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 192|爬塔之争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穆笑笑一来白塔, 顿时就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白塔虽说是昆山专门为弟子们切磋试炼用的一个地方,但说实话, 内门精英子弟常去的其实不多, 尤其是穆笑笑这种周衍座下最疼爱的十二峰弟子。

    这得归结于白塔机制问题,每往上爬一层, 问世堂就会安排点儿资源作为奖励, 比如灵丹妙药和法器之类的, 而每守住这一层, 擂主每隔一段时间也能领取到不少奖励。

    内门精英弟子不缺资源, 懒得刷。至于切磋试炼, 去问世堂接个任务, 还能“公费报销”下山试炼兼旅游。

    至于刷到200多层往上的那些精英弟子们, 大部分也不常待在碧空岛守擂,毕竟200层往上这地位也不是随便谁就能动摇的。

    所以久而久之,碧空岛白塔上聚集着的大多数都是些外门和内门低阶子弟。

    少女这画风就和白塔下面有点儿不大相符。

    这一席如缎的乌发, 鬓发间斜簪着的玉钏镶着两颗明珠, 交相辉映,如玉的肌肤上透着点儿羞怯的红晕。

    所过之处,罗袜步尘香。

    看得一帮外门弟子都有点儿震惊:“穆笑笑也来爬塔?”

    “玉清峰是倒闭了?”

    但看这姑娘架势, 好像确实是来爬塔的, 先是去领取了玉牌,接着就跳上了擂台,手持一柄凛凛长剑,笑意温软。

    等着“叫号”的昆山弟子们, 面面相觑,一个个不由得悄悄多看了还在打坐入定的乔晚一眼。

    【不平书院】

    切成了“陆辞仙”的乔晚,看着面前的男人,想到刚刚李判的话,忍不住睁大了眼:“前……前辈你让我对付穆笑笑?”

    李判面色不改地落下一子,“这不是对付她,如今这是个教你如何学习谋略的,最好的时机。”

    乔晚略有点儿迟疑。

    她在昆山那边儿的动静,一直是实时播报给李判听的,穆笑笑去了白塔这件事,李判获取的也第一手消息。

    “穆笑笑去了白塔?”

    “是。”乔晚分出神识看了一眼。

    少女这一战的对手是,之前由于乔晚的缘故,悲催的摔下了第六十层,沦落到第五十九层的霍拜星。

    这一战赢的是穆笑笑。

    显而易见的,霍拜星又往下掉了一层。

    少女摸出了个手绢,轻轻塞到了少年怀里,柔声:“拿去擦擦吧。”

    霍拜星攥着手帕,看着穆笑笑绵软的笑容,微微一愣。

    乔晚收回视线:“已经在比赛了。”

    李判看样子不甚感兴趣:“穆笑笑很受昆山喜爱?”

    乔晚顿了一下:“是。”

    “看来,似乎还从你那儿赢得了不少‘民心’,你这追求者也被她收入了囊中?”

    乔晚略有些惭愧。

    之前没下山之前,她就经常来这白塔刷刷资源,刷刷战技什么的,和这白塔里不少人都混了个眼熟。这回重回碧空岛,她目标是赤火金胎,刷下来的资源用不到,基本全都还给了其他外门弟子,久而久之下来,和他们关系也还算不错。

    【昆山】

    “是,”穆笑笑笑容羞怯:“我想试试看。”

    “师妹已经结丹啦,我这个做师姐的,也不能止步不前。”

    本来以为这天之娇女,性格大多飞扬跋扈。如今这么一看,白塔下面儿的外门弟子倒有点儿惊了。

    这看上去挺好相处的啊。

    【不平书院】

    李判淡淡地扫了她一眼,一抬手,面前雨雾立刻就凝聚成了座浮空碧岛,和岛上笼罩在蒙蒙烟雨中的白玉高塔,指着这片山水棋盘,淡淡地下了个命令:“正好你和她如今都在白塔,我要你,从穆笑笑手里抢到他们的支持。”

    乔晚嘴角一抽,感觉自己整张脸都有点儿木了,面无表情地问:“前辈你是认真的吗?”

    李判抬眼,淡定依旧:“不信我?还是不信你?”

    乔晚有点儿克制不住自己崩坏的面部表情了。

    当然是不信她自己了?!

    难道要她和穆笑笑一块儿争宠吗?!原著《登仙路》原女主的无敌金手指外挂,就是人人都爱天道之女,一路躺赢的福气小锦鲤啊!

    李判目光锐利如刀:“不信你自己?”

    乔晚纠结了一会儿,虽然说出来很不好意思,但这毕竟是事实,“我的名声……在昆山,前辈也是知道的。”

    乔晚含蓄地回答。

    李判:“这也是我今日要教你的东西。见微知著,你要做的第一件是明察。”

    “我给你一炷香的时间,去查清楚你和穆笑笑之间的差异,再来告诉我,倘若你要从她手里抢过这些人的支持,有几成的胜率。”

    “做不到……”男人正襟危坐着,抬眼的刹那,清冷锐利的眼里落了点点星辉,“你就不配为书院山长!”

    下一秒,乔晚就感觉到,自己的神识被一股外力给轰飞了出去。

    【昆山】

    乔晚睁开眼。

    愣愣地看着还在擂台上的穆笑笑。

    明察?

    和穆笑笑“争宠”,这毕竟也不算毁人机缘,夺人气机的事儿,不管怎么样,修个双学位,点个技能点,也挺好的。

    乔晚默默地攥紧了手,蹲在了擂台下,炯炯有神地看着。

    先试试吧?

    就在这时,头顶传来了一道熟悉的男声。

    “乔道友?”

    霍拜星犹豫地看着她,目光落在她脑袋上,眼神有点儿躲闪,手里还攥着穆笑笑给的那块手帕。

    乔晚平静地打了个招呼,继续盘腿去看擂台上的动静。

    少年犹豫了两秒,干脆撩了衣摆,也在她身边儿坐下了,顿了顿,“乔道友,是在看穆道友吗?”

    乔晚:“嗯。”

    继续看。

    穆笑笑的对手是外门弟子,第六十二层的擂主。这个时候,两人正在擂台上打得难解难分。

    明察……

    从一开始,的确就有股异样的感觉环绕着整个擂台。

    等等!

    乔晚猛然惊醒,她明白了!

    穆笑笑动作很快,毕竟是周衍座下弟子,一来到白塔,轻而易举一路就刷上了第六十二层,直到碰见了第六十二层的擂主杜芳妮。杜芳妮虽然是外门弟子,但修为也已经是筑基期,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场比试,是场单方面的放水,杜芳妮压根就没对穆笑笑下重手。

    抬头环顾了一眼塔下围观的一众昆山弟子的神情变化。

    这些弟子,见着穆笑笑,大多觉得新奇,但还有不少,沉着张脸,像在默默盘算着什么,脸色有点儿不大好看。

    恍若醍醐灌顶,乔晚瞬间愣在了原地。

    她和穆笑笑之间的差距?

    【不平书院】

    “你明白了?”

    面前跽坐着的男人,唇角勾出了点儿浅淡的笑意。

    “少年”神色镇静,星光落在如玉般白皙细腻的肌肤上,攥紧了手里的白棋:“我明白了。”

    她和穆笑笑之间的差异。

    李判:“你明白了什么?”

    乔晚:“穆笑笑与这些人之间有天然的无法跨越的嫌隙。”

    “白塔是外门弟子们为数不多能竞争资源的地方,而穆笑笑本就深得周衍喜爱,又是萧家未过门的儿媳,坐拥玉清峰无数资源。或许穆笑笑只是想到这儿来历练,但每往上爬一层,无形之间,就已经挤压了其他人的获取资源的机会。”

    她和穆笑笑的不同也就在这儿了。

    她走后门的废物形象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经钉死,不受周衍喜爱这事儿,基本上也是昆山人尽皆知。

    其他修成人精的内门弟子们不常来,也是因为有这一层缘故在这儿,外门弟子修炼本就艰难,何苦在这儿挤压别人这为数不多的机缘。

    乔晚沉声:“第二,穆笑笑到底是打好,还是不打好,若是打了,她是玉清真人座下最疼爱的弟子,到时候要如何收场。若是不打,那这岂不是将这资源拱手让人。”

    【昆山】

    擂台上,杜芳妮终于忍无可忍地把手里大刀一丢,“去他妈的!老子不打了!”

    穆笑笑惊愕地看了眼面前同龄的女修,颇有点儿不知所措:“杜道友?”

    看着对面这慌乱的少女,杜芳妮冷笑:“这还打个几把?”

    整天被那一帮内门弟子压着就已经够憋屈了。

    杜芳妮面色铁青:“内门弟子就这德行?就这点修为?之前整天被这一帮内门弟子压着也就算了,现在还要玩什么陪练游戏。”

    “没那修为,就别整天学着人爬塔。我们虽然卑贱,但没这义务牺牲自己的时间,陪你们这些内门天之骄子玩。”

    穆笑笑明显被说懵了,眼圈微微一红:“杜道友……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杜芳妮抱胸,冷笑:“那你说我是打你还是不打?”

    穆笑笑:“杜道友,尽管向我出手,不必顾忌师父与大师兄。”

    “我向你出手。”杜芳妮往擂台下看了一眼,“乔晚,这你师妹,你又不是不知道?不过是劈了你养的鸡,听说昨晚玉清真人就领着暗部来抓了,我这要是伤了你一根头发丝,到时候被玉清真人教训,我往哪儿说理去。”

    【不平书院】

    李判:“这就是势。”

    “把握住‘势’,趁势而起,顺势而为,势强则起,势弱则避。”

    “形势,时时刻刻都在变化,你必须从多方面来看待。”

    乔晚乖乖举手:“所以,要辩证地看待问题?”

    李判抬眼:“辩证是什么意思?”

    “前辈的意思是,优势可逆转成劣势,劣势也可逆转成优势。周衍对穆笑笑的偏爱,是她的优势,也是她的劣势,而周衍和我之间的关系,虽然是劣势,有时候也能转化成优势?”

    这就是为什么,她去爬塔,其他弟子没什么怨怼和不满,但穆笑笑来爬塔,造成的结果就不一样了。

    “万事万物,都处在一个微妙的平衡之中,失衡,会带来祸患。”

    李判:“这是穆笑笑疏漏之处。天然而不可弥合的矛盾,早就埋下了,就看你要怎么引爆它。”

    “告诉我,你有几成的胜率。”

    乔晚思索了半秒:“六成。”

    李判:“那你打算那这仅剩的六成胜率该做什么?”

    【昆山】

    穆笑笑:“抱……抱歉我没想这么多,我只是想找个历练的地方。”

    杜芳妮似乎更不耐烦了,柳眉倒竖:“没想这多?你这么多陪练你不去找他们,来这白塔做什么?那你要来的不是白塔,也不是去磨炼你的战技,该去的是藏书楼磨炼你的脑子。”

    【不平书院】

    李判:“为了资源?玉清峰难道还愁着灵丹妙药,天材地宝?为了变强?她人缘素来不错,何愁找不到陪练?”

    “你无需多做什么,只要因势利导,稍加点拨,这桶□□,到时候就会爆炸。”

    ……

    【昆山】

    这边儿叫号终于见到了乔晚,收敛了思绪,拎着买来凑合用的剑,乔晚站上了擂台,顺便抬头看了眼光滑巨大的留影石。

    在她之后,下一场是穆笑笑对韩嵩。

    不过目前,她的对手是杜天一。

    由于穆笑笑的到来,这一场擂台还是吸引了不少关注,更何况,昨天,都听暗部的兄弟说了,乔晚她说,她要三天打上220!!

    站在人群下面,穆笑笑眼神立刻有点儿复杂。

    这是晚儿师妹……

    杜天一是个打着赤膊,朗声大笑的汉子,也是个体修,之前在她手下屡战屡败,屡败屡战,输了十多次,依然□□地往上爬,其韧劲简直和她有得一拼。

    问世堂暗部弟子,之前一块儿跑过任务。

    看了眼她手里的剑,杜天一笑道:“乔晚,我也不欺负你,你这剑不好用吧?不如丢了剑,我俩来场光明正大的战技怎么样?不用术法,也不用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

    都是老熟人了,也没必要客气,乔晚干脆利落地丢了剑,活动了一下手腕子,“来。”

    一边留神对付着杜天一,乔晚一边在脑内默默思索。

    片刻之后,杜天一被摔下了擂台。

    第六十七层擂台,给的东西聚灵液,主要是筑基期的弟子用的多,能方便炼化灵液结丹。

    因势利导,稍加点拨?

    乔晚看了眼手里的聚灵液,她已经成功迈入了金丹的队列,聚灵液已经用不上了。

    “这东西给你。我用不上这个。”

    杜天一笑得一脸灿烂,伸手一捞,呲牙一笑:“行啊,谢了。”

    下一场,又是穆笑笑。

    乔晚跳下擂台,目光正好和穆笑笑撞了个正着。

    少女扯紧了衣摆,神情有点儿忐忑。

    似乎察觉到了,自己贸贸然跑这儿来,有点儿犯了众怒,这回“哐”放倒了面前这个低阶弟子之后,少女抬起脸,怯怯地露出了点儿笑容:“这个我不要,请你留着吧。”

    【不平书院】

    “当着穆笑笑的面,将这聚灵液丢给了杜天一?”

    “是,她一下场对手是韩嵩。”

    韩嵩,乔晚也有印象,心高气傲,人不好相处。

    乔晚斟酌着慢慢道:“小人重利,对小人施利无妨,但要是在这个时候对心高气傲的人施利,这无疑于折辱。”

    不论对付何人,攻心为上。

    穆笑笑在周衍庇护下生活日久,性格怯弱,习惯于结交讨好别人。

    她记得当初穆笑笑想过要攻略马怀真来着。

    这时候,眼见众人不站自己这边儿了,难免就会自乱阵脚,而一旦自乱阵脚,必定又会重新讨好其他人。

    李判:“只可惜,先前就已经埋下了隐忧,这时的讨好,不像讨好,反倒像是高高在上的施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