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 77|灭门七日六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在那口血溅到自己之前, 乔晚松开他衣领,就要往后退。

    凤妄言一见, 气得脸色更青了一层, 一拂袖,反手扣住乔晚肩膀, 就把乔晚甩了出去。

    乔晚往后一跳, 站稳了, 冷冷地看着他。

    “没资格?我没资格说这些?”

    男人扫了眼地上躺着的, 和乔晚身后互相搀扶着的, 冷笑:“一只四阶妖兽而已, 就把自己弄得这么凄惨, 这难道不是事实?”

    他是上古妖族, 出生丹穴山,从生下来就是金丹,天生就该站在顶端, 他无需, 也没那个必要去在乎别人的目光,更没那个必要去体谅别人!

    凤妄言捂着胸口,怒极反笑:“我没资格, 还有谁有资格, 你吗?不过一个筑基,我想杀你,易如反掌。”

    这一笑,再一次牵动了胸前伤口, 差点儿又喷出一口血。

    男人咬紧了牙关,铁青着脸,又给硬生生憋了回去。

    或许是眼前这丫鬟让他想起了当初那废物,这话一说出口,凤妄言目光一闪,盯紧了这不知天高地厚的筑基,心里真的浮现了点儿杀意。

    在场的,哪个不是踏着尸骸,冒着血雨,拼杀出来的。

    这杀意一现,顿时,一抹冷然刀光划过!

    乔晚回头一看。

    身后那些被烟熏得灰头土脸,身上被烧得血肉模糊的四灵大哥突然横剑,咧嘴一笑。

    “不就是一个筑基?那要是加上我呢?”

    这句话犹如打破了什么禁忌,几乎瞬息之间,刀光剑影纷至沓来。

    刀光剑影,都有一个共通之处。

    那就是,齐刷刷地都对准了台阶上的男人!

    “加我一个!”

    “还有我。”

    “带老子一个,”壮实的大汉嬉笑,“我好歹也是个金丹不是。”

    就算这只凤凰修为再高,他们一起上,还不信不把他拔成个秃毛鸡。

    凤妄言死死地盯着眼前这一群“废物”们,脸上神情阴晴不定。

    是。

    一个人,或许打不过他。

    但要是一群人呢?

    凤妄言目光扫过这台阶下的众人。

    以乔晚为首。

    身上的衣裳也被那四阶妖兽给烧得破破烂烂,脸上被烟熏得几乎看不出本来面目。

    唯独眼神,都一样的狠绝。

    一个筑基,当然对付不了他一个元婴后期的修士。

    要是加上另外一群筑基和金丹,那可就说不准了。

    只要乔晚振臂一呼,身后的大哥们,眼也不眨,就能立刻冲上去,那是几天时间内,生死搏斗之中,结下的同袍之情,超越年龄之分,也超越男女之别。

    说实话,他们也早就看这凤凰不顺眼了。

    “这出征之前,不都杀只鸡图个吉利吗?”白虎二十三笑嘻嘻的:“兄弟们,这不就是有只现成的?!”

    凤妄言顿时勃然大怒!

    虽然嘴上笑嘻嘻的,但“四灵”大哥们个个可都不傻,嘴一抿,眼一沉,眼神紧紧地留意这台阶上的动静。

    只要这什么凤凰敢动手,他们就敢让这凤凰变成只走地鸡。

    气氛就这么一时间陷入了僵持。

    就在这个时候,穆笑笑好像终于反应了过来,慌忙搁下了手上的活儿,冲到了凤妄言面前。

    “小……小凤凰,算了。”

    穆笑笑抿抿唇,担忧地拽了拽凤妄言衣摆。

    白虎二十三看了眼阶上的穆笑笑,咧嘴一笑:“这么说,我倒想起来了,辛夷好歹也是个妹子,是不是?”

    总不能这穆姑娘有人护着,辛夷没人护着。

    那多寒碜,好歹大家也是一块儿杀出来的兄弟。

    “威胁个女人算个球,有什么不满,不如向我们来?”

    “对!对女人下手算什么英雄好汉?!”

    凤妄言面色铁青,看了眼领头的乔晚,差点被气得再吐出一口血。

    就算自矜自贵如他,这个时候也忍不住爆了粗口。

    女人?!

    眼前这个算女人?!

    其貌不扬,不知天高地厚,算什么女人?!

    穆笑笑一愣,惊讶地看着火光飞灰之中的丫鬟。

    如果不是身形有点儿区别,几乎和台阶下的男人们分不出个你我。

    那都是从战火中淌过来的。

    一时间,穆笑笑忽然觉得有点儿不是滋味。

    忙松开了凤妄言的袖口,去看乔晚。

    “这事……小凤凰有做的不对的地方。辛夷姑娘生气,也是情有可原。”

    “但……小凤凰他自幼就长在碎骨深渊,在此之前也从未和人相处过,他是心直口快了点儿,但本性不坏……”

    穆笑笑涨红了脸,眼中闪动着点儿晶莹的泪光,躬身赔罪:“还请辛夷姑娘,歇歇火……”

    “我代小凤凰向姑娘赔罪。”

    话还没说完,就被人给拦腰截断了。

    “要赔罪,不该由你来。”白虎二十三斜眼,“辛夷也没冲你发火。”

    四灵大哥耷拉着眼皮,瞥了眼火光中手足无措的小姑娘。

    看样子确实是个手足无措,泪光莹莹,惹人怜惜的小姑娘。

    可惜,看多了也就那么回事了。

    仅仅皮囊好看,那不够。长得再美也不能当饭吃。他们可不是那些见了美人就软了骨头的公子哥儿。

    虽然看着的确是挺赏心悦目的。

    众“四灵”大哥们,十分之渣的摸了摸鼻子,心道。

    但也仅此而已了。

    眼前这姑娘,不适合,也不该出现在这个场合。

    穆笑笑唇瓣嗫嚅了两下,望着着眼前一片刀光剑影,和那个个横刀待发的大汉们。

    “诸位道友误会了,我并无此意。”

    “我只是。”少女澄澈的大眼蒙上了层雾气:“我只是见如今事态紧急,今日不同往日,不愿大家伙在这点小事上大动肝火。”

    但那曾经笑脸相对的“四灵”大哥们,如今简直就像提了裤腰就不理人的渣男,根本就没因此软化了态度。

    “穆姑娘,这儿没你的事儿,下去。”

    被这么一呛,少女突然有点儿茫然。

    头一次感觉到了心里悬空一般,又酸又涩,没落个实处。

    其实,照顾眼前这些弟子,她自己未尝不存了点儿私心,昆山最受宠的小师妹,早就习惯了无数目光围绕在自己身上。

    但这一次,这一切突然行不通了。

    一截短短的台阶,像是划开了一道天堑。

    台阶之上,高高在上,衣袍不染尘霜。

    而在台阶之下,从鲜血和烽火中打滚摸爬出来。

    穆笑笑惶惶地看了眼领头的乔晚。

    不知不觉间,台阶下那个小丫鬟,就已经结识了那么多能过命的朋友。

    穆笑笑勉强挤出了个微笑,去拉凤妄言的袖子,轻声道:“小凤凰,算啦。”

    打当然是没打起来。

    就在凤妄言准备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时候,其他裴春争和萧博扬,领着其他四灵弟子赶回来了。

    眼见穆笑笑眼眶微红,少年一怔,扭头看了眼乔晚,却只看到了抹坐在四灵弟子们中间的背影。

    萧博扬看了眼穆笑笑,又看了眼那一帮形容凄惨的大老爷们,一咬牙,也坐了过去。

    本来是担心他们是受了什么伤,结果一坐过去,萧博扬这才发觉自己被深深地欺骗了感情,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

    虽然看着凄惨了点儿,但一帮大老爷们,宛如女生宿舍夜谈,聚在一起唠嗑。

    要兄弟,没要女人。

    抛弃了心上人没管的萧家少爷,有点儿暴躁,有一搭没一搭听着大老爷们唠嗑。

    回想少女眼眶红红的模样,终于有个年轻的四灵弟子“良心发现”看不过眼了。

    “诶,我们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点儿。”

    “哪儿过分了?”

    “穆道友好歹是个姑娘。”

    没想到,白虎二十三一斜眼:“怎么,辛夷就不是姑娘了?”

    “之前打架的时候,我看你往辛夷背后钻得挺顺溜的啊。”

    小年轻立即涨红了脸:“那……那不一样!穆道友……穆道友看着就怪柔弱的的。”

    而且长得也好看。

    美人都惹人怜惜。

    白虎二十三伸手指了指地,深沉地下了个评判:“柔弱的姑娘多了去了,唯独不适合活在这儿。”

    “我要是喜欢,我干嘛不上春风楼去,春风楼好看的姑娘多了去了。而且,”白虎二十三煞有其事地摸了摸下巴,“辛夷长得也不输穆笑笑啊。”

    顿时,在场的汉子们都对乔晚投来了深沉的一眼。

    “怎么说呢?”玄武三十二蹲在地上,偏头看了眼乔晚,有点儿纠结,“好看,挺好看的。“

    “至于哪儿好看……”

    眼前姑娘的容貌,确实也挑不出个值得夸耀的地方。

    玄武三十二绞尽脑汁,灵光一现,“打架的时候最好看!”

    此言一出,萧博扬不由得多看了一眼。

    打架的时候,抿着唇面无表情地抡起锤子,一锤子解决一个,黑漆漆的眼倒映着飞舞的一蓬蓬血花。

    萧家小少爷自认对审美还是比较挑剔的。

    这么一回想,确实还能看。

    “对对对!辛夷哪里长得不如那穆姑娘了!”

    秉承着深刻的同袍战友之情,男人们宽厚的大掌“啪”地一声落在了乔晚肩膀上,对着这张平庸无奇的,实在挑不出亮点的脸,开始闭眼瞎吹。

    “看辛夷这肩膀,多壮实!”

    “打架的时候,那叫一个好看啊!看得我心里都痒痒。”

    众大老爷们没脸没皮,说话也不着边际。

    乔晚愣了一下,张了张嘴。

    说实话,这还是除了甘南之外,头一次有这么多人夸她长得好看。

    在众多肩宽腿长的四灵“型男”们注目之下,乔晚顶着张面瘫脸开始——

    面无表情地冒热气。

    热气一层一层地从脖子根蹿了上来。

    “脸……脸红了?!”

    作为最先满嘴跑马车的,玄武三十二悚然一惊,咳嗽两声,往乔晚面前一挡:“看什么呢,看什么呢?光盯着人家姑娘看,你们好不好意思?”

    “这儿火光这么冲,明摆着是被火光照的,对不对?”

    乔晚“蹭”地一声站了起来,冷声:“我去找岑夫人。”

    徒留在场的直男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怎么说着说着就跑了?眉眼还这么严肃。不是说姑娘都喜欢听别人夸吗?

    萧家小少爷一抄手,不屑嗤笑。

    一路走到寒山院前,乔晚脸上热度才刚降下来了点儿,结果在寒山院外,又撞上了一人。

    修犬瞪着双狗眼:“陆姑娘,你脸怎么了?”

    乔晚一本正经:“火光照的。”

    可能是乔晚视线太过正直,被乔晚这么一看,青年脸忽然有点儿红,不自在地摸了摸头,反倒是自己先露了怯:“我……我来找夫人复查。”

    乔晚透过修犬闪烁的狗眼,和这明显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态度,敏锐地察觉到了点儿不对劲,至少根本不像复查那么简单。

    被眼前小丫鬟看出了自己那点儿小心思,青年眼神略一漂移,蹲在门前,摆摆手,“我没别的想法。”

    “我就是有点儿好奇,”青年讪讪摸了摸鼻子,“而且,岑家家主还在里面呢。”

    想到这儿,修犬就忍不住苦笑。

    乔晚一惊,脸上温度彻底降了下来:“岑向南来了?”

    青年脸色突然间有点儿晦涩不明,两只狗耳高高地竖了起来:“对,听说刚刚世春堂那边儿扳回了一局,这才抽空过来看夫人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