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 329|番外公主日记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早上,6:40am起床, 乔晚穿着个小熊睡衣, 顶着个鸡窝头,抓着头发, 困倦地走出房门。

    目光正好对上了男人的视线。

    陆辟寒咳嗽了一声, 将手里的碗筷摆上桌,淡淡地说了声,“早饭好了, 来吃。”

    乔晚一屁股坐下来, 一边儿吃一边抬眼偷看墙上的电视:“哥, 你还没去医院?”

    电视上正放着新闻联播, 说是太平洋上某个小国的总理梅康平正来我国进行外交访问,这小国实行的是君主立宪制,国民大部分都是华人。

    至于这位骨瘦如柴的是她哥陆辟寒,他俩一块儿从孤儿院出来,被周衍给收留了。陆辟寒打小身子就不好, 被风一吹就能跑,眼下两个眼袋,鼻梁高挺, 一半是因为病的, 一半嘛是在医院里熬的。

    忘了说, 她哥陆辟寒是医生。

    7:20am出门

    又有管纪律的同学站在昆山中学门口堵人。

    乔晚拎个书包,灵活地踩着点儿冲进了大门,一踏进教室, 教室里那嗡嗡地早读声突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地落到了她的身上,然后是班花穆笑笑的身上。

    乔晚面无表情,尽量目不斜视地走过。

    她和穆笑笑长得像,长得像不可怕,谁比较丑这就比较尴尬了。乔晚这打扮和审美着实有点儿惨不忍睹,脑袋上挑染了粉色,蓝色,绿色的,好在皮肤白,看着没那么杀马特,头上戴了个蝴蝶结,身上挂着一堆布林布林的配饰,穿着个没膝的粉色长袜,十分有那种花里胡哨的原宿风的意思。

    校服外套总不好好穿,围在腰上,肩膀上搭着个单肩包。和黑发及腰,鹅蛋脸,小酒窝,标准初恋脸,肤白貌美的穆笑笑一比,那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传言,她在嫉妒班花穆笑笑的美貌,在外面儿找了隔壁校的混混修犬,放学后把穆笑笑给堵在了校门口。

    那位混混修犬,据说暗恋校医务室的姜老师,还跟着某个叫伽婴的黑道大哥混,这可不是社会哥随便混混,据说是玩|枪的!!

    乔晚把穆笑笑赌校门口的监控录像都爆出来了!!

    班花穆笑笑哭得梨花带雨,还有几个女生围着她安慰,时不时看乔晚一样,眼神复杂。

    瞥见乔晚进门,穆笑笑笑容一僵,有些苍白,不由自主地用书挡住了脸。

    身边儿几个女生侧过半个身子安慰她。

    “怕什么啊。”

    “别怕,社会姐,都全校通报批评了。”

    刚一落座,同桌少年,抬起了那好看的桃花眼,眼神里泛着点儿冷意。

    借读生,裴春争,喜欢班花穆笑笑,曾经和乔晚谈过一段恋爱,最终掰了。

    据说曾有人看到这位阴郁大魔王,曾经把班花穆笑笑摁在墙上亲,亲得对方嘴都肿了!

    说亲他一下,他把命都给她!

    8:25am上课。

    第一门课语文,授课老师是昆山高中最受欢迎的老师——周衍,也是乔晚的养父。

    周衍长得好看,容貌清俊,不苟言笑。乔晚目光一瞥穆笑笑的方向,少女面色微红,心里微微有些诧异。

    不知道是不是她花O骨看多了,总觉得穆笑笑好像对周衍有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但鉴于她最近和周衍为了穆笑笑闹翻了,也没有多留意。

    到了课间操时间,远远地就瞥见教导主任马怀真搁哪儿抓纪律了。

    虽说乔晚打扮鬼畜了点儿,但出乎意料的是,十分热爱学习,学习成绩很好。前段时间参加竞赛,竟然赢了隔壁青阳中学和崇德中学那几位好学生,孟沧浪,谢行止,白珊湖,齐非道几个。

    鉴于这一点,对于乔晚这打扮,马怀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权当没看见,不过这些事儿传到学校论坛,又是撕得一番腥风血雨。

    【我听说乔晚她还被人包养了,就隔壁青阳那个富二代呗】

    【我看她和裴春争掰了,估计就是因为榜上了那富二代】

    【那富二代成绩差的一匹,听说回头是要去国外的估计也就是玩玩她】

    等到了中午饭点儿,乔晚没跟着大流去食堂,反倒是来到了学校大门口。

    靠在墙上的少年已经在等她了,少年打着把遮阳伞,饶是如此脸被太阳晒得绯红,晶莹剔透地脸上流着汗,瞥见这道花花绿绿的身影,琉璃似的眼猛地一亮,“乔晚!!”

    朝乔晚猛招手!

    乔晚眼睛也猛地一亮,神采飞扬,开开心心,结结巴巴地道:“甘南!!”

    两个好朋友胜利会面!一起往校外的炒面店进发!考虑到甘南有白化病,乔晚走路的时候特地帮他挡了挡太阳。

    捧着杯奶茶,坐在店里,墙上挂着的电风扇呼呼地吹,乔晚这才感觉好了点儿,主动开口问:“你真要去国外了?”

    少年失落地垂下了眼,“我这个成绩……在国内上不了……上不了大学的。”

    他要是有他这朋友成绩一半好就行了。

    “晚儿你呢?你打算考哪所大学?”

    说到这儿,乔晚认真地想了想,坦然地开口,“A大哲学系吧,我有个长辈在那儿,他学的宗教学研究佛学的。”

    “佛佛学?”甘南睁大了眼,狠狠地震了一下,“你要念佛学?!”

    面前少女的脸诡异地红了一下,“对。”

    咳咳,主要是为了追那位堪比猫一般难捉摸的长辈,她追到现在对方愣是没给个表示,但她相信革命总有一天是会胜利的!

    吃完饭,回到了学校,这几天因为录像的事,乔晚在班里的处境略微有点儿尴尬。好在乔晚脸皮厚,课上做得板板正正,眉目沉凝,认真记着笔记。

    之前她赢了奥数比赛这事儿传到班里,曾经惊呆了一票同学的下巴。

    等到放学时间,乔晚提着个书包刚走出校门,却猛然惊觉,校门口被人流堵了个水泄不通。

    这不科学!放学十分,学生们个个归心似箭,哪有在校门口堵着的道理。

    就在乔晚懵逼的时候,突然间,人群中分开一条道儿来,紧跟着乔晚就被一堆摄像头和闪光灯闪瞎了狗眼。

    “公主!!”

    “乔晚公主出来了!!”

    门口守着的记者,目光如炬地纷纷扛着长|枪短炮冲了上来。

    “是乔晚公主!!”

    噼里啪啦地一堆问题纷纷丢了上来。

    正结伴而来的裴春争和穆笑笑纷纷一愣。

    其他同学明显也懵了。

    乔晚,公主,这是个什么操作?!!

    偏偏就在这时,又有几辆黑色的轿车停了下来,红旗牌的,有几个军人模样的人持枪护卫着一辆黑色加长林肯。

    门一开,林肯车上走下来个身穿黑色西装,带着手套,十分浮夸的少年,少年眉眼英俊,抿着唇,快步走上前,护住了乔晚,往后倒。

    那些记者又纷纷调头来问那个少年。

    “听说梅康平总理这回是特地来接乔晚公主回国的……”

    “能否解释一下乔晚公主为何被遗弃在我国这么多年……”

    乔晚脸上神情彻底崩裂了,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幕,脑袋上的蝴蝶结一歪,差点儿掉下来。

    “卧槽,牛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