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 298|全线溃败一二合一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战斗至此, 战场上唯余一片沉默。

    苏瑞在审慎地观察着眼前这一切, 并且阻止了接下来的攻势。

    这位久未出世的妙法尊者,一出关,竟然是对敌我双方都动手,实在有点儿……呃,出乎意料。

    但现在看模样, 对方已经恢复了理智,接下来危险的就只有魔域了。

    在这种情况下,魔域战神并未选择冒进,他沉默了片刻,干净利落地收起了长|枪, 退了兵。

    马怀真眼角余光一瞥, 不顾自己的伤口,一揩唇角,眸光一闪,立刻出声:“将军这是打算要走?”

    明摆着是不乐意放苏瑞离开的。

    男人看向他,神情不为所动:“这场仗算你们惨胜,但我想走, 你们拦不住我。”

    “而且, 真若追究起来, ”苏瑞道:“你们赢了这一场小的,却输了大局,输得倾家荡产,一无所有。”

    话音刚落, 身后陡然响起了一片魔兽的兽鸣声。

    马怀真神情微微一凛。

    什么叫输得倾家荡产,一无所有?

    来不及去细想苏瑞这话里有话,就在这时,魔域的援军到了。

    萧焕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赶来的,一看到这满地狼藉,修士与魔兵的尸体像是被同一人杀的,不由面露惊愕。

    与魔域援军一同到来的是,马怀真腰侧的传讯玉简突然疯了一般,滴滴滴地响了起来。

    紧跟着,岑子尘、周衍、陆辟寒、萧博扬等一干人腰侧的传讯玉简也疯了一般地急促地响成了一片。

    狂风暴雪中,滴滴滴的警报声,将人心猛地拽入了地狱。饶是马怀真,心里也忍不住咯噔了一声,暗叫了一声不好!!两根手指头迅速接下了腰侧的玉简,翻过来一看!!

    一看到这玉简上的字,马怀真的心顿时凉了半截。

    周衍脸色煞白。

    李判神情变了。

    而乔晚,汗湿了掌心,攥着的玉简湿漉漉的,玉简上就一行字。

    “北境封印已破,带兵的是碧眼邪佛,我们都被梅康平骗了”,署名是云烟仙府的掌门公孙冰姿。

    这一行字,明显是在战火中匆匆写就,语句颠三倒四,笔画几乎糊成了一片。

    北境战场打了这么多年,马怀真和苏瑞在这战场上你来我往死磕了这么多年,人人都以为北境战场上的主力是苏瑞,苏瑞改从中线进攻,马怀真当机立断,立刻从龙石道出发,千里驰救。

    然而,就在双方死磕的时候,魔域又发动了一次迅猛的突袭,坐镇后方,计划这次突袭的是碧眼邪佛,曾经的岑家二少爷岑清猷。

    如果真是当初那单纯的岑家二少,岑清猷绝不可能突破得了马怀真安排在龙石道的防线。

    岑清猷聪慧归聪慧,毕竟太年轻,然而,在与碧眼邪佛融合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在久经沙场的碧眼邪佛的策划之下,趁着马怀真不在,火器尚未成型,这位邪佛发动了一连串迅猛的攻击,浩浩荡荡地平推了过去。

    三日,魔域前锋赶到了浪云乡,苏瑞屯兵于琉焰山,与苏瑞一同出战的修真叛徒萧焕屯兵于玄阴雪原。

    二十一日,马怀真紧锣密鼓地准备灵力火器,将兵马迅速集合在不渡河前线,决定与苏瑞的魔兽铁骑进行对抗。

    自此修真联盟兵力被一分为二。

    二十四日,魔域攻打浪云乡,负责镇守青州的太玄观宫长老投降魔域,与赤玉州的萧博玉勾结,引薛云嘲所带领的魔兵从氏石崖渡河,孟沧浪带兵驰援,不幸被俘。

    倘若薛云嘲从东线与萧博玉会和,再经由望乡城,将直逼如今防务空虚的龙石道时候苏瑞直下龙石道,薛云嘲从东线侧入,后果不堪设想。

    于是,马怀真安排袁六带领大批修士,沿着不渡河水路东进,增强了东线战场的力量。

    自此,修真联盟兵力被一分为三。

    万万没想到,在见到修真联盟大批东调之后,苏瑞突然改换了攻势,从中线直接发动了进攻。

    危急之下,马怀真带兵千里驰救,如此一来,修真联盟兵力被四分。

    包括马怀真在内的一众修真联盟的高层做梦也想不到,他们千防万防,就是防止龙石道防线崩溃,却在这情况下,被魔域来了招釜底抽薪,直接捅了老巢。

    西线,东线,中线,在这一瞬间,突然就丧失了一切存在的意义,三线全崩。

    这其中代表着什么不言而喻。

    北境战场,输了。

    他们打了这么多年,远离家乡,失去了亲人,朋友,同袍,付出了无数生命,堆出来的北境防线破了。

    始元帝尊即将解封。

    他们输了,如苏瑞所说的,输得彻彻底底,一无所有。

    周衍身形微微一晃,眼前忍一阵发白,忍不住皱紧了眉头,弯下了腰。

    身后,无数修士面色惊愕,甚至有年轻点儿的,刚上战场的小师弟师妹们,忍不住哭了出来。

    在战场上拼杀了这么久,多少次生死之际,他们没有哭。

    而现在得知龙石道防线溃败,他们脸上还带着血,神情狼狈,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马怀真得用尽全身力气,握住了玉简,才不至于让自己当场失去控制。

    他也是人,就算表现得再铁血,一个人总归会有恐惧,震惊,不甘和愤怒等一系列的情绪。

    马怀真顿了顿,再开口是嗓音已经很平静了。

    “打了这么久,这三线竟然全是幌子,梅康平倒是下足了血本。”

    苏瑞没答话,答话的是萧焕,青年柔声道:“堂主,一切都太晚了。”

    不,不晚。

    马怀真阖上眼,沉声继续周旋:“就算封印破了。”

    男人嘴角含了点讥诮之意,“贵主就能立刻爬出来吗?”

    这句话,主要还是为了稳定军心,给身后那一帮小的一点儿安慰。

    别怕,就算封印破了,始元帝尊也至于那么快就爬出来,他们尚有争取的时机。

    结果现实却立马狠狠地给了马怀真一耳光,直扇得男人狼狈地偏过了头,嘴角差点儿咬出了血。

    从萧焕带的那一支魔兵中,缓缓地走出来了个少年。

    一身梅花白的袈裟,手上戴着串佛珠,唇红齿白,笑容在这战场上也显得温和,不疾不徐。

    岑子尘凝神,死死地盯紧了面前的少年,脸上说不出愤怒还是失望:“岑清猷。”

    这面前站着的正是他们岑家的叛徒,岑家的逆子,策划了刚刚龙石道那场全线溃败的岑清猷。

    少年颌首柔声:“子尘叔叔。”

    目光又看向了身后的佛者。

    妙法尊者抬起眼睫,绀青色的眼里静静的。

    血色薄云,漫天风雪中,好像只剩下了这师徒二人。

    这是岑清猷跟着善道书院的离开之后,师徒第一次重逢。

    岑清猷沉默地注视着。

    佛者瘦了,清减了不少,赤着脚趾,发丝如飞扬的海藻。

    然后,他的目光又直直地落在了乔晚身上。

    乔晚猛地一愣。

    虽然不认识面前这位少年僧人,但心里好像被什么东西给狠狠地撞了一下,一阵抽搐地疼,疼得她不由得皱紧了眉,大口喘息了一下。

    “众所周知,当初为了封印帝尊,上任魔域的战神……或者说叛徒,苏不惑,苏将军献出了自己的性命。”岑清猷温声细语,嗓音却清楚地回荡在风雪中,“苏不惑就一个女儿,那就是……辛……乔晚。”

    几乎同一时间,马怀真,李判已经快步拦在了乔晚面前!

    紧随起来的是无数件光华灿灿的防御性宝器,又或者是刀枪剑戟和手握它们的主人!

    一众或年轻,或中年,或老年的修士,不分男女,不分宗门,师兄师姐,师弟师妹,亦或者是长老将领,全都拦在了乔晚面前!!

    在这情况下,没有人能将乔晚从这儿带往魔域。

    岑子尘微微侧目,“孩子别怕,没人能带你走。”

    乔晚怔愣间,看着这被团团护在最中间的乔晚,岑清猷嘴角露出个极淡的笑意,好像是发自真心地为她感到高兴。

    “我不带她走,”岑清猷微微摇头,“辛夷总归是我的朋友。”

    李判眼神一沉,讥讽道:“那你们就不打算把那老妖怪从坟墓里刨出来了?”

    岑清猷定定地看了李判一眼,突然丢下了风牛马不相及的一句:“乔晚失忆的事是我干的。”

    乔晚浑身一震,耳朵里嗡嗡直响,情不自禁地向前迈出了一步。

    “马堂主,尤其是玉清真人。”岑清猷看向周衍,“真人是乔晚的师尊,合该清楚乔晚她身上的秘密。为何她的修为一直寸步不前,存不住灵气,为何她的识海如此广大,为何她在泥岩秘境中入了魔。”

    “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位魔域的叛徒,苏不惑在临死前,留存了一缕神识寄生在了自己女儿的识海。”

    少年僧人以温柔的语调,揭示了足以震骇所有人的秘辛。

    “是我将乔晚偷走。“

    “辛夷是我的朋友。当年是苏不惑牺牲了自己封印了帝尊,如今想要为帝尊解封,必须要苏不惑的血作为祭品。”

    “而乔晚身为他唯一的血脉,是最合适不过的祭品。”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梅康平不惜亲自上昆山将乔晚接回来的缘故。

    岑清猷顿了顿,继续道:“乔晚是我的朋友,我舍不得我的朋友死在这儿。”

    “在得知苏不惑尚有一缕神识寄生在她识海后,我将乔晚偷走,将那缕神识剥离了出来。“

    “这缕神识与乔晚的识海结合得太紧密,或许正因为如此,她的识海受到了损伤,失去了记忆。”

    就这简单的几句话,天边的血色浓云却好像转眼就倾压了下来,将在场所有修士压得几乎喘不上气来。

    北风呼啸,一阵森森的寒意当头刹那间当头罩下。

    李判面色变了,不赦死与不宥刑险些出鞘。

    方凌青觉得自己快疯了,今天发生的每一件事都在毁他三观。

    齐非道愕然。

    怪不得……他看到的乔晚的漏洞竟然在识海。

    少年僧人的手顿了顿,心知这么说出来朋友也做不成了,岑清猷默了片刻。

    在乔晚的性命与她生父之间,他做了个堪称冷酷却不后悔的选择,或许早在那个雨夜,就注定了他与她的分道扬镳。

    他的目光隔着一众修士的保护,与乔晚对上。

    眼前浮现出佛前的少年,朝他伸出手的画面,他,或者说她,扯着嘴角,露出个不太自在却明亮的笑。

    “二少爷,来。”

    就算所有人的畏惧你,厌恶你,恨不得将你除之后快又怎么样。

    还有我渡你。

    送了我蝴蝶结我们就是朋友了。

    战阵前遥遥相望,少年照旧是一身白衣染血,脚踩在血泊中。

    就算你厌我,怒我,恨我,在此刻与我绝交也无妨,日后想起,恨不得将我除之后快也无妨。

    你永远是我的朋友,我远隔天涯的,最好的,最珍重的朋友。

    收敛思绪,岑清猷又看向一直未曾出声的佛者。

    少年毕竟是少年,就算与碧眼邪佛融合,心中却不免掠过了点儿悲怆和苍凉。

    在众人既惊且怒的视线下,不顾众人的目光,少年僧人,缓缓地俯身,朝着妙法尊者直挺挺的跪了下来!!

    袈裟垂落在地,双手交叉放在了地上。

    少年额头紧贴掌面,佛珠当啷作响,墨发飞扬,单薄的身影融入了漫天的风雪。

    整整齐齐的三个头,少年又站起身,依然是一副清风霁月的模样,乌黑润泽的乌发拢在右肩。

    三个头,拜别师门,是弟子不肖,从今之后,他自寻求他的道,他的法。

    在被善道书院囚禁的那段日子里,他对着昏暗的烛光,细细地想。只觉得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

    而如今,他看山是山,看水是水,佛陀就在这山水之中,未曾更改。

    再次站起身的时候,岑清猷目光不经意间与陆辟寒相撞。

    陆辟寒眼里的那一簇寒火烧得更猛烈了点儿,却是硬生生地掐紧了掌心,并没有向这少年寻仇,更没有出言责备。

    乔晚觉得一片目眩,在听闻“我将那缕神识剥离了出来”之后,心好像被什么东西给生生地扯下了一块儿,一抽一抽地疼。

    好像想起了什么,又好像没有想起,眼前只有个模模糊糊的青色的身影,发顶好像落了个温暖的掌心,唤她:“阿晚。”

    岑清猷微微颌首,又退了回去。

    乔晚绷紧了脸,心里陡然涌出了一股不可抑制的冲动!!

    想要冲出去!冲出去!!

    岑子尘见状立即高呼了一声:“孩子,不行!!”

    然而,一对上乔晚的视线,岑子尘猛地吓了一大跳,脚步硬生生地顿在了半空。

    她很难受,面前的少女,乔晚她很难受。

    粉衣的少女眼泪直愣愣地流了出来,泪水疯狂在脸上交织蔓延。

    摸上自己的湿热的脸,就连乔晚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哭。

    她就觉得听到“神识被剥离”,心里好像空了一块儿,有什么失而复得的宝贵的东西再次被夺走了。

    看着少女眼泪如断线的珠子,不停地往下掉,周衍沉默了一瞬,眼前又浮现出乔晚跪在他面前,血泪交加的模样。

    他的心,好像被攥紧了,抽搐了一下。

    世道对她太过不公了,而他,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是她这悲剧命运的推手。

    岑子尘和马怀真也想不到乔晚竟然会哭成这样,毕竟按理说她应该是没见过她这位生父的,或许是没从师尊哪儿得到关爱,将一切都寄托在了这位素未谋面的生父上。而这一想,饶是岑子尘,齐非道等人鼻子也不由一酸,不论如何,再也没资格去拦了。

    周衍喉口滚动了一下,跨出一步,伸出了手:“阿晚。”

    白发的谪仙人动了动唇,眼里露出了点儿哀求之色。

    没想到少女动作极快,反手就刺出了一剑。

    这一剑,直接刺穿了他的掌心。

    血穿过掌心,滴滴答答地流了出来。

    乔晚面无表情地收回了剑,在众人沉默的注视下,一路冲到了苏瑞面前。

    苏瑞抬手,拦住了其他魔兵的攻势。

    萧焕看着她,眼里掠过了一丝微不可察的怜悯,“乔道友,节哀顺变。”

    这是这怜悯更像是嘲讽。

    少女冷冷地提着剑,眼泪还在往下流,用力抿了抿唇,流到嘴角的泪,有些咸有些涩。

    她没想起来对方是谁,脑子里却猛然浮现出了一段话,看着面前这拥着狐裘,一派养尊处优的青年,被一股莫名的欲|望驱使,乔晚一字一顿,定定地说。

    “他临死前,一直在念着你。”

    萧焕脸上那虚伪的笑容猛地僵住了。

    “我不想死,我还想见我大哥,救我。”

    乔晚的眼前好像出现了个少年模模糊糊的身影,那少年看起来就阴郁桀骜,他一身血趴在她背上,吃力地笑笑,断断续续地说着些什么。

    乔晚只是流着泪,木然地复述。

    “大哥他很孤独。我觉得我和我娘都对不起他。如果不是为了把我娘抬回来,他也不会这么早就没了母亲。”

    “我以前很不是东西,总欺负他,但他一直不计较,还总帮我顶锅,帮我写作业,带我出去吃喝玩乐,没事儿还总爱摸我头,烦死了。”

    “你说得或许是对的,大哥是有意把我养废,但这么多年下来,大哥对我的好也作不了假。人人都有私心而已,我这几天想通了,也能理解。”

    每说一句,面前的萧焕脸色就白上一分。

    好像有细密的刀子钻入了心中,又如同万蚁噬身,咬得萧焕生生地疼。

    最后萧焕彻彻底底地沉默了。

    雪花漫天,洋洋洒洒地落了下来,天空上“停泊”着的庞然大物,静默地伫立在昏暗的风雪中,昏黄的探照灯穿破了风雪。

    俊秀阴沉的少年皱着眉,倒吸了一口凉气:“疼,大哥,疼……快去……快去救乔晚他们……”

    萧焕踉跄了一步:“阿绥。”

    他得到了他想要的一切,萧焕忍不住苦笑,却没想到临到头被乔晚狠狠地捅了一刀。

    这一刀,快准狠,捅得他呼吸都好像纠结在了一起。在满身算计,满身风霜之后,他突然后悔了。

    青年神情怆然地阖上了眼,像是最后一次的温言安慰:“阿绥,阿绥乖。”

    “正好,我也不想当什么家主,这位子本来就属于他,在我大哥庇护下,当个闲散的小少爷似乎也挺好。”

    最后,乔晚结束了自己的话,心里却更疼了,疼得好像有一把大手紧紧攥住了,怎么呼吸也喘不上来气。

    这是所有人第一次看到乔晚如此流泪,泪水横溢。

    这姑娘在人前表现得一直很坚韧,简直就是血和火里淌出来的马怀真二号。

    如今,却猛然意识到,这姑娘她过得太苦了。

    岑清猷自然也没看到过,他也沉默了,半晌,从储物袋里突然抽出了把黑金色的剑。

    “辛夷,这个交给你。”

    “还有几天时间,若你愿意来魔域,还能见到他最后一面。”

    黑金色的剑身,剑柄上书了个峻峭挺拔的大字“行”。

    抱着剑,乔晚终于跪倒在地上,忍不住嚎啕大哭。

    很快,又被一片风雪掩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