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深更半夜, 几条身影暗搓搓地迅速闪入了问世堂。

    “到了到了,”在某间毫不起眼的屋子门口, 一个急刹车, 乔晚回头打了个手势,“就是这儿了。”

    抬眼一看。

    屋里杂乱无章, 墙上挂着把锈刀, 靠墙的柜门大敞着, 柜子里塞了几件衣服, 还有一只袖子垂了下来。

    替马怀真做过这么多次跑腿小妹兼家政保姆, 乔晚心里一定。

    这一股铁血直男的邋遢味儿, 的确就是个大龄单身中年老男人, 马堂主的住处没错了!!

    甘南还有点儿忐忑和纠结:“这……这不大好吧。”

    然而, 面前乔晚,萧博扬和君采薇已经果断地,头也不回地摸了进去。

    三好青年微微呆滞了半秒, 内心挣扎了片刻, 也咬牙跟了上去。

    *

    马怀真稳稳地坐在轮椅上,穿过问世堂,在即将进门前, 突然伸出手, 示意身后的袁六停下来。

    里面有动静。

    饶是马怀真,也不由得目光微微一沉,心里也有点儿震惊。

    不动声色地数了数。

    一二三四,四只老鼠。

    问世堂堂主的屋, 一向是没哪个贼敢摸进去的,除非是昆山自家弟子。

    马怀真露出个微笑。

    看来这么久没回昆山,这昆山的崽子们胆子日涨,竟然敢摸进了他屋里?

    抬手示意袁六退后,从袖子里摸出了个化形丹,牙齿微微用力“嘎吱”咬开,吞了进去。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下面儿对策一变,上面政策也得适时地作出相应的调整。作为问世堂堂主,昆山教导处主任,虽然是个单身多年的大龄老男人,但和昆山中二少年们斗智斗勇了这么多年,十分跟得上年轻人中的时尚潮流。

    听了马怀真的吩咐,倒退了一步的袁六一看这架势哪里还有不明白的,脸微微一绿,心里顿时气得有点儿想骂娘。

    能摸进马怀真这屋里,就说明暗部巡夜弟子安保工作没做到位,这也就代表着他这工作没做到位。

    这特么哪里来的混账坑货玩意儿?

    在顶头上司面前出了错,手上扶着轮椅,袁六微感蛋疼,立刻企图亡羊补牢,压低了嗓音问:“堂主,要不要我……”

    已然换了个模样的马怀真镇定抬眼:“不用。”

    虽说毁了半张脸,但马怀真那另外半张脸还是十分英俊,唇锋锋锐,磕了易颜丹之后,变成了个眉眼健全,就是脸稍微有点儿长,额头上带疤的,鞋拔子脸“大侠”。

    一拍轮椅,启动机关,摸出了来了一副拐杖,撑着拐杖,头也不回地进了屋。

    还在屋里翻箱倒柜的乔晚,立刻察觉出来了点儿不对劲,回身,拔剑!

    乌黑的眼被月色一照,透亮:“谁?!”

    淡淡的月芒流泄下来,映照出男人一张瘦长的鞋拔子脸,沉沉地站在门口。

    乔晚握着剑,愣了半秒。

    这谁?

    不是巡夜弟子的打扮?问世堂什么时候多出了这号人物?

    同时震惊的还有马怀真。

    乔晚?

    马怀真何等人也?那是之前从“寒”字旗下的北境战场下,硬生生冲杀出来的铁血狠角色。

    乔晚“死”了之后,他尽力去找,找不到,也迅速调整好了情绪,回到了当初那副冷酷无情的缺德模样。

    被不小地震惊了一下之后,马怀真迅速回神,倒也没多生气,只是笑容和蔼了不少。

    目光微微一动,嘴角立刻就勾出了点儿笑意。

    就在这时,身后突然响起了个微哑的男声:“这位道友好生面善,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马怀真抬眼,眸光微微一动,盯紧了面前的男人。

    嗯?生面孔?

    “在哪儿见过不重要,”马怀真定定道:“只要目的一样,就是同路人。”

    目光落在君采薇腰间的酒壶上。

    君采薇恍然大悟:“道友也是来偷——“

    一个急刹车,眼也不眨,面色不改地换了个说法,“借酒喝的?”

    行啊。

    马怀真盯着乔晚一挑眉。

    长进了啊,一身酒气,都带着人偷到他屋里来了。

    面前男人一偏头,十分哥俩好的搭上了马怀真肩膀:“来来来,既然是同路人,那咱们就是同伴了。”

    “兄弟,你这是第几次来了?知不知道马堂主把他那酒放在了哪儿?”

    马怀真撒谎也不带眨眼的,面色不改地稳稳回答:“实不相瞒,我也是第一次来。”

    还顺便厚着脸皮问了句:“你们这也是第一次来,就不怕被巡夜弟子逮到吗?”

    “怕什么?”君采薇拍拍胸,把乔晚往马怀真面前一推,“我们这儿有个金丹呢!有金丹修士在,还怕什么巡夜弟子。”

    已经喝懵了的乔晚,知道面前这人没恶意之后,晕乎乎地放下了剑,转头就听见君采薇把她推出去夸她。

    虽然有点儿不好意思,但她已经是金丹修士了!!

    也是能出去装逼走跳的存在了。

    自豪一挺胸:“兄弟,别担心,我罩着你。”

    男人意味深长地盯紧了面前晕乎乎,一脸酒气的少女,微微一笑:“原来是金丹修士,失敬失敬。道友年纪不大,修为竟然已臻至金丹,当真是英雄出少年。”

    喝懵了的乔晚,立刻又被一个马屁拍得吹上了天,神情肃穆:“放心,跟着我,我肯定能找到马怀真把酒藏哪儿的!”

    马怀真微笑:“道友对马堂主的住处很熟?”

    “熟,这屋里头,我熟得不能再熟了。看见没?”乔晚随便伸手一指柜门里那叠旧衣服,“之前这儿的衣服都是我洗的。”

    “告诉你个秘密。”乔晚一本正经,“马堂主他喜欢穿带花的亵裤。”

    马怀真腿脚不方便,换下来的衣服直接都是乔晚抱着个盆,堆成一堆,宛如照顾自家糟老头子,直接拿过去洗的。

    对,昆山的煞神,问世堂堂主,铁血真男人,马堂主亵裤是骚包的花色。

    为了震摄昆山弟子,问世堂的服饰也都是酷炫的黑色劲装,窄袖,配上一双修长的黑色长靴,十分干净利落,有男子汉的气息。

    但在这修身利落的黑色劲装里面,马怀真他穿的内裤是带花的,第一次瞥见盆里的亵裤的时候,乔晚也被雷得着实有点儿不轻。

    在昆山待了这么久,还没听说过马怀真亵裤是带花的,萧博扬也被雷到了:“带花的?”

    男人脸上的笑容更亲切了点儿:“道友来这儿偷酒就不怕马堂主责罚吗?”

    甘南弱弱表示:“是啊,听说那位马堂主很凶的QAQ晚儿妹子,我们还是走吧。”

    “放心放心。”君采薇好奇地围着屋子转了一圈儿,“马堂主这会儿功夫还在山下呢。”

    门口,守着的袁六想想实在有点儿不放心,伸头往里面一看,顿时惊了。

    少女那标志性的一身粉,和那张肌肤微丰的清丽脸蛋儿。

    这尼玛是乔晚啊!!

    刚一伸头,突然斜刺里飞来了个眼刀。

    马怀真不动声色地斜晲了一眼。

    替马怀真打了几十年的工,袁六内心顿时敲响了警钟。

    马堂主这眼神,有杀气。

    默默缩了回去,靠着墙根蹲下,听着屋里的动静。

    越听,袁六就越心惊,听到花亵裤的时候,忍不住斯巴达了。

    马堂主这花亵裤在暗部其实不算个秘密,而且这花色堪比老床单上的牡丹花,不少弟子曾经暗搓搓猜测,这是马堂主老情人绣给他的。

    袁六嘴角一抽,头皮一阵发麻,忍不住怒吼。

    乔晚,你给老子清醒一点儿!!堂主那点儿老底兜不住了,全让你给人掀了!之前的事儿,堂主还没找你算账呢,你上赶着就来这儿找虐呢?!

    偏偏就在这时,另一道冷冷的低沉的嗓音响起。

    “袁六,乔晚在这儿吗?”

    “陆……”袁六怔怔抬头,看着这面前骨瘦如柴的男人,愣了半秒:“师兄?”

    陆辟寒入门早,辈分高,昆山上大部分人见到陆辟寒,都得恭恭敬敬地喊一声大师兄。

    屋里,一通翻箱倒柜之后,总算让乔晚摸到了放在柜子顶的几坛酒。

    “这儿呢这儿呢!”

    轻巧地往柜子顶上一蹦,顺了几坛下来,还没忘丢了一坛给面前这鞋拔子脸的道友。

    “道友,给,这是你的。我说过,这儿地方我熟。”

    “鞋拔子脸”瘦长的脸上突然扯出了抹古怪的笑意,抬手一抹。

    露出了张能止小儿夜啼的毁容脸。

    马怀真和蔼可亲地微微一笑,嗓音像是带着点儿笑意,话语像是从舌尖儿上转了三转才吐出来的。

    “乔晚,好久不见了。”

    乔晚,萧博扬和见过马怀真的甘南齐齐一愣,酒意顿时清醒了大半。

    “马……马堂主?”

    “嗯?”刚揭开封泥还在闻酒香的君采薇,抬头问:“马堂主?爱穿花亵裤的那个?”

    这是马怀真吧。

    乔晚嘴角一抽,这尼玛是马怀真吧!!!

    愣了半秒之后,乔晚脚一蹬,迅速调头狂奔,怒吼道:“快溜!风紧扯呼!快特么溜!!”

    结果没想到还没跑出两步,就被马怀真给“吸”了过来,将怀里的少女一个倒拎了起来,嗓音含着点儿笑意,目光阴恻恻的。

    “行啊,兔崽子,长进了啊。”

    “跑什么啊。”

    乔晚吓得魂都快飞了,酒意一散,心里咯噔一声。

    她都干了什么?

    迅速压下眉眼,企图冷静地解释:“前辈!你听我解释!!”

    “嗯,我听着呢,带花的?”马怀真抬起眼皮。

    乔晚一个哆嗦,默默朝齐刷刷呆愣在了原地的萧博扬和甘南使了个眼色,比着口型:化——形——丹。

    对对对,还有化形丹,甘南手忙脚乱地翻储物袋。

    萧博扬眉心跳了跳,不可置信地瞪圆了眼,内心冒出了个大胆的想法。

    拼命使眼色:乔晚……你该不会……想从马怀真眼皮子下面儿跑出去吧?

    这特么可是马怀真!!

    乔晚:我数三二一!

    三……

    乔晚悄悄扭身

    二……

    抬脚

    一……

    预备起!!

    使劲儿全身力气用力往后一蹬!瞬间,乔晚就犹如一枚炮弹,直冲了出去!

    突破金丹之后,带来的收益是巨大的,不止修为上了个台阶,身体的敏捷度也比之前更灵活,反应更快,至少在欺负一个残疾人方面,她这体修是不虚的。

    不过马怀真好像没多拦的意思,就这么老神在在的坐着,好像有十足的把握他们跑不出去一样。

    萧博扬几个眼疾手快地立刻跟上!争前恐后地冲出了房门,还没往抱紧怀里那坛酒。

    乔晚定了定心神,接过君采薇丢过来的装着化形丹的瓷瓶,忍不住喜笑颜开,“看到没!我金丹了!强不强?!”

    蹲在墙根的袁六,默默看了眼眼前看不出喜怒的陆辟寒,眼皮一跳。

    我看你找死的本领倒是挺强的。

    结果下一秒,乔晚就被人给打飞了回来。

    是真的打了回来,一掌轰回了屋里,手里的瓷片当啷一声,落在地上碎了个干干净净。

    门口站着个满面病容的男人,孤僻冷傲,拥着厚裘,淡淡地垂手站着,冷冷地问:“强,是有多强?”

    乔晚握着手里仅剩下来的半个化形丹,呆了。

    是大师兄!!

    差点儿忘了这还有个和孤剑谢行止并称的挂逼。

    不管了,先吃了!

    半颗化形丹一下肚,面前的少女顿时凭空消失在了空气中,刚回昆山的陆辟寒和马怀真都微微一愣。

    这什么新品种?

    不过半颗化形丹功效有限,虽然身体成功隐形了,但乔晚万万没想到的是,还漏了点儿没藏住。

    半空中多了一顶假发,悠悠地假发飘浮在半空。

    假发明显呆滞了一秒,紧跟着,突然扭头急哄哄地夺路而逃,拔腿就跑!!

    为啥只剩下了顶假发啊!!

    狂奔在夜风中,乔晚泪流满面,这是对秃子的歧视吗?!qaq

    刚踏入问世堂门口,突然撞见一顶狂奔的假发的齐非道微微一愣。

    这是啥玩意儿?!!

    为啥半夜会有一顶假发在夺命狂奔啊!!

    虽说昆山办学理念比较开放,刚刚这一路而来,他们也看到了打西方来的金发碧眼的蝙蝠精,但这顶假发是什么妖怪?

    但这玩意儿是妖族搞出来的新品种假发精吗?

    半空中这一顶假发,发尖儿宛如踩在了半空中的腿,一路风风火火,张牙舞爪地挥舞成了圈儿风火轮。

    同行的崇德古苑弟子,连同齐非道方凌青在内,都忍不住心神一凛。

    昆山,不愧是修真界第一大派,果真卧虎藏龙,不容小觑,看来此行必须要打起精神好好应对。

    同一时间的昆山山门。

    守门弟子面带疑惑地看着面前同行的两人。

    “两位道友是?”

    其中一个青年,脑袋上长了对尖尖的猫耳,猫耳动了动,笑眯眯地回答:“啊道友你好,这是我和我的同门,我俩都是猫修,汪——啊呸,喵。”

    瞥了眼身旁不动如山,从刚刚就没出声的妖皇陛下,修犬赶紧递了个眼色。

    陛下!陛下!要进入昆山,必须是要做点儿伪装的,快喵!不然要露馅了!

    伽婴淡淡地撇了眼身旁的青年,袖中的手指动了动,眼皮低垂,吐字冷淡如冰:“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