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 183|金丹雷劫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这次的心魔和之前都不太一样。

    乔晚看见了一条山道, 漫天的落雨,和躺在泥泞山路上像条死狗一样的自己, 少年沉默地跪在她身侧, 十指交握,喊她辛夷。

    乔晚眨眨眼, 恍然大悟。

    她明白了!她懂了她现在这心魔是什么了!

    “她”想去拉住离开的少年, 却只能看着岑清猷在大雨中逐渐模糊了的身影。

    然后场景一变。

    是血色的夕阳, 这似乎是个古战场, 腥风摧折劲草, 岑清猷被一群修士围攻, 浑身浴血, 碧莹莹的眼里看上去似乎有点儿悲伤?

    数十道血柱喷涌而出, 几乎将少年浑身上下给捅成了各筛子。

    旁边还有修士在冷声怒喝:“今天总算逮到你了,这上千条人命你还打算狡辩吗?!”

    鲜血顺着袈裟往下落,岑清猷往前摇摇晃晃地走了几步, 嗓音沙哑仿佛带着血, 露出了个苦涩的微笑,他在说,“辛夷, 救救我。”

    乔晚下意识地往前走了两步, 却悚然发现,自己胸口不知道什么时候破了个血洞,进退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岑清猷被一刀砍下了头, 这颗眉眼温和的头颅滚落到她脚边,眼神悲伤,还在和她求救。

    这心魔幻境看起来有点儿弱鸡啊,低估了岑清猷的能耐。

    乔晚面无表情地想。

    就之前和岑清猷这接触来看,岑清猷的修为至少已经窜上了金丹后,用不着她来救。而且,她相信前辈也绝不会坐视不理。

    心念一转间,眼前的场景,又改变了。

    目光一凝,乔晚呼吸顿时急促。

    失策了。

    妈的。

    不愧是心魔,乔晚默默咬牙。

    一眨眼,碧眼的少年僧人消失了,战场还是战场,但她面前却多了道男人瘦骨嶙峋的背影。

    他摇摇欲坠的半跪着,身上的血染红了脚下的沙土,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肤都已经溃烂得不成.人形。

    男人侧目,散落的长发垂落在瘦得脱相的颊侧,脸几乎也烂光了,但那双寒光炯炯的眼神,却宛如寒夜中的灯火,明亮寂寞,照得人心悸。

    在他身后,是无数的身形狼狈,破破烂烂的修士,穆笑笑眼含热泪,狼狈地跌坐在地上,“大……大师兄……”

    是大师兄。

    乔晚喉口一紧。

    而身前,暗沉沉的血色晚霞间,不断有无数魔兽撕裂云层,咆哮着挣脱空间裂缝,几乎牢牢占据了半边的天空。

    男人果断决绝地一剑挡住了席卷天地的兽潮,磅礴灿烂的剑意,犹如转瞬即逝的流星,一如他顽强不屈的生命,将身后数万修士护得牢牢的。

    “笑笑,快。”陆辟寒嗓音沙哑,虽然毁容狼狈,但依然冷傲镇定,冷冷道:“快带其他兄弟撤出去!”

    这心魔比她想象中会玩多了。

    目睹这一切,乔晚闭眼,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响起,耳畔掠过了腥重的血风。

    再睁眼的时候,只看到了漫天的血雾和纷纷扬扬落下的碎肉。

    在这之前,她想象过心魔幻境里会有什么,或许还会有周衍,甚至会有前辈。

    但她想错了。

    这的确是埋藏在她内心的最深重的恐惧。

    她害怕自己的软弱无能,她想要变强,她还是害怕冥冥之中的剧情影响,她害怕自己救不了任何人,大师兄会像原著里那样,为了掩护穆笑笑和其他弟子的撤退,以身殉道,自爆而亡。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她的软弱无能。

    一股莫名的怯意猛然席卷心上,好像有个声音在不断地告诉她。

    她不行,你做不到的,认输吧,你就是这么软弱无能,你看,从头到尾,你靠着自己赢了几次?杀萧宗源也是因为有他人帮忙,你救不了任何人。

    就算你能保得下陆辟寒和岑清猷又能怎么样,总有一天,他们会被天命牢牢地牵引到一起,难道你要劝陆辟寒放下这灭门之仇?

    你有什么立场去劝解陆辟寒放下这灭门之仇?

    乔晚默默攥紧了手指,深吸了一口气。

    她明白了。

    但正因为如此,她才要变强。

    只要比之前强上一分,她能救下大师兄的把握就多上一分!

    穿越之前,她也自嘲过自己就是条咸鱼,在咸咸的鱼生中跌倒了,但“咸鱼”这本来就是弱者的遮羞布,只有弱小的人,才会想一千种一万种方法逃避。不思进取,还为自己的逃避找借口,借自嘲来缓解这种心底油然而生的焦虑。

    所谓焦虑,就是对自己现状不满,却又没有勇气,没有决心,没有毅力去改变!

    所以她要去做,哪怕只能做一分,那也是做。

    定了定心神,乔晚紧紧握拳,乌黑的眼里熠熠生辉。

    拳头挟裹滔天的怒气,爆发出耀眼的电光,一拳砸碎了面前这心魔幻境,没人能阻挡她变强啦!!!

    乔晚在这洞府里待了几天,萧博扬就恨恨地在这洞府门口守了几天。

    昆山上空,轰隆隆的雷霆随之炸响。

    层层雷云遮蔽天日,咆哮翻滚不休。

    一脸生无可恋,手里端着个碗,蹲在洞府门口吃饭的萧博扬,猛然一惊,瞪大了眼,握紧了筷子:“金丹……雷劫?”

    乔晚……金丹了?!

    闭关的这几天功夫,她就金丹了?!

    天边沉沉的乌云吐出了耀眼的火光,闪电如金蛇般穿越天地间。

    萧博扬呆了一呆,狠很地踹了一脚洞壁,咬牙从怀里摸出了个法器。

    多宝阁出品的上品乾坤护法罩,花了小爷他三百颗四品的灵石。

    乔晚今天这是欠了他的了。

    雷劫凶猛,他总不能坐视这货被雷劫劈死。

    乾坤护法罩呼啦一声盘旋而上,淡金色的光膜将整个洞府都牢牢置于保护之中。

    萧博扬屏住了呼吸,神情难得严肃,一眨不眨地盯紧了天上这雷云。

    轰隆!

    第一道雷霆劈落!电蛇倏忽没入了护法罩之中。

    光罩震了震,光膜上荡开一圈淡蓝色的电光,将这第一道雷霆收纳吞噬了。

    萧博扬扶住了墙,心里略微松了口气。

    挡住了。

    但这后面还有八道,就是不知道这护法罩能不能抗住。

    于此同时,修炼的,摸鱼的,谈恋爱的一众昆山弟子也都有点儿懵,茫然地眨眨眼,看了眼天空中那一块雷云。

    “金丹雷劫?是哪个师兄师姐结丹了吗?”

    虽说昆山是修真界第一大宗门,但这也不是元婴多如狗,金丹遍地走的,这雷劫看上去……怪恐怖的啊,究竟是哪位师兄师姐在此渡劫?

    “等等,这个方向好像是玉清峰的方向!”

    “玉清峰的方向……陆师兄早就结丹,那就是穆师姐和乔晚?!”

    “是穆师姐结丹了吗?”

    穆师姐天资聪颖,50岁结丹也能说得过去。

    某昆山师弟惊愕:“但这好像是……乔晚洞府的方向啊……”

    那就是说……

    其他昆山弟子全都惊了。

    结丹的是乔晚?!!

    乔晚四十多岁结丹,那岂不是比翁回师兄还牛逼得多?!说好的走后门的关系户呢?!

    昆山客舍。

    青年“啊”地惊呼了一声。

    “是晚儿妹子?!”

    君采薇斜眼:“怎么了?”

    甘南面色通红地指着面前这昆山玉简。

    “君大哥!你看,牛兄是晚儿妹子啊!”

    男人伸头看了一眼。

    【狠心师妹,有意凌.辱柔弱师妹】

    这留影像上的就是乔铁牛没错。

    嗯……厉害。

    青年急得团团转,羞愧道:“原来晚儿妹子吃了易颜丹,我竟然没认出晚儿妹子,明明进昆山前,晚儿妹子就递交了玉牌,我竟然不曾留意。”

    “放心啦。”君采薇拍了拍青年肩膀,安慰道:“当时你一门心思都在裴姑娘身上,怎么会留意到这玉牌上写的是‘乔晚’呢。”

    “不过我若是乔晚,我肯定伤心死了,唉。结义大哥,被个男人欺骗感情,竟然都没看自己一眼,啧啧,难过哦。”

    甘南:“呜……”

    荷包蛋泪眼,看上去快羞愧到哭了。

    “没关系没关系,现在还有机会拯救。”君采薇一整身,“来,就现在,我陪你去找晚儿妹子赔礼道歉。”

    ……

    洞府前,

    萧家小少爷有点儿忧心地看了眼这护法罩子,只能但求这玩意儿给点力。但比较蛋疼的是,这第二道劈下来的时候,护法罩好像就有点儿扛不住了。

    青年脸色有点儿黑。

    这什么假冒伪劣的玩意儿!

    但就在下一秒,一道粉色的身影,突然火烧屁.股般地,一路脚踩风火轮,从洞府里蹿了出来,以一种大无畏的姿势,站到了雷云之下!

    萧博扬手一个哆嗦,手里捧着的碗差点儿摔了个稀巴烂!

    是乔晚?!

    她不在护法罩子里躲着跑外面来挨劈吗?!

    乔晚确实是来挨劈的。

    天雷锻体之后,她没得怕的!这雷劫正好是锻体的好机会!

    少女顶天立地地站着,伸出手,指着天空。

    “没人能阻挡我变强啦!”

    “我要让苍天知道我不认输!!”

    第二道雷霆劈下。

    乔晚伸出手,竟然一把攫住了这惊雷,硬生生地将这一道惊雷徒手撕开!少女眼神坚定,乌黑的眼里倒映着电光,泛着点儿幽蓝,攥住惊雷,猛地往旁边一甩:“噢啦噢啦噢啦噢啦噢啦!!”

    萧博扬端着个碗,彻底愣住了。

    “……”

    也正在这时,一道红火的身影,突然落地。

    男人乌发长到脚踝,一甩袖摆。

    凤妄言面色难看,“那个废物在哪儿?”

    在凤妄言身后,穆笑笑跌跌撞撞地跟着,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小凤凰!等等!这事与晚儿师妹无关。”

    来得正好。

    雷劫之中,乔晚默默转身,手里握着个电球,咧嘴一笑:“凤道友,看啊。”

    伸手一指。

    “你的死兆星在天上闪耀。”

    烧烤鸡翅!她今天就要吃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