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 299|全线溃败二二合一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北境全线溃败的消息并未传到南线战场之前, 宝宜府内, 人们的生活依然痛苦不堪。

    王氏去世了。

    外出的时候被人敲了一闷棍打死了拖到了草丛里。等到穆笑笑带着二丫赶过去的时候,就只看到了一口锅,锅里吃剩下的一点儿肉,和地上散落的骨头。

    穆笑笑睁大了眼,眼里有点儿茫然, 又有点儿想吐。

    二丫哭得几乎快断了气,穆笑笑跪坐了下来,沉默地将这一地散落的尸骨收拢后。

    “想报仇吗?”她听到自己轻声问。

    二丫点头,揪着她衣摆几乎快哭出了血泪。

    穆笑笑抬头看了眼天,天上繁星璀璨。

    她顺手拿起了一根腿骨, 找到了那一伙流民, 然后一个个将腿骨捅进了他们的体内,将这些失去了反抗能力的流民统统丢进了锅里,架起了火。

    看着水上倒映出的人影,少女笑起来时依然是如此甜蜜。

    可穆笑笑隐约觉得,在宝宜府生存的这段时间,她体内好像有一根弦彻底地断掉了。

    她的生存智慧一直摆脱不了男人, 而没有男人她竟然能活得如此游刃有余, 甚至能保护这个依附在自己身边的小姑娘。

    二丫低沉了很长一段时间, 爹娘相继去世,大哥参军,从此之后,这天地间只剩下她一个了。

    小姑娘几乎下意识地就攀附上了穆笑笑。

    她很喜欢穆姐姐, 穆笑笑性格温柔,笑起来时颊侧有酒涡,她头发又长又黑,长得又好看,几乎满足了她对未来所有的畅想。

    她梦想着能成为像穆姐姐那样的大侠,那样的仙子姐姐。

    但□□岁的小姑娘,许多月没洗澡,又脏又臭,头发乱糟糟油油地堆在脑袋上,一流鼻涕就用手背用力地擦擦,在手背上留下点儿白白的鼻涕印记,说话的口音也带着抹不去的土气。

    小姑娘瘦得骨瘦如柴,眼里流露出殷切的期盼。

    要是战争结束了就好了。

    晚上的时候,二丫闭着眼一直许愿,希望爹和娘都能回来,大哥也能回来,一家人坐在院子的桂花树下吃晚饭。

    等再长大点儿她要像穆姐姐一样上山修仙去。

    穆姐姐曾经和她说过不少修士的故事,比如修士是踩着剑飞行的,能搬山移海,缩地成寸……御剑穿梭在名山大泽间,无所不能。

    穆笑笑说不上来自己对二丫的感情,她怜悯她,同情她,有些喜欢,也有些厌恶。

    厌恶她眼里的贪婪,厌恶那脏兮兮的手背,厌恶那个透过她看到的幼年的自己。

    二丫让她想到了曾经狼狈不堪的自己,她不应该是这样的,她应该是笑起来轻柔甜蜜的,是所有人目光的焦点,是天之娇女,是整个昆山备受疼爱的小师妹,玉清真人坐下高不可攀的穆仙子。

    当魔兵攻入了宝宜府之后,穆笑笑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半夜,少女抱着膝盖,长发垂落在地上,垂着眼沉默地看着睡得正熟的二丫很久。

    然后轻轻摇醒了她:“穆姐姐要离开一趟,外面太乱,你在这儿别乱走,不许动。”

    王二丫几乎唯她是从,想也没想,立刻点点头,又小心翼翼地抿抿唇角,伸出了手:“穆姐姐……你快点儿回来……”

    她想伸手去拽穆笑笑的衣摆,却被少女眉眼弯弯地笑着,不着痕迹地躲过了。

    王二丫讪讪地收回了手。

    穆笑笑这一走,就是一天一夜,王二丫听话地一直都没有动。

    可是她好饿,她饿得快受不了了。

    从前几天开始,她就没吃什么东西。

    王二丫咽了口唾沫,一双眼贪婪地死死地盯紧了不远处一伙流民吃剩下的一口锅。

    她好饿,可是穆姐姐不准她走动。

    想到这儿王二丫眼神微黯。

    不止饿,她还好疼。

    小小的这一间屋子里屎尿横流,臭气熏天。

    她想,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再这么下去她会饿死的。

    就算穆姐姐不准她走动,她也要去找找吃的。

    看到这一口大锅,里面漂浮着的骨头。

    王二丫紧张地心都揪起来了,伸出手,沾了点儿汤汁,放进嘴里贪婪地吮吸。

    就在这时,身后突然响起了一声粗暴的怒吼,紧跟着,王二丫眼前一花,立刻就被一股大力给拽得踉跄了一下。

    一抬眼,看见的却是那些流民愤怒的脸。

    他们怒骂:“干嘛呢?!!”

    “死丫头!狗娘养的玩意儿!!”

    “跑到这儿来偷东西?!”

    有人拽起她头发,狠狠地往锅里砸。

    锅里滚烫的全溅进了她眼睛里,火辣辣的疼。

    王二丫一声惨叫,吓懵了,忙求饶:“错了!二丫错了!二丫没有偷!二丫只是太饿了!!”

    可是这些流民好像还没撒完气,又拎着她,把她提到了平地,让她跪下,从灶坑里拿了红通通的烧火棍,往她嘴里捅。

    王二丫哭声一瞬间变得极为尖利,像是垂死的哀鸣。

    “对不……对……!”

    她想说,她错了。

    可是她说不出口

    女童小小的身子一阵抽搐。

    红通通的烧火棍捅进了嗓子眼里,柔软的喉咙被烫得焦黑,血水顺着嘴角淌了下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王二丫惨叫。

    好痛啊,好痛啊,好痛啊,二丫好痛啊,二丫错了。

    周围好像都是光怪陆离的扭曲的影子,在被包围了这么多天之后,就算是人也被逼成了饿鬼。

    男人一边捅一边骂:“狗娘养的贱种。”

    最后,他们好像终于累了,将烧火棍随手丢在了一边。

    王二丫惨叫着一直往前跑,一直跑,重新跑回了家里,这才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没有被吃掉。

    她缓缓地蜷缩着身子倒了下来,咳嗽干呕,躺在这一地混着血水的呕吐物里面。

    王二丫模模糊糊地闭上了眼。

    好疼啊。

    嗓子好疼,胃里好疼。

    她下面好像又流血了。

    好疼。

    穆姐姐为什么还不回来呢?

    还有大哥,她好想大哥和爹娘啊…………

    想到那锅里上下沉浮的肉块,王二丫忍不住吐了出来。

    穆笑笑回来的时候,王二丫基本已经进气儿多,出气少了。

    她整张脸烫得全是泡,喉咙里吐出焦黑的腐肉和脓血,明显已经不行了。

    穆笑笑霎时间就愣住了,她扶起王二丫。

    女孩悠悠转醒,无声地“啊“了一声,眼泪直挺挺地往下流。

    她在说,好疼好疼,二丫好疼啊。

    穆笑笑抱着王二丫坐了很久,临死前,她脏兮兮的手攥紧了她的衣摆,吃力地挤出了漏风的几个字。

    “穆姐姐……大哥……找到……”

    “苍梧洲……”

    然后就不行了。

    穆笑笑眼眶立刻就红了,少女呜咽了一声,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等你好了,穆姐姐带你一块儿去找你大哥。”

    “别多想了,你不会死的,二丫,穆姐姐保证,你不会死的。”

    王二丫真的相信了穆笑笑说的“她不会死的”的话,她好像又想到了什么,颤巍巍的,胆怯地抽回了攥着她衣摆的手,露出个吃力的笑。

    “穆姐姐,等我伤好,长大之后,我也要成为像你一样的仙子。“

    女孩的眼里闪烁着强烈的憧憬和对未来的希冀,最后,她抬眼看着苍梧洲的方向,眼神一点一点地暗了下去。

    穆笑笑阖上了眼,眼里突然浮现出不久前那些魔兵的话。

    “穆贵妃?那是谁?没听说过。”

    “这魔域哪来的穆贵妃。”

    她将希望再次寄托在了别人身上,殷切地期盼着魔域能带她回去,能将她从地狱上带归锦衣玉食的生活。

    可她现在却宛如被人狠狠地扇了一巴掌,原来“穆笑笑”这个名字在这乱世中毫无意义。

    她不切实际天真幼稚的期盼,害死了王二丫。

    静坐了一会儿,穆笑笑动手翻出了王二丫脖子上的吊坠,一把扯了下来,塞进了袖子里,将这个小女孩就地掩埋,孤身一人出了城。

    少女脸上的笑涡隐去了,她抿紧了干涩的唇,缓缓地想。

    她要奔赴千里去南线战场,去找一个叫王玉田的修士,越快越好。

    ……

    孟沧浪在氏石崖被俘的消息,是与北境全线溃败的消息,一块儿传到白家驻守的玄阴冰原的。

    消息一传到,白家上上下下立刻开了个会,一众长老神情严肃,最后商讨出了个结论。

    弃守玄阴冰原,回去,回白家本宗去,保留白家的战力。

    白珊湖辈分小,只能远远地坐在一边,沉默地听着。

    会议结束后,白贺川叫住了自己的女儿:“珊湖,我知道你性子好强,但如今大势已定,回去吧。”

    “这儿本来就不是女人的主场。”白贺川说着说着皱紧了眉。

    对这容貌清丽坚韧的女儿,看上去还有些不满。

    这几年时间,白珊湖作为白家子女跟着白家上上下下一块儿上了战场。

    常年在北境待着,少女肤色粗糙了不少,但眉眼依然是清艳绝尘。

    其实这几天白珊湖一直在思考着自己要做什么?她性子强硬,决定了的事谁都不能阻止她。

    有时候白珊湖也觉得自己快要精神分裂了,即便这位照海仙子并不知道精神分裂是什么意思,她皱紧了眉,沉默地绷紧了脸。

    白家一向保守,她自幼接受的教育,就是做一个长得美术法不错的仙子,体面地嫁给萧焕,结成两姓之好。

    但白珊湖不愿意,她不想这样,她觉得煎熬。

    白贺川很疼爱自己的女儿,她的爹娘都很疼爱她,她是白家的女儿,受父母养育之恩,行为处事一向谦逊守礼。

    鲜少有人能看出这姑娘掩埋在清冷外表下的一股倔强劲儿。

    白珊湖沉默了一瞬,颌首行了一礼,知礼地想要说声“好。”

    和之前一样,孝敬父母,恪守白家家训,做个白家的好女儿。

    但北境全线已经崩溃了,就像一张网从天而降,把她牢牢裹住,白珊湖觉得疲惫,但她还是垂着脖颈,一声一声地应着白贺川的嘱咐。

    白贺川也知晓自己这女儿不愿撤离,说到末了,只好沉声加重了点儿语气:“珊湖,族中本来就对你有些不满,你不要再任性了,你那些师弟师妹自会有人去救的。”

    当天下午,白家就收拾收拾准备出发了。

    临走前,白珊湖坐在营帐中,皱着眉想了很久。

    她已经脱下了战袍,换上了代表白家女儿的服饰,云鬓半挽,步摇垂落,柔顺温婉,明艳动人。

    因为出生高贵,反倒要和萧焕联姻。

    白家的女儿都是傀儡和木偶,而她痛恨这样的生活,更看不上萧焕。

    于是,她从小就努力修炼,企图摆脱自己的命运,甚至和家人闹翻也在所不惜,来到了崇德古苑,成了崇德古苑名副其实的大师姐。却没人知道,这看似果决利落的大师姐,实际上被家族责任,被礼节被孝道缠身,狼狈又局促。

    白珊湖的唇抿得更紧,她从来就不像当什么照海仙子,她只想当个女战士。

    而战士的归宿,合该就是战场。

    合上了妆奁,她突然快步走出了营帐,往另一个方向走。

    白珊湖闯进来的时候,岑夫人姜柔正在配药。

    少女来得突然,姜柔和岑向南一时间都不由得愣住了。

    岑夫人疑惑的轻声问:“珊湖?”

    白家出过不少医修,半年前,岑夫人就跟着白家一起驻守在这玄阴冰原上,白珊湖打起仗来比较拼,一来二去也就熟识了。

    少女行了一礼,微微颌首:“岑夫人,白珊湖有一不情之请。”

    姜柔仿佛预感到了什么,放下了手中的药:“你说。”

    白珊湖沉声道:“珊湖不愿撤离,想请夫人与我一道儿去氏石崖,救下被困在氏石崖的若干同袍。”

    岑夫人一愣,还没开口,岑向南已经愕然抬眼,男人皱紧了眉,不赞同道:“你在说什么胡话……姜柔……”

    白珊湖看也没看岑向南,目光落在了样貌柔顺寡淡的岑夫人脸上。

    少女目光通透如炬,她知道岑夫人与她是一类人。

    岑夫人的医术之精湛,不少白家顽固的老头子都不由为之惊叹,至于岑向南,白珊湖根本看不上,也不屑于与之多交谈,神情一如既往的沉稳和漠然,她在等岑夫人的回答。

    冰原上落日的余晖,穿过了营帐,落在了岑夫人的脸上。

    面前的少女袖手站着,披帛飞扬,恍若仙子,云鬓雾鬟,堪称绝色,但说出口的话却锋利又沉稳。

    “北境全线崩溃,夫人此去危险重重。”

    “夫人若不愿,珊湖不勉强。”

    岑夫人突然笑了。

    这一笑,岑向南猛然觉得有些陌生。

    心口更是忍不住微悸,他又多久没看到阿柔这么笑了?

    曾经那个跟在他屁股后面跑的少女,成长了个柔顺得体的主母,少年的他不屑于岑夫人的因循守旧,他情不自禁的被犹如一团火的林氏吸引,阿柔很好,但是太乏味,就像一截枯木。

    一身正气的少年郎喜欢衣袂飞扬,忽而巧笑倩兮,忽而扬唇微笑,捂唇轻笑,合掌大笑,明艳的林氏小妖女。

    少年被宛如一团雾一般妖娆诡艳的林家小妖女吸引,他想要探求她身上还有多少他不知道的秘密,而跟在他屁股后面的姜家妹妹,让他无所适从,少年只能抿紧唇,加快了脚步,冷硬相对。

    四目相对间,岑夫人突然站了起来,她笑了一下,看着白珊湖,说好。

    白珊湖立刻也笑了,她笑起来时笑容很淡,却恍若明灯照亮了营帐。

    岑向南心里陡然生出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他皱紧了眉:“……阿柔……”

    女人咳嗽了两声,鬓角的白发垂落,她搭上了白珊湖朝她伸来的手,大笑了起来。

    笑起来时,眉眼如同月牙儿,眼角细纹浮起,却恍若少女。

    是,她不愿在这个时候撤退,她宁愿死,也要死在战场上的,她想治病救人,她胸中还有一捧豪气,那是那个叫辛夷的小姑娘带给她的。

    姜柔先是莞尔,继而是轻笑,又忽而是大笑。

    岑向南沉默地看着,眼神仿佛被刺痛了,他从来不知道岑夫人也会这么笑。

    笑起来时明亮又潇洒,甚至不输林黎。

    白珊湖莞尔,与姜柔一道儿脚步轻快地走出了营帐,来到了早就准备好的灵兽前。

    少女解下了步摇,岑夫人也解下了发髻。

    她其实一直不太喜欢这种妇人头。

    在那一瞬间,她们抛弃了身上的枷锁,在夕阳的余晖下,跨上了灵兽。

    岑向南追了出来,神情难看:“阿柔。”

    姜柔俯下身温和地说:“岑向南,我们和离吧。”

    “我知道你喜欢林黎,我沉默了几十年,如今不想再沉默了。”

    “这一去,我或许会死在战场上,但至少是自由的。”

    岑向南愣住了,他长得很好看,年轻的时候就很好看,是样貌清隽的美少年,否则姜柔也不至于痴心错付了这么多年。

    凝视着女人的脸,岑向南抿紧了唇,心里好像有一块被什么人挖空了,空荡荡地漏着风。几十年后,他猛然意识到当初那个姜家妹妹已经不在了。

    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却只抓到了一片衣角。

    他喉口滚了滚,想说,阿柔对不起,然而离去前,姜柔留下的最后一句话,却是一句温柔又坚定的,“倘若我战死,你无需为我收殓。“

    在这天地宽阔的冰原上,一轮寂寞的落日正在缓缓降下。

    两道身影飞一般地奔出了城门,在冰原上拉出了长长的影子,亲身前往氏石崖,千里驰救。

    劲急的风雪中传来了姜柔轻柔的嗓音。

    “珊湖,我为你唱首歌吧。”

    “忆梅下西洲,折梅寄江北。

    单衫杏子红,双鬓鸦雏色。

    ……

    海水梦悠悠,君愁我亦愁。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北境全线崩溃,但总有人是不肯放弃的。

    就算死,那也得死在战场上,呼啸的朔风吹裂了皮肤。

    虽然冷,但至少是真实的,也是自由的。

    ……

    苏瑞抬起手,撤了兵。

    哗哗哗,厚重的铠甲摩擦的动静响起,大批魔兵调转了方向,离开了这片冰原。

    所有人沉默地看着跪倒在雪地里,嚎啕大哭的粉衣姑娘看了很久。

    突然地,轮椅碾压雪地的动静响起,马怀真一手搭在了乔晚肩膀上,定定地摁住了她肩膀。

    “你打算放弃吗?”

    又回眸看向身后这狼狈的,眼泪止不住往下流的少年少女们。

    “我们要放弃吗?“

    “不!”一个昆山打扮的少年突然咬牙大叫了一声,“都到这一步了,谈什么放弃?”

    他们……他们在北境拼了这几年,死了多少同袍,现在想让他们放弃。

    “不,我们不放弃!!”

    起先只是一声,紧跟着是第二声,第三声,身后的修士们骚动起来,咬牙,通红着眼,此起彼伏地怒吼道:“我们不放弃!!”

    “我们绝不放弃!!”

    这一刻,仿佛有蓬勃的热血从血脉中滚滚地烧了起来,马怀真阖眸眼角露出了点儿笑意。

    妙法尊者阖眸,稳稳地扶住了乔晚肩膀:“起来。”

    乔晚也咬紧了牙,抱着闻斯行诸,站了起来。

    在雪地冰原上跪了太久,她膝盖有些发麻,打了个颤,却又死死地站直了。

    马怀真看向身后这些泪痕未干的修士们,沉声喝道:“兄弟们,我们再战一次。”

    “我们一块儿杀去魔域!困兽犹斗!我们一块儿去救苏将……孟山长,出来!!”

    怒吼声纷纷响起,在这漫天风雪中结下了个承诺,象征北线战场的寒字旗再次被举起。

    旗帜猎猎作响。

    “我们,绝不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