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 43|第43章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萧宗源一死, 乔晚就知道自己今天是下不了山了。

    将剑往地上一扔,乔晚抬眼看了眼天上呼啦啦降下来的剑光, 叹了口气。

    这一片剑光中, 为首的一柄剑上跳下来一个师兄,一看见地上的萧宗源, 大惊失色, “长老!”

    几个人跳下剑, 赶紧去查看萧宗源的情况。

    只见萧宗源仰躺在血泊中, 额角青筋暴起, 死不瞑目, 看得那弟子心里也不由得咯噔了一声, 漫出了点儿恐惧之意。

    再抬头一看始作俑者——乔晚。

    她莹白的脸上飞溅了一串血点, 偏偏神色镇静,身上缭绕着的魔气也在一点一点散去。

    那弟子心里一沉,喉口滚了一滚, 冷声道, “杀害定法长老,你好大的胆子。”

    这时候逃是逃不出去了,乔晚没再反抗, 任由这一批昆山弟子把她带回了地牢。

    鉴于有越狱前科, 这一次,她直接被关进了甲区,派了六个持戒弟子日夜看守。

    乔晚杀了萧宗源,罪行非同小可, 这消息眨眼之间就传遍了昆山上下,玉简上,“乔晚杀了萧宗源”的急报瞬间刷屏!

    只要打开玉简,滚动着的全是乔晚捅死了定法长老萧宗源。

    问世堂里,马怀真脸色黑如锅底。

    坐在马怀真对面,陆辟寒脸色如出一辙的难看。

    他没想到,是真没想到,乔晚胆子竟然这么大。

    他虽然看不上萧宗源,但真没想到乔晚竟然敢杀了他。

    这一动手,这不是找死吗?!!

    他这边还在为她奔波,争取帮她减刑,结果就传来消息,她越狱了。

    结果现在,非但是越了狱,还一剑捅死了萧宗源!

    行,这么多年,算他看走了眼。

    他这劳心劳力,也挡不住乔晚她在作死的道路上一路狂奔。

    马怀真气都气笑了,“你看看,你看看你师妹做了什么!”

    气是气过了,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死,摩挲着轮椅,马怀真冷静下来,慢慢地想。

    “我要保她。”陆辟寒冷冷地说。

    马怀真沉声问,“保?你想怎么保她?”

    陆辟寒虽然能称得上一句昆山大师兄,但毕竟还是门派弟子,前几天戒律堂会审,是没法儿参与的,没想到这才过了几天,乔晚又弄出了这么一个大惊喜。

    思及,陆辟寒面色更冷,像蒙了一层寒霜,不仅脸色难看,指尖也在抖,胸中气血翻涌,哆哆嗦嗦弯着腰咳了个不停,那胸前的金蝉印滚滚发烫,烫得他面上泛着抹病态的红,衬得一双眼更冷。

    陆辟寒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平了平心气儿,冷冷地抛下了一句话。

    “就算豁出这条命,我也要保她。”

    当务之急,是先去稳住戒律堂和萧家那边儿,再慢慢图谋。

    乔晚毕竟是周衍的徒弟,这事儿不知会周衍也不行。

    *

    被关在地牢里的时候,乔晚有点儿后悔了,深刻地忏悔了自己对梅康平这个便宜叔父用完就丢的渣女本质。

    不过,她虽然单方面切断了和梅康平的联系,但只要梅康平需要他,他肯定还在监视着她这儿边的情况。

    乔晚闭上眼,把脑袋往墙上一靠,额头贴上冷冰冰的驭灵壁,总算清醒了不少。

    刚刚确实是她冲动了,入魔的的确确影响到了她神智。

    就算再来一次,她也不后悔杀了萧宗源。

    第二天,牢房的门就被人打开了,门口那六个持戒弟子,一见乔晚,如临大敌一般地给她重新架上了手铐和脚镣,把乔晚拎了出来,押上了行刑台。

    具体要怎么处置,戒律堂那儿还在商量,但为了防止她再跑,戒律堂今早已经下了命令,马上就带她上行刑台,打入封元钉。

    昆山行刑台就建在东边的太虚峰上,太虚峰形似利剑,三面皆峭壁,悬崖绝壑。

    当初魔域和修真界的那场大战中,行刑台上处死过不少魔物,地板砖的砖缝都是黑的,当然除了处置魔物,这儿也处置过不少逆徒。

    这一次来观看处刑的昆山弟子,有史以来突破了新高,台子底下站着的全是数以万计的昆山弟子,仰头看向被押上了行刑台的乔晚,想看看这一剑捅死了定法长老的勇士是谁。

    单看乔晚这一身轻粉罗裙,谁也没想到这个看上去秀气的小姑娘,竟然能一剑杀了定法长老萧宗源。

    乔晚目光一瞥,在人群中看到了好几个熟悉的身影。

    甘南、济慈、袁六、萧博扬、程立几个都到齐了,还有几个一起进了洞的暗部弟子,也在场。

    就连裴春争也在,上次在泥岩秘境里,他受地雷加身在前,又被乔晚捅了肾在后,这段时间,一直在自己洞府静养。

    隔着人群,乔晚遥遥地看了他一眼。

    再看到裴春争,乔晚内心平静无波,从那个幻境开始,她和裴春争就彻底没关系了。

    但裴春争却没放过她,目光紧紧地落在她身上,眼睫轻颤。

    她捅了萧宗源这件事,闹得太大,理所应当地也传到了大悲崖和青阳书院的交换生那边。

    对上青年担忧的目光,乔晚扯着面皮,咧嘴笑了笑,以示安抚。

    甘南一愣,脸上那着急担忧的神情非但没退去,反而更浓了点儿。

    但乔晚已经收回了目光,不再看任何一个人。

    乔晚上了行刑台,这一次在台上看见了陆辟寒和马怀真,还有周衍和穆笑笑。

    失忆的这段时间,穆笑笑寸步不离周衍。

    有关她的处罚前几天就下来了,念在她是受乔晚撺掇的份上,去了戒律堂领了五十鞭,罚她几日之后回玉清峰上闭关三年。

    少女如今伤还没养好,面色苍白,站在周衍身侧,堪堪惹人怜。

    周衍风姿高彻,如朗月在怀,垂眸看着乔晚。

    看着面前这个徒弟。

    乔晚身上衣服都没换,脸上、袖口、衣摆全是大块大块黑褐色的血迹。

    这是萧宗源的血。

    周衍心里一紧,忽然,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了。

    只能阖上双眸,长长地顿了一下。

    归根到底,乔晚走到现在这一步,也还有他的原因。

    想到乔晚,周衍头一次感到迷茫怅惘,心底又不可自拔地陡生出一阵悲凉。

    乔晚这一次,可算是捅破了天。

    萧家连夜派了人赶到昆山,想着让昆山交人,硬是让马怀真等人给按了下来。

    这一次处刑,也是做给萧家看的,表明昆山绝无徇私包庇之心。

    今天这次处刑,萧家也会派人来监刑。

    也就在这个时候,行刑台上投下来一片巨大的阴翳,遮蔽了天日。

    “这……这是……”

    行刑台下的众人纷纷坐不住了。

    这是萧家的飞舟。

    一艘浮空飞舟,缓缓从天而降,停在了行刑台上空中,船身精心绘饰着缭绕云纹,云纹中簇拥着个绿色重瓣莲花图样,那是萧家的家纹。

    船上萧家子弟凭舷而立,衣袂当风。

    这就是萧家,子孙遍地,包揽了修真界大多数资源的萧家。

    萧家的浮空飞舟也体现出了当今萧家这壕气冲天,高调张扬的处事风格。

    飞舟两侧御剑开道,霞光铺路。

    看得其他没什么见识的昆山弟子,纷纷目瞪口呆。

    船梯一放,从飞舟中缓缓走下来一个中年文士打扮的男人,颌下留着一缕长须,丹凤眼,神情傲岸,身边还两两随侍着四个秀美的青年男女。

    那中年文士刚走下飞舟,就有几个弟子将他们迎入了行刑台。

    马怀真坐在轮椅上,静静地看着萧家这艘大船。

    那中年男人冲他颌了颌首,径直走向了周衍,“真人。”

    周衍也回了一礼,“萧长老,令兄之事……”

    这中年男人,就是萧宗源的堂弟,萧修文。

    萧修文没等周衍说完话,看了一眼乔晚,“就是她?”

    周衍顿了顿,叹了口气,“这的确就是在下那劣徒。”

    萧修文:“不知真人能否让我和她说几句话?”

    几个持戒弟子,马上就把乔晚给押了过来。

    萧修文正襟危坐,淡淡地瞥了她一眼,眼里看不出喜怒,“就是你杀了吾兄?”

    乔晚没吭声。

    萧修文也不甚在意,扯着面皮,冷笑了一声。

    “好傲的性子,真人倒教出来一个好徒弟。”

    周衍阖上双眸,“跪下。”

    乔晚没吭声。

    周衍霍然睁眼,拧起了眉,语气也跟着加重了几分,“逆徒!!你还不跪下,向萧长老赔罪?!”

    将眼前这一幕尽收眼底,萧修文慢条斯理地抬起手:“这倒不必了,这被人逼着的道歉,心不甘,情不愿的,某承受不起。”

    “今日不是处刑吗?”萧修文道,“既然人都到齐了,那现在就开始吧。”

    话音刚落,乔晚就被几个持戒弟子拖了出去,牢牢地压住了四肢。

    一声令下,数道封元钉如流星般朝着全身各处筋脉要穴。直射而出!!

    封元钉入体,一眨眼的功夫,乔晚就已经像条死狗一样趴在了地上,鲜血顺着四肢流了一地。

    红艳艳的血一半渗进了地缝,一边往萧修文脚下流。

    萧修文偏了偏脚,一个抬眼,“就这样?”

    “杀了吾兄,贵派就给我这么一个交代?!”

    那血也漫上了周衍袍角,白衣染血,周衍微微失神。

    萧修文丹凤眼耷拉下来了一点儿,略一沉思,转头吩咐了身旁的青年男女一声。

    那萧家青年上前一步,捧出了个牌位。

    萧修文振了振袖摆,拿起了牌位,“这是吾兄的牌位。”

    陆辟寒淡淡地问,“长老此言何意。”

    萧修文:“吾兄死不瞑目,让你这徒弟,跪下来,好好给吾兄磕几个响头,赔礼道歉,想来是不过分吧?”

    周衍这才看向了乔晚,神情一凛, “跪下!”

    眼见乔晚毫无反应,周衍闭了闭眼,怒喝,“跪下!”

    锵然一声。

    剑鞘重重地砸上了乔晚双膝。

    乔晚身形一晃,咬紧了牙,硬是没倒下去。

    周衍狠狠心,再度运动剑鞘。

    砰!

    乔晚身子一晃,左腿一弯,跪了下来。

    周衍深吸了一口气,指尖都有点儿发颤。

    若非如此,救不得她性命。

    剑鞘重若千钧,压在了少女脊背上,硬是将少女挺直的脊背深深地压弯了下去。

    眼看着乔晚脊背一点一点被压弯了下来,陆辟寒突然伸出枯瘦的五指猛地一抓。

    周衍震惊地看向自己这个大徒弟。

    “师尊。”

    剑鞘重若千钧,压得陆辟寒五指青筋暴起,男人脸上却没露出任何多余的神情,“师尊,到此为止。”

    萧修文见状,扯着唇角又冷笑了一声,“我只让她给吾兄磕几个响头,又不取她性命,哪怕是连这一点,贵派都不肯应承下来。”

    “还是说,”萧修文眼皮一抬,“贵派非得逼我萧家要了她的命不可。”

    “师兄。”

    乔晚忽然出声。

    陆辟寒微微侧过头,看了她一眼,这才发现乔晚她嗓音很轻。

    “多谢大师兄,”乔晚摇摇头,“但师兄你没必要为了我得罪萧家。”

    乔晚抬起眼,看了一眼萧修文,“这个头,我磕。”

    萧修文扬了扬眉梢。

    人活在这个世上,总有些不得不妥协之事,那委屈和不甘只能咬着牙,含着泪,和着血硬生生吞下。被一遍遍磋磨,一次一次碾进泥地里,打碎了骨头黏着肉没关系,再慢慢爬起来就是。

    今天,她磕了这个头。

    乔晚垂下眼睫,目光很镇静,但这镇静却看得人心里陡生起一阵寒意。

    萧修文心中莫名一惊,旋即顿生一念。

    此人留她不得,假以时日,必成大患。

    但这个时候乔晚已经伏下了脊背,低下了头,对着那牌位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

    这是实打实的三个响头,磕完了,乔晚额头上就见了红。

    没想到的是,乔晚磕完了却没停下来,双膝一转,转向了周衍。

    周衍眉心一跳,不知道为什么,心中陡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忙振袖去拦。

    乔晚趴在他脚边,“咚”——

    又磕了一个头。

    周衍面色愕然,血液如冻,脑中嗡地一声。

    这个时候,他好像才发现,其实乔晚身形很单薄。

    当初那个瘦瘦小小的小女孩,一晃眼,已经长成了个窈窕的少女。

    这好像,是他第一次看见了乔晚。

    周衍身形晃了一晃,忽然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从始至终,她就像藏在黑暗中的一抹影子,但这个时候,她忽然走了出来,那双亮堂堂的眼,刺得周衍不敢再直视。

    对上乔晚视线,周衍浑身僵冷。

    少女扯了扯面皮,抿紧了唇,额头上鲜血濡湿了眼睫,一滴滴地往下落。

    “师父。”

    少女清冷的嗓音,清晰地回荡在行刑台上。

    喧闹的行刑台,也顿时安静了下来。

    周衍喉口一涩,眼看着眼前的少女,一颗心莫名地拧了起来,全身上下也好像渐渐地漫上了一阵惊慌、恐惧、不安和……悔恨。

    已经来不及了。

    好像有一个声音在说,这一切都来不及挽回了。

    乔晚扯出了抹自嘲的笑,“我知道,师尊你当初之所以会收我为徒,都是因为师姐。”

    整个行刑台安静地能听见仙鹤振翅飞过的清呖。

    “弟子资质浅薄,无法与穆师姐相比,但这么多个日日夜夜一来,在这修炼一途上,从未有过懈怠。”

    “在这一点上,弟子自认为没辜负师尊期望,问心无愧。”

    乔晚说着说着,忽然就哽咽了。

    眼泪也落了下来,扑簌簌地落在了地上。

    她抽了抽气,硬是咬住了牙关,维持住了脸上的镇静。

    “但弟子也知道,所谓期望,不过是弟子一厢情愿。师尊你从未对弟子抱有任何期望,也从未真正看过弟子一眼。”

    乔晚抬起眼,抽抽噎噎,泪水糊满了整张脸,涕泗横流,看上去特别滑稽。

    “弟子……弟子日夜修炼,只是希望能在师尊心中占有一席之地。”

    “希望师尊你也能将我当成你真正的徒弟,一个真正的人。”

    周衍惊愕地瞪大了眼,心头巨震,如巨锤重击,面色苍白如纸,连连倒退了几步才勉强稳住了身形。

    事到如今,他竟然不敢直视乔晚的眼。

    好像透过这双眼就能看见当初。

    他牵着那小女孩的手,一步一步,踏上昆山九千九百九十九阶台阶。

    要拜入昆山,这台阶是要自己爬的,他陪在她身边,看着小女孩咬着牙一点一点往上爬,两条腿都在打颤,也没喊一声累。

    其实在这漫长的岁月里,乔晚好像也和他撒过娇。

    但当时他是怎么想的?

    她太像笑笑了,太像穆笑笑了。

    他不愿,也不敢看见这么像穆笑笑的乔晚。

    从那天起,她就明白了。

    她不该那么做,那是另一个姑娘的特权,永远不属于她,她鸠占鹊巢,理当知足,不该再生出点儿别的念头。

    在这个世上,她只有一个人,这条求仙问道的路上,没人会帮她,或许中途会有人搀她一把,但自始至终,她能靠的只有她自己。

    “若非当初你带我上昆山,现在这个时候,弟子还在山下与黄土为伴,浑浑噩噩度日。”

    “师尊大恩,弟子无以为报。”

    “但从今日起,”乔晚沉声,又磕了两个响头,“弟子愿自废修为,自请离山。”

    “这一身修为,都是师尊你与大师兄教我的。”

    乔晚没去看陆辟寒,深吸了一口气,试着去调转体内的灵气。

    周衍双眸微睁,失声道,“你做什么?!”

    她全身上下各处筋脉要穴都被封元钉牢牢地封死,乔晚瞪大了眼,眸中精光爆射,周身气流急速运转!以自废修为的代价强行冲破了各处封元钉!

    转瞬之间,少女筋脉寸寸破裂,境界迅速跌落,已与凡人无疑。

    数枚封元钉叮叮当当落在了周衍脚下。

    周衍看着乔晚,喉口滚了滚,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乔晚七窍流血的同时毕恭毕敬地又磕了一个头,“这修为是师尊所赐,今日我都还给师尊,从此之后,我与师尊之间师徒情谊已绝,再无任何瓜葛。”

    说着又转过身看向了陆辟寒。

    男人目光如火,死死地盯着她,面色铁青,不知道是震惊还是生气。

    乔晚拖着破破烂烂的身躯,朝着陆辟寒也磕了三个响头。

    “这么多年以来,一直是大师兄你在照顾我,教我认字,教我剑术。”

    “虽然我自请离开师门,但大师兄,”乔晚抿唇,“你永远是我师兄。”

    “师兄你身上的禁制,我一定会想办法帮你治好。”

    陆辟寒良久才冷冷出声,“你以为这样,我就该感谢你了?”

    乔晚:“是我要谢谢师兄你。”

    “还有前辈。”

    乔晚沉声,“多谢前辈这些年来提携之恩。”

    马怀真面色铁青。

    目光掠过穆笑笑,乔晚抿了抿唇,什么也没说,做完这一切,手脚并用摇摇晃晃地爬了起来,缓缓走下行刑台。

    少女脊背挺直。

    行刑台下数以万计的昆山弟子,没一人出声,整个行刑台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中,竟然无一人敢拦。

    但就在这个时候,萧修文突然打破了沉寂,“且慢。”

    乔晚转过身,目光冷若寒冰,但在眼中,又好像凝聚了一团火焰。

    透着有力的,明亮的,坚韧的光。

    对上这么一双眼,萧修文竟然也有些失神,但很快,又恢复了那倨傲之色。

    “只磕了三个头,你便以为能换吾兄的性命了?”

    此人留她不得。

    萧修文目光如炬,死死地盯着乔晚。

    斩草要除根,否则将来后患无穷。

    乔晚:“长老还想做什么?”

    萧修文冷笑一声,“自然——”

    “自然什么?”

    话还没说完,突然之间,萧修文身旁一男一女两个侍从,猝然发难!袖中滑出一柄利剑,横在了萧修文脖颈前。

    另一个身形扭曲,节节拔高,清秀的五官中渐渐脱出个英挺的轮廓,化成了个少年魔将。

    与此同时,萧家飞舟之上绘着的云纹,突然像活了过来,猛烈地滚动着,一口浓烈的黑雾喷吐而出!!

    魔气席卷而来,凭舷而站的萧家子弟,无不像下饺子一样,从半空中摔了下来。

    “魔气!!”

    “是魔气!!”

    众人大惊失色,骇然地看着那黑雾越滚越多,越滚越厚,像天际扭曲的乌云,占据了半边的天空。

    魔气渐渐扭曲成型,伴随着一声长啸,从黑雾中蓦地脱出一只形状像枭,人面四眼的怪鸟,怪鸟张开双翅,压低了身子,从众人头顶上擦过。

    紧跟着怪鸟,又从黑雾中脱出一只皮毛皆黑的怪牛,拖着一辆黑漆铺底,描金牡丹纹的宝盖香车。

    群魔拱卫在香车两侧,声势浩大。

    在场众人,但凡有点见识的,再一看那空荡荡的船身,无不齐齐变了脸色!!

    这是魔气!

    以生魂入画,那是梅康平的本事!

    梅康平来了?他怎么会到这儿来?!梅康平在哪儿?!

    魔气所过之处,百草枯萎,魔焰滔天,但凡肌肤沾上了一点儿,无不炙热难当,惨叫连连,台下弟子狼狈地纵高跳远,没了命的狂奔!

    乔晚就站在阶前,那滔天魔焰浩浩荡荡,如巨浪直冲她卷了过来!

    “乔晚!”马怀真和陆辟寒面色遽变,先后怒喝。

    乔晚没动。

    四周安静了下来。

    这一刻,昆山数万弟子呆愣愣地看着那股黑色的火舌舔上了少女裙角。

    但躁动不安,杀意四溢的魔焰,一靠近乔晚,忽然安静了下来,盘旋在乔晚身前。

    亲眼看见那些矜贵的萧家弟子,个个毫无风度地栽下飞舟,萧修文目露恐惧,冷汗如雨。

    那一次正邪之战,他是亲历过的。

    生魂入画,那是梅康平……

    不是说如今魔域元气大伤?

    这些魔物是何时混入了萧家的浮空飞舟,又是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昆山?

    但这一切,很快就有了答案。

    萧修文惊骇地看着那少年魔将,横着一柄计都枪,忽然朝着乔晚,跪了下来。

    犀渠拖着香车来到了乔晚跟前。

    缭绕雾气漫上轮毂,车前金铃一荡,垂落在车身四侧的冰绡雾縠轻轻飘扬,缠金镂空的魔纹绕着车身蜿蜒而上。

    那少年魔将伸出一只手,掀开了车帘,沉声道,“末将薛云嘲,奉梅相之命,恭迎帝姬回魔域。”

    黑雾继续扭曲,再次喷吐出一个人影。

    男人眼角紫色魔纹妖冶诡秘,折扇轻摇。

    梅康平目光一扫,看了眼被魔焰拱卫的乔晚,又看向了胆裂魂飞的萧修文,扯着唇角,冷笑了一声,“就凭你们,给你们磕头?也要看你们兄弟二人担不担得起!”

    “刚刚在这儿磕了几个,今天在这儿,就给我一个一个磕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