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 202|辞仙哥哥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袁六有点儿震惊, 脸色有点儿僵硬,在听到乔晚这声传音入密之后, 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没人会相信陆辞仙是真看上了乔晚, 才会替她撑伞。

    唯一的答案就是,陆辞仙没杀红眼, 还保持着冷静, 而且看上去的确是个怜香惜玉的家伙, 他身边儿本来就带了个容貌丑陋的“少女”,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陆辞仙他是个不看脸的好男人啊!就连看到这光头乔晚都没嫌弃, 对第一次见面的人都这么温柔有耐心……

    少年松开了乔晚, 收拢了这把黄色的梅花桐油伞。

    这个场面, 似乎要说点儿什么比较合适,否则也不好解释她为什么好端端地突然从玉清峰,跑到了这儿来, 于是, 乔晚挠挠头,说出了句让在场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的话:“你来了?”

    陆辞仙淡淡地“嗯”了一声,仅仅只瞥了她一眼, 就看向了袁六:“劳烦道友收拾残局。”

    这感觉有点儿奇怪, 乔晚皱皱眉,努力压下心头这自己精分了的,奇异的囧囧有神的错觉。

    而这时候的袁六还在:对第一次见面的人都这么温柔有耐心……等等?!是不是有哪里不太对?!!

    袁六浑身一麻,手里的刀差点儿哐啷一声掉在了地上, 惊恐地睁大了眼:你们……你们认识?

    临窗的二楼,裴春争不言不语地抿紧了唇,紧紧地攥着窗棂,目光落在了陆辞仙身上。

    短短三言两语之间,极尽默契。

    裴春争垂眼,心心中疑不定,乔晚怎么会认识不平书院的陆辞仙?

    这两人之间似乎涌动着股非比寻常的气息,恍若浑然一体般默契亲密。

    还没等乔晚回答,地面突然传来一阵震动,石板上的雨水也被溅起。

    随之而来的一阵动地的脚步声,在天际雷鸣的映衬下,厚重而肃杀。

    首先映入人眼帘的是一团团拳头大的昏黄的灯光,映照着渐渐转小的蒙蒙细雨,两队身着黑色劲装的暗部弟子,沉默无声地穿梭在雨夜中,雨水在他们脸上横流,但没一人伸手去擦拭。

    他们每一个人,就像是一把出鞘的伺机而动的利剑,而为首的是个拥着厚重狐裘的病弱的男人,男人形容枯槁,淡淡地垂手站立在巷口,这周身的气势非但没有被身后的神情肃杀的暗部弟子所压倒,反倒是反压了这些武士一头。

    袁六又是一惊,皱着眉差点儿叫出来:“陆辟寒?!”

    男人,也就是陆辟寒,看了眼袁六,目光却沉默地落在了少年身后护着的乔晚身上。

    少年却是不做痕迹地又往乔晚身前走了一步,挡在了乔晚面前。

    接到暗部传来的消息之后,陆辟寒他立刻出发去找乔晚,从巡夜弟子和守门弟子口中得知乔晚往定九接的方向去了,又听问世堂那儿来信,说是不平书院的陆辞仙,在定九接上遭到了伏击,这才向马怀真借了两队暗部弟子赶来收拾残局,倒没想到会看到眼前这一幕。

    面前这少年,看来就是陆辞仙,这段时间以来风头正盛的不平书院山长陆辞仙。

    他来得正好,将少年挡在乔晚面前的动作尽收眼底。

    陆辟寒曾经从马怀真那里听闻过一点陆辞仙的消息。

    陆辞仙或许是个可堪结交的人物,如果放在以前他一定会不吝放下架子与这人结交,但现在,他非但不想和对方结交,甚至连官话都懒得去打。

    自小罹患重疾,陆辟寒看人的眼神一向都是冷的,他冷冷地看了不远处的少年一眼,却一言未发,又淡淡地移开了视线,看向了袁六:“看来这儿你已经解决了。”

    听说过乔晚和陆辟寒之间闹了点儿变扭,摸不清楚这师兄妹两人是怎么想的,袁六眼睛在两人之间瞟了一眼,把大砍刀往肩膀上一扛:“差不多吧。”

    回答完陆辟寒的问题,还没忘继续问这个没问完的问题:“乔晚,你俩……认识?”

    秉承着精分就要精分到底的信念,乔晚把目光从陆辟寒身上收回,咧嘴一笑:“是啊,这位是辞仙哥哥⊙ω⊙”

    比陆辞仙竟然认识乔晚更惊悚的是“辞仙哥哥”这个称呼,一听这称呼,瞬间,袁六呆了半秒,觉得自己这八尺好汉子,都忍不住裂开了,麻了半截身子:“你……你他叫什么玩意儿?”

    陆辟寒那幽深寒冷的眼神微微一顿。

    一并裂开的还有在扶着窗框的萧博扬,差点儿一个倒栽葱从楼上摔下去,立刻感受到了什么叫五雷轰顶,被雷得不轻。

    辞……辞仙……哥哥?!!

    来不及去看身边少年的眼神,萧博扬被雷得外焦里嫩地从窗户上翻了下来。

    辞仙哥哥这什么鬼称呼?!

    刚落地,萧家小少爷瞬间又觉得有点儿丢脸,几乎不敢去看陆辞仙的表情。

    乔晚这坑货,这个时候发什么疯?!这哥哥长,哥哥短的,“辞仙哥哥”这种称呼能乱叫的吗?!他怎么没听说过陆辞仙和乔晚这么熟稔了?

    然而在萧博扬惊悚的视线之下,乔晚却面无表情地微微红了脸,往少年结实的胸膛上一靠,揪着少年衣摆,娇娇软软地喊了声:“辞仙哥哥啊。”

    瞬间,萧博扬和袁六的表情,齐齐都变了,那眼神仿佛在说:你特么被穆笑笑夺舍了吧?!=口=

    但少年却好像一点儿都没受这石破天惊的一声“辞仙哥哥”的影响,处变不惊地淡淡地收拢了桐油伞,看向了乔晚。

    两人在夜雨中沉默地对视,少年轻笑一声,笑声依旧沉而冷,却是“嗯”了一声。

    远处这电闪雷鸣,几乎也敌不过萧博扬这心里的电闪雷鸣,仿佛有一万头草泥马从心中狂奔而过,萧博扬愣了半天,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磕磕绊绊地问:“这……这该不会就是你那个心……”

    这“上人”后面儿两个字,还是顾忌到了点儿乔晚毕竟是个姑娘,没当着陆辞仙的面说出口。

    没想到,他虽是顾忌到了乔晚是个姑娘,但乔晚似乎没这个自觉,又是一扯少年袖摆,略带甜蜜,“含羞带怯”道:“辞仙哥哥的确就是我那个心上人⊙ω⊙”

    少年脸上落了点儿雨水,鼻梁高而挺直,寡言少语地任由乔晚牵着,但没人会觉得这是个不善言辞的人,这身上幽而冷的桀骜气质,竟然和面前这拥着狐裘的陆辟寒有几分相似之处。

    袁六彻底的斯巴达了:心上人又是什么什么玩意儿!!

    但是看刚刚还一刀一个小朋友,冷酷桀骜的陆辞仙袖手任由乔晚胡闹,目光沉静,袁六一个哆嗦,全身都麻了,麻木地瞥了眼这一地横尸。

    姑且不提乔晚这五雷轰顶的称呼,单看这少年刚刚出手之干净利落,几起几落间,长剑饮血,快而狠厉地就撷下了这一行人的人头,就知道陆辞仙必定是个不好对付的,日后保不准还能成长为个枭雄之类的狠角色。

    乔晚竟然和这种人混在了一起……还一口一个辞仙哥哥的……三观都震碎了好吗?!!

    就在这关键时刻,陆辟寒终于又开了口。

    一开口就干脆利落地替乔晚和陆辞仙之间划分了距离,顺便表明了乔晚这呆逼“牲口”的归属:“师妹顽劣,望道友勿怪。”

    四目相对之间,少年嘴角突然勾出了点儿毫不相让的笑意。

    “我与乔道友关系超出旁人,大师兄太过见外了。”

    少年这一笑,周身这沉而冷的戾气顿时烟消云散,眼神明亮,脸带笑意的,但话却十分不客气。

    针锋相对!!

    关系超出旁人,光这一个用词就足够浮想联翩,更别提陆辞仙竟然直接将陆辟寒称呼为大·师·兄!!

    袁六眉梢嚯地跳了一跳,心里咯噔一声,下意识去看陆辟寒的反应。

    为少年这不识好歹,男人的脸“刷”地一下冷了下来,寒冷如霜,眼里那团火苗“簇”地烧得更旺。

    这……这真是乔晚的心上人?

    萧博扬瞠目结舌。

    而且看上去不像单恋,看上去竟然是两情相悦?!乔晚什么时候和陆辞仙有了瓜葛?

    而这个时候陆辟寒的脸色已经称不上难看了,完全可以称得上一句十分五彩缤纷。

    将面前众人惊恐的目光尽收眼底,向来暗恋别人不成的单身狗乔晚内心一阵泪流。

    这感觉……好……好爽!!TUT!

    就在这时,乔晚顶着个光头,突然又娇娇软软好死不死地补充了一句:“我与辞仙哥哥……关系确实不比常人,我们虽是两人,却早已是浑然一体,不分你我⊙▽⊙”

    “你说是不是呀,辞仙哥哥。”

    然后,又往少年结实的胸膛前一靠,正好被少年稳稳接住。

    瞧见这一幕,暗部众人纷纷表示狗眼都被亮瞎了。

    这话就特么更让人浮想联翩了啊!!!

    萧博扬内心万千草泥马浩荡压境,表情顿时崩坏:浑然一体,不分你我!是怎么个浑然一体,不分你我!!

    偏偏就在这时,一道艳丽的剑光翩然而落。

    伴随着这道剑光一同落下的,是一身明黄的少年,裴春争站在原地,面无表情,死死地盯着眼前这沉而冷,落了一襟夜雨的陆辞仙。

    问题是这还没完。

    风急雷鸣之中,突然又传来一声轻笑。

    是萧焕带着萧三郎和那剩下来的昆山弟子,及时地赶了过来,一看这架势,萧焕微微一愣,目光从这对峙的各方脸上扫过,含笑道:“气氛怎么这么僵硬,是我来的不是时候了?”

    而萧焕身后的红衣女尸,拿眼睛在乔晚和陆辞仙身上游移了两秒之后,突然捂着脸一阵嘤嘤嘤地失声痛哭。

    “辞仙哥哥,你,你身边的女人是谁?!”

    瞬间,一片死寂。

    在场众人内心一阵我操刷屏。

    这又是什么操作?陆辞仙这是脚踏了两条船?!

    不是,就算他脚踏了两条船,他这口味也未免太独特点儿了。

    迎接着来自众人的注目礼,乔晚面无表情:还演上了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