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 220|反击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萧绥闻言心里咯噔一声, 暗叫了声不好,立刻上前一步。

    马怀真面无表情地抬手, 拦住了他的动作:“说下去。”

    萧绥脸色难看:“马堂主。”

    马怀真似笑非笑地看了过来:“怎么?这叫蜃龙作证难不成还能伤了穆笑笑?”

    自己挖的坑, 还得自己去跳。

    马怀真态度强硬,一己之力力压所有反对意见, 萧绥脸色一时间阴晴不定。

    “萧小公子, 我是问世堂的堂主, 如今戒律堂不在, 这事儿合该由我来裁决。”马怀真笑吟吟道:“刚刚是给了萧家的面子, 小公子难不成还要插手我宗门里的事务不成?”

    就在这争执的当口, 帐篷外突然响起了一声悠远高昂的龙鸣。

    马怀真眉头一皱, 立刻驱动轮椅, 出了帐篷,远远就看见了盘踞在半空中那条暗红色的蜃龙。

    目光落在蜃龙下的少年身上。

    陆辞仙垂手站着,顶着其他人神情各异的目光, 平静道:“堂主, 我把蜃龙给带过来了。”

    周围响起了点儿悉悉索索的议论声。

    “这就是那蜃龙?”

    “陆辞仙怎么做到的?”

    就连马怀真也有点儿惊讶,没想到陆辞仙他们几个竟然还真能把这条蜃龙给带过来。而且,看着腰往后的逆鳞……

    的确是个不好惹的上古神怪。

    马怀真不动声色地收敛思绪, 目光重新落在这条蜃龙身上, 眸光一冷,直接上手放出了一道神识,这动作快得几乎没给其他人半点儿可乘之机。

    抽神识这事儿,马怀真也是赌了一把, 虽说陆辞仙把这蜃龙带过来了,但保不齐这蜃龙还有攻击力,不过事急从权,他赌的就是,如果这蜃龙动手他的修为至少能挡住这一击。

    不过让马怀真略感讶异的是,面前这条龙完全没抵抗的意思,乖乖地就把这几天的神识记忆给交到了他手里,当然这也阻挡了他再继续往前探查的意思。

    看来是陆辞仙来的路上和这蜃龙达成了什么协议。

    无暇多想,抽出神识之后,马怀真将留影像往地上狠狠一甩。

    这个时候其他昆山弟子,惊讶的发现,被陆辟寒和周衍护在了身后的穆笑笑,突然面色惨白,往后倒退了几步,抖如筛糠。

    还没等其他人回过神来,一看这留影像里的内容,纷纷都愣了。

    这是萧绥。

    虽然人影很模糊,但明显能看出来这就是萧绥。

    “穆笑笑……神识……留意……嫁祸……”

    “乔晚……”

    真相大白。

    将目光从留影像上收回,马怀真转动轮椅,拨开周衍和陆辟寒,走到了穆笑笑面前。

    面前的少女埋下了头,脸色惨白毫无血色。

    男人阴森的目光落在少女身上,笑吟吟道:“原来你师妹就是这么陷害你的?”

    话音刚落,余下一片哗然。

    刚刚帐篷外面那些偷听壁角的细微的动静,就没瞒过马怀真他这耳朵。

    既然他们能听得见帐篷里面的动静,自然也能听得见少女捂着脸问师妹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现在看来,穆笑笑说这话,简直是其心可诛。

    目睹了这一切,萧博扬眼神有点儿复杂,沉默地看着面如金纸,在马怀真这逼问之下,步步往后退的穆笑笑。

    毕竟之前是从北域战场中杀出来的煞神,身上这气势几乎轻轻松松就碾压了一直处于师长保护之下的小姑娘。

    穆笑笑脑袋里一片嗡嗡直响。

    他们都在看她,盯着她一片哗然,议论纷纷。

    “穆师姐不是说乔晚故意在她识海里动了手脚吗?”

    “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

    马怀真笑吟吟地转动轮椅,挡住了穆笑笑的去路。

    那些曾经笑着喊她穆师姐或者穆师妹的昆山弟子,此时眼里满含复杂、惊讶和厌恶。

    修士大多数都是不服就干的生物,比起戕害同门,这种私下里玩的让人防不胜防的阴谋诡计,明显更让人厌恶。

    尤其是刚刚哭得这么柔弱可怜,竟然还让人一下子就信了。

    “这明显就不是第一次了吧?”

    “那真人呢?”昆山师姐皱眉,“玉清真人不至于看不出来。”

    怪不得刚才玉清真人急着拦住素霓仙子查探神识原来是为了替他这徒弟遮掩。

    “我……我没有……我不知道。”穆笑笑六神无主地摇头哭道,“我当时记不清了……”

    萧博扬嗓音干涩,看着这自己的心上人沉默了一会儿:“就算记不清,那也不能顺水推舟就推给乔晚。”

    “意图戕害同门,带回戒律堂再作询问。””马怀真嗓音陡然转厉,阴恻恻地甩出了两道灵丝,一道将穆笑笑五花大绑,直接丢到了周衍面前。

    另一道则直接把萧绥给捆了个结实,一并丢到了穆笑笑身边。

    萧绥面色大变:“马怀真!你当我是谁?!”

    还没说完,男人淡淡地曲指,在虚空中轻轻一抓,这灵丝宛如加了千斤之重,把萧绥给砸进了土里。

    男人嗓音淡淡道:“萧家小公子,我是昆山问世堂的堂主,你插手我宗门事务,如今又企图戕害我宗门弟子,就算老家主在场,你说我当不当绑得?”

    一听马怀真搬出老家主,毕竟年轻还没经验,萧绥立刻就慌了。

    这灵丝薄如蝉翼,还泛着点儿冷光,但却如同泰山压顶,生生地把穆笑笑压趴在地,不能动弹。

    少女惶急地抬起眼,没了之前半分的娇软可人,只看向周衍,慌乱地哭叫道:“师……师父!师父救我!”

    周衍面色遽变,脚步微动。

    却被一道森冷的目光拦住:“事到如今,真人还要护着你那小徒弟吗?”

    眼看周衍僵在原地,穆笑笑又泪流满面地去看一直没开口的病弱青年:“大……大师兄!”

    但触及到男人寒火般幽深冷寒的目光之后,还没说出口的话卡在了嗓子眼里。

    师父在看她,大师兄在看她,萧博扬也在看她,所有人都在看她……

    那些昆山弟子的目光就像在看一个垃圾。

    甚至萧博扬看她的目光,也像是之前从没认识过她一样。

    目光一瞥,却突然瞥见了静静站在远处的少年,少年容貌明艳,垂着眼看着这一场闹剧。

    穆笑笑愣住了。

    裴……裴师弟……

    她幻境里的噩梦,成真了……

    一步行错,满盘皆输。

    “堂主。”就在四周议论纷纷的时候,周衍忽然出声,目光扫过被压趴在地上的穆笑笑,神情疲惫。

    “笑笑神识毕竟确实被人动了手脚。又受这幻境影响,神思不清,一时半会误解了晚儿也算人之常情。”

    “念在她年少懵懂,被有心人利用的情况下,请堂主允许我叫笑笑带回山上,好生询问管教,等养好了伤,再行遣送到戒律堂查明真相也不迟。”

    话音一落其他昆山弟子都变了脸色。

    这是真的下定决心要保穆笑笑了。

    先替穆笑笑遮掩不说,如今真相大白了还要保住穆笑笑,就算之前有点儿看不上乔晚的,这个时候也忍不住替乔晚骂了一句。

    这做师父的,真是偏心到海里去了。

    马怀真冷笑:“年少懵懂,神思不清?我看她陷害自己同门师妹的时候,脑子倒清楚得很!!”

    这几个字,如同惊雷当头劈下,其他昆山弟子看着趴在地上,哭得梨花带雨的穆笑笑眼里更添一丝厌恶。

    “我是问世堂堂主,既然坐上了这位子,就不敢徇私。还请真人不要插手我们问世堂和戒律堂的事。”马怀真沉声吩咐周围的暗部弟子,一挥手:“带走。”

    问世堂负责抓人,戒律堂负责审判,这是昆山众所皆知。

    马怀真看样子是完全没再打算顾忌周衍的面子。

    眼看着穆笑笑和萧绥被人带走,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剩下来一干人等还有点如坠梦里。回过神来之后才猛地意识到,乔晚呢?刚刚怎么没看见乔晚出来?

    帐篷里,乔晚沉默地坐在地上,靠着帐篷休息。

    因为她和陆辞仙神识共通,刚刚一眼,来福就认出了她,不过她这个时候,明显没办法和来福相认。

    就在这时,门帘突然又被人从里面打起。

    马怀真转动轮椅,停在了她面前。

    “你师姐被带走你不高兴?”

    乔晚:“前辈。”

    “没什么可高兴的。”闭着眼睛,乔晚低声道。

    这事儿没什么值得她高兴的。

    马怀真静静地看了她一眼,体贴地没再打扰她,调转轮椅离开了。

    正如刚刚她对马怀真说的,把心眼用在这上面没什么值得高兴的。

    或许是之前为了叫人神识损耗太大,没一会儿的功夫,乔晚就睡着了。

    不过梦里很不安稳,神思恍恍惚惚,时梦时醒。

    一会儿是梦到了当初周衍带她上山,一会儿梦到了当初的行刑台,一会儿又梦见了大师兄。

    或许在她心里,她其实很羡慕穆笑笑。

    模模糊糊间,面前好像出现了道高大挺拔的身影,青衣落拓,乌发拢了个松松垮垮的低马尾,垂在了脑后,男人蹲下身,宽大温厚的手掌轻轻落在了她发顶,目光透过单片眼镜细细地端详着她,眼镜上的白金链子温顺地垂落在肩头。

    男人好像叹了口气,嗓音温醇中透着些无奈和宠溺,薄唇一张一合,好像在说着些什么。

    “晚儿……乖……”

    好温暖……

    大掌反复而有耐心地抚摸着她的发顶。

    好温暖……

    在这安抚之下,乔晚终于疲倦地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