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 279|沉沦渊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乔晚并不欲和这明显是拿了宫斗剧本的妹子多废话。

    乔晚:“她在哪儿?”

    穆笑笑抬眼看着这近在咫尺的的冷酷的眼, 心里忍不住哆嗦了一下,眼泪刷地就流了出来, 少女咬紧了下唇, 泪眼朦胧道:“乔晚师妹……你误会了,我并无恶意的……”

    乔晚:……这熟悉的白莲和绿茶的双拼芳香。

    少女怯弱而可怜巴巴地宛如一只小仓鼠, 愈加反衬出乔晚这凶神恶煞的反派气质。

    淡定地将刀尖往少女白嫩的脸上又抵紧了点儿, 乔晚将反派气质贯彻到底地沉声问:“她在哪儿?”

    穆笑笑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小姑娘哭得可怜巴巴的, 上气不接下气, 结果再次被无动于衷的乔晚一脚蹬翻在地。

    饶是乔晚这个时候也觉得自己耐性快要用尽了, 皱着眉, 憋着一肚子火, 压低了嗓音,一字一顿地逼问:“你真以为我不敢动你吗?”

    这种无效沟通的感觉糟糕透顶了,乔晚抿紧了唇, 定定地想, 老让她想起被小组作业支配的恐惧。

    就算圣人在这种只知道哭的无效沟通面前也没办法保持耐性。

    穆笑笑猛地收住了眼泪,眼睫上还挂着一地泪珠,整个人滑稽地愣住了, 那剑锋抵在了她喉咙前, 刺出了血,仿佛再往前深一寸,面前的少女就能毫不犹豫地钉穿了她的喉咙。

    乔晚拎起穆笑笑,往地上一砸, 抬脚又把她掀翻在地,面无表情道:“说。”

    乔晚……是认真的。

    穆笑笑颤颤巍巍地哆嗦了起来,看着乔晚眼里蹦出来的那两道冷酷的光,突然从心底涌出一股俱意,咬紧了唇,低着头,眼泪啪嗒嗒地往下掉,不敢抬头再多看她一眼。

    这时候,穆笑笑突然明白过来,这么长时间以来,她对乔晚做的那些事,不过是下意识地利用了乔晚对她那点顾念之情。

    而现在的乔晚心底的那点儿顾念之情消散了个一干二净,在她看来,她和那些死在她剑下的人并无什么两样,有必要时,她甚至会眼睛眨也不眨地一剑击碎她的丹田。

    而乔晚也确实正如穆笑笑所说的那样,剑锋朝着穆笑笑喉口深入了一寸。

    鲜血霎时间落了下来,凉意渗入肌肤,穆笑笑惊慌失措地避开了眼,鼻尖也哭红了,“她……她……她在沉沦渊。”

    沉沦渊?

    目光落在这明显忐忑不安的妹子身上。

    乔晚眉头一动:“你跟我一块儿去。”

    果然,穆笑笑浑身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不……”

    少女委屈地睁大了红红的眼睛:“我……我不去。”

    乔晚:……

    默默闭上眼,努力憋住想揍人的冲动。

    突然手腕一转,收起了刀锋。

    穆笑笑见状,立刻牵着裙摆跌跌撞撞地奔了出去:“裴……裴春……”

    还没跑出几步远,突然被乔晚及时追上,反制住双手,后腰立刻又抵上了冷冰冰的刀锋,乔晚几乎亲昵地面无表情拍了拍少女的脸:“带路。”

    穆笑笑几乎有些惶惶地抬眼又看向了面前这些护卫。

    救……救救她……

    但这些围观了一场宫斗的侍女和护卫,面面相觑间,却是没有一个敢上前的。

    不是他们不愿意,主要是这位“魔后”太他妈剽悍了!!这要是寻常的后妃之间争风吃醋,他们也就上前拦了,但现在这上去明显是有生命危险!

    要是这位魔后一不高兴把他们剁了……

    魔虽然好战,但魔并不是缺心眼的傻子。

    而且,凭心而论,比起爱耍这种计谋的穆姑娘,他们明显还是更中意这位一点儿。

    穆笑笑攥紧了裙摆的手,一点一点地松了下去,随之沉下去的还有一颗渐渐冰冷的心。

    没有人上前。

    穆笑笑木着一张脸,任凭乔晚一手扶在她肩膀,一手抵着她后腰,带着她慢慢地走了出去。

    一直到了她口中的沉沦渊。

    一到沉沦渊,乔晚终于明白,这姑娘为什么不愿开口了。

    这地方简直是个大型坟场。

    一踏入面前这片土地,乔晚立刻就察觉到一点儿不大好的气息。

    夕阳如血,血色铺染大地,枯草瑟瑟,到处散落着些不知名的骸骨和残破的佛像,累累的白骨几乎堆积如山。

    而这一眼,乔晚甚至看到了个几个人从佛像的空洞的眼中“爬”了出来,这些人四肢抻得像格外的长,浑身上下包裹着一层光滑的白色皮肤,惨白的整张脸上只剩下了三个米粒大小的小孔洞,两个对称的是“眼睛”,还有一个姑且称之为“嘴”,如同爬行动物一样,手脚撑在地上,缓慢爬行。

    像极了乔晚曾经看过的一部电影《潘神的迷宫》中的灰白骷髅人(pale man)

    似乎察觉到了来访者,这些累累尸骨中,突然缓缓升起了些细长的,黑色的鬼影,这些黑色鬼影静默地,扭曲地注视着来访者。

    和乔晚这段时间所见到的魔宫相比,这“沉沦渊”终于有了点儿魔域的气质。

    目睹眼前这一幕,一股寒意瞬间从脚底板蹿上了尾椎,乔晚心里发寒,几欲作呕。

    这都是什么地方啊……

    面前的这一切,对一个只看过些恐怖电影的女大学生而言,委实是有点儿刺激了。

    这段时间的和谐相处冲淡了她的警惕心,甚至让她忘记了这是“魔域”。

    乔晚眼神沉了沉,虽然看上去依旧不动声色,但内心却坚定了要离开的想法。

    她必须,一定要离开这里,离开这儿是早晚的事。

    心念电转间,乔晚面色微微一动,扯了扯唇角:“你想引我到这儿来?”

    握着短剑的手紧了紧,乔晚面皮绷得紧紧的。

    她很少生气,但这个时候也不由得冷了心。

    眼睫一扫,滤去眼底的冷光:“去,把她带回来。”

    穆笑笑没动,眼角余光定定地瞥向了这还在爬行的骷髅人。

    乔晚将手搭在了她肩膀上,她抖得更厉害,一边抖,一边不自觉地往后退:“不……我不……”

    “我……我没想到沉沦渊会这么可怖的。”

    耐心耗尽,乔晚这个时候已经懒得和她再多废话了,一脚就被穆笑笑踹到了还在爬行的骷髅人面前。

    还在爬行的骷髅人抬起眼,米粒大小的眼与穆笑笑的目光正好撞了个正着。

    呼吸绵长。

    “啊啊啊啊啊啊!!”

    少女吓得六神无主,涕泗横流,大叫一声,拼了命地手脚并用往后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我……我带你去……我带你去找她……”

    话音刚落,又被乔晚给拖了后来,垂着眼擦干净了少女眼角的泪水,乔晚拍了拍她脸,淡淡道:“这才乖。”

    穆笑笑嘤咛了一声,含着点儿哭腔,眼眶红得像兔子。

    乔晚……乔晚太可怕了……

    却不敢再反驳,只能强忍着俱意,慢慢地往前走:“我……我让他们把她放在了这儿……应该就是在这儿了……”

    脚步一转,绕过一个近乎六米多高的佛像,在这背后,终于露出了楚娇娇的脸。

    小萝莉好像是哭累了,蜷缩在佛像背后睡着了。

    穆笑笑咬紧了唇,欲言又止,泪光闪闪:”我……我真没打算伤害她的……”

    她只是听说这是那些人牲的坟场,那些不合格的实验失败的人牲都会被丢到这儿来,她只是想引乔晚她来这儿,替小凤凰报仇。她甚至……甚至嘱咐其他人照看好楚娇娇……

    在无数个日日夜夜,她常常在想,要是小凤凰没有死,要是小凤凰没有死就好了。

    ……

    这都是什么地方和什么人和什么三观啊……

    看着面前这姑娘,乔晚觉得不可理喻,后背发凉的同时,内心一股暗火烧得更望旺了。

    所以,她才不爱看宫斗剧,要不是陪她母上和基友偶尔会看两眼,一般情况,都是敬谢不敏。

    主要是她一直无法认同宫斗剧这里面所传递人命如草芥,你争我斗之下任意牺牲人命的的价值观,哪怕上刚入宫最善良的女主角最后都会化身为恶龙。

    乔晚深吸了一口气,闭了闭眼,定了定心神:”谁说你能走了。“

    穆笑笑已然彻底呆住了,仿佛预见了什么剧烈的挣扎了起来,尖叫道:“别!乔晚求求你!!不要!!”

    “过来。”一把扯出她这衣领,将少女拖到了还在爬行的这白色骷髅人面前,一脚踹中了穆笑笑膝盖。

    少女一个踉跄,跪倒在地,来不及爬起来,立刻惶急地揪紧了乔晚嫁衣裙摆。

    “别……求求你……”

    拎着她脑袋,耳畔传来穆笑笑声嘶力竭,几乎崩溃的哭叫声,乔晚手都没动一下,反倒把少女往前摁得更近了。

    “啊啊啊啊!!”

    穆笑笑双手在空中徒劳地挥舞,奋力挣扎间,却一头磕上了这白色骷髅人的脸。

    对上这近在咫尺的三个米粒大小的孔洞,穆笑笑手脚冰凉,吓得胆丧魂飞。

    “求求你,乔晚,求求你,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但少女温暖粗糙的手掌却牢牢抵着她后脑,一刻不停地往前按,直到她整张脸都贴上了白色骷髅人的脸。

    来了个堪称“啵嘴”的亲密接触。

    “呜呜呜……呜唔……唔……”

    “你知道吗?”

    乔晚毫不手软地继续往前摁,沉声道:“我一直认为对待犯人和反派,一剑杀了就够了。”

    “没人有权力去审判旁人,没人有权力去行使私刑。”

    “折磨与侮辱,都没这必要。”

    乔晚扯动嘴角,扯出个僵硬的弧度,“但你真的惹我生气了。”

    “所以,只能请你留在这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