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 205|切磋比试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活了这么多年, 鲜少享受这待遇的的乔晚,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被包围的危机。

    修犬和伽婴, 十分娴熟地在她后面儿坐了下来。

    齐非道叼着个面包, 趴在桌子上,心里那叫一个好奇啊, 带着笑的眼一直在乔晚脑门上打转。

    他们从玉简上得到了消息, 大早上就赶过来了上大课, 没看见陆辞仙的人影, 倒是看到了陆辞仙这名义上的“绯闻女友”。

    少女穿着件粉裙子, 脑袋光溜溜的, 一本正经地坐在桌前。

    陆辞仙看上的就是这姑娘?

    容貌倒能称得上一句秀美, 尤其是在顶着个光头的情况下, 还能无损颜值,这从各方面来说,都已经能称得上一句牛逼了, 一双眼眼神清明, 神情沉稳坚毅。

    至于方凌青,说不好奇也是假的,但脸色却稍微有点儿蛋疼, 单纯如斯的方家小少爷, 这个时候终于回味了过来,说断袖是骗他的呢!!!

    那他当初还面带羞涩,期期艾艾地问陆辞仙,“你对我没意思吧”。

    如今, 陆辞仙这“绯闻女友”,这“正主”就坐在了自己面前,小芳同学恨不得以头抢地,表示太特么羞耻了好吗?!他这温文尔雅有涵养的方家小少爷,自从遇到陆辞仙之后,说过的粗话比他人生前几十年都来得多。

    乔晚也不是没察觉到方凌青和齐非道,从他们进门开始,她心里就“我屮艸芔茻”了一声,顿时有点儿慌了。

    想到自己还在赶来路上的小号,乔晚默了。

    方凌青脑坑青年欢乐多,忽悠起来比较容易,但问题就在于齐非道,虽然看着懒散邋遢了点儿,但实际上十分敏锐细心。

    她现在回去还来得及吗?要是她这两个马甲都被扒了……

    一瞬间,乔晚表情有点儿龟裂。

    那她这秀恩爱得多尴尬。

    不,不行!!

    反正也没……没什么好怕的!!

    只要捂紧她马甲!谁都不能脱下来!!

    在心底默默给自己加了个油,打了个气,顶着众人炯炯有神的卡姿兰大眼,乔晚努力挺直了腰板,尽量忽略了齐非道和方凌青这视线,一本正经地继续研究攻略周衍这二三事。

    结果往左,突然一屁股坐下来个人影。

    甘南笑容羞怯,眼神明亮,旁边儿还站着个君采薇。

    “晚儿妹子早啊。”

    一进门,君采薇就眼神略有点儿复杂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指了指她右边的座位:“道友,在下能坐这儿吗?”

    乔晚十分冷静地回答:“这儿有人。”

    出来吧!我的小号!!

    下一秒,那从昨晚开始就一直饱经各种八卦的少年,终于出现在了门口。

    陆辞仙甫一现身,教室里微妙地安静了一瞬。

    主要是因为陆辞仙生得实在是仙姿玉骨,但联系到昨天这几起几落,就撷下了那一颗颗人头的画面,没人会觉得这少年“娘”。他身上这气势,沉稳冷傲,笑起来时眼神明亮,似乎还有点儿和蔼。

    一进门,径直地就走到了乔晚面前,坐了下来。

    至此,乔晚四面八方终于被团团包围。

    这个时候还没开始上课,周围传来了点儿小声的议论。

    “这是陆辞仙吧?这绝对是陆辞仙吧?”

    “诶你们听说了吗?陆辞仙和乔晚……”

    “陆辞仙和乔晚?他们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玉简上都写了呢。”

    卧槽。

    点开玉简一看,目睹这雨夜追凶,十步之内一剑枭首的血色凶残画面,其他人心中纷纷一惊。

    陆辞仙这人行事竟然这么凶残?乔晚这从哪儿榜上的这么个大杀器。

    “这陆辞仙对乔晚不错啊。”

    “道友你瞎吗?你没看见这陆辞仙亲手替乔晚烘干了衣服吗?”

    目睹陆辞仙坐下来,方凌青脸色红了又白,白了又红,主要是羞耻的,简直想穿越回去把当初那期期艾艾,担心陆辞仙肛他的自己脑壳给撬开看看。

    最后还是齐非道有点儿看不下去,方凌青同学这宛如被欺骗了感情的画风,一把摁住了方凌青的脑袋,把青年给掰正了过来。

    这个时间和地点,不大适合叙旧,急什么,趁现在好好看看,待会儿还有大把的时间好好问♂候♀问候,这个辜负了他,小芳和孟沧浪感情的感情骗子。

    齐非道翘起嘴角笑了一下。

    “陆小道友,好久不见了。”

    没想到少年十分之镇定,镇静地宛如从来没分别过,“齐道友,小芳。”

    这如此厚脸皮,让齐非道嘴角一抽。

    这节“公选课”乔晚选的是“武技”。

    没一会儿,负责教授武技的玄中长老走上了台,至此这段八卦才算暂且告了一段落。

    昨天这事儿闹得这么大,玄中长老明显也有点耳闻,目光在台下一扫,笑眯眯地就锁定了乔晚。

    和其他对乔晚或多或少有点儿意见的长老不同,玄中长老一直都挺喜欢面前这姑娘的,不骄不躁,脚踏实地,在泥岩秘境里,神识绞杀数万人面蝎尾蛛,干净果决,心性坚韧。

    “来,乔道友上来,给大家做个示范。”

    武技对打的示范需要两个人,至于这另外一个。

    玄中长老又扫了一圈儿,笑着招招手:“那裴道友上来吧。”

    少年半垂着眼,施施然地站了起来。

    没想到在裴春争之后,乔晚身边儿的陆辞仙也跟着站了起来:“长老,能不能让我代晚儿上去?”

    玄中:“你?”

    他年纪大了,不懂这些年轻人之间那点儿曲折,既然有人愿意主动请缨,当下倍感欣慰。

    看看,面前这晚辈多爱学习啊。

    出生戒律堂的玄中长老,行为处事也是讲究个实用,眼看裴春争和陆辞仙一上来,脚下挪开了半步,看向了台下:“他们先打,你们留意看着,看完我再问你们。”

    论武技,裴春争在同龄人之中也算佼佼者,但和他对阵的却是陆辞仙。

    先出手的是陆辞仙。

    就算在留影像上瞥见了陆辞仙这雨夜寻仇的凶残画面,但这毕竟不是现场亲临,如今有个现场见识到的机会,台下的所有人都打起了精神,用了之前上课从来没有过的十二分的关注,牢牢锁定了这场“切磋示范”。

    少年反手击出了一拳,这一拳快若迅雷,拳威赫赫,这一拳,犹如昨夜响彻昆山的轰隆雷霆。

    在这雷霆万钧的气势逼迫之下,裴春争脸色微变,只能抽身急退,陆辞仙步步不让,紧追不舍。

    没过一会儿的功夫,两人就从台上一路打到了台下,四周桌椅,受着气劲震荡,纷纷裂成了碎块。

    陆辞仙这攻势疾若狂风,咆哮怒吼,摧折天地万物,掀起的气劲震得桌上课本乱飞,其他昆山弟子默默从椅子上一蹦而下,生怕祸及池鱼。

    和陆辞仙这极猛厉极劲的武技相比,裴春争的武技轻盈缥缈,幽微难测,犹如流风活雪,趁风势而起,伺机反击。

    这一场“切磋比试”竟然打出了点儿死斗的气氛。

    玄中长老看在眼里,却没拦着,左右还没闹出人命,在他们闹出人命之前,他完全有这余力拦住他俩。

    陆辞仙步步紧逼之间,看得台下所有人忍不住,绷紧了脸,心里那点儿八卦劲顿时消散了个无影无踪,心头萦绕着的只剩下了一阵几欲窒息的沉闷和肃穆。

    这交手之间纯熟的战技,只让其他人心惊胆战,不自觉地就臣服在了这精纯的武技之下。

    这就是陆辞仙?

    怪不得…怪不得当初能和孟沧浪一行人闯出鬼市。

    在这精纯的武技之下,台下昆山弟子纷纷哑然,没人会再关注那些所谓的风月,这是对这场战技切磋的侮辱。

    只是乔晚她……她怎么“收服”的了这么个凶残大杀器的!!

    心情紧张之下,一众人还是忍不住由得将目光投向了,正襟危坐的乔晚身上。

    她精神力这个时候几乎全都集中在了陆辞仙身上,神情肃穆,看上去倒像是在替“陆辞仙”紧张了。

    凭武技裴春争虽然拼不过她,但她毕竟披了个马甲,有许多诸如“无相诀”在内的技能都不能用,拖得越久,战局对她就越不利。

    “无相诀”虽然攻守戒备,但最实用的还是守式,她眼下用不了“无相诀”,只能彻底放弃守备,空门大开,全力进攻。

    就在这时,众人看见陆辞仙,随手捞起了本散落的册子,这本册子一入手,内劲灌注其中,只听见铮铮几声破空的清音,书页纷纷如飞镖利箭般朝着裴春争爆射而出!

    裴春争身形虽然飘忽,但还是一个不察,被锐利如箭的书院划伤了脸,在如玉般俊俏的脸蛋上留下了道儿鲜红的血痕。

    面无表情地抹了把脸上的血,裴春争缓缓地抿紧了唇,略有些晃神。

    这不对劲。

    从和陆辞仙交手伊始,自始至终就有股淡淡的违和感萦绕在心头。

    他很确信,陆辞仙和他是第一次见面,但陆辞仙他怎么会对他的出招这么熟悉?他接下来每一步,每一拳,似乎都在陆辞仙预料之内。

    就算他战技再精纯,在从未和他交过手的情况下,也不该如此。

    除非,还有个猜测。

    只是这个猜测,让裴春争秀丽的脸上蒙上了点儿寒霜,一想到,心口也不自觉一滞。

    除非是乔晚提前告诉了他,将他的路数,他的弱点,尽数告知给了面前这男人。

    突然之间,一直坐在乔晚身后,没出声的伽婴开了口:“此人是谁?”

    察觉出伽婴这嗓音里微不可察的跃跃欲试,知道顶头老板喜欢卸下一身修为,和人单纯酣畅淋漓地拼战技,修犬无奈地叹了口气:“这是陆辞仙。”

    修犬:“陛下还不知道吧,这似乎是乔晚妹子的道侣。”

    “乔晚的道侣?”男人无动于衷,脸上丝毫没露出任何惊讶,淡淡道:“他的路数,和她甚为相像。”

    乔晚,乔晚忽然哆嗦了一下,觉得后脑勺有点儿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