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 231|少女失恋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在妙法拦阻之下, 乔晚当然不会和萧家人起冲突,倒是萧家那几个青年男女, 老远就瞥见了佛者的身影, 纷纷上前见礼。

    “妙法尊者。”

    “尊者。”

    “晚辈见过尊者。”

    “尊者身体可无恙否?”

    素来有点儿眼高于顶的萧家子弟,这时候都纷纷收敛了那高傲冷淡之色, 乖巧行礼。

    乔晚看着面前佛者妖冶的侧脸, 微微有点儿晃神。

    前辈……在修真界的地位还真是很高啊。

    妙法蹙眉颌首:“听说萧家家主亲临昆山, 替我向贵家主问好。”

    “这是一定的。”

    为首的那青年, 似乎是这帮萧家子弟中的主事人, 忙彬彬有礼的应声, 目光一瞥, 落在乔晚身上, 竟然破天荒地地也打了个招呼。

    “乔道友。”

    乔晚垂眉敛衽:“萧道友。”

    既然家主刚刚言谈间透露出的信息都表示不计较萧宗源那事儿了,萧家子弟个个都是会见风使舵的人精,望向乔晚的脸上也收敛了那高傲和冷淡, 多了几分温和之色。

    这和谐的氛围, 让围观的其他暗部弟子和迎客弟子都有点儿惊悚。

    不是说萧家肯定不会放过乔晚的吗?现在这和谐友爱的气氛是怎么回事?!

    乔晚这一夜之间是把自己这魅力点都给刷满了还是怎么的?

    和乔晚一块儿跑过任务的暗部弟子更觉得惊悚,有种当初那个灰扑扑的姑娘,下山之后突然摇身一变, 转眼竟然就和这些修真界赫赫有名的, 他们平常见也见不着一秒的大佬谈笑风生了。

    按捺下困惑,迎客弟子上前一步,请萧家这批青年男女先去客房歇息。

    萧家弟子对乔晚如此和颜悦色,

    迎客弟子心里咯噔一声。

    这岂不是意味着穆道友之前说的都是些胡话吗?

    这几天玉简上早就闹翻天了, 如果真是胡话,那穆笑笑暗害自己师妹当真是其心可诛。

    ……

    萧家这批青年男女一走,妙法尊者也难得多看了乔晚一眼,脸上看不出多少喜怒。

    他这回上昆山,倒不是为了乔晚。

    鬼市有古怪,或许和萧家,甚至昆山都脱不了干系,上昆山的这几天,他多方查探,亲自去游仙镇查了几趟,这回到山门前,也是为了见萧景洲,至于乔晚,则是顺带的。

    顺带着处理她与萧家那些恩怨旧事。

    不过令妙法尊者微感错愕的是,无需他出手,乔晚她自己似乎已经缓和了与萧家之间的恩怨。

    佛者不动声色,内心微感欣慰。

    这个后辈比他想象中还要聪慧不少。

    既然乔晚已然有解决的能力,那这事儿无需他再费心劳力。

    目睹着萧家一行人远去,妙法尊者目光一瞥,厉声道:“人走都走了,还看什么看?”

    嗯,严肃什么的,已经成了刻在骨子里的习惯了,毕竟要训诫大光明殿这些弟子,威严必不可缺。

    但人人都知道嘛,妙法尊者,实际上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滥好人,尤其对自己颇为欣赏的后辈而言。

    乔晚握紧了剑,没出息地微微红了脸。

    太近了。

    离前辈太近了。

    虽说妙法这大胸肌一直被大家YY,但包裹在宽大的青色袈裟之下,佛者的身形看上去修长到甚至有点儿瘦削,尤其一张脸更加秀气,秀眉斜飞入鬓,凤眼水光潋滟,薄唇艳丽丹晖,那眼妩媚妖冶,一开口却是一阵泠然低沉浑厚的佛音。

    虽然知道时机不对,乔晚还是忍不住略有些晃神。

    不论是这回亲身上昆山,还是那一个“断”字。

    默默地攥紧了手中的剑柄,她……她都很感激前辈……这几天由于莫名其妙的胆怯也没敢去道谢。

    少女这出神瞒不了身旁敏锐的佛者。

    往日的沉稳和冷静仿佛一扫而空,虽然眼神依然清明,但微红的脸暴露出了乔晚难得的不自在和不好意思。

    这明显是小姑娘面对心上人的忐忑和紧张。

    妙法尊者一怔,忍不住缓缓地又皱紧了眉。

    除了在雪域高原会有转世活佛,每个人不是一生下来就是佛门尊者的,在成为大光明殿高高在上的妙法尊者前,妙法也曾经在寺庙里待过不少时间,为不少男女开导过五蕴之苦。

    人之七情六欲,他看得比这世上绝大部分人都多。

    之前没曾留意,如今一瞥眼,几乎立刻就看出了这后辈对自己的那点儿倾慕之情。

    自己色相惑人,妙法也是知道的,甚至还有过不少被他开导的姑娘转头就爱上他这种阴差阳错的事。

    但乔晚,他没想到他这回上昆山倒有这意料之外的发现。

    他对她不假辞色,内心却暗暗欣赏,因此对她的态度比对其他人还要严格不少。

    这后辈,聪慧坚韧,守礼知趣,有资质,倘若能坚持下去,将来或许可登大道。

    看的多了,妙法倒也不觉得大惊失色或是困扰,只是心中微微叹息。

    色相惑人,若爱生时,便生愁戚,啼哭,忧苦,烦惋,懊恼。

    他只愿她不过是一时迷失在这色相之中,拘泥于爱恨痴缠之内,她之将来合该是坦坦荡荡的大道。

    略一沉吟,妙法尊者淡淡道:“乔晚,你和我来一趟。”

    乔晚惊讶:“前辈?”

    虽然不明所以,还是乖乖地跟了上去。

    这一路走过了山门,来到了昆山一处僻静的殿前。

    尊者这态度似乎有点儿不对。

    乔晚心里略感不安。

    和之前的严厉别扭不一样,之前的那正经是能被大光明殿弟子调戏到炸毛的正经,而现在这沉静的面色,是完全不敢让人调戏的平静威严。

    不管怎么样,还是先……道个谢吧?乔晚有点儿不大确定地想,酝酿了一下,开了口。

    “太极仙宫那事,多谢前辈替我解围,还有那个字……也多谢前辈提点。”

    佛者却没理她,目光在她脸上停留了半秒。

    这眼睛是极为好看的绀青,落在人脸上时,却像是细细密密的针,刺得乔晚喉口干涩,脊背也忍不住开始发烫了。

    尊者这态度,让她有点儿摸不准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

    难道说……

    乔晚心里猛地漏了一拍,心里一囧。

    那个“断”字真的没其他含义,纯属她和李判脑补过多吗?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妙法终于开口了,“我此番上山另有要事,帮你,不过是举手之劳。”

    “乔晚,我与你梦中相识已有十多年。”

    “是,”乔晚迅速回神,“这些年来晚辈一直很感激前辈对晚辈的谆谆教诲。”

    “我与你并无师徒之实,却有师徒之情。”

    这话说的乔晚一愣,心里无端地一沉,忍不住往前走了一步:“前辈。”

    妙法尊者垂眼沉声,那双妩媚的凤眼依然似开还闭,流泻出淡淡的庄严与泠然。

    “在我心中,我不止将你视作弟子,更视作好友。”

    “这世上,贪爱生苦,由爱生忧怖。”

    不知道妙法为什么会说这个,乔晚更加紧张了起来。

    佛者看向她:“就算是夫妻兄弟父子之间,也会因爱而生烦恼,我记得你曾修习过儒家法门?”

    乔晚心里咯噔一声,喉口微微干涩:“是。”

    “儒家有言,君子之交淡如水,这世上,或许唯有淡如水的知交之情可长久。”

    “乔晚,你可愿不计较我的年岁,与我平辈相交,真正做我这修炼路上的好友?”

    “我长你数百岁,我知道,这对你而言不算公平,若你不愿,我也不会勉强于你。”

    这份仰慕,或许是出于色相,或许是出于年岁造成的不平等。

    他长乔晚数百岁,经历得比她更多,懂得也比她更多。而乔晚,年纪还小,看上去似乎是比同辈的经历得多了,其实还是个嫩生生的晚辈。

    他修为在她眼中之所以高深,佛法之所以精妙,不过是占尽了年龄的优势。既为长辈,就不该利用这年龄造就的不对等,和这不对等早就的仰慕之情。

    从妙法尊者开口开始,一直到现在,宛如一盆冷水兜头浇下,乔晚终于明白了。

    前辈看出来了。

    正因为看出来了,才委婉地拒绝了她。

    乔晚抿紧了唇,沉默地行了一礼,“晚辈知道了。”

    这还有什么愿意不愿意的。

    就这寥寥几句话突然点醒了她。

    虽说她知道自己这份悸动,无疑是对对方这份修行和慈悲大爱的不尊重,也更显得青涩狭隘。

    但心动从来不由人控制,她还是忍不住陷入了这微妙的甜蜜而酸涩的梦境。

    毕竟她……她也是大龄少女嘛。乔晚苦笑,她穿越之前好歹也是清纯女大学生,对这么个优秀的,耐心的,不计回报指导自己的异性心动也很正常。

    妙法尊者的拒绝可以说是很委婉也很照顾她心情了,就是这份委婉和温柔慈悲,才更让她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乔晚的这第三次暗恋,看来也以失败告终了。

    在妙法尊者目光之下,乔晚僵硬着身子,将眼前微不可察的湿意轻轻压了下去,缓缓点头:“能与前辈成为好友,是晚辈荣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