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最强主母 > 第072章:西矅郡主
    不高兴的瞪着铁木:“你们一个个怎么都爱打我相思的主意,父皇你疼娘,那么也应该疼我!我好不容易培养一个心腹起来,你能不能别这么的残忍?”

    铁木一听苏晚这话,挠了挠脑袋,呃一声道:“那总不能不和亲吧!你们皇帝和太后,又舍不得把德琳公主嫁过来,现在这是怎么一回事了,怎么算,好像父皇特别的吃亏。难道真是娘家不重要,夫家才是最重要的?”

    苏晚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这个皇帝似乎真的很疼二娘,否则不会这么的放任她,思索着,步至铁木的跟前,拍了拍肩道:“呐!省得父皇说女儿扣门,我来给你分析分析这个中道理,你想哪!你没有损失呀!你不是白捡了一个女儿!我成为了你们西的郡主,两国就是姻亲了,这不是很完美吗?而且映雪国的女子不适合哥哥……”

    铁木当真是无话反驳,指着苏晚的鼻子,叹一口气,侧过头,想要说什么,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最后举手投降,“是是!你有道理,好吧!朕白捡了一个女儿,这映雪国非常的大方,现在可满意?”

    “当然……”苏晚恍若未见铁木眼中的无赖,乖巧有礼的颔首称是。

    看着苏晚这等反应,铁木当真是郁闷之至,最后想到有这么乖巧的女儿,也算是安慰了,毕竟卓娜那个丫头也这么的喜欢这欢义姐。

    从御书房出来的时候,回到行宫,越冰璃立马迎了过来,将她上下左右都打量了一番,这才说道:“完好无损,累了吧!坐下,为夫替娘子剥瓜子儿……”

    苏晚翻了一个白眼,抓过瓜子儿,“我又不是没有手脚,为什么要你剥,你还有事没有做,再怎么讨好,也是没有用的。”说完,向水月使了使眼色,她立马明白的退出了行宫。

    看着大殿之中无人,越冰璃顿时感觉到身后有一阵寒意四溢,突然说道:“撒达王子似乎约了本王有要事要相谈,所以本王先过去谈事,等会儿再回来陪娘子,可好?”

    “不好!刚刚我从御书房回来的时候,碰到了撒达王子,他没有说约了你,还说再霸占你,就不太好意思了。”苏晚笑意然然的起身,张开双臂挡了越冰璃的去路。

    越冰璃呃一声,忽而又想到什么,“啊啊……我记错了,本王终于太卖力了,居然把事情都记错了,明明是卓娜公主找我有事,不是撒达王子!”

    “你怎么不说你皇兄找你有事了,扯什么卓娜公主!越冰璃!昨天晚上,我说过什么话,你不会不记得吧!?”苏晚凤眼微眯,紧紧地注视着越冰璃那个狡黠的男人,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

    越冰璃慢慢地踱步上前,轻托起苏晚的下颔,“娘子,你昨晚说了很多个‘啊’,‘嗯’,还有‘快点’,好多好多……要不要为夫一一列举出来……”

    苏晚重重地抛开越冰璃的手,“本王妃说的是越冰璃跪八个时辰的搓衣板吧!现在立刻马上执行!绝对没得商量……”

    越冰璃扁着嘴,一副玄然欲泣的模样,“娘子,为夫爱你还不够吗?你居然忍心让本王跪八个时辰的搓衣板,再给我一次机会表演吧!”话音未落,作势又要扑过去。苏晚急得红了脸,抓住他的手臂,“别玩了,你自己答应我的事,不会不做吧!越冰璃,你可是堂堂男子汉!”

    “不是!在娘子的跟前,我只是一个小相公,所以娘子你忍心吗?”越冰璃将厚颜无耻简直发挥得淋漓尽致。

    说到底,这个男人就是想要赖账,真是搞笑,她会这么算了?门都没有,越冰璃!你这头万恶的狐狸,本王妃不会这么轻易松手的。

    然而苏晚和他左推右拒,拉扯了半天,累得她气喘吁吁,却仍旧没有掰赢这个狐狸男!真是有够失败的!最后折腾到她精疲力尽的躺在小榻上打起盹儿来。

    ……分割线……

    铁木颁下圣旨,收了映雪国越王妃楼晚为义女,赐封为荣华郡主。金碧辉煌的大殿上,苏晚着一袭紫色广袖金丝挑花蕊长袍上前接封。

    在接过封印,还有两座城池的地契书之时,她的嘴角扬起一抹绝代倾城的笑容。

    让人万万没有想到的,这位外来郡主竟然是三公主的义女,三公主大方的将自己所得到的两座城池送于了这位映雪国的王妃。

    三公主当然成为细作,用自己的青春换来了国家的繁荣昌盛,成为百姓心目中的所敬佩的公主。可是任务完成,未见公主回来,却只有一封书信。

    映雪国来访的使节,不止带来公主的消息,还接手了公主的两座城池。何等的荣耀,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子才有资格成为公主的义女?

    坐在鸾轿上,西国的百姓,热烈的挥着手,苏晚第一次享受这种众星捧月的感觉。她似乎开始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夜里摆大宴,京都百姓一片欢腾,苏晚同时做出了让人震惊的举动,居然将自己所在西国应得的俸禄捐给百姓赈灾。

    铁木深深一笑,果然是一个懂进退的女子。不止如此,还将所有铁木赐封的东西也一并便卖了,拿去赈灾。

    然……

    这个消息传到远在映雪国人的耳里。

    先是楼家。

    温佩听到含翠报出这个消息之时,嘴角轻轻地扬起,看着她说道:“瞧吧!我就说这个女子不是一般的女子,她所看到的,了解的绝对不比我少。”

    含翠的嘴角僵硬,却也是颔首,表示赞同:“确实,王妃娘娘心地善良,自然能得到西国百姓的爱戴。夫人的选择是没有错的。”

    “之前本夫人只是一个无权无势的妾室,而且于她并没有什么帮助,她却一心的帮助我,甚至教导澈儿,为了我和澈儿,宁愿自己背负罪过。这样的女子有情有义,这两座城池应该是她的。”温佩对苏晚所做的事情,了如指掌,连楼苍泽那事也知道得一清二楚。

    她虽然爱楼苍泽,但是知道他的心里只有郁纤纤一人之时,她的心像是陷入冰窖一般。好在有苏晚,她为了她们母子,居然敢对楼苍泽下手。

    这样的女子如此的有胆色,绝非牢中之金丝雀,而是可展翅高飞的雄鹰。

    再是皇宫乾清殿。

    越玄烬收到消息的时候,脸色苍白无比发,下一刻却是绝魅一笑。这个女子竟然能得到西国两座城池,还成为荣华郡主,若是得到她,那不等于得到了天下。

    虽然他真的很不甘心被这个女子威胁,但是有利可图,他绝对可以忍辱负重。

    然凝鬟宫。

    烟罗不可思议的将所有的事情说完之后,楼妍真是气得一句话也完全的说不出来,忍不住抓着烟罗的手臂问:“这个女人是妖怪吗?居然连西国那个老皇帝,也能收服,还是什么郡主,真不知道是不是表面的郡主,私下的暧昧!”

    她的话音刚落,太后的声音蓦地响起:“你是想说我们的越王妃和那位铁木皇帝表面是父女,实则苟合,对吗?”

    r />

    楼妍听到太后的声音,惊得匍匐在地,结巴的解释,“不不……不是……太后娘娘,嫔妾只是……”

    话音未落,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狠狠地掌掴在楼妍的脸上,同时警告的说道:“身为后妃,居然也能说出如此荒唐,不知道羞耻的话。真不知道你和晚晚怎么就差了这么远!她代表映雪国出使西,劳苦功高,你竟然如此的污辱!你说哀家应该治你一个什么罪!楼妍。”

    楼妍的身体无意识的哆嗦起来,“太后……嫔妾……嫔……”当场抓了一个正着,她真是百口莫辩。最后只能心一横,昂起头看着太后:“太后娘娘,两座城池说给就能给予吗?若不是有什么原因,我相信皇上也不会傻傻的把江山分给外来郡主吧!?”

    太后听着,坐在宝座上的手指有节奏的轻击着扶手,当年她也没有得到一座城池,纵使父皇宠爱有加。铁木给了楼晚两座城池确实好奇。

    楼妍看着太后无以言对,暗自欣喜之时,嬷嬷从殿内进来,说道:“太后,刚刚有书信来报,说是我们的越王妃用一颗玲珑心从西皇帝手上得到了两座城池。铁木皇帝一直为贪官一事烦恼,却没有想到我们的越王妃居然聪慧的提出了要点。铁木皇帝感激,又喜欢得紧,便收了为义女,并且赐了两座城池。”

    太后听后满意的颔首,轻嗯一声,看着楼妍,“你还有何话说,你身为越王妃嫡姐,不恪守本分,居然还对自己的亲妹出言污辱。这止犯了宫中大忌,还有失品德!嬷嬷告诉她,按宫规应当如何处置。”

    “善妒,心胸狭窄,污辱国体者,理应废除后妃之位,并且打入冷宫,永世不得踏出一步!”嬷嬷斜睨过跪在地上的楼妍,暗自冷笑。敢胆大妄为的触犯太后和皇上的禁忌,并且蠢得无可救药,一点也不知收敛,在后宫这就等于上吊自杀!

    虽然是同父,与那位越王妃,相差甚远。难怪越王妃会这么大大方方的让了这个女子进宫,这其中的原由在这里。这越王妃的手段,真不是一般的高明。

    楼妍听后,顿时感觉自己像陷进地狱一般,痛苦的爬上前抓住太后的裙摆,大声的乞求:“不要……太后娘娘……求求您……太后娘娘,您念在父亲半生戎马为国操劳的份上,放过嫔妾好吗?”

    太后厌恶的踢开楼妍的身体,“你简直就是丢尽楼苍泽的脸,他一世英名,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不中用的东西。”

    “太后……我知道我没有用,但是我好歹有一点用!我的心是在太后娘娘身上……”人在绝处,都会想尽各种办法去抓住救命的稻草来拯救自己。

    太后听到这句话,对着嬷嬷使了一个眼色,她明白的带走了殿里所有的人。太后这才沉声问:“你说你的心在哀家的身上,这句话怎么说?”

    “楼妍一生为奴为婢,愿意永远追随太后。楼妍虽愚钝,却也知晓一些朝中之事,皇上有心掌政,扳倒太后娘娘。太后您孤身一人作战,多么辛苦。楼妍愿意为您的细作,潜伏在皇上身边,打探各种消息!”楼妍知道,她现在只有这条路,就是和这位太后站到同一条路上。

    太后闻后,紧攥住她的下颔,“你终于用了一回脑子,知道把住哀家,就能保住小命。可是你知道不知道,哀家不喜欢愚钝之人。你连楼晚的十分之一都不及,你有何资格做哀家的细作!”

    “因为我是楼妍!皇上再恨我,也不会对我下手,因为父亲的关系在那里。若是他废我,就等于搬石头砸自己的脚。”楼妍只感觉自己现在似乎置身在悬崖前,只要一步踏错,就会万劫不复,她绝对不可以死,她要好好的活着!

    太后抛开楼妍的下颔,慢慢地俯下身:“想要做哀家的细作,那么你先得宠再说。斗得过楼晚再说……”

    “楼妍可以不与妹妹斗,我们是亲妹,为什么要斗,我们完全可以成为好姐妹,一起帮助太后娘娘。”楼妍讨好的勾起嘴角,看着太后。

    “哈哈……和晚晚做好姐妹,你们确实是姐妹,可是好姐妹是永远没有可能的!你只有两条路,一条是毁灭她!一条是毁灭自己!明白吗?妍妃娘娘……哀家不喜欢委屈求全的人,只喜欢楼晚那种有魄力,素手翻云的人!”对于这种墙头草,又愚钝的人,她真的没有一点兴趣。若是当作宠物,逗着玩玩,兴许还可以留下来。

    楼妍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双目空洞的看着面前着华服,却像千年老妖般恶毒的太后。她才深深地明白,后宫根本没有她的立足之地。

    最后平静的匍匐在地,头压地,一字一句的说道:“太后,楼妍一定会努力的!”

    “哈哈……哀家看你的好戏……今日之事,暂且这样吧!警告你一句,不要自作聪明!”说罢,抛袍而去。背影决绝。

    楼妍的眼前总是反反复复的晃动着她阴冷的模样。原来后宫真的是一个白骨累累的地方,现在总算明白楼晚为什么可以伪装得那么的完美。

    能在这个夹缝中生存的人,她根本不可能斗得过!

    思索到这里,烟罗的声音惊慌的响起:“娘娘,国舅夫人进宫来看您,收拾收拾吧!否则看到你这样会伤心的。”

    楼妍嗯一声,坐到梳妆台前,看着镜中美丽的女子。她自嘲的勾起嘴角,在这个时代,美丽无用的人,那么还有资格做床妓。如果没有用,又没有美丽,就是生存也会是一件很难的事。

    她有用,也有美丽,不应该生活得这么的艰难。

    “妍儿,怎么呢?脸色不太好,是不是皇上夜夜留宿在你的凝鬟宫。”郁氏拉着楼妍的柔荑,看了又看,爱不释手极了。却完全没有看到楼妍那层表皮之下的痛苦和无助。

    烟罗想要开口说什么时,楼妍突然抢下话:“是呀!皇上特别的宠幸妍儿,还说妍儿是六宫中最美丽的妃子。若是为他诞下子嗣,立为皇后都是有可能的。”

    “哟……皇上真这么说。那我的宝贝妍儿,你真要努力!为娘早就说过,你绝对是最适合做皇后的人。”郁氏喜眉眼弯弯。

    郁氏越是兴奋,楼妍的内心越是苦涩,越是觉得生存是一件特别难的事。微侧过头,说道:“娘亲,我去御膳看看我亲自给皇上熬的汤,好了没有。你坐会儿吧!”

    “诶,好!你去吧……等会儿拿了汤,带着为娘一起去见皇上,好吗?”郁氏完全的沉寂在欣喜之中,连自家女儿的异样都没有发现。

    楼妍轻嗯一声,想要离开之时,郁氏突然说道:“妍儿,等下!有一事我要和你商量商量,你表哥想要进京谋个官位,你能帮帮他吗?现在你这么的受宠,随便一个四品是没有问题吧。”

    烟罗一听,双眼微微的瞪大,四品?求官,至新婚夜后,皇上一直未踏足凝鬟宫,怕是连七品都求不来吧!这楼大小姐也真是悲催。

    令人没有想到的是,楼妍竟然答应了。

    “我的女儿真是宝,快去御膳房吧!为娘在这里坐一坐。”

    “嗯……好……”

    步出凝鬟宫,走在长长的宫道上,烟罗一脸的紧张,“娘娘,若是你没有办到,可

    怎么办?现在你连皇上的面,都见不着……”

    楼妍突然驻足,看着烟罗,“我会想到办法的。”

    “娘娘……你别这么的为难自己行不行。把事情告诉夫人吧!她会帮助你的,你一个人死撑有什么用?”烟罗急得如热锅的蚂蚁。

    楼妍瞪着烟罗,放大了声音,一字一句的说道:“烟罗!不许在我娘面前提这些事!我可以!”

    “是!娘娘……”烟罗暗自摇头叹息,也不再说什么。今日这一事儿,真是让这刁钻的楼大小姐惊人变化,以往只会一味的依靠夫人,横撞直冲,现在汲取了教训,也懂一些人情世故了!