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 93|十日之约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可惜宋催雪毕竟还是太小看了谢行止。

    虽然谢行止是个拿了起点龙傲天剧本的挂逼, 有过六段情缘,且情缘走的都是那肤白貌美, 雍容华贵, 颜值、家世、武力都能打得那一卦,但这不代表着谢行止他是个恋爱脑。

    孤剑谢行止, 在不仅在与人相处上有点儿缺心眼, 在感情上也十分之单纯。

    单纯到——

    渣。

    爱就是爱, 不爱就是不爱, 抽手的时候比谁都利落。

    他确实对白珊湖有些好感, 但也不至于和乔晚计较。

    男人目光落在玉球上, 看着玉球中倒映出来的身影。

    陆辞仙虽然对儒释道颇有点儿自己的见解, 但实力还是太弱。

    简而言之, 就是,弱到根本不配被谢行止放在眼里。

    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故而,谢行止也不认为白珊湖会看上陆辞仙。

    修士命长, 给这少年机会, 说不定陆辞仙终有一天能成长到他这个地步。

    谢行止眸光一扫。

    但现在,还太早。

    更何况,等陆辞仙成长到他现在这个地步的时候, 他的修为也必将上升到一个新的台阶。

    他们之间的差距, 还是犹如天堑!

    谢行止傲然地想。

    这当然不是因为心里那点儿微妙的不舒服!

    这只是实话!

    他十三岁入道,十四岁开道域,十八岁筑基,在修行这条路上, 他有这个狂傲的资本。

    “谢道友怎么看?”

    留意到谢行止目光的停顿,一直沉默观战的孟沧浪,破天荒地终于开了口。

    谢行止和陆辟寒,虽然被并称为道门的孤剑和病剑,但背负巨剑,一举一动十分老成的孟沧浪,也有儒门沧浪剑之称。

    和都有那么点儿傲气的谢行止、陆辟寒相比,孟沧浪更加温和,或者说,锋芒内敛,气势不招摇不逼人。

    “武技不错。”谢行止看着玉球上的少年,沉声回答,“但疏漏颇多,‘仁义礼智信’,或许能排得上‘礼’字辈,但也仅仅止步于此。”

    谢行止和孟沧浪的话没避着任何一个人。

    听到这俩的议论,宋催雪看向乔晚的目光更加复杂了。

    早早就被孟师兄和谢道友注意到,这少年儒生也不知道是幸与不幸。

    ……

    结跏趺坐,手结法印的佛像,捧着一瓣落花,缓缓落到了女人面前。

    白珊湖短暂地愣了一秒之后,退出了阵盘。

    在距离乔晚几丈之外站定了,颌首淡淡:“多谢。”

    她性格本来就疏淡,能得一句“多谢”已经十分难能可贵。

    乔晚摇摇头:“举手之劳,仙子不必客气。”

    这么美的脸,要是被花瓣划伤了。

    乔晚想,她也会心痛的!

    少年语气不卑不亢,眼神也十分之平淡。

    看得白珊湖心里又是一愣。

    她的姿色,在修真界算不上顶尖,却也不落于她生平所见的任何一个女修。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连孤剑谢行止也没能免俗地多看了一眼,但“陆辞仙”眼里毫无惊艳之色,平平常常地就像在对待一个普通的女修。

    眼前这少年,并非好色之徒。

    白珊湖看不上谢行止,主要还是因为她看不上谢行止的性格。

    两人如出一辙的冷傲,再加上谢行止有六段情缘,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多看了她一眼,白珊湖就更看不上了。

    看着乔晚,白珊湖心里微微一动,冒出了点儿淡淡的好感,不过这好感中还夹杂了那么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在意。

    大抵是因为美人嘛,总有那么点儿自负和别扭。

    由于长得美能打,一直是众人目光的焦点,被这么忽略……的的确确还是头一回。

    瞥了乔晚一眼,白珊湖突然转身看向了齐非道:“拿来。”

    齐非道一愣,过了一秒,才意识到白珊湖指的到底是什么。

    玉花。

    都到了这地步,这玉花确实是不好不给了。就算白珊湖不主动提,他这袖子里的玉花拿着也烫手,早晚是要往乔晚胸口拍上去的。

    齐非道微微一笑,爽快地摸出了玉花,递给了白珊湖。

    女人接过玉花,丢到了乔晚怀里,然后朝她略一颌首。

    目光依然冷冰冰的,没什么温度。

    但这代表承认!

    利生峰上一片哗然。

    白珊瑚竟然将玉花亲手交给了面前这少年!

    这就意味着陆辞仙这货得到了,白珊湖的承认!

    白珊湖是谁?!那可是崇德古苑的大师姐,响当当的暴力冷美人,就连谢行止在白珊湖这儿都没讨得了好,她竟然亲自把玉花给了陆辞仙。

    脸上汇聚着众人羡慕嫉妒恨的视线,握在手里的这朵玉花,热得有点儿发烫。

    乔晚把玉花揣进了胸口,贴身放着,郑重抬眼:“多谢仙子,我会妥善保管的。”

    白珊湖看了她一眼,隔了一会儿,淡淡地“嗯”了一声。

    就这一个“嗯”,就已经足够让崇德古苑的弟子们,齐齐一个哆嗦。

    他们还从来没见过大师姐这么有耐心!

    孟沧浪下意识瞥了一眼身边儿的谢行止。

    男人紧紧抿着唇,不错眼地看着玉球中这一男一女。

    不和陆辞仙计较才怪!

    谢道友明显还是在意的,孟沧浪稍微感到了那么点儿错愕,又微妙地升腾出了点儿同情。

    有了崇德古苑大师姐白珊湖的亲口承认,就算峰顶上的这些恃才傲物的尖子生们再有什么不满,也都默默噤了声儿。

    刚刚陆辞仙的表现他们也是看在眼里的,虽然开局不要脸了点儿,但这“处处皆佛”的破局,实在是出人意料。

    就这样,过了君子六艺之后,乔晚总算获得了这批尖子生们的承认!

    尘埃落定,胜负已分。

    被白珊湖拎着轻飘飘地退出了阵盘,又眼睁睁看着白珊湖亲手把玉花给了乔晚,方凌青看着乔晚脸色复杂。

    风光都是他的!而他方凌青好歹也是“礼”字辈的弟子!就这么被人当众给下了面子!

    方凌青脸上火辣辣一片,几乎不敢抬头去看利生峰上其他人的反应。

    一想到这众人目光就倍感焦躁。

    “我技不如人,输了就是输了。”方凌青抬眼,目光直射乔晚,“但仙友开场诚心抄我诗文!是否胜之不武!!须知道,修炼要先修心!!”

    这话就说得十分诛心了。

    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之下,乔晚面无表情地问:“你不服吗?”

    这一架,说实话乔晚打得并不满意,她现在迫切需要练级,和人打架切磋,就算方凌青当场再下战书,乔晚也会接!

    “不服,我们再打一场。”

    少年目光平静无波,脸上表情根本就没变化,简直就像在说着什么再平常不过的事。

    方凌青被气得直接炸毛,差点吐血!

    这……这这这简直就像蔑视。

    你看不起谁啊?!

    啊?!你这幅样子摆给谁看呢?!

    被乔晚这态度给激出了点儿少年血性,方凌青差点当场蹦起来。

    白珊湖一个淡淡的眼神。

    又“刷”——

    给摁下去了。

    青年深吸了一口气,一拂袖,恢复了儒修的气度,同样冷声:“打一场?仙友想怎么打?”

    乔晚:“我都没问题,什么时候打,要怎么打,由你来订。”

    方凌青差点又被气出了一口血。

    “那好!十日之后,就是论法会报名之时,到时候,鸠月山花座峰下,三教弟子云集。”

    “不知道仙友愿不愿意,在那天和我比上这么一场!”

    “谁要是输了,谁就自行退出参加这次论法会!”

    这也赌太大了!!

    还在围观玉球的六部大弟子纷纷抬眼。

    齐非道脸上笑意收敛了点儿,“凌青,你不一直想参加这次论法会吗?真要赌这么大?”

    方凌青却没搭理他,自顾自地盯着乔晚,目光灼灼:“敢问仙友,愿不愿意和我赌上这么一场。”

    乔晚握紧了剑,没犹豫,一口答应了下来:“好。”

    利生峰上,小号风光无限,乔晚本体就不怎么美妙了。

    嘴贱一时爽,事后火葬场。

    大光明殿内,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察觉到这诡异的气氛正在缓缓流动,乔晚看了眼身前变了脸色的妙法,五雷轰顶,下意识地抬手:“尊者明鉴!晚辈不是故意的!

    当着佛门巨擘的面,用佛光撩妹撩妹还约架,简直是在□□裸地打佛门的脸!

    妙法眉眼凌厉:“你还知道错?!我还以为你早就将我说过的话抛之脑后!”

    乔晚嘴角一抽。

    虽然我撩妹约架喝酒,但我真的是个好姑娘。

    妙法:“我看你如今要如何自处!”

    乔晚:“晚辈一定会好好修习,不会让前辈失望的。”

    “你以为你是在替我修习?你修习不修习,与我何干?!”

    乔晚默默吐槽:这话越来越像她爸了啊!!

    佛者柳眉倒竖,冷哼一声,摔门离开。

    乔晚瞪着栏杆看了一会儿,默默闭上眼,从识海里抽出了个小册子。

    自从突破元婴之后,她就不用自己动笔记了。

    她现在的长处有锻体、武技和神识。

    还有那本道书。

    想到和方凌青的十日之约,乔晚摊开道书,比照着修炼道书上的内容,盘腿开始修炼。

    这本道书是那位前辈精心给他妹子打造,书里的内容十分适合她,讲得也十分透彻细致,就差没手把手教。

    这位前辈……一定是个温柔耐心的好人。

    就这么打坐修习了一个时辰之后,乔晚合上道书,长舒了一口气,略微放松了一刻。

    但就是这一刻,魔气再度趁虚而入!

    不好!

    披小号玩得太浪,差点忘了还有魔气这回事。

    乔晚心里咯噔一声,再一抬眼,眼前顿时一片昏暗,意识也在随之远去!

    魔焰冲天而起!

    少女魔气冲天,眼神冰冷。

    入魔之后,连日以来,每天,乔晚都在用身体撞牢门,就算被撞得一身血,还是拼了命地继续去撞。

    牢门的封印,终于在今天松动了。

    一脚踹开血迹斑斑的栏杆,乔晚越狱了!

    地牢里恶徒见状纷纷瞪眼:“诶,带老子一个!!”

    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乔晚一个跃身的功夫,消失在了长长的甬道里。

    不过这越狱只持续了短短一秒。

    还没冲出地牢,就被大光明殿里的妙法感知到,一道佛光给轰了回去。

    佛者蓝色长发随风而舞,表情比入了魔的乔晚更冷,下手也更加冷酷无情:“回去!!”

    乔晚充耳不闻,冲上前抢攻!

    眼里清楚地倒映出乔晚入魔之后的疯狂,妙法脸色更黑了点儿。

    之前对魔气留情,无疑是个错误的选择。

    现在这状况,就得毫不留情地敲打!

    不打,不长记性!

    魔气冲天而起,佛气也冲天而起!

    瞬息之间,乔晚已抢攻到佛者面前!

    抬脚!

    砰!

    金色的水波纹从妙法周围荡开!

    灵力波及甬道两侧的灯柱,昏黄的烛光,摇曳了两下,灭了。

    这一踹,非但没踹开妙法身上的护体金刚罩,脚掌反而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

    锻过体的四肢,在妙法佛门金刚罩之前,显得不堪一击,严格地说,乔晚只炼过骨,血肉的坚韧程度只不过比其他修士好上那么一两成。

    入了魔的乔晚,其抗造程度和之前相比,也有了飞一般的进步,简而言之,就是不怕死,被轰地一脸血,遍体鳞伤,还能冲上去。

    不怕疼,也不怕死,驱使着乔晚行动的只有兽性。

    一击不中。

    乔晚暴风雨般地接连出腿!

    砰砰砰!!

    佛光毫不留情地扫出!

    少女抬腿横扫,直冲佛者脐下三寸。

    招式不在多好看。

    好用,实用就行。

    这场战斗,看得地牢众人心惊肉跳。

    娘喂!!妙法这邪佛妥妥是怒了吧!妥妥是动嗔心了吧。

    和乔晚打架,是尤其费力的一件事。

    这货入魔之后,任凭你如何搓揉捏扁,硬是能从地上一跃而起。

    修为到了妙法尊者这个地步,还得衡量下手的轻重。如何在不失手把乔晚敲死的情况下,揍她一顿,这是个技术活儿。

    尤其是在乔晚专攻下三路的情况下。

    乔晚屈膝一撞!还没挨上佛者衣角,直接被翻飞的金光给掀翻了出去。

    在飞出去的刹那,乔晚目光短暂地清明了一瞬。

    被打醒了一秒。

    这一秒钟的功夫,理智压过魔气,迅速抢占了身体的控制权!

    砰——

    腰背重重撞击地面,刚恢复意识的乔晚,看了眼这石块儿共佛光横飞的画面,一愣。

    这感觉,不太妙!

    何止不妙!

    眼看远处佛光大作,透过佛光,清晰地看见佛者那黑如锅底的一张脸,乔晚心里一紧,见势不妙,调头就跑!

    转头往地牢深处狂奔而去!

    这刺激不亚于翻墙出去上网,被班主任给逮了个现行,并且班主任还在身后穷追不舍!

    玩的就是心跳!

    还敢跑?!眼见乔晚“冥顽不灵”,妙法震怒!

    一个下意识地往地牢里跑。

    一个铁了心要追。

    操!

    仰面躲过这道冲自己拍来的佛印,乔晚心底一颤,内心悲愤!

    不带这样的!怎么还有入魔一半恢复神识的!

    也就顿了这么一瞬,金光更快一步!快准狠地缠上了乔晚大腿和腰身。

    乔晚一个踉跄,就已经被紧随其后的怒佛给逮了正着。

    佛者快准狠地一把攫住了乔晚手腕抵在墙上,膝盖紧顶腰背,雄浑的金光随即深深撞入体内,清正尊贵的嗓音近在咫尺,震得乔晚耳朵嗡嗡作响,“孽障!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