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好人平安 > 第三百七十章见父母
    好人平安

    思虑再三,傅平安还是给罗瑾发了条微信,问她还好么。

    发信息之前,傅平安做了好一番心理建设,无论罗瑾怎么反应,他都能承受得住,没想到的是,罗瑾秒回,似乎没有想象中的哀怨不满,反而喜气洋洋的,于是傅平安也放下心来,两人敞开心扉聊了很久,他这才发现,其实罗瑾并没有想象中的高冷,和普通女生区别不大,只是更豁达大气罢了。

    两人一番倾谈,大有相见恨晚之意,除了孩子的名字是叫罗平安还是叫罗一旦有些分歧之外,三观还挺一致,不知不觉凌晨三点了,这才互道晚安。

    ……

    次日,傅平安搭乘飞机去了南京,谷清华在禄口机场接他,两人打车回市区,一路上傅平安满腹心事,不知该如何说起,最终还是化成世俗的一句:“空手去你家多不好,我临时赶过来礼物也没带,不如去商场买点东西。”

    谷清华说:“你想买什么,烟酒补品么,不用啦,我爸妈都不是俗人,买一束花就可以了,我已经帮你准备好了,在后备箱里放着呢。”

    谷家的房子在夫子庙附近的一品嘉园,十几年前买的,面积不算大一百多平方,三口人住着正好,两人上楼的时候,傅平安竟然有些紧张,压力比给国家领导人分析国际形势还大,这是一种心理惯性,在他内心深处,总埋藏着少年时的一丝自卑。

    房子在二楼,谷清华还没敲门,里面就把门打开了,二老站在门口,第一印象是儒雅,书香门第,年龄比自家父母大很多,得有六十多岁了,谷父谷母都很热情,但又不是那种让人坐立不安的超级热情,就像认识多年的师长一般,令人如沐春风,很快傅平安就放松下来了。

    该有的俗套还是要有的,不知道是不是谷清华没把自己的具体情况告诉父母,还是老人家就想亲自问一下,谷父提起傅平安的工作和学业问题。

    “现在公司的事情逐步交给职业经理人了,我主要精力放在学业上,在江大历史系读研。”

    谷父点点头:“你的导师是哪一位?”

    傅平安说:“恩师是邵文渊,我上本科的时候就和邵老相熟,后来……”

    谷父打断他:“我记得邵文渊是带博士的啊。”

    傅平安赶紧解释:“我是邵老破格收的,和一帮读博的师兄师姐一起上课。”

    谷父做恍然大悟状。

    谷母说:“小傅,你和我们家妞妞是怎么认识的?”

    傅平安正要说话,谷清华说道:“他啊,他就住在淮门和平小区五号楼,我上高三那年,经常和他互发灯语来着,互相鼓励,互相加油。”

    谷父说:“和妞妞同年的啊,那你是工作了几年后才想到读研的?”

    傅平安说:“08年高考我落榜了,当了两年兵才考的大学,比同年龄的人晚两年上大学,读研也就顺延晚了两年,业余时间帮人打工,开了个公司,最近也在,慢慢退出了,以后我还是想从事学术性的工作,我想我不太适合做生意。”

    谷父说:“打算留校么?”

    傅平安说:“我想去中学教书,我觉得少年阶段对一个人的成长更加重要,我曾经在一所工读学校改的中学复读,那一段经历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谷母说:“从北京飞过来也够辛苦的,稍微休息一下,待会咱们一起去妞妞外婆家。”

    二老进卧室去了,把空间留给两人,傅平安小声问:“你没把我的具体情况告诉他们?”

    谷清华说:“说了啊,大致情况肯定说了的,详细情况嘛,我还不太了解呢。”

    这话是实话,两人虽然认识时间不短,但是聚少离多,大部分交流在网上,探讨人生和未来,傅平安素来低调,不爱刻意显摆,谷清华更是对物质条件看淡,她看中的是傅平安的人品,而不是其他附加值,所以也从来不刨根问底,掌握的信息不太多。

    傅平安说:“我感觉伯父伯母对我不太满意啊。”

    他的第六感是准确的,主卧的阳台上,谷父拉上玻璃隔断,和妻子探讨起未来女婿来,对于傅平安的学历不是很满意。

    “妞妞是哈佛博士,他才是江大的研究生,这个差距有点大,再说以后一个在美国,一个在近江,这日子可怎么过。”谷母说。

    “孩子倒是很坦诚,你注意他的坐姿没,坐在沙发上腰杆笔直,眼神清澈,孩子是好孩子,唉,妞妞喜欢就好。”谷父说。

    谷母叹了口气:“可惜啊……”至于可惜什么,她没具体说,谷父也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老两口都是知识分子,见过世面,对人身参的很透,女儿确实优秀,而且过于优秀,试问天下能配得上哈佛女博士的能有几人,不是每个人都能遇到扎克伯格的,再说真找个洋女婿也未必是良配,老两口曾经在马萨诸塞州住过一年,终究还是不适应,女儿能找个中国女婿,没弄个金发碧眼洋小伙,甚至黑小伙,他们已经偷笑了,学历低点就低点吧,忍了。

    谷清华带傅平安参观了自家的书房,三居室的房子,主卧老两口住,次卧留给女儿回家探亲住,还有一间改成书房,书架上满满当当都是书,看得出谷父涉猎颇广,而且很有深度。

    “伯父是个技术型官员。”傅平安说。

    “我爸其实是个伪装成官员的知识分子,他原本在大学里教书,后来被调去当法语翻译,国企给的待遇高嘛,就留在深圳了,再后来又进了政府机关工作了一段时间,直到退休。”谷清华随手拿出一本书翻了翻,放回原处,“你看,我爸把所有的书都包上牛皮纸的书皮,书脊上写书名,根据种类和开本大小排列,处女座的强迫症啊。”

    傅平安的目光被书桌上的一个檀木把件所吸引,说:“伯父喜欢檀木的话,回头我送他一些。”

    谷清华说:“我替他谢谢你了,走,我先带你去酒店开个房间,把行李放下。”

    傅平安说:“不住家里啊?”

    谷清华嗔道:“想得美。”

    酒店就在隔着一条马路的秦淮河畔,两人在酒店稍坐了一会,等到下午四点半,差不多该出发去外婆家了,谷家没车,谷清华打了一辆滴滴商务车,一家人同车前往,路上谷父给傅平安讲述着南京六朝古都的悠久历史和人文风貌,谷母忍不住说:“人家小傅可是历史系研究生,你就不怕班门弄斧么?”

    傅平安笑道:“我主攻东南亚史,对南京历史还真是不太了解。”

    车沿着中山路向北,经过新街口,到鼓楼路口左转,进入一条林荫大道,冬天的法国梧桐叶子还没落尽,略有萧瑟之意,傅平安看了一眼路牌:北京西路。

    这条路上民国时期的小别墅小洋楼多,省级机关单位多,最终商务车停在一扇黑色大门前,能住这种有年头小洋楼的人,级别一定不低。

    “你外公是干什么的?”傅平安轻轻问了一句。

    “我外公去世了,外婆以前做过省XX总局的局长。”谷清华说。

    傅平安明白了,这是干部家庭组合,去世的外公一定级别更高,也许是开国将领级别的。

    小洋楼红砖外墙,古色古香,甚至还挂了一个保护建筑的铭牌,院子里种着几株银杏树,树荫亭亭如盖,一辆黑色的奔驰车停在树下,看轮廓应该是S级。

    这里就没有谷家的那种书香气和宾至如归的感觉了,傅平安还没进门就感受到一股威压扑面而来了,进了客厅,沙发上站起一个人来,外形俊朗的大长腿帅哥,比傅平安高半个头,修身的白衬衣和西裤穿在别人身上就是房产中介或者保险推销,穿在他身上就是男模,就是霸总。

    “姑父姑妈,清华。”霸总招呼道,目光落在傅平安身上,“这位是?”

    “我男朋友,傅平安,这是我舅舅家的孩子,从小一起长大的表哥,乔宇森。”

    在和乔宇森握手的瞬间,傅平安感受到一股来自于情敌而不是表大舅哥的敌意,虽然掩饰的很好,但对于一个战场上摸爬滚打过的人来说,很容易察觉到。

    乔宇森冲楼上喊:“外婆,老爸老妈,姑妈一家人来了。”

    楼上下来三个人,外婆满头银发,精神矍铄,衣着朴素,但是身上那种老派高级干部的气场相当强大,舅舅和舅妈就差点意思了,只能做到贵气逼人。

    分宾主落座后,外婆也没客套,直接进入查户口环节,先问傅平安是哪里人,父母都是干什么的。

    傅平安如实作答:“我是淮门人,父母都是当地轻纺厂下岗工人,下面还有一个弟弟。”

    外婆哦了一声,又问你现在做什么工作。

    “我在江大读研,业余做点小生意。”傅平安能懂那一声哦的意思,干部家庭讲究个门当户对,自家是寒门,对不上这样的高干家庭,老太太摆明了瞧不起自己哩,越是这样,他反而越懒得急于表现自己的成就,反正也就见这么一回,以后是和谷清华共同生活,又不是寄人篱下住在这充满陈腐气息的小洋楼里。

    外婆也懒得再问什么,接下来的时间是舅妈和乔宇森的麦霸时间,娘俩都很有表达欲望,闲扯中不自觉地就带了信息量,舅妈经常周游列国,在卢浮宫前跳过舞,在芭堤雅和人妖合过影,在纽约逛过第五大道,在伦敦喂过鸽子,家里爱马仕丝巾足有几十条,每次拍照都不重样,乔宇森是南大硕士毕业,自己开了一家公司,业余喜欢打高尔夫,舅舅更不得了,是厅级干部退休,又被某大型企业返聘,年薪七位数,总之一家人档次非常高,高到傅平安高攀不上。

    忽然,舅妈笑眯眯来了一句:“小时候宇森经常说,长大了要娶妹妹,现在妹妹不要你咯,妹妹就要被外人拐跑咯。”

    这种话小时候说说还算有趣,现在孩子都二十大几奔三了,而且外甥女带着男朋友上门,做舅妈的提这话茬可不怎么友好,傅平安觉得这句话不是随便说说的,应该有其深意,这家人,有点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