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 16|第16章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周衍见状皱了皱眉,到底没说什么,抱起了洞府前的少女,走进了内室。

    将少女放在床上,周衍道,“睡罢。”

    少女乌黑的发映着雪白的被褥,愈发显得有种惊心动魄之美。

    这是他一手带大的徒弟,刚刚在殿内,已经情难自禁做出了糊涂事,这个时候怎么还能再继续下去。

    周衍阖眸,压下心底的冲动,轻轻叹了口气。

    她胆子一向很小,因为昔年撞见了妖兽作恶,便落下了个梦魇的毛病,幼时常常缠着他,要同师父一起睡,这些年长成个少女后,自然不能像从前那样。

    将穆笑笑放到床上后,周衍径自走到了桌前坐下,去翻阅新的来一本剑谱。不过,翻了几页却始终定不下心来,又见床上没任何动静传来,周衍心神微有些不安,不禁偏头看了一眼穆笑笑的情况。

    却见到少女乖乖巧巧地躺在床上,不说话也不乱动,鼻尖红红的,眼眶中直掉眼泪。

    周衍错愕地搁下书,犹豫了一瞬,走到床前坐下,“笑笑?”

    在殿内对自己弟子做出了那等行径,他自知是禽兽不如,又先后碰上陆辟寒与乔晚两个弟子,周衍心神正乱,哪里还敢和穆笑笑有过多的接触。

    但此刻瞧见少女可怜的模样,不由得又软化了心神。

    或许自己是太过冷淡了些,吓着了她。

    周衍嗓音中含了抹微不可察的温柔,低声道,“发生何事?”

    “笑笑没事。”少女摇摇头。

    但眼泪却不争气地直往下落。

    “这还叫没事?”周衍蹙眉。

    泪眼朦胧中,对上师尊清冷如月的脸,穆笑笑终于忍不住,小声啜泣起来,“师……师父,笑笑害怕。”

    她是当真害怕,害怕师父与大师兄会被乔晚她抢走。

    “你怕什么?”周衍不明所以。

    少女昂起小脸,又垂下湿漉漉的眼睫,“怕师父和大师兄……不要我了。”

    “你怎会生出这般想法来?”

    穆笑笑轻轻摇头,“我……”

    “我……只是今日看到了晚儿……晚儿师妹她……”

    小姑娘面皮薄,到底没好意思再继续说下去。

    她垂着头,脸上露出显而易见的惶惶不安和失落之色来。

    周衍见状,也立时明白过来。

    原来她是为这个而担心。

    想明白后,周衍不由得觉得好笑。

    到底还是个孩子心性,如今见到乔晚,难免会心中吃味感到不平。

    也是昔日这昆山派的人都将她宠坏了。

    周衍冷峻的面容上,难得展露出些许笑意,“你这是吃醋了?不愿我收她入门?”

    “笑笑不敢,”被周衍直接点明了心思,穆笑笑红着脸小声说道,“师父愿收几个徒弟,便收几个徒弟,这都是师父的自由,做弟子的怎么敢多加置喙。”

    少女生得尤为貌美,此时怀了点小心思,非但不会让人感到厌烦,反倒更让人觉得她娇憨可爱。

    周衍微微一笑,“你放心便是,你们师兄妹三人,我都一视同仁,又怎会轻忽了你。”

    穆笑笑:“但大师兄……”

    “他自然也不会偏心你们二人中任何一人。”

    这个答案不能使穆笑笑感到满意。

    一直以来,她都是昆山派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师妹,如今又多了个比她入门时间还晚的乔晚,她就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备受宠爱的对象了。

    她不想做师姐,穆笑笑想,她只想永永远远的做那个受众人呵护喜爱的小师妹。

    “更何况,我当初为何收晚儿入门,这其中心思,你还不懂吗?”

    想到乔晚那和她有七八分相像的面容,穆笑笑眼睫轻轻眨了眨。

    “莫要多想,你如今身上余毒未清,还是好好歇息罢。”

    周衍犹疑了片刻,伸手轻轻抚了抚少女的发顶。

    刚刚才哭过一场,少女鼻音糯糯的,“那在师父眼中,我与晚儿师妹究竟谁更重要。”

    周衍道,“你是我亲手带大。”

    虽然没直接说明,但究竟谁更重要,却已经是不言而喻了。

    穆笑笑终于放下心来,又好像想到了什么,忙又扯了扯周衍的袖摆,脸上飞起两朵红晕,“我只是害怕,没有不喜欢晚儿师妹的意思。”

    周衍愈发觉得好笑,“我知晓你并无此意。”

    “那笑笑就放心啦。”穆笑笑轻轻地说道。

    少女擦干了眼泪,又躺了回去,周衍帮她掖上了被角。

    正准备折身离开前,袖口又被人拽住了。

    穆笑笑睁着杏样的眼,小声问,“师父,明日我能随晚儿师妹一起去上课吗?我已经有许久不曾见到其他师兄师姐啦,我想见见他们。”

    周衍并不赞同,“但如今你身上……”

    穆笑笑忙道,“已经不要紧了,有栖霞师叔帮忙和晚儿师妹舍血,我感觉好多了,我只是许久未曾见到其他师兄师姐,心中想念。”

    “我只去看一看,如果觉得不舒服,马上便回来。”少女撒着娇痴缠道,“师父师父……求求你啦……”

    昆山派毕竟不比别处,弟子都是知根知底。

    见穆笑笑痴缠得厉害,对上少女可怜巴巴的目光,周衍也不忍拂了她这点期盼。

    “也罢,我依了你就是。”

    “明日我便叫晚儿与你一道,也好随时照料你。”

    穆笑笑听了这话,有点儿犹豫,“这会不会太过麻烦晚儿师妹了?”

    周衍沉声道:“无妨。你只需记住,明日你若感到任何不适,莫要耽搁,快快赶回玉清峰过来寻我。”

    少女晃悠着他袖口,弯着眉眼轻轻笑开,“我知晓师父对我最好啦。”

    周衍的目光从穆笑笑脸上掠过,少女美面胜芙蓉,眼波入春娇,一派天真之态,被褥之下,露出了小半截纤细的脚踝,白得晃眼。

    周衍呼吸一滞,别开眼道,“时间不早了,歇息罢。”

    说罢,便不再看她,等穆笑笑睡着之后,周衍想了想,干脆出了洞府,另寻别处打坐静心去了。

    *

    而在青环峰上,凤妄言面色已难看到极点。

    “我若是偏不走呢?”青年催动掌心凰火,愈烧愈烈。

    那男声听闻这话,却没了动静。

    高峰之上,青年袍袖临空,青丝翻飞,姣好的面容上飞快掠过一抹狠厉之色,嗤笑道,“我便是烧了你这山头,你又能奈我何?”

    这人从方才起,就一直在装神弄鬼,未曾显露真身。且不说是不是在故弄玄虚,就算他真有几分实力,他也不怕。

    这几百年中,他还未曾怕过什么人,也无需去害怕什么人。

    寒风摧折枯枝,簌簌作响。

    就在这时,忽然传来一阵车轮碾过地面的吱呀声响。

    不远处的寂寂寒夜中,缓缓驶出了一只精铁所制的轮椅。

    轮椅上正坐了一个外表三十多岁的男人。

    月光泼洒,一半落在峰顶,一半被暗沉沉的密林所吞噬。

    男人一半脸隐藏在黑夜中,一半脸暴露在月光下。暴露在月光下的那半张脸并无什么奇特之处,但随着他缓缓驶出寒林,终于露出了那另外半边的脸。

    那半边脸,根本不能称之为脸,像是妖兽给咬烂了。

    不止脸,男人左臂缺了半截,右脚也像被什么东西给整整齐齐地削去了一只。

    他面上没什么表情,但眼神极冷,透出股肃杀冷厉之气。

    被这月色一照,如同从林中走出的修罗恶鬼,就连凤妄言看清男人的模样后,也不由得愣在了原地。

    待反应过来后,立时又讥诮地笑道,“我道为何装神弄鬼,原来是因为不敢见人。”

    凤妄言出生丹穴山凰族,凰族中的人,但凡修炼为人形都是一个赛一个的俊美,凤妄言对自己的外貌也一向都很有信心,如今看男人身负残疾,样貌丑陋,当下便逮着对方痛处,毫不留情地出言抨击。

    按理说,残疾之人或多或少都会对自己身体有些自卑,但男人出乎意料地平静,脸上并无露出任何羞愤之色来,一开口,又是低沉喑哑的一个字,“滚。”

    凤妄言面色遽然一变。

    男人冷笑,“我道是谁在青环峰上大呼小叫,原来不过是只开了灵智的公鸡。”

    他何时受到过这等屈辱?!

    凤妄言听闻这话,顿时怒火中烧,凤眸中霎时迸射出一线冷光与杀意来。

    这连日以来的烦躁郁积心底,终于被男人的话语所引动,转瞬便烧成冲天的火光!

    等小道童小松气喘吁吁地赶到青环峰上,一看这峰顶火光剑光飞射,山石滚动,顿时吓去了半条命。

    壮着胆子,往前走了两步,在看清青环峰上的两人面容后,小松眼白一翻,险些昏死过去。

    这……这是马怀真啊……

    马怀真那是谁?

    整个山门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人物,问世堂的堂主,地位宛如教务处主任,在门派里那是一个响当当的脾气暴躁,嘴巴毒又不好惹。

    招惹上这位,死字都不知道怎么写的!

    这一口气还没喘匀,小松也不敢再休息了,一边在心中暗骂了一声你个死秃毛鸡,一边急忙往山下奔去。

    于此同时,陆辟寒眉头高耸,正看着浮在半空中的一颗玉球。

    玉球上倒映出了一个清晰的人影。

    影像中的男人眉眼冷峻,乌发高束,神姿高彻。

    “你要来昆山?”陆辟寒咳嗽着问。

    男人嗓音隔着传讯玉球传来,“昨日阵法指示我,舍妹的下落或许正与贵派有关,不论此行结果如何,我总要来这一趟查探清楚。”

    对于谢行止的说法,陆辟寒虽然不太苟同,但他倒也乐意看到谢行止来这么一趟。

    陆辟寒眉眼中难得沾染了抹笑意,“倘若你要来昆山,我定会好好招待。”

    谢行止颌首,“麻烦你了。”

    陆辟寒神色淡淡,“朋友之间,无需言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