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 83|妖族来客二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鲜血一滴滴地落了下来, 汇聚成了一小滩血渍。

    凤妄言五根手指紧紧地抠着砖缝,凤眸圆睁, 额角青筋暴起, 想要说话,但鲜血不断从唇角呛出。

    他这辈子, 就没受过这等奇耻大辱!!

    他出生丹穴山凰族, 丹穴山凰族是上古妖族, 他从出生起就是金丹, 更是这世间独一无二的凤凰……

    面前这只妖, 凭什么, 凭什么……

    “我出生丹穴山……”凤妄言霍然抬头, 目光死死地盯着伽婴, 终于挤出了几个字:“是上古妖族……你……你怎么敢?”

    只不过没说一句,就有鲜血咕噜噜地流出来。

    在场所有人都看见了男人这个时候有多狼狈。

    趴在地上,犹如一条毫无风度可言的死狗。

    他什么时候把别人放在眼里过。

    凤妄言低着头, 双目赤红, 撑着手想爬起来。

    他从出生就是独一无二……

    但就在刚刚,有人用实力告诉了他,什么叫人外有人, 天外有天。所谓的自尊和骄傲, 一瞬间被人狠狠地踩碎在了地上。

    这个世界,一直都是强者为尊,修行也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这从出生开始就是金丹, 一路顺风顺水,高高在上的凤凰,第一次接受到了来自社会的毒打。

    穆笑笑呆愣愣地站在原地,盯着伽婴看了半天,猛然回过神。一瞥眼,才看见了趴在地上的凤妄言。

    平日里艳丽俊美的凤凰,吃力地趴在地上,喉咙里“嗬”“嗬”地响。

    穆笑笑伸手摸了把凤妄言的脸,露出了点儿怯意: “小……小凤凰……”

    男人乌发从肩头滑落了下来,沾了不少血,完全没了之前矜傲的模样。

    抬眼看见了少女担忧、怯弱的目光,凤妄言用力地抿紧了唇。

    这一幕落在众人眼底,四周又微妙地安静了下来,瞥了眼面无表情的男人,心里都忍不住有点儿发颤。

    这得是多么恐怖的修为,才能把一个元婴期的修士给打成了这样,这简直就是虐狗。

    这个时候,也没人将目光放在了凤妄言身上,一个个都忍不住往伽婴身上瞟,想要多见识见识这位传说中的妖皇的风采。

    但男人就像毫无所觉,淡淡地收回了视线,看也没看地上的凤妄言,和跪坐在地上小声呜咽的穆笑笑一眼,五条龙影一卷,抄着乔晚转身就走。

    所谓羞辱,根本不是一脸酷炫狂霸拽地放狠话。

    而是虐完人之后,根本不把人放在眼里。

    无形羞辱,最为致命。

    从始至终,伽婴就没把凤妄言放在眼里。

    男人转身就走,在场众人看了眼被龙影抄着的乔晚,无一人敢言。

    不是他们不够意思,也不够兄弟。

    而是刚刚伽婴展现出来的那威力太过恐怖。

    反正,这尊大神也没有大开杀戒的意思。

    那……

    众人咳嗽了一声,心虚地想:这位陆道友,你就放心地去吧。

    但就在这个时候,跪坐在男人身边儿的少女,突然拎着裙角,鼓起勇气冲上前,一张双臂,挡在了伽婴面前。

    嗓音清脆铿锵:“道友留步!”

    一见这一幕。

    在场所有人心里悚然一惊。

    少女看了眼男人,像是畏惧于男人身上的威压,小鸟儿一般轻轻地哆嗦了起来,柔弱堪怜,但就算这样,穆笑笑还是咬着唇,颤巍巍地抬起了眼。

    “这样算什么?”

    “小凤凰并未得罪道友,道友刚刚这举动,是不是……是不是太过了?”

    听清穆笑笑说的是什么之后,众人脑海里齐齐飘过红通通的四个大字。

    我勒个去。

    想找死就算了,别拉着他们一块儿陪葬!

    少女怕得直哆嗦,眼泪止不住地流,眼眶和鼻尖都泛了红,哭得梨花带雨,楚楚可怜,但目光坚韧明亮。

    伽婴不为所动地瞥了穆笑笑一眼,五条龙影再度呼啸而出,干净利落地将面前少女掀翻在地。

    五条龙影一去,乔晚也跟着哐当一声摔在了地上。

    被这龙气重重掀翻在地,穆笑笑一愣,脸上浮现出痛苦之色,忙拽着裙摆爬了起来,扭头看了眼四周,唇瓣一哆嗦。

    这一下虽然没凤妄言那一下来得重,但根本没手下留情。

    一半是因为疼,一半是因为屈辱和丢脸。

    从拜入周衍门下到现在为止,这一路,有周衍护着,有裴春争护着,有凤妄言,有萧焕,护她无恙,这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欺辱。但只是这么一下,就让穆笑笑浑身都跟着颤了颤,忍不住看了眼躺在地上的乔晚:这都是因为乔晚吗?

    男人负手站立,眉毛都没动一下。

    对于凶名在外的妖皇伽婴而言,这世上的人只有简单粗暴的两种。

    能打的,和不能打的。

    没男女性别之分,也没什么怜香惜玉,尊老爱幼的精神,否则也不至于当初一掌拍碎了乔晚她全身上下的骨头。

    某种程度,伽婴可以说是真正的实现了众生平等,比大悲崖的大和尚们还有佛性。

    众人:……妖皇之冷酷无情,果然诚不我欺。

    刚刚乔晚这“死里逃生”也就显得更惊悚了。

    也正好在这个时候,哐当一声落地的乔晚,突然动了,眼睫一颤,大有醒过来的架势。

    伽婴脚步一顿,停了下来,看了眼乔晚。

    在场所有人一颗心又猛地一紧,生怕乔晚一个暴起,再过去送人头。

    刚刚这位煞神虽然,可能,兴许,心念一动,放过了这丫鬟,乔晚要是再不识好歹,能不能在伽婴手底下留条命还是悬。

    乔晚费力睁开眼。

    伽婴瞥了她一眼,磅礴的妖气突然一震!

    众人:操!果然还是要杀人!

    化神期的威压和万妖共主的妖气几乎不加收敛的,一瞬间全冲了出来,妖气硬是压倒了少女身上缭绕着的魔气。

    一睁眼,对上了伽婴的脸,是个什么神奇的体验。

    虽然脑袋里还是有魔气在翻搅,但被这凶悍无匹的妖气一震,乔晚总算慢慢地找回了点儿理智。

    “醒了?”男人目光淡淡。

    刚刚的事她还有点儿模糊的印象,扭头看见趴在地上的凤妄言和不远处摔倒在地的穆笑笑,乔晚心中一惊,来不及去想伽婴怎么会出现在这儿,摇摇晃晃地站稳了,捂着脑袋“嗯”了一声。

    “我刚刚是不是……”

    后面的话,乔晚没问出口。

    她想问她是不是失了智对他出了手,还没问完,脖子后面不知道为什么,一阵一阵地疼。

    乔晚伸手一摸,默了。

    好像肿了。

    她可能真对伽婴动了手。

    一扭头,在场众人都在盯着她看,眼里有探究,有惊悚,还有钦佩。

    再一瞥,穆笑笑正眼里含泪,眼神复杂地盯着她看。

    伽婴没什么耐性地瞥了她一眼,言简意赅,冷漠无情:“走。”

    乔晚愣了一下,收回手,下意识地跟了上去。

    就在这个时候,少女再度拔高了音调:“师妹!”

    穆笑笑站在几步之外,看着乔晚,眼含迟疑,嗓音轻颤:“乔晚师妹?”

    嗓音不大,但足够在场所有人,连带刚追过来的“四灵”们都能听个清清楚楚。

    乔晚……师妹?

    经过昨天这么一番折腾,乔晚吃了易颜丹这件事,在整个岑府已经算不上秘密。穆笑笑一说,众人这才猛地发现,眼前这两姑娘,容貌简直是如出一辙。

    ——师妹?

    ——她俩是师姐妹?

    ——穆姑娘不是昆山玉清真人门下的吗?辛夷什么时候成了穆姑娘师妹了?

    听说辛夷入魔,慌忙抄家伙赶来救场,却冷不防听到个大八卦的“四灵”们纷纷一震,惊了。

    尤其以白虎二十三最为惊恐,脚步一顿,手里的大刀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乔晚?玉清真人的徒弟不就是……那个乔晚吗?

    就算栖泽府和昆山足足有万里之遥,这也不代表他们没听过乔晚的名号。

    传闻玉清真人只收了三个徒弟。

    大徒弟病剑陆辟寒,二徒弟穆笑笑,三徒弟,就是前段时间名头响彻了整个修真界的,打了魔域和萧家脸的,那个乔晚啊!

    你说和他们天天相处,拎个大锤的平平无奇的小丫鬟,是乔晚?!是那传说中高贵冷艳的魔域帝姬?

    再一看眼前这盯着张面瘫脸的姑娘,除了一张脸能称得上秀美动人,那里像是能和玉清真人小徒弟扯得上关系的?

    这就是乔晚?那个乔晚?

    再一看向不远处的乔晚,震惊于她这马甲的同时,白虎二十三震惊的同时,蛋疼了。

    原来辛夷不是辛夷,陆婉不是陆婉,是那个传闻中乔晚。

    眼前的黑不是黑,你说的白是什么白……

    穆笑笑咬着唇,站了起来:“晚儿师妹,真的是你吗?”

    她这一层马甲早就被扒了个一干二净,顶着所有人的目光,乔晚顿了片刻,没否认,颌首示意:“穆道友。”

    穆笑笑向前走了几步:“师妹,果真是你。”

    少女抹了把脸,露出个笑:“太好啦。”

    伽婴垂袖站在原地,眼皮低垂,虽然不耐烦,倒也没催促。

    瞥见伽婴,少女瑟缩了两下,又像是不服输,倔强地往前走近了一步。

    男人却根本没往这儿多看一眼。

    穆笑笑脸色微变,轻声道:“师妹,你与这位道友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