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 232|岑夫人白珊湖和郁行之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第一次被人这么明晃晃的拒绝, 说不难受倒是假的。

    接下来是怎么平静地拜别了妙法尊者,乔晚已经记不得了, 等回过神来之后, 自己就已经坐在了洞府里。

    也不知道前辈是不是看见自己这眼泪了,真是的, 都快奔五了, 怎么还这么感性呢。

    明明都知道她这场暗恋注定会失败, 现在正好, 在泥足深陷之前及时悬崖勒马罢了。

    吸了吸鼻子擦了把眼泪, 乔晚沉默了一会儿, 果断拎起剑气势汹汹地去了暗部。

    “师姐!”

    暗部师姐吓懵了:“乔晚?你怎么来了?”

    这面色不好啊?

    细细地留意了一眼乔晚这神情, 暗部师姐心里咯噔一声, “难道说玉简上面的……诶,乔晚,穆笑笑她……?”

    “不是这个。”乔晚直接打断了暗部师姐的话, “我是来问赤火金胎消息的。”

    “上回师姐不是让我等消息吗?现在呢?师姐, 现在有消息了吗?”

    少女乌黑的眼透亮:“赤火金胎的消息什么时候下来,能不能快点儿?”

    暗部师姐一愣:“你问这个啊。”

    “这个,暗部最近忙的事儿可多了, 你等等我帮你问问。”

    这话倒没骗乔晚, 暗部最近这些事儿堆积如山,相比之下,不怎么重要的赤火金胎就往后推迟了。

    乔晚彬彬有礼:“多谢师姐。”

    看着暗部师姐发玉简问了好几个人之后,女人面色复杂地从玉简里抬起了头:“我刚刚问了马堂主了, 堂主说让你明天过来吧。还是比拼,你们打上220的再打几场,谁赢了这赤火金胎就是谁的。”

    来得正好。

    她正愁无处发泄她这少女悲伤呢?乔晚面无表情地想了一下,鞠躬道谢,提着剑又沉默地走了。

    兴许也是知道赤火金胎这事儿拖得够久了,问世堂行动力十分之强,第二天就将220的弟子召集到位,着手安排赤火金胎归属这事。

    接下来这几天,乔晚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闷在了问世堂里打架,将萧家、穆笑笑都远远地抛在了脑后。不论是萧博扬还是甘南,谁的信息都没接。

    打架是个能舒缓情绪,有益身心健康的一件事。

    如今这些弟子都不是她的对手,凶残地厮杀了几天之后,终于鼻青脸肿地把赤火金胎给拿到了手。

    只不过这也让乔晚错过了一件事。

    岑夫人和岑向南来了,两人一块儿上了昆山,就在上了昆山之后没两天,岑夫人就在昆山栖霞峰安顿了下来,和栖霞仙子高兰芝一块儿商讨医术,救治那些来到昆山后没多久因为打架滋事而受伤的各派弟子。

    “当归酒焙干二分,白术三分,人参去芦三分……”

    修长白皙的手指灵活地将芦苇纸包好,取来草绳系上。端坐桌前,提起草绳,微微一笑,交给了身前面色绯红的昆山小师弟。

    昆山师弟眼神四处乱瞟,根本不敢与面前的美妇人对视:“多……多谢夫人。”

    这位岑夫人刚来昆山没几天,就以温柔的态度,精湛的医术在昆山弟子中出了名。

    就比如这个提着药包的昆山小师弟,头脑发昏脚步虚浮地走出了栖霞峰药堂的大门,结果因为心神飘忽,一头就撞上了门口来人。

    “啊……对……对不住……”

    还没说完,从前方突然飞来一股大力,昆山师弟大叫一声,跌坐在了门槛上,手里的药包哗啦散落了一地。

    “走路不会看路吗?”

    始作俑者是个容貌姣好俊美的青年,就是半边脸毁了容,大腿也缺了一截,面色阴沉,冷冰冰地问,眼里仿佛飞了两把冷刀子。

    淡淡地瞥了一眼这哆哆嗦嗦的昆山弟子,郁行之收回晦暗不明的视线,走进了药堂。

    结果刚迈出没几步,脑后又传来了一声冷哼。

    “岑夫人可在此?!”

    门口不知何时站出了十多个青年男女,个个脸色不善,为首的那个上前几步,直接拨开人群走到了岑夫人面前。

    “夫人,我妹子前几天吃了你的药,如今不见好转,伤势反倒更加重了,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

    岑夫人闻声抬头,温润的眼里微含诧异。

    林家的?

    这批青年男女也不在乎让人认出自己的身份,袖口和衣摆都明晃晃地绣了林家家纹。

    岑家和林家多年世仇,虽说岑府灭门那次最后不了了之了,但这几个林家子弟明摆着都是故意来挑事的。

    “不知道这位小友你妹子姓什么名什么?”虽说如此,岑夫人脸上不见任何不悦之色,嗓音依然温和有礼。

    “我妹子姓林,”为首的那青年,也就是之前在酒楼为了养命珠和乔晚打了一架的林五,沉默了一瞬:“昨天辰时来夫人你这儿看的病,回去之后服了你开的药,这时候反倒高热不止了你说怎么回事?”

    岑夫人温声细语地问:“是六姑娘吗?我知道了……”

    于是便开始详细地询问病情。

    郁行之冷漠地收回了视线,偏偏就在这时,林五突然恼了,嗓音微寒:“都说了药没用,恐怕岑夫人这是因为岑林世仇不愿治吧?”

    “抱歉。”女人面露歉疚之色,“我这儿还有些病人亟待救治,令妹这是正常现象,等汗发出来了,这病也就好得差不多了。”

    “夫人,是我们失礼了,”眼前岑夫人退让,林五讥笑道:“但今天你必须跟我们走一趟。”

    “我这妹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就莫怪我们林家无礼了。”

    正当岑夫人准备开口的那一瞬间,突然正跽坐在她身边,给自己包扎伤口的白衣姑娘抬起了一双美目。

    一开口,嗓音清朗动人,却冷淡彻骨。

    “林家子弟都是这些胡搅蛮缠之辈?”

    为首的林五微露不悦,扯着唇角冷笑一声:“这位道友是谁?又是从哪儿来的?”

    女修缓缓地站起了身,白衣如雪,乌发如墨,发间的点缀着的珍珠映照这栖霞峰的彩霞,秀美白净的脸上蒙了层微光,清冷的眼一扫,淡淡道:“拿着药,出去。”

    身后林家子弟黑了脸,非但没出去,反倒一把掀了面前这桌案。

    岑夫人一时不察,差点儿被这桌子给砸了个正着。

    没想到白珊湖更快一步,脚步一转,挡在了她面前,扯着岑夫人胳膊,往身后一拉,怀里一护,伸出胳膊男友力十足地替她挡下了这一击。

    被这欺霜赛雪的冷淡女修揽在了怀里,岑夫人一愣,一抬头,却只能瞥见女修那一小截如玉般洁白的下巴。

    林家弟子丢这桌子的时候特地暗搓搓地用了点儿灵力,白珊湖不是体修,雪白的手臂上立刻就见了青。

    但女人依然眉头都没皱一下,果断地抽出了披帛。

    抽!

    抽他丫的!

    毕竟这是修为还在孟沧浪之上的,崇德古苑大师姐,行事一向雷厉风行,直接卷起林五丢出了药堂。

    而乔晚,这个时候正好走进药堂,打算拿点儿伤药。

    林五一屁股跌坐在药堂门口,还没来得及羞恼,眼睛突然和门口的那双黑黝黝的眼,撞了个正着。

    青年立刻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乔……乔晚?!!”

    他是见过乔晚的,就乔晚这脸,他打死都忘不了,多少林家弟子就栽在了她这猥琐的游击打法之下,更没忘这姑娘和妖皇伽婴的交情。

    脚边突然落了个人,乔晚也愣了一秒,旋即就皱起了眉:“林家的?”

    之前那个要卖养命珠的?

    再往药堂里面看了一眼,瞥见跌坐在地上的女人,顿时什么都明白了。

    夫人。

    心口猛地漏了一拍,乔晚面无表情地举起了剑。

    “来得正好,医闹是吧?”

    新拿到的赤火金胎还没用呢,刚好让她试剑!

    看着乔晚举起了剑,林五的确有点儿慌了,气急败坏地低吼道:“乔晚你疯球了?!”

    结果还没说完,乔晚举着剑一剑就给他打飞了出去,这剑上的气劲儿震得林五“哇”吐出一口血。

    这还没完,脚下踏出“妙微步法”,乔晚脚步不停,一路杀进了药堂,瞥见个林家弟子就动手用剑抽出去。

    从林五,在林家弟子惊恐的面色下,一路抽到了林六……林三十三……林三十五……林四十二……

    岑夫人:……这是那个温柔内向的小丫鬟辛夷?

    最后在郁行之面前停下了脚步。

    目睹这一路抽过去的乔晚,青年冷傲的神色崩了一干二净,一言难尽地盯着乔晚看了半天:“你谁?”

    郁行之?

    “一看这德行,就是来医闹的吧?”乔晚面无表情地再度举起了沾血的长剑。

    果断,抽之!

    被误伤一剑抽飞了出去,青年气得面色青黑,立刻面色扭曲地拔剑而起,和乔晚打成了一团:“我认识你吗?!你找死!你有病吧!”

    欺负残障人士,这一样一样的面无表情的欠揍!这是陆辞仙变成了个妹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