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最强主母 > 第073章:同一战线
    秋夜凉。

    皇宫檐下的紫绸宫灯随着秋风摆,偶尔几片枯黄的落叶飘飘洒洒落下来。子时已过,李德子坐在御书房的门前打着小盹儿,越玄烬疲累的步出御书房,看了看已经睡着的李德子也没有打扰。一人步于御花园里,凉风拂面,有一丝丝的忧愁,他却在此时想念着那个不属于他的女子。

    火红色的长裙,孤傲不可一世的神情,美丽绝世的容颜,一颦一笑间全是震慑人心的魄力,美丽。兀自叹一口气的同时,另一个叹息声同时响起。越玄烬好奇的转首,便看到一袭白衣女子静静的立于湖畔前,青丝散落于玉背间,像是一个清丽脱俗的仙子,更像她!

    那个眉角有蝴蝶花钿,发丝却随意飘扬的妩媚女子。

    若黄鹂转啭般的声音幽幽的响起:“忆昔太液清波,水光荡浮,笙歌赏宴,陪从宸旒。奏舞鸾之妙曲,乘益鸟之仙舟。君情缱绻,深叙绸缪。誓山海而常在,似日月而亡休……”

    她的嘴里一字一句的念着江彩萍的《楼东赋》,一手将美丽的河灯放入湖内。越玄烬步至她的跟前,女子惊慌的抬眸,四目相对……

    一个惊慌,一个诧异。

    “臣妾见过皇上,深夜惊扰圣驾,请皇上治罪。”楼妍一敛往日的高傲,此时乖巧得像湖上荷灯,随风摆,似柔弱无骨。

    越玄烬的手指轻挑起她的下颔,嘴角的笑意加深,闭上双眼,微微的俯身,嗅着她身上独特的香气,喃喃低语:“女儿香,果然是全天下最诱人的香气。朕险些把你忘了,妍儿……”

    话音未落,大掌已经滑至她的腰间,盈盈一握,引得楼妍全身一阵颤栗,惊呼的低唤:“皇上……”

    “嘘,良辰美景,如斯佳人,朕自然会好好的疼惜妍儿。”大抵是姐妹,五官中总是隐隐约约有些相似的,埋进雪白的衣裙间,满世界的苏晚。

    或婉转,或狂妄,或乖巧,或卑劣,无辜……

    春花秋叶良辰夜,美景美人春宵月……

    ……分割线……

    九月初一,苏晚光荣归来。马车浩浩荡荡的从西国的京都驶出,御轿里的铁木撩帘,至苏晚和越冰璃的跟前:“晚晚,越王,这一路顺风。有时间你们两夫妻可要经常回来看看……朕算来算去,似乎真是有点吃亏,得了一个女儿,却远远的在映雪国,朕这心呀……”

    苏晚掩面娇笑,这老玩童又来了,好像天下他最惨,走上前给了铁木一个拥抱,“父皇,等到晚晚的孩子出生,我再来看你吧!到时候带着孩子一起来看外公,不是更好!”

    “哈哈……是是……这什么话到了你的嘴里,跟裹了糖似的,甜!要是你能长伴朕左右,朕这半生便是日日满足。”铁木说来说去,还是不舍得苏晚。

    卓娜公主一把抓住铁木的手臂,“父皇,干嘛呢?有了义姐,就不要我这个亲生女儿了吗?父皇!我吃醋……你要喜欢皇外孙,我立马嫁了,给你生个去!”

    “卓娜,怎可说出如此荒唐的话来,不可不可。”撒达王子为人一向沉稳,在这时插了话,却是训斥妹妹。

    越冰璃却是抛袍说道:“皇上,不如让卓娜跟我们回京,找个帅气的皇亲贵族,这样岂不是两全其美!”

    “越王妃,你这个混小子!你拐了朕一个女儿,居然还不满足,还要拐朕的小女儿,去去……赶紧起程吧!别耽搁了时候。”

    “是!父皇告退……”

    苏晚坐上马车,对着铁木,卓娜,撒达王子等人挥手,她的喉咙竟然有一丝的哽咽,原来这就是分别的感觉,她像是越来越有感情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们与二娘有关,所以她会有那么多的牵畔,一定是吧!否则,对于一群陌生人,才相处几天的人,怎么会不舍!

    越冰璃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怎么呢?对你的父皇是不是有太多的不舍。”

    苏晚侧过头,摇首:“怎么会,只是很感激罢了。”

    “晚晚,很多时候,你都害怕别人猜中你的心思。为什么呢?坦坦然然的做人,多么幸福的一件事。你在楼家,没有过温暖。铁木皇帝虽然是你的义父,却大方的将两座城池赐予你,并且与你的二娘有关系,这是不是好人有好报?”越冰璃凑在她的耳畔,小声的说着。

    然而每一次都像是直刺在她的心窝,有些不自在的侧过头看着窗外掠过的风景,睫毛微颤,脸上全是逃避。是!她不喜欢别人揣测准她的心思。

    可是有一个人如此的了解自己,用手心的温暖小心翼翼的保护着自己,似乎也是一种幸福,侧过头看着越冰璃:“夫君大人如此有能耐,那么告诉晚晚,此时我在想什么?”

    越冰璃抿唇,狐狸般的眸中尽是迷离旖旎色,轻拥过她的身体,“我要听听娘子的心跳声,这样就知道我的娘子到底在想什么……”

    “呵呵……好!看看你是不是真的能听到。”苏晚巧笑嫣然,不避及。

    越冰璃从她的胸前抬起头,双目紧紧地慈祥在苏晚的脸颊上,眉眼弯弯的抚过她的五官,似想要深深地刻进心里,“我心有晚晚,晚晚心有我。这便是你现在所想的……”

    苏晚的心微微的咯噔一下,盾着面前的男人,忽而不顾一起的勾住他的脖子,“我不喜欢山盟海誓,只喜欢实际行动。这次你给我的惊喜,差不多够了。可是一码事归一码事,夫君还得跪搓衣板,但晚晚了解,男儿膝下有黄金,所以悄悄的,晚晚会替夫君保密的。”

    “真的没有挽回的余地吗?我心如此真诚,为何晚晚还是可以如此的狠心?娘子……”越冰璃可怜巴巴的抱着苏晚的身体。

    苏晚不言不语,只是平静的靠着他的肩,贪婪的闻着他身上的味道,闭上双眼,享受那一刻的安逸。

    经过一日的车程,终于步入映雪国的边境,七月城,然而刚进城,却发现城中竟然门市冷清,仿佛已经没有百姓居住一般。

    越冰璃瞧着形势不太对,立马阻止了大队前行,让左琰下去打探,同时让侍卫打起十二分精神。苏晚敏感的撩起车帘,打量了周围的环境。

    “夫君,我觉得城中可能发生了什么大事,你看各大门上所悬挂的艾草,应该是避及某种疾病。”苏晚指了指每家每户门前所挂的艾草。

    越冰璃没有想到这个小妻子居然对草药有一点研究,不过转念之间想到他劫狱之时所用的药物也是十分的奇特,他见都没有见过,这位小娘子身上到底藏有多少的秘密?

    苏晚看着越冰璃发呆的模样,胳膊肘轻撞了撞他说道:“干嘛呢?在疑惑我为什么会懂这些是吗?你可不要忘了,我父亲有一个药园,我在那里长大,能不认识这些东西吗?”

    越冰璃正欲开口之时,左琰在外禀报:“爷,七月城已经感染了瘟疫,但是这边的官员居然弃百姓而去,所以刚刚城门没有将士看守。”

    &nbsp

    越冰璃闻后,脸色蓦地一沉,冷声吩咐:“立马去县衙大府……”

    “爷,王妃现在怀着身孕,我们立即撤离这个城市,快马加书信至知府大人处理这事吧!若是娘娘感染了,怕是……”左琰知晓他家王爷一向紧张民事,但是王妃娘娘的身体和孩子才是最重要的。

    越冰璃嗯一声,看着苏晚拍了拍柔荑,想要说什么,苏晚的柔荑却压在他的唇上,“怎么?这个时候要抛开我的手,不要忘了,我可是对草药有些认识的,为什么不让我留下来。我会保护好孩子的……”

    “可是……”越冰璃想要说什么,苏晚立马打断:“别可是了,没有可是。我是留下来,留定了!好歹也是越王妃,怎么可以有事的就逃了。这不像我的作风,你明白的。”

    他怎么会不知道她的厉害,怎么会不明白她。只是今日不同往日,身怀六甲,居然还想要像以前那样疯疯癫癫,绝对不可以的!思索至此,伸出手,温柔的勾起嘴角,“竟然晚晚要留下来,那就留下来吧!我们夫妻同心,绝对可以将所有的事情都解决掉,对吗?”

    “当然……”苏晚眸微垂,就在她警惕放松之时,越冰璃突然伸出食指点了她的穴道,抱歉的说道:“晚晚,本王说过会护你一生,绝对不会让你置身任何危险之后,我会让左琰保护你离开。这里的事情,我会处理好。”

    苏晚只是瞪大了双眼看着越冰璃,最后绝然的勾起嘴角,没有再说话,沉没地闭上双眼。心里一片奇怪的感觉……

    越冰璃纵身跃下马车,对着左琰冷声吩咐:“务必保护好王妃娘娘的安全!”

    “是!爷!”说罢,驾着马车立马出了七月城。

    越冰璃将侍卫分了一大半给苏晚,自己带了十名侍卫与胡一径直到县衙大府。走过几条街,都未见几个人,可见有多么的冷清。

    街头巷尾,却总是能隐约的听到一些哭声。年迈的老婆婆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老伴被推去火葬,那种生死离别的痛苦,像是一把残忍的刀。

    走至县衙大府,果然是弃官服而去,越冰璃满面的震怒,这时一个颤微微的老者从后面拿着扫把出来,“知府大人跑了,要报官到领县,还有这里有瘟疫,没有感染之前,都赶紧离开吧。”

    “这是堂堂的越王爷,特定来为七月城的老百姓作主的,老人家你可有什么办法联系到各村的村长。”胡一在军营之中也是一个小小的偏将,遇事也有一点处理手段。

    老者一听,有一丝的惊奇,然而缓慢的抬起头看着面前的越冰璃,最后平静的颔首,“我带你们去找村长吧!不过这瘟疫皇上来了,恐怕都没有办法解决。”

    越冰璃叹一口气,走至县衙之中,推开门,处处一尘不染,所有的官员都跑了,那老者居然将还如此恪守本分。这个国家,还有几个忠诚良将。

    走到县衙之后,却看到一抹熟悉的背影,听到他的脚步声,慢慢地回身,苏晚盈盈一笑,身畔好像还闪烁着刺目的盈光,“夫君大人,你真的以为可以那么简单的抛开我吗?”

    “爷!属下有罪!没有保护好娘娘,反而被娘娘要挟,硬回到了七月城。”左琰从苏晚的身后走过来,双手抱拳,愧疚的低下头。

    越冰璃真是无话可说,摇头叹息,“算了!我的娘子怕是天兵天将也难以看住的吧!她要做的事,有谁能阻止?”说罢,走上前,拥住她的身体,“为什么要这么的不听话,若是你有个三长两短,我要怎么向你的二娘交待,还有关心你的相思,德琳……”

    “你都说了,天兵天将很难将我困住,更何况是一个小小的瘟疫,怎么可能那么简单的把我伤害到。我可是百毒不侵的!”苏晚笑着昂首,看到她如此的微笑,他都不忍心抛开她的手。恨不得紧紧地永远锁在身边。

    左琰在一旁看着这恩爱的夫妻,情不自禁的扬起嘴角,这王爷和王妃真是天作之合,一个倾城绝色,一个睿智隐匿强大……

    半个时辰之后,七月城内所有的村长聚齐在大堂之上。苏晚和越冰璃刚刚落座,就有人认出了两人,“越王?越王妃?”

    “是!正是越王和越王妃,因为娘娘出使西国路经此地,发现这里有瘟疫,这才和王爷落足七月城处理瘟疫的事。各位大人请放心,王爷和王妃会替你们作主!”说话的正是左琰,他习惯给越冰璃代言,不管什么场合下,都能如此的镇定。绝对不仅仅是一个护卫那么简单。

    各位村长听后,纷纷交头接耳,最后竟然全全匍匐在地,高声乞求,“早闻王爷和王妃心地善良,王妃又代替我们映雪国出使西,并且拿到友好契约书。请你们救救我们可怜的百姓,刘贪官发现瘟疫就立马收刮民脂,丢下我们离开,眼看瘟疫越曼延越宽,人心惶惶……”

    越冰璃和苏晚两人默契十足的起身,亲自将几位村长扶起来,“本王和王妃一定会为大家作主,现下最要紧的是处理城中的瘟疫,贪官的事也会给大家一个交待。现在麻烦各位村长统计好各村每家每户有多少受感染的人,把名单报上来,全部带到县衙后面的园子隔离起来,以防亲人感染。我们保证会让她们活着进来,也活着出去!”说罢,又看着胡一说道:“请了所有的大夫到县衙,本王要亲自和他们商谈商谈……”

    “是!王爷……”各位村长与胡一齐声回应。

    打发走了村长,又立马将侍卫安排到城门守住,有瘟疫者不可外出,无瘟疫者,不可进入。

    苏晚看着越冰璃遇事不乱的将每件事安排妥当,微微的勾起嘴角,她的夫君果然不是一般人。

    因为侍卫人数较少,全用在了七月城中,整个县衙就只剩下那位打扫的老者和苏晚,越冰璃……两人坐在内堂,苏晚慢悠悠的看着医书,等待着各位大夫到来。

    不过半过时辰,城中数十名大夫受命而来。苏晚向大夫讨了瘟疫病症,再翻看了医书,偶尔听听几个大夫讨论,却最终未果。

    酉时黄昏,送走了大夫,约定明日再过来相聚,并且开药方控制瘟疫。苏晚疲累的坐在小榻上,忧愁的拧眉,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怪症,她自然是不懂的。毕竟她只会研究毒药,简单的护理,看症什么,她根本不可能懂。

    越冰璃忧愁的翻看了名单,又看了看近期死去的人数,最后重重地阖上折子。如果知府大人没有抛弃百姓离开,即使控制,那么瘟疫绝对不会曼延得这么的快。

    苏晚走到越冰璃的身后,温柔的替他按了按肩,说道:“夫妖,这才刚刚开始,我们会想到办法解决的,对不对?所以不要急。”

    “晚晚,你有何头绪?”越冰璃沉沉的颔首,同时转过头看着苏晚问。

    她抿唇淡笑道:“我是认识草药,但是看症还有待加深。不要担心,总会想到解决的办法。”

    越冰璃紧握着苏晚的柔荑,“我不急,胡一准备晚膳了,用过之后,好好的休息,不要累着了。知道吗?否则我们的孩子会抗议的。”

    “明白。”苏晚重重地点头,手指轻轻地抚过他的眉头,将他紧蹙的眉,抚平,最后才灿烂的勾起嘴角,烙下一个温柔的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