敢劝,这时候乱动只会提前引发枪战。

    千钧一发之际,苏菲赶来了,她没看到这边剑拔弩张的态势,扭着模特步走过来,突然看到黑洞洞的枪口,吓得扭头就跑。

    也就是这一瞬间,奥斯瓦尔多看到了前王妃的脸。

    1997年,奥斯瓦尔多十八岁,在兵营里上厕所的时候拿到一张星马台日报,报纸上刊登着陛下和王妃的合影,如同影星一般光彩照人的王妃给少年的他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当时那张报纸没被他用来擦屁股,而是带回去将合影剪下来,一直珍藏到现在。

    王妃哪里知道,这里有一只暗暗仰慕了自己十七年的舔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