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 175|真假圣女四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楚琰锋真正地怀疑人生了, 懵了,如遭雷击。

    不, 不可能。这人怎么可能是帝姬。

    这贱……女修身上明明就没魔气!没魔气怎么可能是魔域王族亲卫, 亦或者是帝姬……

    但圣教尊崇至极,压根不敢得罪的碧眼邪佛, 竟然对这女修如此礼遇有加Σ( ° △°|||)︴

    楚琰锋嘴唇动了动, 眼神复杂地不自觉往前迈了一步, 还想再问点什么。

    岑清猷一个如春风拂面般的和蔼的眼神, 楚琰锋硬是冒出了一身的冷汗。

    “帝姬, ”岑清猷毫无所觉地微笑道:“我们走罢。”

    乔晚通红着脸, 绝望尴尬地跟着岑清猷走了出去。

    一路上, 走廊里守着的侍卫, 看见她和岑清猷出来了,脸上虽然惊疑不定,但没一个人敢上去拦的。

    这也太他妈操蛋了, 乔晚默默泪流满面。

    阔别已久的小伙伴, 不止修为宛如磕了药一般飞速上涨,逼格还随着修为一路上身。她穿的根本就不是《登仙路》这一本书吧,说不定还有《傲世邪佛》《九天孤剑》什么的, 而她很有可能是这三本书里面跑龙套的存在。

    目睹着乔晚和岑清猷离去的背影, 楚琰锋猛然回神,忙低声吩咐左右。

    “快!快去通知大祭司。”

    大祭司吩咐过吃穿用度不能亏待了这女修,他虽然照做了,但态度却不怎么好。

    这要真是帝姬……

    远望着少女离去的背影。

    楚琰锋眼神复杂。

    那他很可能就完了, 各种意义上的。

    浑然不知自己究竟做了什么羞耻玛丽苏Py的岑清猷,好奇地问:“帝姬有心事?”

    乔晚立刻僵硬到同手同脚,脸色通红地吐槽:“别别别!!这个称呼太尬了!!”

    乔晚默默捂脸。

    她对自己一直有着很清醒的认知,虽然脑袋上顶着个魔域帝姬的称号,但她就是乔晚,前世普通的性.感抠脚女大学生乔晚,而不是所谓的高贵冷艳魔域帝姬。

    “帝姬不喜欢?”岑清猷抿唇笑了笑,“帝姬不喜欢……那……”

    少年顿了顿,轻声细语道:“辛夷。”

    这一开口,就好像又回到了之前还在岑府的时候,面前的少年还会因为和姑娘接触而觉得不自在和害羞。

    不过看到岑清猷那绿莹莹的眼,乔晚明白,有些事发生了就是发生了,现在这个少年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和她一块儿偷看话本,被抽出禅房的小公子。

    不管怎么说,岑清猷永远都是她朋友就对了!

    乔晚摇摇脑袋,努力甩开脑子里乱X八糟的想法。

    岑清猷是她朋友这点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

    “说起来,”乔晚犹豫地问出了这从刚才就萦绕在心头的疑问,“你为什么会到这儿来?”

    岑清猷直言不讳:“我来找一样东西。”

    乔晚迟疑地问:“无垢真晶?”

    “是。”

    本来还想再问点儿什么,但目光触及少年这温和坚定的眉眼,乔晚又突然泄气。

    “你……能不能回来?”

    岑清猷面带歉疚:“辛夷,抱歉。我还有我必须要做的事情。当初……灭门并非巧合。你还记得魔域帝尊吗?”

    乔晚睁大了眼:“被封印了的那一个?”

    穿过长廊的风吹动了少年手腕上的佛珠,岑清猷看起来像是特地斟酌了一会儿:“那次封印,是东到七岳十岭,西到昆山群山,北到北境大雪山,南到南部十三洲的栖泽府,以天下灵脉灵气为供养的天地大阵。”

    这话,她听阎老板说过。

    乔晚心头猛地一跳。

    栖泽府,岑家灵脉。

    岑清猷:“只要破坏了这几处灵脉,天地封印大阵就会失效。”

    岑清猷柔声询问:“辛夷,你有没有察觉出来,这段时间修真界的争端要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激烈,几百年前的魔患早就平息,修真界表面和平,但实际上暗潮汹涌。”

    乔晚默默低下头回想。

    她有预感,岑清猷和她说的,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信息。

    “有……”乔晚想了想,认真地回答。

    萧家和昆山,岑府和林家,大光明殿和善道书院,还有妖族伽婴和细罗之间的争权……

    虽然整个修真界明面上没太大战争,但这些局部的冲突却不断。

    岑清猷犹豫了半秒,突然看似没头没脑地冒出了一句,““梅康平对始元帝尊忠心耿耿,他的心机远比你想象的要深沉,辛夷,你要小心提防他。”

    这些线索之前她没留意过,可如今被岑清猷耐心而有条理地点了出来。

    乔晚惊愕,旋即恍然大悟。

    “你的意思是,梅康平……难道想……解开魔君的封印?!!”

    但岑清猷叫她小心是什么意思?

    乔晚皱眉苦苦思索。

    她对自己有几斤几两很清楚,不过是个挂名的魔域帝姬,梅康平如果真的重视她这个侄女,就不会把她推到风口浪尖。

    “有时候,你要是猜不透梅康平,不如倒回去想想,他为何要这么做。他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目的,”岑清猷眉间淡淡,“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人不会耗费心力去做没有回报的东西。”

    是。

    她对梅康平肯定有利用价值,因为有回报,所以他才会投资她这个便宜侄女,他才会用到她。

    乔晚沉下心,飞快转动大脑。

    他现在还没急着找她,是因为他现在还不急着用她。那是不是意味着她对梅康平而言,利用价值在至少后期这个节点。

    她记得,她便宜爹苏不惑在始元帝尊被封印之后就销声匿迹了,也没有战死的消息传来,是不是可以推测,她便宜爹和这封印有关系。

    这个世界上,她姑且是唯一一个流着苏不惑血脉的人。

    如果梅康平真想解开封印……

    循着这个线索继续往下推测,是不是意味着她的利用价值也很封印有关系。

    如果她和封印真的有直接联系……

    梅康平要做的是,搅乱修真界的浑水,然后借这些修真界的冲突作为遮掩,摧毁灵脉,然后再解开封印,而解开封印正好就是后期这个节点,是他所做的一切的最后那几步。

    所以他不急着去找她。

    对上了。

    “啊!”

    乔晚猛然抬眼,惊出了一身冷汗。

    “辛夷,”岑清猷轻声,“我只能帮你到这儿。”

    乔晚愣愣:“你……”

    却不料,就在这时,走廊尽头突然出现了个熟悉的黑兜帽。

    水凤萧走得急促,黑色的袍角滚成了一团乌云:“圣僧……”

    还有……

    目光落在岑清猷身边的乔晚身上,一时语塞。

    岑清猷温和提醒:“帝姬。”

    素来成熟稳重的大祭司的脸,一时间精彩纷呈。

    刚听到楚琰锋来报,他就急急忙忙地过来了,没想到真看到了乔晚和岑清猷并肩同行的画面。

    这女修当真是魔域帝姬不成?!

    看出了水凤萧表情的变化,岑清猷:“你不信?”

    水凤萧低眉,宽宽的帽檐适时地挡住了上半张脸上的表情变化:“属下没有这个意思。”

    也不怪他不信。

    主要是之前也出现过冒充魔域帝姬骗吃骗喝这种事,碰上这种事,自然得谨慎一点。

    “听说贵教的灵泉干涸了是吗?”

    “是。”

    这也是为什么他急着要找个圣女的原因了,且不提圣典中就有记载圣女能伴着圣水而来,化解圣教窘境,前段时间,水贤这老货在教派里面煽风点火,暗指灵泉干涸是他专权之故,有这两项压力在,再怎么,他也得必须找个圣女出来。

    素来温和有礼,本来就是个白切黑的岑家小公子心里跟明镜似的。

    再加上和碧眼邪佛一融合,有了这几百年的经验,行为处事,虽然还是十分有礼貌,但这温良恭俭让里面,却多了几分霸道和煞气。

    因为是朋友,所以不介意替朋友多撑撑场子。

    岑清猷莞尔:“既然大祭司不信,不如让帝姬试试。”

    “到时候,大祭司就知道我身边的姑娘,究竟是帝姬,还是贱民。”

    “贱民”两个字一落下,水凤萧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但到底没敢置喙。

    抿紧了唇,“圣僧,请。”

    沉默转身。

    *

    水凤教的灵泉就在瀑布附近。

    听说碧眼邪佛要在今天让干涸已久的灵泉重新流动,水凤教上上下下基本上都到齐了,一并到齐的,还有被几个侍女簇拥着的穆笑笑。

    脱下了这一身侍女的打扮,重新换上了白兜帽,少女清丽的脸上忐忑不安。

    身后侍女一脸好奇:“圣女,你看。”

    大祭司后面跟着一个少年僧人,还有就是那粉衣服的冒牌圣女了。

    她才不信这人就是她们教派的圣女呢。

    ……

    而另一厢。

    乔晚和穆笑笑久久没回来,梁义庆心里一突,顿时就知道不好。

    按理说乔晚她处事冷静,如今也算昆山年轻一辈里面的翘楚,怎么这一去毫无音讯。

    在水凤教外面等了两三天之后,梁义庆等不下去了。

    这计划失败了,那就只能换个办法。

    听说水凤教的人突然安排教众聚集在了断崖一口泉眼附近,届时圣女也会来。

    “穆师姐会到场。”想到不见人影的乔晚,昆山某师弟迟疑地问:“那乔晚师姐?”

    说好的之前去换穆笑笑,但到现在都没乔晚的动静,。

    其他人心里也有点儿拿不定主意。

    “不管怎么说,”余三娘叹了口气,“这回必须得去,至少先把穆师姐想办法救出来。”

    于是,这一天。

    不止水凤教的到场了,就连昆山的也都悄咪咪地混在了外围观望。

    远远看见,先是水凤教教众入场,接着是水凤教的高层。

    白发老头水贤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水凤萧和岑清猷到场,身旁还跟了个穿着一身粉的乔晚。

    萧博扬震惊:“乔晚?!”

    乔晚怎么堂而皇之地混进的?还跟在了这黑兜帽大祭司的身边?

    敏锐地察觉到身旁少年呼吸骤然一急,余三娘惊讶地转过头,看着这秀美明艳的少年郎。

    “裴师兄?”

    少年清冷的脸色一变,胸前一阵剧烈的起伏,握紧了手里的惊雪剑。

    裴春争如梦初醒。

    菩提子,是岑家……岑清猷的。

    目光所落之初。

    少女好像想到了什么,和岑清猷交谈了几句,衣领间隐隐约约地露出了个暧昧的红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