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 197|辞仙哥哥和水性杨花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打到了220之后, 问世堂的弟子让乔晚先登了个记。

    乔晚:“然后呢?”

    问世堂师姐抬眼:“然后就等通知吧。”

    乔晚:“……”

    看来还是不能高兴得太早qaq

    既然这边儿的事暂且解决了,那就是周衍这边儿的事了, 想到周衍, 乔晚又顿了一下,转头对伽婴道:“陛下……我这儿还有点儿事要去做, 请陛下容情。”

    伽婴倒是很大方, 也没去追究什么事。

    和那些谨慎多疑的皇帝不一样, 每个人都有点儿秘密, 他不欲去探究, 也一向不好奇。

    原地站定, 朝伽婴, 甘南一干人等鞠了个躬, 乔晚立刻转身就往外面走。

    结果刚走到一半,突然就撞见了个熟悉的人影。

    少女站在问世堂前,目光正好落在了人群中的乔晚身上, 犹豫了两秒, 上前一步:“师妹。”

    穆笑笑道:“师尊,想请你去玉清峰上一趟。”说着就垂下了眼。

    面前的少女身上的血渍基本都已经干涸凝结成了一块一块的,但周身那股凌厉肃杀的果敢之气却让她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本来都已经拒绝了被乔晚拒绝的准备, 没想到乔晚看了她一会儿, 突然开口道:“烦请穆道友转告真人,晚辈稍后就到。”

    周衍叫乔晚过来,倒不是为了白塔或者萧家之类的事。

    乔晚进来的时候,他手边正摆着两匹布。

    似乎也没想到乔晚真的愿意过来, 周衍微微一愣。

    “你来了?”

    误会了她,低估了她的能力,是他看偏了,也看低了他这个徒弟,不知不觉间,他这个存在阴影和角落中的徒弟,突然挣脱开了樊笼和束缚,长成了一身铮铮傲骨,堂堂正正地站在了他面前,虽然……,但眼里奕奕的光彩却让他略有些失神。

    身为修真界剑道巅峰,也身为昆山玉清真人,周衍鲜少低头。

    “这是昨日云琅阁中送上来的,”周衍见她过来,蹙眉解释道,“这与我无用,你和笑笑一人挑一匹拿回去穿罢。”

    云琅阁也算是修真界一家比较知名的布庄,周衍昔日对云琅阁有恩,每过一年,云琅阁总会送点儿东西上山。

    周衍对吃穿一向不怎么在意,云琅阁送上这两匹布来,也实在有点儿出乎他意料,他座下也只有穆笑笑和乔晚两个女弟子,干脆就将两人都叫了过来。

    特别是目光落在乔晚这一身刚走下擂台,血汗交织的破旧短衫上。

    少女漾开抹甜甜的笑意,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亲切地向她打招呼,“晚儿师妹,你来了。”

    她个子比乔晚矮,声音也绵软,看上去比乔晚更像个小师妹。

    乔晚点头,“穆道友。”

    “我是师姐,晚儿你是师妹,”穆笑笑轻轻道:“师妹先挑。”

    欺骗感情这种事,她之前还从来没做过。

    乔晚微微一囧,虽然心里多少有些抗拒,但也知道这或许是个缓和她和周衍关系最好的时机。

    想了想,道:“我已经不是玉清峰弟子,理应穆道友先挑。”

    倒是没有拒绝挑布料这件事。

    穆笑笑小脸微露苦恼:“师妹之前舍血救我,我还不知道怎么道谢师妹呢,还是师妹先挑吧。”

    周衍一句话结束了她俩之间的退让。

    “晚儿,你先挑罢。”

    乔晚抬头看向周衍。

    她已经释放出了点儿和好的讯号,周衍不至于接受不到。

    周衍也的确接收到了,但是那双冷清的眼,还是看不出多余的神情变化。

    周衍既然已经发话,乔晚也不好再推辞,走到桌前,看了眼桌上这两匹布。

    两匹布,其中一匹绯色的如云霞般轻柔绮丽。另一匹淡蓝色莲花纹路,则如水波一般,好似漾出了粼粼的波光,瓣瓣重莲漂浮荡漾在水光中。

    刚巧这两匹乔晚她都认得,一匹是烟霞锦,一匹是裁冰绡,送给周衍穿确实都有点儿骚包了。

    乔晚目光从烟霞锦上掠过,落在了裁冰绡上。

    穆笑笑喜欢蓝色,这是昆山派众所周知的。

    在昆山派待了这么多年,就算她没费心思打听过,也从旁人口中得到了不少和穆笑笑有关的事。她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害怕什么,乔晚曾经苦中作乐地想,她可能比裴春争知道得还清楚。

    而这裁冰绡不仅仅是穆笑笑喜欢的天蓝色,而且论起珍贵程度,要比烟霞锦更胜一筹。

    周衍和穆笑笑都在等着她挑。

    乔晚目光从这两匹布中掠过,垂着眼道,“晚辈想要这一匹。”

    她手指的正是那匹水色潋滟动人的裁冰绡。

    周衍两弯墨眉微不可察地蹙了起来。

    穆笑笑一愣,好像有些惊讶。

    乔晚选这匹布也不是没有理由的,她想借此摸清楚,她在周衍心目中究竟有多大的分量,这决定着她要

    四周空气好像一瞬间陷入了凝涩。

    “那我便要这匹烟霞锦罢。”穆笑笑脚步轻快地走到她面前,抬起小脸,“我刚刚就看中了这匹烟霞锦,还担心师妹要是挑中了该怎么办,多谢师妹将这烟霞锦让给我。”

    说完,又转头看向周衍笑道,“我现在就好想穿上这烟霞锦做的裙子啊。”

    周衍看着面前这两个徒弟。

    少女眼睛晶亮,笑容中毫无责怪或是失落的意思。

    而站在她身旁的少女,半垂着眼,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周衍没有异议,等两个人各拿了布料之后,突然对乔晚道:“晚儿,你和我过来一趟。”

    “我知道你还在怨我。”周衍沉默了一瞬,“但笑笑是无辜的。你们是同门师妹,若有什么怨气向为师发泄即可,为师不会有任何怨言。”

    这是……以为她故意和穆笑笑争裁冰绡的意思?

    突然间,乔晚悟了。

    虽然对她觉得愧疚,但周衍无疑于更偏爱穆笑笑。

    虽说心里十分清楚自己在这前师尊大人心目中地位但这□□裸的现实摆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乔晚忍不住苦笑,的确有点儿尴尬和戳心肺。

    抱紧了怀里这匹淡蓝色的裁冰绡,看向面前的男人。

    一张脸如同皑皑高山化不开的冰雪,鼻梁,眉眼,峻拔冷淡。

    不过这天平上的分量,她已经称出来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怎么往这天平上一点点地加砝码。

    然后想办法拿到剑谱。

    想到这儿,乔晚没有辩驳,面色平静地说了声:“好。”

    周衍紧皱的眉头稍稍地松开了点儿:“晚儿,抱歉。”

    “天色已晚,今天就留在玉清峰上歇息吧。”

    乔晚面色依然冷静,还是说了声:“好。”

    周衍突然顿了顿,“你还在怪我?”

    乔晚摇了摇头,又抬眼看向周衍:“我想通了。真人……你毕竟是我师尊,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几天是我不懂事,给师父您添了麻烦,今后我会好好待在玉清峰。”

    周衍明显不相信,但还是问:“你当真这么想的?”

    乔晚挠挠头:“弟子……”

    “尽量这么做。”

    这话的可信度明显比之前高了不少。

    周衍看向面前容色沉静的少女,心里突然漏跳了一拍,微微有点儿慌神,好像有什么东西彻底地改变了,但这究竟是什么东西,有说不上来,最后唇间只能溢出了一声叹息。

    “你想明白就好。”

    接着就吩咐小鹤给她整理出个房间。

    说要待在玉清峰,乔晚提议要先回洞府一趟,拿点儿东西上来。

    周衍也没有反对。

    刚出偏殿,乔晚就再度摸出了怀里的传讯玉简。

    拿东西是假的,真正的目的是去接陆辞仙。

    对,“陆辞仙”。

    经过这几天,紧赶慢赶,总算带着不平书院几个人,及时刚到了昆山山门前。

    这一路走得比乔晚想象中的还要艰辛。

    主要是因为“他”身上还带着闻斯行诸,曾经的儒门五大名剑。

    虽说不平书院没落了,连带着闻斯行诸也成功地踹出了儒门五大名剑的位子,但这不代表就没有其他人对这把剑打主意,动心思。

    这再怎么说好歹也是儒门五大名剑啊!

    乔晚脚步飞快,手里的传讯玉简当当当响个不停,这上面的内容她匆匆地瞥了一眼。

    大致是说她身边男的太多,水性杨花的,大有“围乔救穆”的意思在里面,毕竟就算修为再高,打到了200多层,人民群众最关心的还是那点儿“黑料”。

    乔晚的反应很淡定。

    水性杨花怎么了?!有魅力才有很多人追好吧?!这都是那些男人自己乐意,关人家姑娘什么事儿?毕竟人家姑娘一没劈腿,二没插足别人感情,就算养备胎,那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虽然她现在这所谓的“男人多”,“水性杨花”都是假象。

    如果这是真的就好了。

    摸了摸自己的光秃秃的脑门,乔晚qaq了。

    不过“陆辞仙”一来,倒是成功得帮她转移了不少视线。

    鸠月山同修会一战扬名之后,关于陆辞仙,如今修真界,包括昆山都有了很多猜测。

    这少年样貌俊俏,又和孟沧浪,白珊湖等人交好,虽说惜败于谢行止,但当初在鬼市,干净利落地斩断拇指,为同修争取了活下来的机会。

    最让人津津乐道的是陆辞仙的身份,据说是来自海外,是龙的传人,机缘巧合之下,年纪轻轻就成了一所书院的山长。有的人钦佩他,有的人嫉妒他,也有不少女修则偷偷暗恋他,毕竟和媚宗那女修楚桐徵的风月还算传奇,要是能和陆辞仙睡上一觉也值了。

    如今,他上了昆山,带着没落的昔日儒门五大名剑之一的闻斯行诸。

    陆辞仙一动,不少昆山弟子也跟着动了。

    不管如何,陆辞仙无疑是这次昆山同修会上风头正劲的天选之子,以一己之力搅乱了这姑且还算平衡的昆山同修会。

    而乔晚。

    面无表情地收了玉简,揣进了袖子里。

    既然如此,那她就去把这“水性杨花”的名声给坐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