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 208|再会故友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对于乔晚这“直播”, 一众昆山弟子纷纷表示出了高度的热情和好奇。

    就是这问题,逐渐如脱缰的野狗一般, 狂奔在“跑偏”的路上一去不复返。

    “诶, 乔道友,听说马堂主经常夜半和人飚轮椅是吗?”

    “听说大师兄喜欢的是端庄大方的姑娘?”

    到后来, 看乔晚态度诚恳, 有胆子大的干脆将“乔道友”这称呼换成了“小乔”。

    “小乔, 听说龙族都有两只鸟, 是真的吗?”

    被包围在这一堆问题之下, 乔晚默默望天。

    这犹如八卦学校领导的架势, 你们倒是认真一点啊!!!

    可惜这直播没能持续多久, 就在乔晚坐在树下, 继续卖货的时候,前面突然出现了几个暗部弟子的身影。

    “乔晚在吗?”

    “乔晚在哪儿呢?”

    这几个暗部弟子神情严肃,气势汹汹, 犹如城()管压境, 所到之处,鸡飞狗跳,乱成一片。

    在其他昆山弟子颤巍巍地指引之下, 这几个暗部弟子走到了乔晚面前, 沉声道:“乔晚是吗?跟我们走一趟。”

    “兄弟,发生什么事儿了?”

    其中一个暗部弟子,之前他们一块儿跑过几次任务,和她有点儿交情, 看了她一眼,脸色沉重:“你卖的功法出事儿了。”

    果然。

    乔晚不动声色地将手上的玉简往袖子里一塞。

    玉简上一众昆山弟子,齐齐一愣。

    功法出事了?

    不是说这功法挺有用的吗?

    那暗部弟子:“先和我们去趟问世堂,马堂主正找你呢,具体的,到时候再说。”

    这一路上,乔晚企图旁侧敲击,套出点儿话来。

    可惜这几个暗部弟子都顶着张如出一辙的“苦大仇深”脸,紧紧闭着嘴,只说,等到了问世堂你就知道了。这还是看在和乔晚这多年战友情谊的面子上,这要是搁在普通弟子身上,那就是二话不说,直接压着走!

    乔晚一踏入问世堂,就看见了大堂中央那一张轮椅。

    马怀真窝在轮椅上,支着手,淡淡地看着被几个医修搬来的某个弟子。

    一见乔晚进来,连眉毛都没动一下:“自己看。”

    顺着马怀真的视线一看,那青年弟子正躺在地上翻滚哀嚎,神色极其痛苦,肌肤下面好像也有什么东西在叫嚣着几欲冲破□□而出。

    旁边还有两三个同伴一样的人守在这儿,一见乔晚进来,全都怒目而视,不过忌惮轮椅上那位的威压,没敢咋咋呼呼的造次。

    乔晚只不过看了一眼,立刻就下了判定。

    这是魔气。

    君采薇之前说过,她这卖货的想法虽然不错,但有个很明显的漏洞,漏洞就体现在这儿,容易被有心人利用。

    乔晚拘谨地站在原地,沉思了一会儿。

    玉简上面这她跟魔域合作的这些传言,明显是人为在某个时间段特地刷出来的,这套路简直和后世营销公司买水军一模一样。仔细想想,自己上昆山之后,得罪过的人不少,但唯一有这财力和势力的,也只有萧家的萧绥这一个人。

    凤妄言没可能,乔晚面无表情地想,他智商太低。

    “有想法没?”马怀真问。

    “有。”乔晚抬起头,平静地行了一礼,“有人陷害我。”

    这话一出口,那几个同伴顿时就不淡定了,扶着担架咬牙切齿:“乔晚!!你这是什么意思?!!”

    “阿真是练了你的功法才变成了这样!你这话是说我们陷害你了?!”

    “你看看阿真的样子!!”

    乔晚看了一眼,收回了视线。

    马怀真一个眼神扫了过去,这一眼警示性意味十分浓厚,那几个同伴脸色微变,到底没敢在这尊煞神面前上演械斗。

    马怀真:“继续说。”

    乔晚点点头,行了一礼,一板一眼道:“堂主,我买的都是正经功法,假一赔十的那种。”

    那几个同伴中,腰间昆山玉牌上刻了个闵国飞的,站出来一步,咬牙道:“你说是正经功法,那你倒解释解释为什么阿真练了你这功法之后会变成这样?!”

    乔晚没看他,严肃地看着马怀真:“我卖出去的功法,都是大光明殿的炼体功法。”

    众所周知,乔晚走的是剑体双修,而禅门炼体术则在修真界上下尤为著名。

    “你说你卖的是大光明殿的体修功法?那你怎么证明?”马怀真丝毫没被这句话惊动,甚至也没问她是怎么弄到大光明殿的炼体功法的,毕竟机缘这事儿就是个比较玄乎莫测的玩意儿,乔晚知晓大光明殿的炼体功法,十有八九也是下山之后的奇缘。

    闵国飞瞪她:“大光明殿的炼体功法能把人炼成这样?!我看最近玉简上传的那些话就没错。”

    玉简上能有什么话,当然是乔晚和魔域勾结,当初在众人面前,一块演了一场戏这事儿了。

    “借卖功法的名头,将这些邪魔外道渗透到弟子内部。道友好深沉的心思。”闵国飞说着说着急急忙忙朝着马怀真就跪了下来。

    “堂主,我知道乔晚曾经替您做事,但您这公正严明,整个昆山也是众所周知的,请您一定要明察啊!!”

    乔晚默默打量了面前这一二三四若干修士一眼,心神微微一凛。

    敌方来势汹汹,就是脑子似乎……有那么点儿,不好使啊。

    先是把和魔域勾结的这么大的罪名给她扣上了,接着又指出马怀真曾经和她有私情,再给马怀真扣上了顶高帽子。

    面前这些弟子这点儿小心思,一向心狠手黑,缺德事故的马怀真怎么会看不出来,当下笑了笑:“你放心,这事儿我一定会秉公处理。”

    乔晚看了眼地上哀嚎不绝的青年,转过身再次看向了马怀真,斟酌着开口:“堂主,这事儿不对。”

    “怎么不对?”

    “我要是当初就和魔域勾结,那必定是从一开始就在布局,横贯了这么长时间的布局,肯定是想搞个大事。”乔晚攥紧了袖子里的玉简,平静抬眼,不疾不徐道:“就如同闵道友说的,我要是真打算借此将这些魔功渗透到昆山内部,那我肯定要徐徐图之,何必为了这么个。”

    看了眼地上那青年的玉简,乔晚顿了顿。

    “为了这么个筑基期的修士,就暴露了自己,将我这么长时间的布局毁于一旦呢,这不划算。”

    马怀真挑眉微笑,新奇地看着面前这落落大方的姑娘。

    下山一趟,看起来也会玩心机了。

    “说得也有道理,闵国飞你怎么看?”

    闵国飞微微一愣,和同伴互看了一眼,心里咯噔一声。

    这事儿干起来不容易,要不是对方给的钱多,他们几个也不乐意干。

    躺在地上哀嚎的青年默默闭上了眼,暗叫不好。替小少爷做事他是下了血本的,用了乔晚卖的功法和魔域的功法混着修,身上这魔气也是真魔气,痛苦也是实打实的,就是不知道马怀真能不能看出他身上这细微的不对劲之处。

    “这……”闵国飞黑着脸道:“这必定是其中出了差错。”

    乔晚:“闵道友,做人做事都要严谨。”

    说完不顾闵国飞骤然变化的神色,恭恭敬敬地从袖子里掏出玉简,递了上去。

    “马堂主,我觉得是有人要陷害我。”

    马怀真:“这是什么?”

    乔晚:“这是个统计数据。”

    这是她披着陆辞仙的马甲,请齐非道统计出来,再发给她的。

    “堂主你看,”乔晚指着玉简上的内容帮忙解说:“在这个时间点,到这个时间点的这一时间段内,关于我和魔域勾结的言论突然呈几何级激增。”

    “还有这个。”

    “发帖的这些昵称,此前根本就没在玉简上出现过,这就表明,有人刻意雇佣了一大批帮手,换了身份昵称,在背后操控言论。”

    可惜昆山玉简还不够先进,没办法准确定位到IP地址。

    乔晚淡定吐槽:颤抖吧,愚蠢的文科生。

    玉简上,还在目睹着这场直播的昆山其他弟子,顿时被说傻了。

    有人……要陷害乔晚?还把他们当枪使唤?

    没想到乔晚竟然会有这套手段,闵国飞有些手忙脚乱:“那……那你也得证明,这功法的确是大光明殿的功法?与魔域无关,谁又能替你证明?!”

    “我来替这位道友证明。”

    话音刚落,从问世堂外面突然大步走进来个膀大腰圆的莽僧。

    这莽僧一走进问世堂,立刻遮蔽了殿里绝大多数的视线。

    不止闵国飞一干人等懵了,乔晚也懵了。

    愣了半秒之后,乔晚眼神随即一亮,忍不住脱口而出。

    “济慈!!”

    是你!!

    约翰·济……阿不,当初的自习室三人组!

    莽僧,也就是济慈,朗声大笑:“小乔,好久不见了。”

    乔晚愣愣地问:“你怎么在这儿?”

    她……她这算计里面好像没大光明殿的认证这玩意儿吧?

    “我?”济慈笑道:“我当然是替师父来传个话了。”

    “师……师父?”

    阔别已久的莽僧,一笑起来脸上横肉都堆积在了一起:“尊者如今正同贵派诸位长老说着话呢。”

    乔晚大脑轰隆了一声,惊讶地睁大了眼。

    前……前辈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