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 273|魔域魔君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第二天一早乔晚走下楼的时候, 正好碰上了尹子诚等一干少年少女。

    这些少男少女一见她,互相推搡着, 露出个不好意思的笑。

    “陆前辈。”

    “陆前辈, 早啊。”

    对上乔晚的视线,方凌君有些手忙脚乱地, 尴尬地移开了视线。

    显然还没忘记自己之前是怎么说陆前辈的来着。

    江湖骗子?

    方凌君内心哀叹, 得罪了陆前辈, 这下糟了。

    但乔晚却好似浑不在意一般, 淡定地互相打了个招呼, 迈步下了楼。

    少女脊背挺直, 眼睛黝黑温亮, 脸庞像温暖的白玉, 又透着股淡淡的冷意,行礼时动作之端正标准就连乔晚本人也未曾察觉。

    这无疑是个受过良好儒家修养的姑娘。

    看着少女下楼的背影,一干人面面相觑。

    “陆……陆前辈, 这是不在意了吗?”

    “好像没生气啊。”

    在经历过臧大江这事儿之后, 又被乔晚一语点破修行上的阻碍,昨天晚上一想到他们之前对陆前辈的冒犯,尹子诚等人一夜都没睡好, 一整天忐忑不安。

    如今见少女浑不在意的模样, 尹子诚忍不住低叹了一声。

    这位陆前辈果真是高人,看来还是他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前辈虽然不在意,我们却不能就此揭过此事。”尹子诚低声嘱咐,“陆前辈是高人, 若能与她结交,对大家都有裨益。”

    方凌君等人严肃地点点头:“我们省得。”

    结束了乔晚的话题之后,不免又有人提起谢行止来:“不知道今天是否能有缘得见谢道友一面。”

    言语里怅然而若有所失。

    早就坐在大堂里的师净仪一干人等却不是这么想的了。

    眼看着尹子诚等人想上前结交,又不敢上前结交的模样,另一拨少年心中嗤笑。

    切,早干什么去了?我们尊称陆姑娘一声陆前辈你们还不信?

    乔晚刚走下楼,胡越立刻就笑着让了个位子:“陆前辈,坐。”

    乔晚礼貌道:“多谢道友。”

    昨天她一晚上都没睡好,就算再淡定,碰上穿越这事儿,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也淡定不到哪儿去,能维持冷静不至于精神崩溃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但奇妙的是,她这具身体就算连着好几晚上都没睡,依然精神奕奕,没觉得疲劳。

    更何况,还有一件事,一直在困扰着乔晚,就是那魔修临走前曾提到过的“张长风”。

    那位兜帽君,一提到张长风明显就心有忌惮的样子,这位张长风明显就比兜帽君更难搞啊。

    打个比方,这位兜帽君如果是新手村小怪的话,这位张长风就是个小BOSS。

    她其实也有段放纵的不学无术的岁月的,尤其是刚上大学的时候,熬夜看那是家常便饭,从乔晚她浸淫多年网络的经验来看,这要是一部升级流文的话,可能兜帽君和张长风之后,就是各种大小BOSS。

    在她一步一步干翻了这些小BOSS之后,又不断吸引了大BOSS的注意,刷怪代代无穷尽,说不定到最后,那位叫什么裴春争的魔主,都会被她干翻在脚下呢。

    一边喝着,乔晚一边默默望天,内心纠结吐槽。

    事实证明,槽是不能随便乱吐的。

    恰好就在这时,门口突然传来了个嗓音。

    “请问,陆婉陆前辈可在此处?”

    乔晚一怔,心中随即一凛。

    师净仪等人说笑声顿了顿,抬眼看去。

    就看见门口又站了个黑兜帽。

    暗沉沉的。

    师净仪看了一眼乔晚,主动出声道:“这位道友是……?”

    黑兜帽呵呵一笑:“在下是特地奉主人之命,请陆道友一会的。”

    乔晚沉声道:“你家主人是?”

    “我家主人姓张。”黑兜帽眼神一转,落在了乔晚身上,“阁下想必就是陆婉陆前辈了?”

    张!长!风!

    尹子诚心里咯噔一声。

    不同于没见识的师净仪和乔晚这些土包子,他是听说过张长风的“威名”的。

    这人看上去其貌不扬,实际上是个没良心的畜生,这人出生青宵宗,前两年和青宵宗一块儿上了战场,在南线战场上落到了魔域手上,把师门上上下下全给卖给了魔域,自己在修真界混不下去了,立刻就转投了魔域,这人上位完全是踩着师父师兄的血,一步一步爬上来的。

    “原来你家主人是张长风张道友。”

    二楼楼梯上传来道清朗的男声。

    黑兜帽一抬眼。

    尹子诚拱了拱手笑道:“不知道张道友请陆前辈过去是所为何事呢。”

    那黑兜帽也笑:“不过是从臧大江口中听了一耳朵,心中好奇,这白云乡都是我家主人的地界,如今竟多出他未曾听闻过姓名的高人,这才想要与陆前辈一见罢了。”

    好不要脸。

    特么白云乡啥时候成了你张长风的地盘了。

    姬灵心中暗呸了一声。

    奈何他们这几个初出茅庐的小白菜们,碰上张长风连给对方塞牙缝都不够格的,一时也不敢出声。

    就在这气氛陷入僵持之间,门口突然又传来了个笑声。

    轿子里的张长风等的不耐烦了,自己亲自掀了轿帘,登门了!

    他本来也不是什么文人,这番文绉绉的过场不过是给自己面上多添几分光,眼看着等到现在也没个信,张长风心里忍不住冷哼了一声。

    架子还挺大,他倒要看看臧大江这混账都一口一个尊称“陆前辈”的,到底是何方神圣。

    “诸位不必害怕。”张长风笑吟吟地一步跨过门槛,踏进了客栈,笑道,“都放松,放松。”

    “张某此行并无恶意,不过是听闻陆前辈威名,特地想赶来——”

    后半句话,在目光触及客栈少女沉静的脸庞时一秒卡壳。

    这……

    这是……

    张长风不淡定地瞪大了眼,呼吸猛地一滞。

    乔晚一怔,微讶地看着这位张兄,宛如见了鬼一般地脸上笑意顿时,面色骤然一变。

    刹那间,整间客栈里气氛都好像随之一沉。

    师净仪心里暗叫一声不好,几欲拔剑之时,张长风却忽然一撩衣摆,沉着着脸,步履匆匆,急急忙忙地跑了。

    跑……跑了??

    尹子诚与方凌君错愕。

    张长风这跑走的架势,宛如后面有鬼在追。

    自家主人调头就跑,那位黑兜帽也傻了,原地呆滞了一秒之后,赶紧追了上去。

    “老,老爷?”

    刚追上去,张长风却突然低喝一声:“回去!”

    “回去给我盯着那个叫陆婉的!盯紧了他们的去向,要是失了他们的踪迹,我要你好看!”

    然后,不顾黑兜帽诧异的目光,张长风立刻放出飞行法器,一步跨了上去,由于跨得太急,还差点儿脚一滑,从空中栽了下来。

    但这个时候张长风也不在乎会不会在属下面前丢脸了。

    因为……因为陆婉……

    这位……这位他妈的,竟然和乔晚长得一模一样!!

    回想刚刚那一眼,张长风呼吸忍不住都急促了。

    他可不是臧大江那些没见识的,他是见过乔晚一眼的,在几年前,那次同修大会上,那时候还是杂役的张长风跟着宗门,远远地瞥见了那少女一眼。

    这可是乔晚啊。

    张长风浑身抖如筛糠。

    这可是失踪了几年的乔晚啊,魔……魔君一直在找的那个乔晚啊。去魔域,他现在就必须得去魔域。

    一想到这即将落在自己头上的荣华富贵,张长风忍不住眉飞色舞,神采飞扬。

    臧大江这个混球,嫉恨自己这么多年,做梦也想不到有朝一日反替他做了嫁衣。

    这陆婉就是乔晚这事儿,他决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他必须保证,自己亲自到魔君面前禀报才是。

    张长风这一路紧赶慢赶,花了两天时间,终于赶到了魔域,一到魔域,立刻收了飞行法器,直言自己要见魔君。

    “烦请禀报魔君,说是有了那位乔道友的消息。”觍着脸,点头哈腰地笑道。

    说实在的,本来张长风也没觉着魔君会为了这事儿答应见他一面。

    这几年来说是见到了“乔晚”,结果赶过去一看不是认错了,就是招摇撞骗的乌龙不知凡几。

    像魔君这等地位的,顶多也不过是派个属下跟他走一趟。

    但张长风做梦也没想到的是,守卫让他进去。

    行走在这偌大而空旷的魔宫里,张长风手脚冰凉,如坠梦中。

    宫殿里很暗,烛火摇曳,扯出一条奄奄一息的黯光。

    在这重重纱幔之中,时隔几年,张长风终于又再见到了那位魔君。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只白皙而毫无血色的手,这只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拂去了微扬的纱幔,从幽暗的微光中,终于走出了这位当世的魔君。

    这位魔君给人第一眼的感觉,并不像个帝王,更像个少年。

    少年魔君赤着脚,宛如幽灵般,悄无声息地轻轻走了出来,玄色长袍曳地,一直铺到了台阶下。

    整个人看起来不修边幅到看起来随意而又放浪。

    腰身纤细消瘦得仿佛不盈一握,裴春争抬起眼,乌黑的眼淡淡地落在了张长风脸上,新雪般的脸上泛着病态的红晕,颊侧那乌黑的发丝落在唇前,轻轻荡了一荡,少年面无表情,薄唇微启。

    “说罢。”

    “她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